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的意思是,要把杜江啃鸡腿拍得比炸了片场还震

孙太勇、 等人看过

 

8月1日,挺特别的日子。


《哪吒》算出现了一个对手。

 

博纳“中国骄傲三部曲”的第一部《烈火英雄》上映。


单日票房已经破亿。口碑也还行,豆瓣评分破7。微博上还包揽了4个热搜。


 

真金白银砸出的烈火冲天,来势相当凶猛。

 

带着这个印象,去看导演陈国辉,还挺惊讶的。

 

出道十多年,他一直走的是爱情片路线,代表作包括《全球热恋》《全城热恋》《新娘大作战》。


 

这么一位导演,怎么就突然扛起了一部大灾难片?

 

敢吃着吃着饭,就直接伸手让博纳总裁给项目。

 

敢拿预算搭46000多平米的景,然后烧掉。

 

敢轻松指挥1000多人的大剧组每天火中拍戏,且不觉得有啥压力。

 

敢在内地院线片中详细展现城市混乱,还获得交通部门支持。

 

跟这些比起来,用真实火焰烧黄晓明的腿毛,也算不了什么了。

 

第一次搞出这么大动静,好坏别人自有评价。


但陈国辉已经觉得没有遗憾,路演的时候,看完影片,有消防员站起来,低着头哭了半分钟,都说不出一句话。


关注这个群体的影片,太少。但他拍出来了一部。


做了一次大体量,做了一次真实事件改编,陈国辉也学到了新东西:不用剧本和情绪算得太准确。


一部灾难片的高潮,不一定是大场面。可能就是那只鸡腿,就是那群人什么都不说,就是回家后的一个碰面。


因为,这才是真实的。

 

01

于冬在饭桌上答应,让我做这个项目

 

第一导演:你之前的作品都是爱情片,《烈火英雄》体量和类型都跟原来有很大的差别,是怎么得到这次机会的?

 

陈国辉:当时我是找于老板(博纳总裁于冬)谈一点事,他刚好跟一个消防队长一起吃饭、聊故事,就叫我一起去了。那好像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于老板应该也没确定就要做这个电影。

 

吃饭的时候,消防队长就跟我们讲当年油库爆炸的事。开头好像一个很大的灾难片,很多画面,但那时候我没想去拍。


新闻图片


后来他讲到守化学罐,觉得活不下来了。他就跟那些年轻的消防员说,不如我们录一个视频,给家人留最后一句话吧,最起码给他们知道你干过什么事。

 

我听到这很感动,这不只是灾难,这是一个很真实情感的故事。后来他跟我讲了一句话,“我们消防员不怕死,我们最怕你们不知道我们干了什么”。

 

那一瞬间我好像有一种使命感,应该去拍这部电影。在现场我跟于老板说,我弄这个剧本,我来拍,我一定把它做好!

 

第一导演:于冬直接答应你了?

 

陈国辉:对啊,就很简单。但他也说,你弄完剧本可不可以开拍还是另一回事。

 

第一导演:整个项目用了多长时间?

 

陈国辉:两年半。我开头半年访问了很多消防员,差不多100个。

 

剧本很快,半年多,其实是跟访问一起来的。油库爆炸的原型事件,我们没有太大改动。

 

最主要的是想了解,为什么这些人会去当消防员?这是我第一个问题。消防员收入不高,而且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工作之一。

 

第一导演:大部分的回答是什么?

 

陈国辉:我不干谁来干?就是一种使命感。


 

02

城市混乱多是实景,封高速2小时,借地铁5小时

 

第一导演:影片在3月8日杀青过一次,6月11日又杀青了一次,是有补拍的戏份吗?

 

陈国辉:不是补拍。因为我们在河北香河拍的,之前树没有叶子,所以我一定要等夏天才能拍一些镜头。就是电影最后一场戏,(给消防员的遗体)送行。

 

第一导演:后期制作是7月13日凌晨完成的,所以整个后期只用了4个月?

 

陈国辉:没有没有,一路拍一路做的后期。我们后期没有那么困难,因为很多都是用真的火。特效都是黑烟,因为放黑烟有污染,对肺有很大影响。

 

第一导演:有没有一个比例,多少爆炸和火是真实的?

 

陈国辉:爆炸全部是真实的,地上的火70%是真的,只有油罐顶里的火是特效。



第一导演:关于城市混乱的部分,在国内院线电影里非常少见,全部是实景拍摄吗?


陈国辉:是实景啊,高速公路那场戏是封了2小时的高速。我排满那些车用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又等太阳落山,留一点光的时候拍。


应该是6点45分到7点钟,光刚刚好,大概15分钟,8部摄影机一起,拍了3遍,就是这样。


 

地铁当然也是实景,没有那么多钱搭地铁啊!晚上大概11、12点给我们进去,凌晨3点半4点要离开。

 

医院内部是搭的景,外景就了拍一晚上,医院戏很简单的。

 

第一导演:于老板上一个大戏《红海行动》超支很多,你这次有超支吗?

