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死于「不造血」| 专访喵图CEO马慕晗

2019-08-01 15:19 930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在《刷新》中写,“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在到达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如何刷新和造血?正是大多数AI公司的真命题。




撰文 | 焦丽莎



九成亏损,一成赚钱。

 

这是AI赛道2019年的现状,危险的信号来自资本层面。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19年前4个月,AI行业资本交易量下降,平均单笔交易融资额1.07亿。要知道,这个数字在2018年是1.8亿。

 

最近见到一位AI领域投资人,他直言,自己的投资标准之一就是初创公司两年内必须有销售收入。AI应用创业公司必须离钱近,这就要求企业要找到落地的应用场景。

 

《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白皮书(2018)》的统计数据中,截至2018年底全国人工智能企业4040家,但拿到风险投资的公司仅有30%,70%的公司没有拿到融资。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在《刷新》中写,“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在到达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如何刷新和造血?正是大多数AI公司的真命题。

 

如果要细数AI公司对盈利能力的重视程度,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算是一个。他认为,AI创业要少一些概念,多一些实践,“检验一个应用的唯一标准就是扔到市场去。”

 

喵图科技CEO马慕晗也持相同态度,“好的技术必须落地,吹概念活不过A轮。没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不能等市场就只能自我造血。原先AI公司全都是技术人员抱着做科研的态度创业,不考虑商业化,这种公司一定会死。”

 

在此之前,这家掌握图像识别与视频识别技术的AI公司也曾经踩过不少坑。

 

这位28岁的创始人有着令人艳羡的履历和超出年龄的野心。早在美国求学时期就曾参与创业,之后公司被收购。第一个落地场景“漫画填色”就曾遭遇规模化盈利难题,因此马慕晗很清楚AI创业公司自我造血的重要性。

 

今年年初完成转换赛道的喵图,下一站瞄准的是AI+视频云制播,并且在今年7月已经开始商业化。

 

技术的积累和踩坑的教训给了他更多信心,他给公司定下目标,2019年年底实现自负盈亏。

 

事实上,商业化的压力并非来自融资艰难,更像是一条自我证明的路径。在资本的道路上,喵图运气不错,相继完成两轮融资:2017年12月获得云天使600万的天使轮融资;2018年8月获得百度风投领投的千万级Pre-A轮融资,成立一年估值过亿。

 

最重要的是,百度风投给的不只是资金,还有与百度集团的战略协同。

 

百度风投虽独立于百度集团,但是扮演着“战略侦查部队”的角色。百度风投刘维在接受采访中说,“BV是一家All in AI的基金。”

 

毋庸置疑,这与百度“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战略契合。用百度风投CEO刘维的话说,“最核心的就是能不能通过我们的布局,帮助百度发现一些新赛道的机会。”

 

在刘维看来,AI的核心就是扩展人类的天界线,而百度风投希望抬高AI风投的天界线。10年后,中国并不会出现一批 AI 平台公司,真正有机会的是垂直领域的新效率模型公司。

 

假设时间倒回八年,当初刘维在联想之星天使投资Face++换成是百度风投的投资,之后Face++对于百度的战略价值将不容小觑,可能也就没有了其他巨头进入的机会。

 

而喵图正在扮演这样的角色。马慕晗告诉「蓝洞商业」,“移动时代用户获取内容被碎片化切割,不再单纯依赖搜索引擎,未来有内容就有流量,喵图科技希望在内容制作源头做一些布局。”


回到那个问题,喵图如何刷新和造血?以下是「蓝洞商业」独家专访喵图科技CEO马慕晗的部分内容:

 

蓝洞商业:公司为什么转变方向?

 

马慕晗:公司的第一个主攻方向是视频内容结构化,通过计算机算法把视频里的人和物体分析出来,然后应用在动漫填色的场景。

 

为什么选择动漫场景?公司在2017年12月融到天使轮,当时已经有商汤、旷视、依图等公司抢先布局安防等场景。我们想找一个还没有人做的,视频识别相关场景,就选择了动漫。

 

但后来发现,动漫场景比安防复杂得多。因为动漫是一个二维场景,技术上是由线条和画面组成的,每一帧或者每一个区域的特征都比真人的视频要少的多。现在,真人识别的准确率超过90%,但动漫的识别率一直达不到能够进行产业化使用的标准。

 

原因在于动漫领域的工业化程度不高,还处于刀耕火种阶段,大家以手画为主。我常说,AI类似于一个原子弹,但是这个原子弹能否打出去取决于有没有搭载装置,也就是行业的工业化程度。安防领域的工业化程度更高,摄像头已经非常普及,再加上一个人脸识别相对简单。

 

这也是喵图为什么把技术整合起来,转向更大的视频领域。公司经过小半年的研发,推出了人工智能的制播云系统UVIDO,主要服务视频的制作与播出场景。

 

蓝洞商业:是怎样的AI应用解决方案?主要在哪些场景落地?

