华语电影里的天选之人,收了你们的神通吧

7月25日 10:43
孙太勇 等人看过


看[银河补习班],当《亚洲雄风》响起,我心里“咯噔”响起了一句话:“现在跑向我们的,是三年二班的马皓文同学。”


邓超饰演的马皓文工程师,正向我们跑来


随着这1990年的亚运会,1997年的香港回归,1998年的抗洪救灾等等划时代的大事件

一一在大银幕上出现,这种“咯噔”不妙的感觉渐渐清晰:我又遇见了华语片中的一位“天选之人”。


“天选之人”是近年来华语电影中的一个常见群体。他们的体质,比起柯南的死神小学生体质,有过之而无不及。


柯南走哪儿人死到哪儿,而“天选之人”走哪儿,哪儿就会发生改变时代的大事件。



他们是时代的弄潮儿,无论原本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总能在第一时间冲到时代大事件的最前线。


[银河补习班]中的马皓文和马飞父子,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990年,我爸只能在电视机前看盼盼举着奖牌,马飞他爸就亲自举着火炬,代表着“咱们亚洲”为爱奔跑。


马飞他爸


我爸


后来,马皓文设计的大桥塌了,他背了这个黑锅,蹲了大牢,一直蹲到1997年。


我这掐指一算,1990-1997年,印象里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也就是马飞路过一群看球赛的人,他们正为中国队夺得亚洲杯季军欢呼吧,也不知与马飞有什么关系,或许是因为他路过,才拯救了中国足球,希望他现在也能多出门走走。


马皓文消停了,连世界都消停了


马皓文出狱了那就不一样了,时代又抖擞了精神。墙上涂上了欢庆中国香港回归的宣传画。他又碰上了。


马皓文回归了,时代跟着蠢蠢欲动




次年,是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马皓文家也不住在长江边上,但他还是感应到了天命召唤,带着儿子出了趟远门。


回家路上,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恋人在屋檐下相偎相依……啊不,马皓文一个人歪着脑袋跟汽车座位依偎着,马飞下车给他泡泡面去了。


结果,那句话咋说的,一转身就他妈的是一辈子啊。


马飞一转身泡泡面,就走到了抗洪救灾前线,这个走位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一般人一辈子也走不出。


人生之路何其漫漫,你永远想不到能闯进什么样的大事件中


时光真的荏苒,到了2003年,没有预兆,出乎预料,竟然出现张国荣。


学校广播里播着那个不幸的消息,楼梯转角的女同学小声啜泣,马飞路过,淡漠地看上一眼,看不穿她们背后的故事。


我想2003年也发生过不少事,不知为何“天选之人”见证的是张国荣的逝去。可能是因为,马皓文第一次当爸爸,特别喜欢看《请回答1988》。而《请回答1988》一开头电视里就播着张国荣吧。


一定是反复地向这部神剧致敬


[银河补习班]中大事件的密度,让人对这对父子的人生轨迹心怀疑虑。



可气的是,去看华语电影,里面的角色,个个都是“天选之人”。


2003年马飞路过哭哭啼啼的女同学之时,[同桌的你]的林一同学,可能正作为非典疑似病例被隔离。



之后几个月,[匆匆那年]里一群人正坐在大排档,在撕破脸分手的边缘来回挣扎,而旁边的食客都兴奋地看着中国队踢进了世界杯。



马皓文从牢里放出来那几天,[港囧]里的徐来正在签证处外看电视直播中国香港回归,两分钟后,杜鹃饰演的初恋女友跟自己分了手。



杜鹃在另一部电影,[中国合伙人]里,在美国的街头看着路边的电视,电视里,中国忙着申奥。



[中国合伙人2]里,一群大老爷们儿在澡堂里,听到了北京申奥成功的消息。



得知北京申奥成功,[匆匆那年]里的学生们,兴奋地挥舞着国旗和奥运小旗子。



申奥成功直接导致了[夏洛特烦恼]里的夏洛,在全世界人民面前长发及腰唱着“我和你,心连心”。



他们总能和这些事儿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没有,就摆一台电视机,证明这个时代“我在场”。


嚯,谁还没见过电视机啊。


而我这种小透明,如果有幸能拥有一部电影,才不要这些东西填满我的故事呢。我自己的故事还讲不完呢,要这些时代背景,跟直接打个字幕“2002年的第一场雪”,有什么分别。


分别可能就是抢了我的戏。这是戏很多的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再配合点“时代金曲”,如果说“时代”是个角色,这就是大型“时代”抢戏刹不住车现场。


一个两个令人觉得乏味,像[银河补习班]这样塞得满满,简直是让人坐立不安了。因为,这些大事件,在这些电影中,往往只作为时间的刻度,并无浓墨重彩表现的意义。


它毕竟不是一部讲述亚运会火炬手的电影,也不是一部讲述抗洪英雄的电影,更不是一部有关张国荣歌迷的电影。大量符号砸向它,只会让它稀巴烂。


它不同于伟人传记电影,伟人有属于自己的时代故事,而小人物也应该有属于小人物的故事。


一般也确实如此。冥思苦想,除了作为记忆的刻度,我能跟时代事件发生直接关系的,也就是澳门回归那天,抄了《七子之歌》的歌词,被我娘看见“你可知他们掠去的是我的肉体,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以为我要拿我的肉体做点什么,从此在我娘的心里我不再是个三岁小孩了。


哎,不然,怎么可能中国队输了,奥运会举办了,咱就回不到最初了,真当咱俩恋爱是为了找你练口语当志愿者啊。



我觉得“天选之人”都不自信。


他们不相信自己私人化的故事,足够打动其他人,只能借着那些所有人都“经历”过的事情,扯着嗓子喊:看,我跟你们是同时代人,你跟我会有共鸣!


其实多数人不是“经历”过那些事情,只是“知晓”。而那些“天选之人”,常常也只是“知晓”,或者生硬地参与。


他们并不处于暴风中心,只是见过暴风,时代对他们的影响,会以更微妙的方式呈现,而非简单的在场。


那些爱打造“天选之人”的电影,可能有好有坏,但无疑都透露着这种虚弱。


[银河补习班]的问题不止这一个,但这一个问题很能说明,也许主创都不相信,自己不用点小花招,能拍得好这部电影。


正如其他所有人物,都塑造为价值观“错误”的,马皓文是唯一正确的,不敢让观点交锋,这不是怂,又是什么


创造“天选之人”的创作者,很像那种给孩子起名字时不走心的父母——我是说,“十一”出生就叫“张国庆”,1990年出生就叫“李盼盼”、“王亚运”。


天知道我身边有多少这样名字的盆友想改名。赶巧出生碰上个大事儿,就着急把这印子往脸上戳,显得人儿都没了个性,到哪儿都暴露自己是啥时候出生的。


撞个衫都够尴尬了,这倒哪儿都撞名字,搁哪儿说理去。


这电影撞时代大事件,又怎么证明自己有存在的价值。


我总觉得定义一个人的不必是那些宏大的事件,那些时代的印记,臣妾已经看倦了。臣妾想看看,剥开那些千片一面的“大”,小小的你是谁。


我想对“天选之人”说,你们才不是没有故事的男/女同学,说出你的故事,我很想听。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087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