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法拉蒂:荣获3次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及10次提名的秘密

程珑、孙太勇 等人看过

引言

电影建筑师

76岁的意大利制作设计师但丁·法拉蒂(Dante Ferretti)在电影事业上享誉盛名,他曾荣获3次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及10次提名,及其它众多电影奖项。除此以外,美国现代艺术馆(MOMA)为其策划了舞台、布景设计的专题展览,此后奥巴马还邀请过但丁一家到访白宫。囊获众多的荣誉与成就于一身,但丁法拉蒂的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短短半个世纪的时间里,

但丁·法拉蒂演绎着辉煌的传奇人生


但丁·法拉蒂


荣获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获奖影片

《飞行员》(2004)

《理发师陶德》(2007)

《雨果》(2011)



第77届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获奖作品:

《飞行员》(2004)


但丁·法拉蒂为《飞行员》绘制的设计草图


第80届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获奖作品:

《理发师陶德》(2007)


但丁·法拉蒂为《理发师陶德》绘制的设计草图


第84届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获奖作品:

《雨果》(2011)


但丁·法拉蒂为《雨果》设计的钟表装置



01  对电影的热爱是梦的起点 


1943年,但丁·法拉蒂生于意大利的马切拉塔(Macerata),他很早就与电影结缘。6岁的时候,他在家附近的一座教堂的圣器收藏室里观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保罗街小子们》(I ragazzi della via Paal)(1935),此后他便成为了电影院的常客。法拉蒂的人生轨迹和《天堂电影院》的主人公多多的颇为相似,他们都是在电影院中长大的,从心中种下了电影的种子,并沿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


但丁·法莱蒂长大的小城马切拉塔


马切拉塔(Macerata)是个非常小的城市,唯一值得称道的是这里有四家电影院和四座教区大厅。少年的法拉蒂放学之后,会借着去朋友家学习为名,拿着从爸爸口袋里偷来的钱到电影院里看电影。他一般会看了一部以后走进其他放映厅看另一部,要是碰到喜欢的影片会连续看上两三遍。


《天堂电影院》的主人公多多。少年时代的但丁·法拉蒂和多多一样,都是在电影院度过的


渐渐地,制作电影的想法在但丁·法拉蒂心中萌生,十三岁的他决定以后去做电影。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马切拉塔城一位著名的雕塑家翁贝托·佩斯基(Umberto Peschi),对话中得知了制作设计师(scenografo)这个的职业,他一下子意识到:“这就是我长大后要做的事!”

 

他告诉父亲自己想要去罗马美术学院学习布景设计(scenografia),父亲却希望他能够进入家族的家具厂工作。最终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如果法拉蒂能够顺利通过六月的成熟期考试(la maturità,意大利高中离校考试),父亲付钱送他去罗马上学。那时法拉蒂在美术学院高中的成绩很差,一般会有四到五科需要十月开学补考,父亲觉得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开榜的结果令所有人都感到震惊,法拉蒂竟然在短短的三个多月的时间取得了巨大的提升,不但取得了全校的第一名,还获得了奖学金!他如愿来到罗马学习,开始了他的电影美术生涯



02  人生三友:导师、骗子、导师


“你可以说,我有三个导师(mentor),帕索里尼、费里尼和斯科塞斯。而意大利文的‘mentitore’是骗子的意思,所以我会说,帕索里尼是导师(mentor),费里尼是骗子(mentitore),斯科塞斯是导师(mentor)。他们改变了我的人生” 

十六岁的但丁·法拉蒂,心怀梦想,离开了自己的家乡,来到罗马学习美术和建筑。很快地,他就踏入了实际的工作领域。在十八岁的时候,参与了第一部电影制作,担任助理制作设计。


随后跟随制作设计师路易吉·斯卡齐亚诺塞(Luigi Scaccianoce)工作了八年,在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和技能。他参与了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 Paolo Pasolini)导演的《马太福音》(1964)、《大鸟和小鸟》(1966)、《俄狄浦斯王》(1967),然而他在以助理美术指导的身份参与的最后一部作品,法拉西斯科·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的《爱情神话》(1969)中,却遇到了一点不是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帕索里尼(左)、摄影师Tonino Delli Colli(中)、法莱蒂(右)


法拉蒂和费里尼在影片制作过程中彼此配合的都很融洽,费里尼管法莱蒂叫“小但丁(Dantino)”,还向他询问建议,这些都是高兴的事儿,可是剧组在片尾却忘记了放法拉蒂的名字。发现此事后,法拉蒂倍感沮丧。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来自制片人弗兰克·罗塞里尼(Franco Rossellini)。“打包好你的行李,我这儿有两张准备好的机票,你三四个小时后到土耳其,从那去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帕索里尼要你做他的《美狄亚》(Medea)的制作设计师。”法拉蒂的第一位人生导师帕索里尼在他颓唐时为他带来了新机遇,《美狄亚》是他作为制作设计师的第一部影片


