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为什么周星驰和甄子丹总挨骂?他说出了细节

昨天,第一导演发布文章《他被少林寺逼成了孙子,还当老实人吗?》,在几个平台引发反响。


不少读者纷纷批评少林寺。


这里要说明一下,少林寺的僧人大致分为两批。


一批只做修行,研习佛法、武术。一批主做管理,负责寺中各类事务。


少林寺,是俗世中的少林寺,肯定会有问题。但也不一竿子打死整船人是不?



接着昨天的文章,我们聊聊周星驰、洪金宝、《功夫2》,还有甄子丹。


影史上,总有许多悬案。

 

周星驰和洪金宝的矛盾,就是一桩。

 

2003年《功夫》在上海开拍,周星驰担任导演,洪金宝担任动作导演,走了港片一向的文武组合路线。

 

结果没多久,洪金宝返回香港治疗皮肤。一个星期后,接到周星驰方面的电话,不必再返回剧组。


周星驰与洪金宝

 

星爷另外找了有“天下第一武指”之称的八爷袁和平,担任动作导演。

 

周星驰与洪金宝此后再无合作。洪金宝称自己是被炒鱿鱼,周星驰几乎没有做过回应。

 

《功夫》,一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余辉下的作品,诞生的并不顺利。

 

《功夫2》更不顺利,周星驰心心念念想拍,观众翘首期待想看,但至今没有出现,也成了一桩悬案。

 

但香港又冒出了另一个人——甄子丹,用《导火线》和《杀破狼》开辟了另一条功夫片道路。


 

恰巧,我们采访到一位动作演员(也即将成为导演)释彦能,签约过周星驰,也亲手打过甄子丹。

 

他给两桩影史悬案带来了新线索,为两个备受争议的电影人做了一线评价,也谈到了动作片的流变与艰险。




01

洪金宝离开《功夫》的时候,以为自己还会回来

 

第一导演:拍《功夫》时,周星驰是导演,洪金宝是动作导演,他们怎么做的决策、分工?

 

释彦能:分工很明确。周星驰是总导演,驾控着整个故事。拍戏分AB组,武戏是大哥(洪金宝)文戏肯定是周星驰。文戏武戏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太在乎,好多是副导演在喊开始,喊cut。

 

但是一些重要镜头,文戏就是导演喊,动作就是大哥喊。


 

第一导演:那《功夫》拍摄过程中,周星驰和洪金宝的矛盾是怎么发生的?

 

释彦能:没有。大哥皮肤被蚊子咬了,回香港看皮肤。


临走之前还让他的助手跟我说,去练《东方秃鹰》里边元彪的动作,回来就拍你(十二路谭腿 苦力强)死这一场,很辛苦,你要做做准备。

    

我就练里面的一些腿法。结果大哥没回来,我死那一场直接变成了一招搞定。本来是和天残地残的一场大打。


因为八爷(袁和平)还没去,也没人拍。


 

第一导演:洪金宝离开《功夫》剧组的时候,还跟你说要看《东方秃鹰》,他觉得自己还要回来?

    

释彦能:对,当时他觉得自己还要回来的

 

第一导演:有过一条新闻,说洪金宝大怒,周星驰骂我是条狗,这个新闻很可怕。


 

释彦能:那是传闻。有一点原因,这个大家都知道了,不是说不好的话题。

 

因为大哥不只是动作指导,也是导演,动作部分里的文戏也会拍。有时候,周导演空了过去看一眼,就会重拍一次。可能大家就会有一种误会。

 

后来传媒还说大哥说浑身病来不了,要看皮肤,其实第二天又去香港踢足球,打高尔夫,被报纸拍到了。大家又在现场等他回来拍,可能就……各种因素,各种原因。

 

第一导演:《功夫》全程是顺拍的,那洪金宝离组前拍的最后一场戏是什么?

 

释彦能:在楼梯上,三个高手(过招)再见,是大哥拍的最后一场戏。


 

第一导演:后来你在《功夫》片场见到八爷了吗?

    

释彦能:没见着,我走了之后他才到,觉得很遗憾。

 

02

《功夫2》搭了景又拆了,周星驰一直想拍形意拳

 

第一导演:《功夫2》到底是什么问题?

    

释彦能:2004年下半年(《功夫》杀青后)就开始准备了,要拍《功夫2》的,搭了景又拆了。传说是版权问题,因为大家对剧本的理解、意见不太一样。

    

第一导演:《功夫2》的理念是什么样,你有了解吗?周星驰演吗?

