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惊人首作《平原上的夏洛克》:土味乡村,明亮幽默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大巧不工”是《平原上的夏洛克》第一场放映结束后,观众们给出的评价。


这是一个朴实的故事:一个农村老汉超英因为同村人被撞,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决定找出肇事司机。通过潜伏进学校、假扮外卖员进小区种种方法,超英找到了他们认定的“肇事者”,但在伤者树河醒来之后,发现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这不是那种结构上异常精巧,所有故事都由命运巧合促成的影片。在寻找肇事司机的主线之下,平民幽默、社会故事、现实困境和乡村浪漫被轻巧的串联起来。


而《平原上的夏洛克》导演徐磊是那种浑身自带幽默细胞的人。


在23日当天所有放映都结束后,导演们齐聚几何书店,徐磊现场分享了自己的小故事:



“之前放映《第一次的离别》的时候,主持人向王丽娜导演叫‘丽娜姐’,我当时想这不是把人家叫老了吗?主持人说,看了这个片子,我就想喊她一声‘姐’。我觉得这还挺有意思的,原来电影还能给人长辈份呢?”还没等大家开始笑,他立刻又补了一句:“我觉得这事就挺好笑的。”


他的尾音立刻被淹没在观众巨大的笑声里。


不造作、不嘲讽的幽默很难得。徐磊说,自己来FIRST以后才发现这是个喜剧片,而原本他只想拍一个有荒诞元素的剧情片。结果在音乐厅现场放映的第一天,他就被满场的笑声笑到“心里发虚”:


“当时坐我前排的姑娘一直在笑,我当时想,这不会是我请来的托,让大家一起笑一笑吧?因为一个人在工作室里剪片子和大家一起看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自己拍的时候也没想到,之前自己没觉得那么好笑的部分,也引发了那么多的笑声。”



FIRST是许多新人导演的试炼场,许多处女作影片在这里第一次放映,大多数时候坐在观众席里的导演能够最直接地观察到观众的反映:睡着的、玩手机的、提前离场的。


而更多的是观众直接而不留情面的发问:老板之前开的车为什么变了?喜剧段子是不是太刻意了?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物塑造,而是完全由事件来推动?为什么这部影片里女性戏份这么少?


这是每一个新人导演必经的过程,就好像是毕业前面临的那一次答辩。



幽默需要设计吗?



导演徐磊从一开始就不希望观众认为这是一个特别破案悬疑的故事。“我尽量把剧情安排得散一点,让观众减少这种期待,我就可以比较游刃有余的把后面这些部分加进来。”


徐磊是河北衡水人。在交流现场,他背着个民族特色的小红包,当向他提问的观众需要仰视的时候,徐磊很自然地蹲下来回答。



从一些细节可以窥到作品和创作者在某些角度的相似:平等的视角、克制的表达、以及属于浮瓜沉李和树林子的乡村浪漫。


在展映结束后,几乎所有的影评都谈到了这部影片有着惊人的幽默感,也有人疑问这是否是监制饶晓志影响。但徐磊显然在拍摄的时候还来不及想到这么多,原因很简单,拍完这部片子他已经没钱了。监制和制片人都是在影片拍摄结束后,才参与到团队之中。


“有人觉得这里面很多幽默是特意设计的,也有人觉得像个段子集,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我后来在拍摄的过程中才发现,有些情节它的意味好像更丰富。”



如果说有什么选择,那就是徐磊选择了一个别人的故事。当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河北男人回答:“我不愿意拍自己的故事是因为……有点臊得慌。”


这个青稚又真切的回答又引发了一轮善意的笑声:“我觉得在自己的片子里真情流露,有点像没穿衣服,确实有点臊得慌。”


但这个故事本身距离他并不远。《平原上的夏洛克》起源于徐磊回老家的经历。他发现亲戚被撞了,家人却没有报警,更没有寻找肇事司机。老家人的逻辑很简单:一旦报警,就不能报销医疗费。造成问题的司机能不能找到是个未知数,但医疗费可是一笔大多数人都承担不起的钱。


“当时我就问他们:那我们就认倒霉了?这也太窝气了。”徐磊觉得这逻辑似乎有些问题,不久以后,他的亲戚告诉他,他们决定,先破案,再报警。



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荒诞的场景:经济负担、意气和现实,推动陷在场景中的人做出一个不同于常理,但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去做点什么的选择。


他当时就决定:可以拍。



父亲是我的男主角



对于一个导演的处女作来说,全素人出演是过去第六代导演们常用的做法。即使是在FIRST惊人首作的单元中,也有王传君这样的职业演员加盟新人导演的处女作。但《平原上的夏洛克》的演员全部是由素人出演,徐磊本人的父亲更是出演了男主角。


他本来也想与职业演员合作,但在北京与几个职业演员谈好,回到老家去尝试的时候,才发现调性完全不一致。



这时候徐磊开始思考,能不能用全素人的演员,至少能够保持风格上的统一。但到了最后,徐磊才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最开始肯定想都没想到我父亲,他从来没有表演上的经验,另外我当时觉得他还挺严肃的,可能放不开。”


但他还是跟父亲试探性地问了问,被父亲回绝:“我才没空。”


“那我说,那就算了,继续找吧。”几天之后,他忽然发现,父亲开始看他的剧本。由此《平原上的夏洛克》才算是找到了自己的男主角。



全素人出演,父亲母亲做演员,这种模式让人想起向来是家庭作坊式拍摄的锡兰。事实上徐磊在拍摄里也遇到了锡兰的问题。在影片中,徐磊的母亲自己拍摄了一场在医院的哭戏,拍了两遍,哭不出来,身为导演徐磊就忍不住说:情绪都没了!


但说也没用,戏还得继续拍。“我的经验就是,指导一些非职业演员,你不能给他去讲那些感情,说主人公在这里,房子也没了,人也没找到,你悲伤吗?你什么感受?他们确实无法用表情进行表演。”


《平原上的夏洛克》不是那种对演员状态要求特别高的戏,同时它的情节性很强,设计感也比较强。所以说还是演员需要更为明确的解释。“我更多使用一些其他的方式,比如说调度,比如说节奏,你可以跟演员说,你慢慢地低下头,这样来控制表演,就会比较准确。”


长期的坚持和高压式的作业在这里失去了效用,年轻导演们在这一刻需要回归最原本的相处模式:人与人的相处,情绪与情绪的轻柔碰触,从而将原本身处梦境之外的人,带入到自己编织的梦境中去。



在影片将近结束之时,徐磊拍摄了一个场景:超英将一尾尾金鱼举到房顶,将他们倾倒于已经积了不少雨水的塑料布上。抬头仰视,绚丽的锦鲤在头顶欢快游动。


“超英决定继续生活下去,开始新的生活,他的心情好像也有一点新的变化。”徐磊解释这个镜头。


“我觉得他们这些人身上有一种特质:一个人经历很多苦难,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困苦中生活,我觉得这个东西特别伟大,他不是说我要坚持下去什么,他们不知道。”


“这是一种‘麻木’,但在这里是一个褒义词,因为我觉得用什么坚强这些词都太矫情了,因为他们原本就有,所以也很难强加。”



-FIN-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089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相关文章

平原上的夏洛克

查看更多 >

FIRST电影节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