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三观不正的华语片,成了票房冠军

孙太勇、 等人看过



“我们都是穷到连鬼都怕的人,只能靠自己,才能活得像人。


阿昆对着自甘堕落的阿义说道。



盯着这句台词,一出底层人民携手走出困境的励志戏码已浮现眼前,一如台湾地区电影熟悉的调性,积极,清新,明媚。


可是,若把进度条往前拨40分钟的话,会发现这完完全全是另一个故事,黑暗,血腥,肮脏,甚至充满禁忌。这就是电影[寒单],堪称今年最生猛的华语片,一记挥向小确幸的重拳。


[寒单]海报:心牢不破,罪孽不赎


[寒单]这部电影没有任何合家欢的贺岁片元素,它讲述了一个因爱生恨,自我救赎的故事,可它偏偏在今年台湾地区贺岁档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票房冠军


[寒单]的导演黄朝亮是台湾地区贺岁档一霸。2013年、2015年、2017年,他曾分别凭电影[大尾鲈鳗][大喜临门][大钓哥]三度拿下台湾地区贺岁档票房冠军。每逢奇数年,黄导必定发。


从左至右依次:[大尾鲈鳗][大喜临门][大钓哥]


[寒单]的票房和口碑双双飘红,入围了第21届台北电影节10项大奖的提名,包括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在内的大奖。



目前豆瓣评分7.6,有人评价说,“好久没看过这么讲究的华语片”,“出乎意料的冷门佳作”。


豆瓣7.6,今年评分最高的台湾地区电影



为了这部电影,导演黄朝亮足足筹备了六年时间,深入两岸各地调研民俗文化,还顺手把调研过程拍成了纪录片[后山烟硝]


[寒单]这部电影,黄朝亮可以说是所有重担一肩挑,不仅仅是导演兼编剧,同时还是总监制,就连电影海报上“寒单”二字,也是他亲手写的。


导演亲自示范动作


强拆、情杀、Metoo、家暴、黑道、同性、三陪女,这些满是挑衅意味的锋利元素,像一块块刀片,通通插进了[寒单]这部电影里…



故事发生在世纪之交的台东。太麻里华源村,黑森林琵琶湖,还有一些庙宇人文景观,不少台东美景,尽收电影之中。



但是,“美”在这部电影中,只是一种表象。


为了还原出上个世纪末的年代感,美术组在台东找到了一栋近十年都没有人居住的弃楼,先翻新,再设计,最后作旧,人为地赋予其岁月痕迹。


春风小吃部设计图


电影中的春风小吃部


电影的主人公是两男一女。在台东当地混兄弟的阿义(郑人硕 饰),个性张狂,出言不逊;他的女友是在台北打工的萱萱(林予晞 饰),难得回台东一次;阿昆(胡宇威 饰)自幼丧父,怯懦寡言,家中是开废品回收站的,一直暗恋着萱萱。


阿义(郑人硕 饰)& 萱萱(林予晞 饰)


阿昆(胡宇威 饰)


阿昆从小就饱受阿义欺辱,他对阿义是又恨又嫉妒。导演黄朝亮说,阿义和阿昆这两个角色,源自自己年轻时的一体两面,取材自成长背景。


两人都是台东乡下长大,成长过程坎坷,隔代抚养,家暴,清寒,都经历过。他们本该相互帮助的,可却无奈地发展为弱弱相残的难解局面。



在正月十五的晚上,街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只见浓烟之中,有一位男子赤裸着上身站在神轿上,下身穿红短裤,扎头巾,涂花脸,手持榕叶扇,他就是阿义,今夜他是“寒单爷”的肉身。



信徒丢出的鞭炮在阿义周身炸出朵朵金花,他面不改色,眼神坚毅,此即“炸寒单”



何为“炸寒单”?


