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中国电影行业里的“弱势群体”嘛?

孙太勇、 等人看过

作者 / 吕世明


“电影行业最近回暖了,但我没有后悔。 这些年越来越发现大家其实是中国电影行业里的弱势群体。 ”

 

从业多年影城的朋友不久前离职了,拍sir在问是否后悔时,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表示,小波动不会影响他久已离绝的心,毕竟所在商场业态的问题和未来不明朗的大环境,都让他没有更多耐心坚持下去。

 

一直以来,电影行业或者说文娱产业被大家誉为“朝阳产业”,但实际上来看,这可能是行业的自我陶醉和强行贴金的行为,在大多人心里都已经默认自己是“弱势群体”了。

 

有人说,相比于妇女儿童、老弱病残、进城务工人员和一些传统意义上弱势群体而言,大部分电影人、包括最底层的电影人,大家过得还是不错的。

 

但客观上,很多电影人已经是长久挣扎在底层,他们的话语权和各方面权利已经远不及很多普通人,他们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弱势群体”了。

 

影城&发行:

行业中最势单力薄的弱势群体

 

“别看我们影城搞得富丽堂皇的,但那怕是最底层的观众和顾客,花钱来消费,我们都要毕恭毕敬,不得一点怠慢。 虽然我们是服务行业,但面对一些顾客不合理的要求和顾客之间会产生的纠纷和问题,我们也是无能为力的。 ”

 

在和很多影城经理沟通的时候,拍sir不难发现大家的难处,看来光鲜亮丽的影城,但实际上却要面对形形色色的顾客、也要面对各个单位的刁难,似乎来影城所有人都可以对其指手画脚。

 

各种检查、抽查不断,卫生不过、消防不达标、安全通道有问题、保洁&食品卫生、只要是一个有头衔、有牌子的单位,都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来影城找“麻烦”。

 

这些麻烦影城大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 说白了,就是送票,花钱消灾。 好在于目前大院线和影管公司会从各个方面给予影城帮助和协调,但对于一些自营、未加盟影城、缺乏保护的三四线影城,仍然会面临各方面的压力和干扰。

 

即便对于普通人而言,影城的门槛可能只是一张电影票,但这个门槛对于权利部门不在话下,长久以来,各个部门对于电影院的裹挟一直都没有间断。

 

“别看影城困难,我们发行也好不到哪去,现在影城大部分都还好说话,但已经很少能有自己排片的权利了。 有排片的权的影城都不好搞,没钱没资源人家真不和你多说话,我们也不会自讨无趣,免碰一鼻子灰。 ”

 

区域发行工作有一条所有公司都会明文规定的要求,那就是定期要对管辖的影城做访问,几乎每周都要至少打卡10家以上的影城,甚至区总和总监要给影城经理发问卷调查是否有上门探访的记录。

 

但我们都知道,空着两手上门、光凭一张嘴的推销即便对于像可口可乐这样的巨头都是不可想象的,那怕她们去一个小卖店都会留下一些小东西、小物件用来拉近和客户的关系。

 

很难想象一个普通的区域发行对于影片的实际内容能有什么改变,但她们却成为了直接要面对影城和一部分观众、同业异业客户的问题以及刁难,甚至会把影片拍烂了、质量差这些事由“强加”在她们身上。

 

宣传&媒体:

人微言轻、啥都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别看我们是目前行业还算有点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宣传公司,但所有项目均不能自己拍板,甲方爸爸仍然要起决定性作用,不过甲方爸爸都那么老,他真懂现在的95、00后观众喜欢什么嘛? ”

 

和一位宣传公司朋友聊,也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无奈和落寞,已经进入到影视行业准核心的他们,实际上却要面对更直接的问题和阻碍。 长期以来那种“谁花钱谁是大爷,谁说得算”的心理作祟,使得甲方乙方在基本的沟通上存在着障碍。

 

按照正常的逻辑和市场要求,专业的宣传公司一定最熟悉观众的,他们的想法和策略一定出于更多的市场考虑,甲方和片方则更多是熟悉自己的作品,但如何去面对观众往往容易摸不到头脑。

 

最终的情况便是,宣传公司往往会无休止的被甲方调遣,做着重复和耗费时间精力的工作,对于实际效果未见得有大的提升,大部分情况也被证明,往往最初的策略和想法才是最行之有效的。

 

和宣传公司一样,作为媒体以及新媒体的影视从业人员,大家的日子同样艰难,看来似乎掌握着报道权和一定的公信力,但必须承认,他们也在不同程度上被其他人所盘剥。

 