(左)《美狄亚》海报(右)但丁·法拉蒂为《美狄亚》设计的场景草图


法拉蒂与帕索里尼一共拍过五部电影,对其的评价是:帕索里尼富于诗意, 他创造着一种诗意的现实。他从这位导师身上,学会了用绘画的方式理解电影,并在绘画的启发下创造出魔法般的效果。


例如,帕索里尼会将摄影机放置在中间,以使得画面达到绘画般的效果,制造出不同景深的超广角、全景、中景和小景的镜头。再比如绘画不会出现与主题无关的物品,他会指导布景的设计,也要求布景中不放多余的东西,一切物品都要与故事相关。


他的影片还常常从绘画大师的作品中寻求灵感,《十日谈》受到乔托(Giotto)、博斯(Bosch)和布鲁盖尔(Bruegul)的启发。而《马太福音》参考了画家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的画作。


《十日谈》中的电影场景


左至右:分别是乔托、博斯和布鲁盖尔的画作


在为《美狄亚》制作室内布景时,法拉蒂在罗马电影城(Cinecittà)遇到了费里尼(之前法拉蒂作为助理美指,参与过他的《爱情神话》的制作)。费里尼对法拉蒂提出了一个邀请,希望他能与制作设计师达尼洛·杜纳蒂(Danilo Donati)合作为自己拍一部电影。


然而法拉蒂却说:“恩,大师,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职业生涯?我才刚刚起步!”法拉蒂担心自己的经验不足而推辞了这个机会,并与费里尼定下了十年之约。

 

再次遇到费里尼,仍然是在罗马电影城。那是在一个夜晚,两人在路灯下偶遇。费里尼说:“但丁,现在已经过了十年了,你准备好了吗?”“是的,我准备好了”。在那以后,两人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合作,直到费里尼去世,法拉蒂参与了费里尼此后的所有的电影制作,从《管弦乐队的彩排》(1979)到《月吟》(1990)。


法莱蒂(左)、费里尼(右)


在法拉蒂看来,他的人生第二位导师费里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一个有趣的骗子。一方面在于费里尼经常要求各种大变动,或者在拍摄期间把所有东西改掉的反复无常,另一方面是因为费里尼像骗子一样可以凭借幻想编造出梦境般栩栩如生的故事来,他的场景全部是在摄影棚中搭建的,他让法拉蒂明白,布景就是骗子的谎言,那样虚假却又那么真实



“费里尼的所有东西都是在摄影棚里搭建的,所有东西都是假的!”但丁·法拉蒂回忆道。《船继前行》的船是假的,大海是塑料做的。“费里尼总是这样说,那就像梦境,在做梦的时候,你可以拥有一切。”


“啊,但丁,你昨晚做了什么梦?你最近一次梦到了什么?”费里尼总会这样问法拉蒂。开始时,法拉蒂会用“我没有做梦”或者“我忘了”之类的话搪塞过去,但是费里尼会总是复的问他同一个问题!法拉蒂就开始编造的梦境讲给他听。费里尼从梦境之中创造世界,法拉蒂要和费里尼在一起工作就要扩大思维的界限,费里尼教给他的是如何设计,如何大胆的想象

 

八十年代,但丁·法拉蒂逐步迈入了人生的黄金时期,他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更重要的是,他遇到了自己的第三位人生导师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1986年与法国导演让-雅克·阿诺拍了《玫瑰之名》、1988年与美国导演特里·吉列姆(Terry Gilliam)一起拍的《吹牛大王历险记》,获得首个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提名。紧接着在1990年和泽菲雷里(Franco Zeffirelli)拍摄的《哈姆雷特》再次赢得一个奥斯卡提名。


(左)《玫瑰之名》剧照(右上)电影布景的剖面图(右下)但丁·法拉蒂站在电影布景中

但丁·法拉蒂收到意大利版画家皮拉内西(GiovanniBattista Piranesi)和荷兰画家埃舍尔(M.C.Escher)的启发,把楼梯建成垂直的,以产生更直接的视觉效果。电影中所有东西都是布景


早在1980年斯科塞斯就在意大利电影城与法拉蒂见过面,那时法拉蒂正在为费里尼拍摄一部叫做《女人城》的戏,斯科塞斯是通过费里尼认识法拉蒂的。他喜欢费里尼的电影,进而了解了法拉蒂的设计并十分的喜爱。


这位意大利裔美国籍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对法拉蒂的作品慕名已久,他曾三次邀请与之合作,前两次都因法拉蒂在其他电影中工作而无法抽身。第三次,斯科塞斯邀请他一起拍摄《纯真年代》(1993),时机到了,法拉蒂说:“我来纽约。”,心中渴望着和这位电影导演长期专业合作。


斯科塞斯(左)、法莱蒂(右)


“他(斯科塞斯)是我的英雄,他懂得每一个镜头和成千上万部电影。他会说,‘但丁,你必须看部电影。’”斯科塞斯经常会为了说明一个场景或一个镜头,带着法拉蒂去看电影。这位导师带给法拉蒂的不仅仅是知识的增进,还有充分的信任

