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十三个半小时的神作电影,你敢挑战吗?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在五月初的时候我在巴黎,用了一整天时间看了这部入选去年洛迦诺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阿根廷电影《花》,当时还拍了Vlog




并承诺会写影评。但后来我发现自己没有能力去写这部电影的评论,因为它是如此宏大又复杂,有太多我喜欢但却又不懂的东西在里面。


但这13个半小时的观影体验是绝无仅有的愉悦,我完全被导演的叙事所俘虏,如此神秘又古怪,极富魅力。似乎影片的资源已经出了一段时间了,大家可以用一周的时间,每天看一点,本就不需要一口气看完。


之前看《乐队的夏天》,张亚东让观众多听不同类型的音乐,多尝试,多了解,才对得起自己的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想起他说的这段话。可能看电影也一样,13个小时的阿根廷电影可能会吓跑很多影迷。但是如果你能大胆一试,或许能发现,哇,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群人,在这样拍电影。


所以下面这篇并不算影评,只能算是一个介绍性质的概述,掺杂了Leonardo Goi的影评以及我个人的注解。







阿根廷导演马里亚诺·利纳斯对长篇巨制并不陌生。在2008年,他拍了一部《非凡的故事》,245分钟的片长分为三个部分十八个章节,利纳斯称之为“冒险类型片的百科全书”。也是在2008年,利纳斯就开始构思并拍摄《花》,十年之后才终于完成。其实《花》跟《非凡的故事》有着相似的野心篇幅和结构,但《花》在自由的叙事上更加登峰造极。



《非凡的故事》


《花》一共有六集,在去年洛迦诺是分为三个部分放映,后来在巴黎公映是分为四个部分放映。六集之间没有任何共通点,除了四个女主演,每一集都是由她们主演不同的角色。利纳斯说,《花》是和这四个女演员一起共同完成的,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花》就是关于这四个女演员。




影片第一集被利纳斯形容为“美国人曾经闭着眼都能拍出来,但如今无论如何也拍不出来的B级片”。


故事中一具神秘木乃伊被意外唤醒,四个女主角被困在一个有点像防空洞的秘密考古科研所。整个故事借用了类型片的很多元素,科幻、奇幻以及恐怖,黑猫,驱魔等等。这一集展现了导演自知的疯狂且自由的叙事能力,语调时而惊悚恐怖时而荒诞幽默。但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因为就在木乃伊背后的真相即将被揭晓时,故事突然被黑幕切断,直接进入第二集。




这个其实也是很有趣的叙事尝试,我们习惯想要看到结局,看到真相揭露,想要看到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是利纳斯似乎在告诉观众,结局对于影像叙事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第二集是一部歌舞片,关于三个著名歌手之间三角恋。但是同时第二集还有一条故事支线,是其中一个歌手的助理加入了一个神秘组织,这个组织坚信吃下一种蝎子能长命百岁,所以他们招聘了科学家来把蝎子的毒素提取出来制成药水。




从叙事结构来看,第二集比第一集更有野心,在歌舞三角恋的部分,叙事采用了类似于《罗生门》用不同视角去展现一段爱情回忆,不管是男人的回忆,还是女人的回忆,都显得如此不可靠且有局限性,似乎作为观众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与此同时,第一集中荒唐夸张的B级片语调又延续到了第二集中,尤其是蝎子组织的部分,会有特别幽默的语调。但最终所有都归于一段音乐对唱,当两条故事线终于相遇,影片又再次戛然而止。


第三集是全六集中最长的一集,达到了342分钟。所以这一集又细分出了十个章节。第三集讲的是80年代四个女间谍的不同遭遇和经历。




第三集采用了更复杂多变的叙事方式和结构,留白,闪回,故事不断在时间线上来回跳跃,仔细刻画每一个女间谍的背后故事。镜头语言也跟前两集完全不同,前两集用了很多人物脸部大特写,但第三集一开始就是一个360度缓慢旋转的大全景。如果说前两集的人物脸部“吞噬”了整个画面,那第三集中人物则被整个画面所吞噬。


十个章节中的四个章节分别讲述了四个女间谍的背后故事,从滑稽到阴沉,从心碎的爱情到噩梦般的任务。但第三集最精彩的,还是当导演利纳斯用自己的画外音来讲述故事的那几个章节,女主演都没有对白,观众完全依靠导演的画外音来理解故事和人物,但也因此看得更为带入且最终被打动。




影片第四集更有意思。讲述导演利纳斯抛弃了自己的四个女主演,自己带着摄像师和助理跑去各个地方拍树,但是四个女主演并不打算放过他,她们变成了女巫,把导演一行人弄成了疯子。然后故事又快进到了四年后,一个调查员开始根据导演利纳斯的笔记调查此事。




第五集和第六集从长度上来说比较简短,算是整部电影的“终章”。第五集是利纳斯用自己的方式重拍了一遍让·雷诺阿的《乡间一日》,第六集则是改编自1900年代的一个逃亡回忆录。对比前几集,最后两集难免让影片显得有点头重脚轻,尤其是第五集中都没怎么看到四个女演员。感觉就像面对如此庞大的叙事巨制,利纳斯似乎放弃了去为它“结局”,而是选择了用这种更为自由的方式表达出他认为的句点。




在谈到《花》的灵感来源时,利纳斯提到了罗西里尼的《火山边缘之恋》。利纳斯说,当时英格丽·褒曼已经凭借《卡萨布兰卡》和《美人计》成为了女神般的巨星,但在《火山边缘之恋》中她登上火山那一幕,“那是第一次我觉得一个演员把一个虚构的场景变成了超脱于虚构本身的东西”。



《火山边缘之恋》


《花》似乎试图复制这种超脱,而且是成功了,它让它的四个女演员穿梭于不同语调的不同故事和不同角色中,把虚构叙事变成了一种超越叙事本身的东西。不同于《火山边缘之恋》中我们需要依靠英格丽·褒曼之前作品来达成这种超越体验,《花》从一开始就逐渐在构建并在十三个半小时后达到了这种超越。


利纳斯提到了阿根廷导演雨果·圣地亚哥在1969年拍的《入侵》。在片中有个虚构城市叫Aquilea,它是基于布宜诺斯艾利斯构思的,所以是一个看起来很熟悉但又是虚构的空间。“我希望《花》能成为另一个Aquilea,一个充满了无数奇妙可能性的地方。”在《入侵》中,Aquilea是一个如同巨型迷宫的城市,而《花》也一样。



《入侵》



跨越十年的拍摄时间也展现在了电影中,我们看到演员们的变化,就像我们在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中看到的一样。而四个主演穿梭于不同虚构角色的躯体又让我们想起了卡拉克斯的《神圣车行》。所以时间和表演,是《花》最核心的部分,它们被包裹在虚构叙事的华丽外衣下,我们观众在十三个半小时中跟着几个主演走入不同的故事,经历不同的虚构叙事,它是如此的独特但同时又能触动到人性最柔软的那一面。


《少年时代》


《神圣车行》

所以再次推荐大家,有时间一定要找来看看这部《花》,可能你看完后会跟我一样也不太懂,甚至会觉得这是什么鬼,但这十三个半小时的体验,是绝无仅有的,完全属于电影的体验。




-END-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762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