“你真以为我们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讲嘛? 其实我们能够说的和表达的总会在一个框架内受影响的控制,看起来好像有所谓的言论自由和媒体报道权,但实际层面是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讲。 ”

 

表明上看,媒体可能在很多时候是会第一时间获取到一些相应的信息,但实际上,往往大家所面临的“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敢问”。 处于各种原因,大部分核心级别的影业人员是不屑于和媒体多打交道,往往对容易对媒体工作人员充满漠视。

 

当然不排除在媒体行业中存在了一些曾经曲歪报道,导致了公众、相关部门对媒体行业存在了不好的初始影响和误解,但这不应该成为媒体一直被忽视和打压的缘由,从很多报道上来看,媒体更多时间往往成为了搬运工,而罕有对影片和项目本身更多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我们一直都在强调做好电影,需要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办,同样要给予媒体知情权和自主的报道权,不过就目前的情况,宣发公司极难掌控项目,能做到参与深度项目开发并配合宣传的可能只是凤毛麟角。

 

同样,大批的媒体以及新媒体,在很多时候并不能完全自由去报道和公允的评价,这也是长久以来,公众逐步对媒体丧失掉信心的重要原因。

 

可叹的行业中低层人员:

累死累活、朝不保夕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火爆,让业内外见证了中国动画人的“空前”团结,这对于以及司空见惯的同行业之间那种相互排挤和不待见的中国影视人和民众深感意外。

 

其实内地的影视行业一直都缺乏很好的沟通和合作,同行是冤家这个想法长久都在相互感染着,《哪吒》和中国动画人这次集体抱团恰好说明了这个行业一直都被忽视和遗忘。

 

行业的中低层人员,可能才是中国电影行业中最可怜的群体,看起来好像是拿着高于普通人的工资薪酬,但实际上付出的辛苦和努力绝非常人所能理解和承受,正所谓过着欧美的时差,拿着仅比国人高那么一丢丢的薪酬,且公司也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随时随地倒闭。

 


”去年的税务风波其实已经让一大批影视公司倒闭了,看起来好像是老板们都赔死了,但实际这些老板都已经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人家拿出一捏钱来玩电影,公司黄了最多去玩原来的产业,但苦的是底层员工,可能一些都面临着工资长期拖欠的情况。 “

 

星美的欠薪可能只是行业的冰山一角,很多影视从业人员甚至还不如农民工和进城务工人员的薪酬有保证,毕竟这部分人员是国家有相关严格法律做保障,正所谓欠谁的钱也不能欠农民工的钱。

 

但实际上,大部分影视公司的人都遭遇过“欠薪”的待遇,一些影视公司甚至都不给员工相应的合理劳动保障,这在目前很多私企和小公司都非常的罕见。

 

欠薪最终还是会有一个说法,但为遥不可及的梦想不断的盲目付出也是目前中国很多底层影视人员的参不透的梦。 这样来看,王宝强和那部《我是路人甲》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作用和效果。

 

《我是路人甲》之后,影片中路人甲依然还是路人甲,只不过怂恿了更多人杀入了这个极难出头的行业,他们的境遇甚至要比电影中更加糟糕; 每天依然有无数人蹲着电影学院、横店和一些影视拍摄基地的门口,梦想着去成为第二个王宝强。

 

其实本质上,他们已经和那些劳工市场的 农民工没啥区别了,甚至开工率已经不如那些务工人员,毕竟行业的惨淡已经开始波及到各个影视拍摄基地,路人甲已是行业中最弱势的群体。

 

其实本质上,影视行业本身就是弱势行业,没有人真正关心和重视他,他的产出极小,尚没有形成真正意义的产业化,在各方面话语权和参与程度都比较低,只不过能够成为较强社会话题,引发民众的无门槛讨论。

 

很多人一直也都在呼吁,放过电影,他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他也不会起到教化观众的作用,他同样也不会教坏观众。 那个上映一部电影就带领一阵风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电影对于社会推动意义已经微乎其微。

 

活在中国电影底层的人,他们本质上和其他为社会服务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同样也要去面临生活的压力、吃喝拉撒睡、柴米油盐酱醋茶他们也要去面对,大家也应该正视这点,多合作、多沟通,毕竟都是弱势群体,又何必相互不待见呢?



本文为作者 一起拍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3939

一起拍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人,大家“一起拍电影”。
扫码关注
一起拍电影
相关文章

影视宣发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