“寒单爷”,姓赵,名朗,字公明,《封神演义》中管天库、善聚财的武财神。因其生性怕冷,出巡时信众常会燃放鞭炮为其驱寒。


“炸寒单”在台东已有50年历史,由堂会选派出一位男丁充当“寒单爷”肉身,在元宵节当晚出游,所到之处,信众投以鞭炮,由肉身代替“寒单爷”受炮炸,希冀买卖生财,求得禳灾保安。



这一仪式最早源自邯郸,随后传至福建,再到台湾地区,目前台东是唯一在“炸寒单”环节仍以肉身承受炮炸的的地域。


导演黄朝亮总结出了四种自愿充当“寒单爷”肉身的人:第一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男性气魄,适用于角头;第二种是许愿求财;第三种是为了还愿;第四种则是赎罪,用于减轻自己心里的罪恶感,而[寒单]这部电影中重点要表现的,就是这第四种。



在“炸寒单”环节结束后,阿昆趁阿义没注意,往他旁边待燃放的鞭炮堆里丢了一根火棍,霎时火光四起,红纸漫天,鞭炮声混杂着尖叫声,震耳欲聋。



阿昆本想报复的是阿义,可他没想到,站在一旁的萱萱竟奋不顾身冲到阿义身旁想要救他。


结果就是,萱萱被炸死,阿义被右手的手指被炸断了四根,从此行动不便,双耳失聪,阿昆的右手留下了一大块疤。


因为这场戏,饰演萱萱的女演员林予晞,全身有百分之八十的部分需要被化上特效妆,化妆时间持续了十六个小时


炸寒单的伤痕,为了准确还原,甚至还细致地分为被炸完之后的前中后三期


一场悲剧,完全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


萱萱的死亡,身体的残疾,这让阿义彻底放弃了自己,他成天吸毒,浑浑噩噩,意志消沉,成了彻底的废人。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郑人硕再次奉献了自虐级的表演,他让自己坚持着不睡觉,以便真的有瘾君子的那种感觉,还用针管给自己注水,以便熟悉瘾君子的注射动作。



阿昆则决定接手家中的废品回收生意,包下一块地,想要做大。尚且年轻的阿昆选择继承回收场的设定,在台湾电影中有着一层黑帮的含义,因为经营废品回收站的人之间有着严格的在地秩序和领域意识,这其中的生存规律,不比黑帮简单。



那天,阿昆看到形同走兽的阿义,突然心生愧疚,哪怕曾经恨他恨到骨子里,可毕竟如今的局面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于是,为了赎罪,阿昆决定伸出援手。他把阿义关进了小黑屋,用最粗暴最直接的方法先帮他把毒戒了,再拉他一块入伙,帮自己一起打点废品回收站。



回收站原本取名为“昆义回收站”,取二人之名。可是阿义想起阿昆曾经对他说过的,“只能靠自己,才能活得像人”。


所以,阿义在自己的“义”字旁边加了个“人”。“昆仪回收站”,正式成立。也是从那一刻起,阿义和阿昆决定,好好做人。


“做个人吧”


两人在一起后,导演也有意无意地安排了一些令人浮想联翩的桥段,甚至让人觉得故事就要朝着断背的方向去了,可以说是男默女泪了。


“我们如果真的是朋友就好了” 

台客版[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猛男版[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不是观众太基情,只怪哥哥太迷人”,难怪有网友戏称,“这是一个情敌终变情人,情人难免分手的故事”。



炸在身上的罪恶伤疤,不可告人的悲剧真相,歃血为盟的情谊,这些东西连接着阿义和阿昆,两人长久以来的受难也在慢慢得到原宥。


男男搭配,干活不累


可这一切都建立在隐瞒和欺骗之上,极其脆弱,一触即塌。


当阿义得知了当年的真相之后,两人在情义在生与死天平两端挣扎,静静等待着命运的审判。而所谓自我救赎,变得像是一种自我欺骗。


恨自己,还是恨别人,总得选一样


第二年,阿昆代替阿义站上神轿,成为“寒单爷”的肉身,去除自己身上背负的罪恶…


难嚼的社会关怀,在[寒单]中隐于人物之后,只是稳稳地讲述两位台东男孩成长为男人,在爱恨纠葛中,找寻生命的出路,充满肃杀之气地,与观众共探情与义。


“寒单寒单,出身清寒,灵魂孤单”


