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测评 | 西宁FIRST的四年蜕变,还可以更好

7月30日 14:37

上周日晚上,第13届FIRST青年影展在西宁的青海大剧院举行了闭幕盛典,当《春江水暖》导演顾晓刚站上领奖台时,他提到上一次站在这里,是2015年第九届,




当时他的《种植人生》获得了最佳纪录片。顾晓刚还说,那一年李非导演的《命运速递》以及翟义祥导演的《还俗》都入选了长片竞赛。而今年,他们三个都再次相聚于FIRST。


有趣的是,我上一次来西宁FIRST影展,刚好也是2015年第九届。《种植人生》《还俗》《命运速递》这些电影我当时都是在西宁星美国际影城看的。



FIRST原来的放映场地之一 力盟商业街



不知道这个电影院还在不在。


因为今年再次来到西宁,发现FIRST把整个影展的中心都搬到了一个新城区,竞赛单元的电影放映都安排在青海大剧院的音乐厅,大剧院旁边不远就是由万达广场和唐道组成的商业中心,露天放映、影展证件中心以及各种酒会,都在这个商业中心里面。各种美食餐厅以及酒吧奶茶店也有很多。



青海大剧院的放映厅



这跟我记忆中的FIRST完全不一样了。2015年不过也就几年前,FIRST影展将放映都安排在一条力盟步行街上的星美国际影城,所有媒体记者都住在距离步行街不远的酒店里面。在酒店对面就是一条小吃街,似乎叫“口福一条街”,记得当时每个晚上在那条街上的各个餐厅中,都能见到各路电影人和媒体聚会的场面。


当年的星美影城


那个时候,来参加FIRST影展的媒体不多,观众影迷就更少了。所以经常在看片的时候,如果不是特别热门的片,整个放映厅可能就10多个媒体记者,外加几个一脸懵逼的路人观众。




我和桃姐就是那时候第一次面基,正好就在那条小吃街


其实那时我对FIRST青年影展的印象特别不好,因为那个时候的FIRST,是个没有观众的电影节。这是很可怕的事,一个电影节,可以不用在乎电影质量,不用在乎有没有大片明星,甚至不用在乎组织策划。但是一个电影节,不能没有观众。


但是今非昔比了。


因为这次我去FIRST,看到的全是观众,全是影迷。



青海大剧院外排队的观众



一般我们都认为,一个电影节最重要或者说最核心的部分,当然是电影本身。其实更恰当的说法是,如果电影节是一座建筑,那么电影则是它的基石。而影迷和观众,则让这座建筑具有了其存在意义和价值。


回看这些年FIRST的发展可以发现,他们的做法似乎是先把电影邀来,把媒体邀来,把电影从业者们邀来,把电影项目邀来,把电影公司邀来,把演员明星导演邀来。通俗点说就是砸钱。待把声势做起来,品牌树立起来了,再来吸引影迷观众,其实会比一开始就想方设法吸引影迷观众要容易得多。


我不知道去年前年是什么样,但就今年我看到的,胸前挂着Cinephile影迷证件,从全国各地来到西宁,只为了看电影的年轻影迷们,成群结队,跟着排片表一部一部看,



FIRST排队的影迷和媒体们


其中很多影迷都是一天看四部。到了晚上的餐厅酒吧或者酒店房间里面,这些影迷们相遇在一起,吐槽一部片有多烂,或者吹爆一部片有多好,或者认真仔细的讨论为何对方看法跟自己不一样。当然更会八卦这一天电影节上发生了什么抓马。而这些日常并不仅仅限于这些年轻影迷,媒体记者影评人甚至电影从业者,也有很多是这样。


这个氛围,是2015年的FIRST没有的。这个氛围,是真正能成就一个电影节的法宝。




15年第九届FIRST影展的颁奖盛典现场


为什么柏林电影节的放映影院遍布全城,但你不管走到哪里都感觉自己仍然在电影节里面未曾离开;


为什么多伦多电影节每年选来两百部电影像菜市场一样被放进密密麻麻的排片表中,但几乎每一场的上座率都极高;


以及为什么,戛纳电影节,如此势利且高傲,但仍然让无数人流连忘返。


如果一个电影节有了这个氛围,它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露天放映场地


FIRST青年影展如今有了这个氛围,接下来可能需要做的是如何稳固并放大这样的氛围。


在电影节的其它方面,尤其是组织策划,就像胡歌在闭幕盛典上所说,




其实已经跟国际电影节接轨了。


这个话真的不是瞎吹,比如主会场的排片,观众投票环节,竞赛放映和市场放映的设计,促进社交的各种酒会,官方领证中心,免费露天放映,以及市场那边的论坛、大师班、训练营等等,不仅是齐全而且都是按部就班顺利进行的。



创作论坛


这也是这次在西宁我跟导演双周的选片人聊天后我们两人得出的一致结论。电影节是一台运作中的巨大机器,其中有太多环节都在同时进行且都同等重要。虽然FIRST这太机器并没有像上海或者金马那么大,但也是一台“五脏俱全”的机器,能运作起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完了彩虹屁,最后还是说一下,为什么在我看来已经比2015年更成熟更完善的FIRST青年影展,会让我身边有很多影迷朋友觉得体验仍然不够好。


闭幕片临时取消这种事暂且不谈,毕竟是有不可逆的“技术原因”。电影整体质量也不是能马上解决的问题,这是大环境决定的。购票系统什么的技术原因也是迟早能解决的事。其实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太多抓马八卦。




不要小看这些抓马八卦。我要重新回到最开始说的电影节的“氛围”,在戛纳电影节的10天中,你可以是以一个影迷的身份活在电影的世界里面,全天24小时,随时都在聊电影思考电影看电影然后睡梦中再重新来一遍。正是这种沉浸式的电影节体验,让大家有了超脱的快感,短暂脱离了现实世界。这其实也是电影本身的一个功效,电影节所做的就是把两个小时扩大成了7-10天。


但是这些抓马八卦,瞬间把电影节上所有人,从电影中抽离了出来,把各种利益纠纷完全暴露了出来。于是电影节努力营造出来的幻象就破灭了,我们看到的是乌烟瘴气的撕逼和争执。


戛纳电影节有时会有争议,拉斯冯提尔在评委会发布会上说自己是纳粹,柯西胥被控灌醉女演员拍情色戏。但这些仍然是关于导演的,关于创作者的,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仍然是关于电影的。


但这次我在FIRST看到的这些,是电影之外的。不管是身在其中的影迷观众们,还是在远处的网络上围观的影迷网友们,不断的喧嚣后留在大家脑中的,


可能更多的是“豆瓣评分”,是海清,是“技术原因”,是“最佳电影文本”,


却不是《鱼乐园》,不是《春江水暖》,不是《慕伶,一鸣,伟明》。


我觉得这是FIRST在下一届需要非常注意的问题,如何作为一个平台,一栋以电影为基石的楼房,一座建筑物,尽量去避免被卷入这样的纷争。如何让发生在这里面的事,无论是好事还是争议,都是关于电影,关于电影创作者,而不是关于这个平台,不是关于电影节,更不是关于片方和影评人。


希望2020年FIRST能继续成长。




-END-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394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