    

释彦能:周星驰自导自演,我也演,因为已经签了公司了。

    

第一导演:可是你的角色怎么活过来?

    

释彦能:是另外一个角色,讲另外的功夫门派。公司的人还告诉我,可能新角色比第一集还要牛逼,我还挺开心的,结果没拍。

 

周星驰一度想拍形意拳,让我给他找一个形意的师父,还让我去学形意拳,我专门去学了。


宣传《西游降魔篇》的过程当中,还时不时让我表演一下给他看,后来也搁置了。

    

第一导演:有人说《西游降魔篇》大部分是郭子健在拍。

    

释彦能:没有,郭子健只是现场执行导演。包括最近的《喜剧之王》,有人说周星驰做监制,邱礼涛做导演,其实大家都不了解,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是周星驰在把控

 

第一导演:《功夫》编剧团队一开始有刘镇伟,但后来就没有了,在剧组你见过他吗?

 

释彦能:我杀青之前他在,杀青之后就不知道了。


周星驰正式做导演是《少林足球》,那个时候还不成熟。独立做导演是《功夫》开始,刘镇伟帮他看看画面。后来《长江七号》完全独立,一个人拍,很自信,很成熟了。

 

03

周星驰是个很善变的人,一般人跟不上他的思维

 

第一导演:听说《美人鱼》你也演了?

    

释彦能:本来要演一个功夫巨星,还去跟周星驰吃饭,结果第二天给我打电话,说那个角色不要了。

 

他是一个很善变的人,分分钟都在变,生活里面也是这样。

 

过年他请客吃饭,公司很多导演、艺人跟他坐在那里,问吃完饭去哪里玩?说等会儿唱歌。然后说不唱歌了,等会儿去喝杯东西,地方不错。好,大家期待着喝东西。


 

忽然老周打个电话,去洗手间了。等,人呢?没回来,洗手间也没有人。再打电话,已经回家了。

 

老周经常会问你一个问题,今年怎么样?你刚讲我今年一月份怎么样,他一下离开了,就走了。过了很长时间,突然问那二月份呢?


经常这样子,思维跳跃太快。

 

第一导演:你自己怎么看周星驰面对的非议?

    

释彦能:对周星驰有非议的人,多数都是跟不上他步伐的人。他的要求太高了,每一条、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机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比如要拍我的时候,多数都是两、三台机,特写,纵深,全景这样摆好去拍。但周星驰发现这个人的长处,或特点时,会加多起码一两台机器抓拍,多数人都觉得浪费,但是他希望你去释放。

 

《功夫》有一场戏,我踢了三个麻包背着走,旁边人问我还行不行,我说“行”,就那一个字讲了27次

 

不同的语气,不同的音调,不同的版本,山东话、普通话、广东话,调拖长一点,放慢一点,放重一点。

 

通常周星驰让你自己表演,不跟你说。表演完之后,他觉得你比他的好,就用你的。觉得你的不太好,就告诉你一些好的。但通常会用第一个,最自然的那个。


还有弄剧本,我经常在旁边陪着他。他就是,我想的东西,你们都想到了,说明这个东西就不好。


04

甄子丹是一个狂热的动作迷,他开心就开心不开心就发脾气

 

第一导演:聊聊甄子丹,你怎么看待他的动作?

    

释彦能:我跟子丹哥认识,是在《龙虎门》。首先很尊重他,也是我的一个偶像,我在少林寺习武的时候,他就已经拍了很多动作片。

 

其实他是外国长大,ABC来的。开心就很嗨,跟你兄弟什么的。不开心的时候真的会骂人,会发狂。我也是,我是山东人耿直的那种。

 

他对动作要求很高,非常高,甚至我觉得有时候是苛刻,你不知道怎么办。

 

我认为他是热爱动作的,是一个非常狂热的动作迷。他喜欢速度、节奏快的东西,不喜欢套招、借位。  


  

第一导演:我想问你在《导火线》的亮相戏,砸马桶,是谁设计的?你们想过真的能砸烂马桶吗?

    

释彦能:好像是丹哥想出来的,为了突出老三的火爆脾气,手机掉马桶里,伸半天手拿不出来,直接把马桶干掉了。

    

其实人的骨骼力量和肌肉组织打马桶是很难的,骨头断了都打不烂。但毕竟是电影,突出效果,用石膏做的马桶,但同样也很硬,也会痛。


   

第一导演:马桶打不断,那少林弟子头断钢板是怎么做到的呢?