 

在法拉蒂向斯科塞斯展示自己的草图模型或者三维概念图的时候,斯科塞斯总是说:“欢迎登场,但丁!”而当他感到有些场景的看法可能与斯科塞斯不同而担忧的时候,斯科塞斯则让他不要担心。正是斯科塞斯完全的信任,法拉蒂得以自由的幻想,并实现电影美术设计的个人风格。


但丁·法拉蒂为斯科塞斯导演的《纽约黑帮》绘制的彩色草图


《纽约黑帮》拍摄现场布景


《纽约黑帮》的场地制作图


斯科塞斯是三位导师中给法拉斯带来最高成就的一位。在法拉蒂的十次奥斯卡提名中,有四位来自斯科塞斯的电影中的作品,更重要的是,他的三个小金人中有两个来自斯科塞斯,《飞行员》(2004)和《雨果》(2011)。此外,在他的四次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获奖和四次提名中,有两次同样来自斯科塞斯的电影。



03  妻子是心有灵犀的助手 


谈到但丁·法拉蒂的传奇人生,不得不提的还有他的金牌搭档弗朗西斯卡·罗·厦沃(Francesca Lo Schiavo)。两人共享了3项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的奖项,法拉蒂获得了10个提名,厦沃获得了8个。厦沃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布景师(set designer)。


厦沃(左)、法莱蒂(右),两人把6个小金人儿带回了家


厦沃与法拉蒂配合得相当默契。在制作一部新的电影的时候,法拉蒂会先画一些草图,然后和他的布景师厦沃讨论,他们之间说话很少,因为不用言达也可以意会。用法拉蒂的话说就是“我不需要解释任何东西,我们只需要看着对方,就知道我们要做什么”。珠联璧合,两人创造出了很多优秀的影视视觉艺术作品



04  用自己的设计实现导演的梦想 



但丁·法拉蒂获得众多成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在工作中深情的投入,一边服务于导演的要求,一边创作自己的艺术。法拉斯在采访中被问到,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是把自己看作一个画家还是一个布景设计师的时候,他的回答是:“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工作者,我尽我可能更好的工作。”在他看来,制作设计师用设计创造出一个与导演的创作理念和谐的世界,实现导演的梦想

 

作为制作设计师,他会第一个加入到电影的制作工作中。先是和导演讨论,然后会查阅各种历史档案。“我不喜欢复制——我要向演员那样,成为电影的一部分。我想变成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建筑师,做他会做的东西,即使是错误。这给我自由,但我不会脱离故事、脱离时代”法拉蒂强调设计的布景应当是符合背景的创造,他会在做设计前先做足了功课,查阅大量的资料,将他们储存到脑海里,然后加入自己的东西,将艺术的灵魂融入其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视觉形象


但丁·法莱斯绘制的草图,依据历史背景又加入自己艺术的灵魂


一旦脑海里有一些东西了,他会绘制一些草图。他尤其喜欢画大幅的彩色草图,这助于法拉蒂表达想法。然后开始做模型,对于复杂的场景,单单依靠画画来描述是不够的。他会拿着模型和摄影指导讨论,有时也会一起到实景场地考察。法拉蒂会和才导演、摄影指导、服装师、布景师等每一个人交流,以保证整个合作团体具有相同的创作理念。


但丁·法拉蒂会借用实体模型辅助设计和交流


在设计得到导演认可以后,法拉蒂开始负责搭景的工作。一般他会选择真实的材料,如果不得不采用合成材料,他会让它们看起来像是真实材料。因为法拉蒂认为,真实的场景更能激发演员们的想象力。有时法拉蒂的工作需要用到绿幕、计算机合成影像和数字特效,他对新的技术持有开放的态度,利用一切辅助电影设计的技术,但是他更倾向于搭建实际的布景


《理发师陶德》中采用的绿幕拍摄和计算机合成影像技术


但丁·法拉蒂,这位意大利电影美术的大师的众多作品中,有像《雨果》《吹牛大王历险记》一样奇妙幻想的,有像《理发师陶德》那样阴暗恐怖的,也有像《玫瑰之名》那样混乱而神秘的,法拉蒂创造出引人入胜的场景和陌生美丽的世界,他为一位又一位导演绘制了梦的蓝图。



 文末总结



回顾但丁·法拉蒂传奇的一生,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得益于三位导演兼人生导师帕索里尼、费里尼和斯科西斯的提点,以及他的妻子夏沃的辅助,但丁法拉蒂取得成就的最大的秘密在于对电影的热爱以及对工作的投入。从十三岁梦想的萌生时至今日,他的热忱不变,他曾说:“我已经做了50多年的工作,还仍然爱着它。





-END-

本文为作者 电影建筑师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774

电影建筑师

点击了解更多
电影建筑师:专注影视布景与视觉艺术的设计人平台,用最建筑的视角探索与分享电影知识,定期推送幕后影人视觉创作动态
扫码关注
电影建筑师
相关文章

概念设计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