 

马慕晗:视频制播,其实是一个广电概念。传统的制播系统是一套硬件设备,包括演播室、导播车和卫星信号等,是一套为电视这个播出渠道专门设计的非常复杂的体系,这是工业1.0时代。

 

到了信息2.0时代,大量短视频的互联网播出渠道兴起,电视台原有的视频播出渠道被打破,很多企业包括视频新媒体,会用视频形式传递信息进行营销和沟通。在这样的背景下,视频的制播开始去中心化,就需要一套新的制播体系和制播系统来服务新的需求。喵图在1.0工业化、2.0信息化的基础上开始做人工智能视频制播云,也就是智能3.0时代的制播系统。

 

主要落地场景有四种。

 

最顶端的客户是广电新媒体,他们需要把大量的长内容做成短内容,然后放到抖音、西瓜视频等互联网平台上传播。比如内蒙古广电集团,CCTV12的全媒体改造等项目。

 

第二个场景是教育系统,比如课件的录制、公开课的直播、会议等都需要视频化。这套制播系统可以满足公开课的直播录播,内容流程的管理、剪辑制作、二次传播等需求,所以教育体系是主攻的重点。

 

第三是政府机关的宣传口,比如西城区教育委员会有大量的会议和内部培训需要视频化留存、管理、二次传播。

 

最后就是私营企业,也是市场潜力最大的部分。比如视频自媒体,在线教育机构,企业视频营销等等。

 

蓝洞商业:百度风投是战略投资还是财务投资?

 

马慕晗:财务投资。但是百度风投的财务投资也会有战略价值。有些企业天然排斥战略投资,但是喵图做系统解决方案,有战略价值的投资对我们来说更有价值。钱是最不值钱的,资源才是。我们跟百度的整个生态合作比较紧密,我们是百度的AI加速器成员、百度的AI生态伙伴,在百度的技术使用上也有一些合作。

 

蓝洞商业:目前落地的场景中,有哪些与百度的战略协同?

 

马慕晗:百家号、爱奇艺都是重要的合作渠道,这些传播渠道对于喵图的客户都非常需要。比如广电系统,就很需要这样的互联网传播渠道。

 

蓝洞商业:团队的核心成员如何构成?

 

马慕晗:团队成员背景比较互补,有传统广电行业老兵,海外名校海归,也有BAT资深技术人员,比如销售总监在这个领域有数十年资源渠道积累,市场总监是芝加哥大学数学硕士,技术团队主要是互联网大厂与传统影音视频专家。

 

蓝洞商业:喵图的商业模式在国外是否有对标产品?

 

马慕晗:国外有一些单个功能上的对标产品。比如纽约的Wochit视频制作平台,估值在10亿美金左右,前段时间被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SPH)集团收购了。这家公司做的是单打一个点,文字转换成视频再剪辑、分发,和国内公司,与梨视频也有一些合作。国外还有一些专门做视频在线剪辑的公司,但是目前还没有做系统级应用的,这个跟国外的生态有关。

 

蓝洞商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马慕晗:我认为有两点。第一是国外的制播体系供应商本身的信息化程度会更高一些,很多新的制播技术国外传统的制播厂商都有,所以这块出现一个新的系统公司的机会不大。第二就是国外比较喜欢极客文化,喜欢单点突破。

 

但是在国内,更需要一个省心的完整的解决方案。国外更多的是,做了单点突破以后被Facebook或者Google收购,然后做成一个整体方案。

 

蓝洞商业: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盈利模式?

 

马慕晗:喵图目前只是在“做”这个环节,“做”相对于“传播”的价值点是低的。传播就是为了让用户观看,如何营销、推广和引流,这中间有很大的盈利空间。

 

而对于客户来说,除了做视频的需求以外,还有更多直接付费的场景。我们有一款产品叫优智播,能够搭建视频的私有门户,在朋友圈、微信群里裂变传播,同时发布到公有平台,比如百家号。未来可能在这些渠道上有更多的内容发布、推广和传播,这是一个潜在的盈利模式,而且乐观估计,这个盈利空间比做产品更大。

 

蓝洞商业:是否会拓展to C市场?

 

马慕晗:未来可能会做,但我现在没有这个规划。我脑子里有一些教条的东西,公司在做to B的时候就不要老想to C的事,因为会被诱惑的。为什么不选择一开始就做C端?因为我不是喜欢烧钱的人,我会计算投入产出比。

 

蓝洞商业:假如视频这个方向又错了,你会怎么办?

 

马慕晗:从后台看各种信息和数据,目前方向是没错的,只是做大做小的问题。但是也会有一种可能,就是方向没错,但是没有走到方向被验证的那一天。大部分创业公司都是这样死的,如果真的失败了,就再来。

 

目前的压力更多来自公司的发展层面,比如发展速度变快以后,团队和我个人的能力如何跟上。对于个人创业失败怎么办,这样杞人忧天的问题我考虑的比较少。

 

蓝洞商业:你能想到的,会让公司失败的可能来自哪方面?

 

马慕晗:可能是营收预期。产品的市场接受度是个万金油的问题,每个产品都做过用户测试,用户需求是存在的。但这个普适度是多少,只有推向市场才能知道。市场对产品形态以及解决方案的接受度是多少,对产品的持续付费意愿是多少,都没有定论。

 

其次是速度,公司今天很好,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也是一个万金油的问题。很多公司在发展中,一方面要储存好向前走的干粮,另一方面要花钱加快奔跑的速度,这两者怎么平衡是一个难题。说不定今天多花出去一万块钱,就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成为压死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这也是喵图很早就开始自我造血的原因。


审校 | 陈秋霖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蓝洞商业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533

蓝洞商业

点击了解更多
「蓝洞商业」工作室的创始团队曾供职《中国企业家》杂志,将价值写作进行到底。
扫码关注
蓝洞商业
相关文章

人工智能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