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有嘻哈?这个脑洞我真的瑞思拜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去年,一部[摄影机不要停]红遍亚洲,草台剧组拍电影,风格中二又热血。 他们坚持拍完的那部丧尸片,与阴森恐怖的传统丧尸不同,透着一种浮夸的喜感。


戏里戏外,真假难分,跳进跳出的观众,看完电影不禁好奇,如果现实中也有台永不停歇的摄影机,你周围的人都变成这种丧尸,生活会变成啥样?


[摄影机不要停]剧照


顺着这种思路,脑洞大开的霓虹国,再次推出沙雕神剧。


《被Rapper咬了的话就会变成Rapper》,听着像闹着玩的名字背后,它是东西合璧的优秀成果,作为西方舶来品的Hip-hop,意外唱出了东方社会的心声。




儒家文化圈素以含蓄为美,个人情绪被压抑,尤其是日本。因此,当Rap病毒爆发,一旦不幸被咬,男女老少欢乐开喷,欲望性情都幸运地得到大释放。


减肥太难,工作太苦,儿媳妇实在太讨厌,毒发变异以后,人们开启真心嘴炮,不用在乎自己的颜面,也不用顾及他人的感受。



作为观众,笑出皱纹的我们,看着看着就悲从中来。


平日只能安心当个社畜,干啥都是冷暖自知,变身Rapper丧尸,我们反而能直抒胸臆,听上去似乎也不错?


《被Rapper咬了的话就会变成Rapper》官方剧照



聊到丧尸片,我们必须先搞清定义。什么是“丧尸”,它和“僵尸”有啥不同?


顾名思义,“丧尸”一生不开心,神情比较丧;“僵尸”四肢不灵活,行动比较僵


习性上来看,“丧尸”(Zombie)是活死人,活人感染后变异而成,不怕光,爱吃人肉,身体呈现腐烂状,头脑基本是失智的。


“僵尸”更接近于鬼怪(Monster),它是死活人,揭开符咒或吸入阳气,死人短暂尸变而来,怕光,爱吸人血,身体形态完整,伸出双臂跳来跳去, 偶尔有小聪明。


即使是最丑的“僵尸”,放在“丧尸”界也是个花美男


电影上来看,“丧尸”成型于西方,它主要诞生在病毒辐射等环境,血浆断肢为标配,成群结队出现,丧尸片属于科幻片的子类型;


尽管丧尸形象几近迭代,“龇牙咧嘴爱挠人”永远是它们身上的标签


“僵尸”,中国民间传说产物,经过茅山道士与湘西赶尸等文化加工,在香港发扬光大。梳着小辫,长着獠牙,穿着清朝官服,僵尸片更具有奇幻色彩。


僵尸,与丧尸关系疏远,它其实更像是中国版本的跳跳“吸血鬼”



回到日剧《被Rapper咬了的话就会变成Rapper》,关于丧尸,它开了个新脑洞。


如果你是Rapper,嘴皮子要溜,身体多动症,手势要灵活。


如果你是丧尸,咿咿呀呀话都说不清,走起路来颤颤巍巍。


当最不适合当Rapper的丧尸爱上Rap,两者会擦出什么火花呢?



他们有Freestyle吗?这个可以有。


咬着后槽牙说话,选手个个是狠人,不用发大金链子,《日本有嘻哈》就是有态度。



他们会Battle吗?这个真的会。


Punchline有力,Flow流畅,围观群众起哄起得都很专业,脖子上挂着毛巾,他们好像在参加《这!就是街舞》。


试想一下,如果拘谨内敛的日本人,突然都变成冲动直肠子,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女主稻穗美纪,今年23岁,乡镇平凡厂妹一名。


无欲无求的她,有个心头肉男友叫拓马,恋爱多年却没结婚。


只因为,校园时代的高冷男神,如今相当Real,时刻想着押韵填词。



“在乡下,所谓的Rapper,看起来只是个不良少年!”


毕竟,在美纪看来,嘻哈男友实在是羞耻度爆表。难以忍受的她,面对这种非主流的生活方式,终于下决心分手。


我Yo点生气,你Skr傻子


诡异的是,她刚痛斥完Rap音乐,第二天,满大街都是Rapper,还是丧尸化的那种。


这个夏天,整个日本都是超级乐迷,为了Rap黑胶碟,争得你死我活。



你在路上走着,动不动就被他们拦住,不即兴对几句词,根本脱不了身;你在家里呆着,他们也会上门安利,不表达一番热爱,你就别想活。



当然,你要是被惹急了,想要干死这群“脑残粉”,丧尸界的“爆头法则”依旧适用。



世界完蛋了,人类都赤裸着欲望活下去,日本成了个礼崩乐坏的地方。


在这里,长腿女警擅闯民宅,不仅吃拿卡要,还玩起权力寻租,收钱当保镖。



明明是人民公仆,就算死到临头,她依然只想到自己,个人主义作风嚣张。



在这里,肥宅社畜失了分寸,性别歧视不离口,Body-shaming大发作。


日本社会中,资本剥削使得劳动者被异化,恶劣的职场环境,更是助长了男权气焰。



在这里,师生公然搞黄色,纯爱片变伦理片,高中男子享齐人之福。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即使是幻想题材作品,我们也能看出日本社会的道德败坏。