 

陈国辉:应该没有,刚刚好,我还比预算拍得快一点点。

 

因为我们之前彩排了很多。如果是爆破戏,我们会多次开会,全部彩排位置,然后(一场戏)我用很多部机器去拍。

 

爆炸戏全部一遍过,因为是真的爆,景都没有了。你要重新搭一个景,要很多钱又费时间,其实算这些东西是不能有错误的。


 

03

现场准备了500套消防服,因为压力大我胖到200斤

 

第一导演:作为导演,你在片场有受过伤吗?

 

陈国辉:没有。我们非常安全,工作人员都有消防衣服。


 

第一导演:刚听说一套消防服要五六千,都是买的吗?

 

陈国辉:当然是买的,可能有500套,我们每天开工都有1200多人,但是有些是不用去油罐(危险区)的。

 

第一导演:光现场有1200多个工作人员?

 

陈国辉:对啊。你要明白我们需要供水,后面还有很多安全部门,那些救护车、医生、护士每天都要准备的。

 

第一导演:整个油罐区的搭景有多少平米?

 

陈国辉:好像是6、7个足球场吧(约46000平方米),因为一个油罐差不多是一个足球场。油罐我们是按一比一大小做的,材料也都是真实油罐的材料,这个阀门都是当年一模一样的材料买回来的,因为你能用真的火去烧啊。


 

第一导演:第一次做这么大体量的电影,整个拍摄过程中你的心理或者身体健康有没有受什么影响?

 

陈国辉:其实拍这些戏没有压力的。调动一千人、两千人,怎么放镜头,这些没有压力,因为我知道我要干嘛。

 

最大的压力是安全的压力,有些工作人员是因为你邀请,他们来才来工作的。每一次cut的时候,我第一个都是问“大家OK吗?有没有人受伤?”

 

大家OK讲了很多遍,我们不是讲一遍,因为有人受伤不一定立刻讲得出来。确保大家都安全了,再把火灭掉,然后我们才看回放。

 

压力的影响,当然就是长胖了很多。

 

第一导演:为什么会胖了?

 

陈国辉:压力大吃东西啊,因为我们每天收工是早上4、5点钟,然后就去吃。胖了很多,而且是人生的巅峰,100公斤。我现在减回84公斤,减掉了16公斤。


04

我首先跟黄晓明说,表演的时候你要放下自己

 

第一导演:选角的过程,是导演全程深度参与吗?

 

陈国辉:都是我选出来的,一定要用哪个哪个演员,都是我去想的。

 

第一导演:比如说黄晓明,观众对他有一些既定印象。选他的时候你有这种顾虑吗?

 

陈国辉:跟他聊的时候,我就第一个跟他讲,你要放下黄晓明,放下光芒,放下眼睛里的那种东西。我说你要演一个普通人啊,你可以放下自己来演,你可以去训练来演。

 

他跟我说,他很想去演,他很想去放下,很乐意有人要求他这样子做。


 

第一导演:黄晓明是你的第一选择吗?

 

陈国辉:他是其中一个选择。有些演员不一定有档期,因为我们要求来进行消防训练,所以有些演员有机会、有兴趣,但说我没有时间去训练那么久。

 

我觉得不训练对这部电影来说不合适,因为我们现场是放真的火。

 

第一导演:演员训练了多久?

 

陈国辉:我们总训练是100天,演员有些去了几个月,有些去了一个多月,因为中间可能要出来有别的工作,大家是不同时间训练。

 

第一导演:那还有请专业的替身演员吗?

 

陈国辉:没有,全部演员自己上阵。

 

第一导演:欧豪你是怎么确定的?

 

陈国辉:我是先确定了杨紫,后来想找谁跟杨紫搭。欧豪好像比较有一种感觉。跟他讲了这个故事,他就马上答应了。


 

我们这部电影有一些特别,除了谭卓,其他演员都没有看剧本,都是跟他们聊消防员的故事,他们就答应了。

 

谭卓是看了剧本,然后看了我的准备工夫,很多我们设计的场景,她就觉得很踏实。你写得出来,你能拍得出来,她就马上答应了。

 

杨紫有点不一样,她的爸爸是消防员,我觉得她没来之前,就肯定想拍这部电影了。


 

第一导演:刘伟强这次作为监制,主要提供了哪些支持?

 

陈国辉:刘伟强是在剧本结束后,才进来,他让我很有安全感。因为他合作过很有经验的爆破团队、动作团队,都介绍给了我。

 

05

剧本不要算的太准,拍成《2012》也没意思

 

第一导演:消防题材,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郭子健的《救火英雄》,还有前年口碑很高的《勇往直前》,你在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参考同题材的影片?