“炸寒单”只能除一时心魔,救不了人一辈子。就像电影海报上写的 — “心牢不破,罪孽不赎”


“会痛,说明还活着”


电影的结尾呼应了开头,一来一回的两趟火车,看起来就像是生活的出入口,如此循环往复。

 

台东地区的列车至今只有台铁而没有高铁,这也成了当地独特的交通标签



自2010年以后,除了小清新的爱情片和喜剧片以外,台湾地区电影开始频繁地将传统民俗文化融入其中。


[鸡排英雄](2011)充满了台湾地区特色的夜市文化和人文生态,使整部影片散发出浓厚的本土气息;[阵头](2012)将台湾地区的庙宇文化阵头文化放进电影;


[鸡排英雄](2011)


[总铺师](2013)以总铺师料理大赛为背景,用浓浓的乡村风味呈现出台湾地区特有的办桌文化;恐怖悬疑电影[红衣小女孩](2017)和[粽邪](2018)则分别对应了山神虎爷的山野传说和“送肉粽”的丧葬习俗等。


[红衣小女孩](2017)& [粽邪](2018)


当然还有[寒单]中的“炸寒单”。


从小在台东长大的导演黄朝亮,印象最深刻的童年回忆就是“炸寒单”。这么多年过去了,“炸寒单”的神祕色彩,以及强烈的视觉冲击,始终让黄朝亮念念不忘,他决定要将其拍成电影。



作为电影中的重头戏,为了能拍出最接近真实的感觉,导演黄朝亮甚至自己上轿去炸了一回,炸得浑身烧伤,足足两个月皮肤才恢复。导演说,“唯有自己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我才能放心把胡宇威和郑人硕这两个演员送上神轿去炸”。



不过演员们也并不是真的“炸寒单”,而是在鞭炮爆炸的安全距离内,拍摄“炸寒单”的场景,然后后期用特效作出其余近身的鞭炮和浓浓的硝烟。



其实,后期制作的难度要比实拍难得多,但导演为了演员的安全考虑,还是决定使用特效,同时又不可以降低电影的品质。


炮从哪个方向求出来,火花炸在哪部部位,皮肤炸开时的颜色,都要按照先前画好的分镜来严格制作。


“炸寒单”特效镜头


最终,全片700多个镜头,有特效的镜头多达300多个。光是制作“炸寒单”的这些特效就花了整整一年,比电影的拍摄期还要久。



饰演阿义的郑人硕说:“因为拍摄的是台东地区特有的寒单爷,跟台东在地文化的一些故事,所以希望可以帮台东这个地方做一些事情,让全世界更多人,了解到家乡多元丰富的文化。”



拍摄[寒单]这部电影,黄朝亮说有一种有文化传承的使命感在,他希望把家乡文化发扬光大,让更多人知道。


戏里戏外都在求“寒单爷”,因为2018年7月份的时候遭遇了“玛莉亚”台风,导致剧组进度严重滞后,难以开工



“本土化”“在地性”是台湾地区民俗文化中重要的两个概念,而电影在传播民俗文化的过程中又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电影在带来审美愉悦的同时,还能够带来精神上的提振,反过来,民俗文化中的俚趣也能够为电影带来意想不到的视觉与艺术效果,彼此成就。





台湾地区电影一方面把自己扎根于历史的沃土上,另一方面也积极拥抱现代文明,既为摆脱殖民文化及其余绪的影响,也为某些现实困境和社会问题提供了“想象性结局”。让人相信,裂痕终会弥合


尽管拍一部电影是不可能解决现存的许多社会问题,但黄朝亮导演还是鼓励台湾地区的年轻人说:


“放宽自己的格局,即使只是拍本土化的电影,你也能走出一条放诸四海皆宜的路。”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493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