    

释彦能:钢板是脆的,有硬度,只要一个力点对了就行。还有熟铁,怎么打都不断。生铁很容易断,比较像玻璃一样,脆,找准一个点,力量够就行。

 

马桶是圆的,力量都是分散的。这是一个物理问题。

 

砸马桶拍了,丹哥回去想觉得不真实,真正的应该是,打之前把衣服脱下来套上去保护拳头,这样就有真实感。

 

因为他老婆的妹妹汪圆圆,在戏里还客串。我老跟她聊天,我问,丹哥回家之后都在干吗?

 

她说,我姐夫家的浴缸周围都是碟,还有一台小电视。子丹每天回家就泡在浴缸里,研究各种动作。他就能疯狂到这样子。


所以你看他成功也好,能够拍出那么多作品也好,包括他那么好的团队,都有理由。


 

05

子丹哥打裂了我的耳膜,现在我打死都不会拍这样的动作

 

第一导演:咱们讲讲《导火线》的大排档,打的非常惨烈。

    

释彦能:那场其实我们没套招。拍之前子丹说,行宇过来切磋一下。我们俩是在镜头下面真的打,现场所有人看着。

 

切磋就切磋,那时候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也干了他几下。他说停停停,他就讲我现在这种体力,一直拍戏,怎么能够打得过行宇?

 

还在开玩笑,我说没有了丹哥,刚才是玩。

 

结果真的摆个机位,两个人不套招就干起来了,一顿哐哐哐。他只是告诉我,这个人物这场戏不能还手,防守就行了。


我正在奇怪,就已经摆好机位拍了,他一路又是拳,又是勾,我就各种防,结果就用了那一条。



第一导演:因为刚开始你俩缠在一块,你先用膝盖,他想办法破膝盖,开始猛追,有一个慢镜,是后拍的吗?其实真的是打中你的脸了吗?

    

释彦能:那是打完之后单拍的。每拳必中,拳拳中脸。那一拳的镜头拍了一天。


还有一个镜头是在他后面抱摔,那个也拍了一天。有一个跳起来后踹那个桌子,那三个镜头拍了三天。

 

打脸的那一拳拍了14次,清清楚楚,早上8点拍到傍晚6点。

 

《导火线》


那14拳除了脸肿之外,就是耳朵出了问题。还不是正式拍的时候出了问题,就老是感觉拳头没力量。

 

镜头在这边,我试试变拳,用这里打,因为每个镜头感觉吃进去一点,用拳头打,可能擦在这里,老是会感觉穿帮,感觉这样子在变拳行不行。

    

在拍失误的那一条里面打倒了,当时就出问题了。我当时晕的眼前都是小黑星星。

    

第一导演:还能站得住吗?

    

释彦能:真的是要扶着。我的身体,能感觉到,就像潜水一样,耳道里有气直往外跑,“嘶——”,我自己听得到。我把耳朵趴到旁边副导演,我说你听。他说,唉怎么这样子?

    

第一导演:什么原理?

    

释彦能:因为耳膜是凸起的,慢慢退化是平的,老了之后都是凹进去的。破开之后人体自然有股气往外跑了,很短暂的。

    

吓坏了,赶紧去医院,拍片子,整个耳膜分成两半,中间裂开了。现场给他们看吓坏了,就那都没有当回事,就把那场拍完。

    

第一导演:那个爆摔你受什么伤了?我总感觉挺可怕的。

    

释彦能:还好,很可怕,很危险,但我年轻,身手好。


《导火线》    


第一导演:但是每次摔后脖颈很危险。

 

释彦能:拍了一天,拍大排档那场戏每天回到酒店脱不了底裤,因为腰弯不了。脱底裤就一点点往下拽。腰泡热水,把整个身体泡软。早上一起来就要拉筋,拉开之后去现场拍。



子丹连试到拍从不会让你慢悠悠,把试戏当拍戏一样全情投入进去。

    

第一导演:能算是你这么多年来最苦的一场戏吗?

