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职业编剧”,你需要了解入行这块“敲门砖”

2019-08-07 15:32 102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影视行业遇冷以来,资本热潮退去,开机率降低,还未充分崭露头角的编剧,获得委托创作的机会更加稀少。面对这样的局面,有业内人士感慨荆棘丛生、创作艰难,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资本寒冬让好内容迎来春天”、“在资本环境没那么好的时候,培养下一代创作人才是很重要的”。

 

如果你坚信自己才华横溢,有信心为行业提供好内容,却不知道该如何入行,那么这篇推文或许会为你带来启发。

 

入行无门不必急,条条大路通罗马

 

通常来讲,成为职业编剧有以下几种路径:

 

一是从“底层”做起,“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枪手”。雇佣枪手完成剧本创作,自然是一种不被行业提倡的行为,但这的确为一些新人编剧提供了入行途径。做枪手不是长久之计,枪手需要在赚取稿费维持生活之余,尽快积累自己的创作经验。何时能够自立门户、在行业中“拥有姓名”,还要看个人的能力与运气。

 

二是“拜师学艺”,从学徒编剧做起,程门立雪,枕典席文。如果能投到知名编剧的门下,在协助老师完成创作的过程中,精进自己的技艺并积累业缘关系,或许是一种比做枪手更好的入行方式。但在这条路上,有的编剧会遇到倾囊相授的良师,有的编剧遇上的却是极尽盘剥的老板。是否跟对了师傅,是否尽其所学,决定了新人编剧能否顺利入行。

 

三是“江湖新生”,到影视公司当坐班编剧,殚精竭虑,所获一二。部分影视公司或工作室为节约开支,会以较低的月薪招纳没有太多经验的新人编剧,让他们来创作由老板或策划部门提议的项目。以此入行的编剧,可以避免忍受朝不保夕的焦虑,过上相对安逸的生活,但在这种运作模式中,项目的成活率很低,编剧往往要做大量的无用功。如有项目能够成功投拍,编剧能否拥有署名和月薪之外的稿酬,还要看公司是否能够善待旗下编剧。

 

四是“半路出家“,笔下写得文武墨,一朝汇聚换新篇。由剧本策划或责编转为编剧,就是半路出家的方式之一。影视公司的策划与责编岗位(尤其是策划岗位),通常可以接受没有创作经验的新人。在做策划与责编的工作中,新人可以了解到影视项目开发的全过程,也能逐渐掌握创作规律与技法,成熟起来以后再转做职业编剧,更容易成为懂市场、懂甲方的创作者。这条入行之路能否走得顺畅,除了个人的能力与运气之外,也要看公司运作项目的能力、合作编剧的水准等。

 

以剧本为利剑,找准平台试锋芒

 

这是一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但与此同时,我们推销自己的渠道也变得丰富而宽广。与上述几种传统的入行方式相比,参加各类编剧竞赛与创投会,无疑是一条更自由宽阔的道路。

 

近年备受关注的青年电影创作者,如文牧野、毕赣、忻钰坤、白雪、周子阳、董越等,都是在影展创投会或扶植计划中崭露头角,进而获得走向大众视野的良机。

 

文牧野(左)宁浩(右)


文牧野执导《我不是药神》的机会,来自宁浩的“坏猴子七十二变计划”。2015年,宁浩在影展上知道了文牧野,通过其自编自导的短片,他看到了文牧野对边缘人物的刻画能力与人文情怀,这才有了后来的合作。而宁浩推出处女作《疯狂的石头》的机会,也是源自刘德华在2005年发起的“亚洲新星导计划”。

 

白雪在事业上蛰伏十年之后,其自编自导的青春片《过春天》,是在“青葱计划”的路演阶段,被万达影视看重,选入“菁英+”电影人计划,进而获得拍摄资金的。周子阳2013年辞职后专心撰写剧本,凭借电影剧本《老兽》入选FIRST影展年度创投,项目获得阿里影业A计划剧本基金奖,并被冬春影业签下,次年影片上映,又获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无论是新人导演还是编剧,在初始阶段都需要拿出一部好剧本来获得证明自己的机会。


《过春天》海报

 

种类繁多的创投会、竞赛与扶植计划,正源源不断的为新人创作者提供机会:CFDG中国青年电影导演扶植计划、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项目创投、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华语国际编剧节全球华语编剧征选、企鹅影视青梦导演扶植计划、腾讯NEXT IDEA计划、FIRST创投会、香蕉影业新编剧圆梦计划、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优秀青年导演项目、万达影视“菁英+编剧”计划、西溪影人会……

 