 

陈国辉:没有。这些电影我看过,但没有影响我的创作。


因为我明白,《烈火英雄》是根据现实访问出来的,我没有想过去参考任何的一部电影,我参考是消防员的真实经历。

 

第一导演:那画面或者呈现形式上呢?

 

陈国辉:没有人放过那么大的火。我其实参考的是当年油罐的火,看了很多真实的素材。

 

第一导演:拍电影毕竟是艺术创作,那你会觉得“真实”是一种束缚吗?或者成为了你的舒适区?

 

陈国辉:也没有。因为你访问很多人,但电影就两个小时,所以你要取舍。取舍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原因是什么。

 

你们了解消防员吗?我们告诉你这些消防员是普通人。他们不怕死,但是他们心里会想老婆和小孩。他们有些人说,爸爸妈妈对不起。

 

我明白我想拍这些真实的情感,我想拍灾难里的普通人。

 

很可爱的消防员,为什么会赴汤蹈火?他们怎么会有这个使命感?所以会有老兵爸爸跟马卫国(杜江 饰)的父子线,有些使命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为什么要拍外面逃难的情况?因为当年有很多医生都没有走,留下救援。电影里那段是真实的对白。病人说“我走不了,你干嘛不走?”医生讲“你干嘛,你自己开刀啊?”

 

这些是我访问到的东西。在灾难面前,大部分的中国人是很团结的,勇气很大的。

 

第一导演:这次创作,有没有给你带来一些新的认知?

 

陈国辉:剧本不要算得太准确。编剧可以编得很远,头、中间、尾巴,你知道这样写会很紧张,或者有别的效果。但算太准,会失去很多真实的情感。


于老板后来也看了剧本,其实拍成像《2012》这样的灾难片,我觉得也没什么意思。

 

之前还有人访问我说,你的ending为什么不是一个很大的动作场面?那我觉得消防员吃鸡腿哭、躺在地上睡觉,救完火回家得到爸爸的认可,这些就是高潮,心灵上的高潮。


因为这些人是真正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消防员,他们不是漫威电影中的哪些超级英雄,这些人是真的。可能有一天他会救你出来,有一天是救了你的朋友、你的家人出来。


 

06

有5%的观众肯去改变习惯,那意义就很大了

 

第一导演:电影其实也是一个遗憾的艺术,哪些地方你还想做得更好一点?

 

陈国辉:我们是在……你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了哈哈哈哈。

 

因为很多消防员看了都哭了,给我一个很大的鼓励。他们觉得,终于有一部电影拍出了我们中国消防员的精神、使命、兄弟情怀。所以从这方面讲,真的没有遗憾。

 

第一导演:他们看完电影,跟你面对面沟通时,还有哪些反馈让你印象深刻?

 

陈国辉:其实他们有些讲不出来。我们路演的时候,有的消防员站起来,头30秒都在哭,一个很man的男生哭得讲不出话来。

 

还有一个家属跟我讲过一个事,他妹妹嫁给消防员,他就恨这个消防员,觉得他过年过节都不在家,打电话常常不听,家里发生什么事都管不了,小孩子也很少去理。但他说看完这部电影,很想跟妹夫讲,“对不起,我怪错你了”。

 

他哭着讲的,我跟晓明都在哭,我们就觉得这个电影对了。

 

第一导演:你觉得《烈火英雄》在你现在的创作生涯里是一个什么位置?

 

陈国辉:什么位置啊?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因为我觉得意义不只是电影的本身,可能也会影响到社会。

 

因为我跟消防员讨论剧本的时候,他们给我很多意见。好像火锅店,预告里有拍,很多消防通道都堵死了。我们是想给观众一些消防安全的知识。

 

还有,在海里面,如果徐小斌(欧豪 饰)不需要清理这些垃圾,他就有机会活下来了。当年那个消防员也是这样牺牲的,那我们每个人是不是要更爱护环境?


新闻图片 


如果看过电影的观众里,有5%的人去改变他们的想法和习惯的话,那我觉得这个意义就很大了。

 

第一导演:2015年,你有两部爱情片上映,包括《新娘大作战》。现在回头看你觉得这两部作品代表什么,因为很多导演会觉得我之前拍一些电影,是为了换取之后的机会,你会这样想吗?

 

陈国辉:没有啊。拍完之后我是停下来了,其实每个星期都有人找我,给我很多PDF,给我很多项目。大部分也是爱情喜剧,可能因为之前那几部都赚钱了。

 

但我好像不想再拍这些类型,也不是转型,就是我当导演,主要还是想拍一点能影响社会的电影。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561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烈火英雄

查看更多 >

博纳影业

查看更多 >

暑期档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