 

释彦能:是,现在再做那种反应,打死都不会做了,太危险了。那个镜头,后来周星驰看到还跟我说,行宇以后你但凡感觉到0.1%的危险,你都要say no,拒绝。


 

我说我出去不能给公司丢脸,也不能给少林寺弟子丢脸。

 

那次有了个评价,说行宇怎么会痛,少林铁布衫,杠杠的。以前拍《功夫》,别人以为我只会打人,做不了反应,那个电影我做了很多反应,能做的那么狠。

 

我那个时候做的反应,现在大部分人都不敢做。

 

06

综合格斗我也练习,但最想发扬少林功夫

 

第一导演:甄子丹的《特殊身份》,你要看安志杰的反应,只能在慢镜当中给一点。

 

释彦能:他也做不了。

 

第一导演:我觉得拍《特殊身份》像拍纪录片,互相搅斗。以前都是黄飞鸿、方世玉,现在甄子丹引领了现代搏击的东西,你会不会练柔术?

 

释彦能:也有练习,有一个师弟现在是我的左膀右臂,他也是综合格斗冠军,叫冯亚飞。

 

我觉得电影的动作风格,随着市场、随着动作演员的交替都会变化。甚至包括哪个演员把哪种风格从口碑到票房爆了,也会引领一些方向和风格。各种因素比较综合。

 

至于我本人,最想的就是把少林寺的传统功夫,通过电影真正的去释放,对传统武学了解的人毕竟是少数。

 

但反而这种风格里,包括综合格斗、摔、拿、各种技巧、刀枪剑棍,都有。只是没有太多的作品,要么就是拍古装,但是古装未必一直引领潮流。

    

第一导演:少林功夫里有可以进行近身缠斗的招式吗,像柔术一样?

 

释彦能:当然,什么技能都有。

    

第一导演:《金刚王》我看过三遍。

    

释彦能:我就用了很多少林拳的东西。

    

第一导演:里面有一招,我没有想到睡梦罗汉能锁住人。

    

释彦能:是我设计的,当时弄那个大个子,都说这个罗汉睡觉怎么用,我说你就是一个锁术,就是类似于现在综合格斗手,一缠。我说罗汉睡觉,一锁。就是这样,自然一倒把你压下去。



07

《金刚王》的某些动作戏,比《战狼2》更好看

    

第一导演:我觉得这个镜头是被动作行业低估的。

    

释彦能:坦白说,毫不夸张地说,《金刚王》故事一般,票房惨败,但是我不后悔。

 

我也很不夸张的跟你说,我里面几场动作戏,那两年被整个武行界的指导,人均一份,当成是模板看

    

里面有两场,动作导演套出来都不满意,我也不满意。我现场40分钟套出来拍,一个是我打木人桩,打四个人那一场,少林拳,老虎出动。40分钟套出来,一个下午拍出来。

 

另外就是我跟丰原的上窜下跳,跑酷的那个,也是。

 

第一导演:其实我还是最喜欢第一场戏,虽然第一场戏缺少一种对抗的感觉不平等,因为你始终在攻击,我觉得这个攻击的流畅性和想象空间很强,我不知道这个是张鹏有这样的思维呢?

    

释彦能:有一个原因,那个演员不会打,两米三多,并且有点骨质疏松,只能走路,让他跑都跑不动。想把他拍的很牛逼,但是没办法。后来改了,我就不停攻。

 

第一导演:那场戏最过瘾,而且还有一个破的,把你扔出去之后有一个脑袋顶地翻身,那个超帅。

    

释彦能:票房当然也不好了,如果票房好的,可能那个动作更被释放一些话题说一下,因为被淹没了。

 

我甚至觉得里面的某些场次的动作,比吴京的《战狼2》里面的动作好看多了。这句话可以不写,但是写了也没事。

    

第一导演:我其实觉得《杀破狼2》动作层面不太好,李忠志做的动作指导。

    

释彦能:阿晋、吴京演的那一版吧?里面的威亚感太重,就拍不出子丹哥的那种风格。

 

其实丹哥从小练武术,以前还去赵长军那里练传统武术,后来觉得累,拍电影不好看就放弃了,后来练自由搏击,综合格斗什么的。

 

李忠志是没有练过武术的,那个年代,他就是跟着成龙的成家班做替身,会摔、够胆跳楼、做个反应,所以拍《杀破狼2》这样实拳实脚,他就……

 

坦白说志叔去拍一些类型,有好有坏,不稳定。我这么认为,给他足够的时间,可能会拍一点好东西出来。但平常我觉得行活比较多。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818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甄子丹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