创投与扶植计划汇总表


2018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王红卫提出,当下的青年人才扶植计划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扶植计划太多了,青年导演都不够用了,甚至连导师都不够用了。”他指出,全社会对青年人才的帮助,应该从提高数量转为提升质量。

 

新人创作者在面对数十种选项时,需要擦亮双眼,多方了解,鉴别出靠谱的平台。参加创投、竞赛或扶植计划,一是要看主办及承办方的资质,资金投入、业界资源与实操经验缺一不可。有些活动在前期办得声势浩大,结果却因种种原因导致雷声大雨点小,后续环节草草收场,更有甚者在吸引编剧加入活动后,连此前承诺颁发的奖金都拒不落实。

 

二是要看活动的评审阵容与机遇供给,强大的专业评审团不仅能确保赛事的公正,还可能为新人提供难得的机遇。今年一月,艺恩数据发布《中国编剧行业现状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当下编剧行业的从业人数超14万,但一年中仅3%的编剧能够有作品得以落地播出。作为新人编剧,自己的作品能够通过赛事活动得到面世的机会,远比得到一笔奖金更加珍贵。

 

在筛选好平台后,新人编剧还需从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机会。由官方牵头主办的扶植计划,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更适宜符合主流审美与价值取向的作品;影视公司发起扶植项目,往往是在为充实自己的人才库做准备,契合公司风格的创作人才更易入围;互联网平台则会更加青睐带有网生内容特质的作品,需要创作者能够把握付费视频时代的市场需求。


首届华语编剧熠星盛典活动现场

 

2019年过半,已有不少赛事完成了作品征集,如果你错过了前面的时机,不妨多加留心下半年的编剧赛事。例如正在进行的华语国际编剧节•第二届全球华语编剧征选活动,该活动由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北京名赫集团主办,对参赛者的年龄没有限制,设有新锐组、职业组及大师组三个单元。新锐组不设门槛,将评选出10位优秀编剧,共设立有11万扶持基金,同时向网络制作平台推荐;职业组要求编剧提供已上映的作品简历,通过审核后方可参赛,将评选出5位编剧,共设置70万扶持基金,并向各大影投机构、制作机构推荐;大师组仅向知名编剧开放,采用主办邀请制,不接受网络报名。入选的编剧除了能获得扶持基金,仍拥有作品完整版权,还享有作品孵化机会及其它相关服务。不同发展阶段的编剧都有望在这里发光发热。


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华语国际编剧节主办的

华语编剧主题峰会活动现场

 

从第一届全球华语编剧征选活动的情况来看,其影响力与落实情况都较为良好。活动共征集到1103部优秀的影视剧本,评委会的成员有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导演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游飞、独立制片人张强、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讲武生、中国电视剧导演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金韬、《滚蛋吧,肿瘤君》《后来的我们》的编剧袁媛等。张强在影视行业颇有建树,不仅曾任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还参与制作了《狼图腾》、《中国合伙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等经典作品,后续也将担任编剧节后续项目的孵化导师与顾问,为项目创投保驾护航。

 

第一届华语编剧黄金周大会活动现场


2019年1月,华语国际编剧节联合产、学、政、研、用等各战略合作方,召开了“第一届华语编剧黄金周大会”,“爆款编剧说爆款”主题论坛、“女性电影人”沙龙、“故事燃典——故事驱动文化产业”系列论坛等多项活动举办,活动现场国内外大咖云集。此外,主办方还举办了“编剧大奖赛集训营”,为学员提供了一系列国际的大师论坛、讲座等主题活动,给入围学员的成长增添助力。

 

经过评审筛选与创投活动,奚龙飞的作品《擦枪走火》、王麒麟的作品《粒子风暴》脱颖而出,现已筹划进入项目开发阶段。已有不少新编剧通过优秀作品崭露头角,华语国际编剧节新锐编剧贾一潇的作品《实习医生》得到山东青岛灵山湾影视局与山东卫视的青睐,现已即将上线播映。


第一届华语编剧黄金周大会活动现场

 

《我不是药神》编剧韩家女作为“华语国际编剧节”熠星计划公益推广大使,在之前的活动中也分享了自己的创作经验,为青年编剧们成长提供了助力。在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和北京名赫集团联合倡导与主办之下,华语国际编剧节获得共青团系统的大力支持,跨界联合、融合了战略合作资源,编剧人发展生态系统建设渐成雏形。


 

第二届全球华语编剧征选活动的作品征集阶段将持续到9月20日,更多详情可在官方网站http://www.cwf-org.cn/进行查询。


本文为作者 华语国际编剧节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827

华语国际编剧节

点击了解更多
国内目前唯一一个专注培育、推广原创编剧及作品的编剧产业生态。
扫码关注
华语国际编剧节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