在这里,痴汉长者不肯放手,密室囚禁异国女友,占有欲让他迷失心智。


这种跨种族的畸恋,突破人伦底线,再次为腐朽的资本主义,添上了一条最新罪状。



尽管奇遇不断,女主始终不忘初心,为了营救拓马王子,不惜挑战最讨厌的Rap。


在同伴的帮助下,她临时抱丧尸脚,从零开始恶补音乐技巧。



终极对决的舞台上,拓马凶狠的Diss,让美纪心碎成渣。


真情写成歌词,将诚意化作吐字,冒着生命危险的她,还能唤醒男友吗?


你Skr个混蛋,我Yo点崩溃



追溯发展起源,人类变成丧尸,主要有两种途径。


一种是“ 巫毒丧尸 ”。丧尸的概念,最早源于海地巫毒教信仰,巫师通过下毒把人变成提线木偶,形成类似 奴隶与奴隶主 的控制关系。

世界上第一部丧尸片[白魔鬼](White Zombie),遵循着这种设定,讲了个野心资本家迫害无辜工人的故事。


[白魔鬼](1932)中的“丧尸”设定


一种是“ 病毒丧尸 ”,这也是近代以来的丧尸片主流。人类被某种病毒感染后变丧尸,丧尸攻击人类又使病毒扩散。人类与丧尸,是一种 受害者传染源 的转换关系。 

病毒丧尸,又叫“活死人”,来自于“丧尸片之父”乔治·A·罗梅罗。他的活死人三部曲,特别是第一集[活死人之夜],奠定了丧尸片的基础设定。


[活死人之夜](1968)中的“丧尸”设定

自罗梅罗奠基以来,丧尸片成为电影界一股热潮,这一元素在流行巨星迈克尔·杰克逊的MV《颤栗》达到顶峰后,正式成为 西方流行文化符号


《颤栗》(1983)中的“丧尸”设定


80年代末期,丧尸片在西方陷入低谷;十几年后,它在东方的日本开始复兴。


1996年,游戏《 生化危机 》横空出世,丧尸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制作人三上真司通过构建科技阴谋论,赋予丧尸片宏大世界观,病毒丧尸迎来2.0时期。


《生化危机》中的“丧尸”设定


市场的火热,更新了丧尸的文化形象,一批年轻世代的粉丝,反哺了奄奄一息的丧尸片。

2002年,游改电影初露锋芒,米拉 ·乔沃维奇领衔的[生化危机]系列,一拍就是14年。


1998年,游戏《 死亡之屋 》突破罗梅罗结界,一种“ 极速丧尸 ”登上历史舞台。它不再像以往那么呆萌,血眼睛,吐毒血,现代化丧尸的风格更加激烈。


更快!更强!更凶狠!血呲呼啦的抽风状态,大大加强了丧尸的恐怖属性。


《死亡之屋》中的“丧尸”设定


奔跑吧,丧尸!跟着这股潮流,丹尼·博伊尔的[惊变28天],成为这一时期的代表作。


2010年以来, 视觉奇观 成为丧尸片的最大卖点。 无论是东方的[釜山行],还是西方的[僵尸世界大战],大规模作战的丧尸,已经完全告别了笨拙感,成了上天入地的 跑酷高手

[釜山行](2016)中的“地铁追击”


[僵尸世界大战](2013)中的“翻墙围城”



正统丧尸片,通常集合“科幻+惊悚”两大元素,以“逃亡”与“灭杀”为主菜。


随着大众审美的变化, 本剧这样的类型变种,放弃了原教旨主义,依靠“丧尸+X”模式,让丧尸片有了新的活力。


丧尸+爱情,真人片有[温暖的尸体],动画片有[僵尸新娘],人类与丧尸的关系被重塑。



丧尸+喜剧,就有了[群尸玩过界]与[僵尸肖恩],通过挖掘丧尸世界中的恶趣味,导演趁机表达出作者特色,这条路线的最新代表是贾木许的[丧尸未逝]。


[群尸玩过界](1992),彼得·杰克逊的澳洲丧尸,将B级片的重口味发挥到极致


[僵尸肖恩](2004),埃德加·赖特的英国丧尸,用黑色幽默演绎旷世基友情


[丧尸未逝](2019),吉姆·贾木许的美国丧尸,打造了讽刺时事的冷笑话寓言



丧尸+纪录,譬如伪纪录片[死亡录像],譬如新版[活死人黎明]开头的新闻片段,原本偏向架空世界的丧尸片,加入了更多的现实质感。



中低成本打不过恐怖片,高成本打不过怪兽片,丧尸片在市场上不复昔日荣光。


但是,文化意义上,它就像是一种当代生活隐喻,仿佛在拍我们自己。


不相信?你想想。紧盯手机、面容呆滞、步伐沉重,当科技控制住人类意志,我们傻里傻气的样子,难道不就是新品种丧尸吗?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310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相关文章

电视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