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即原罪?《上海堡垒》差评谁之过?

孙太勇、微博好友 等人看过

随着映前资讯对市场运转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既然有未播先火,自然也有未播先黑。例如在不少网友眼中,启用“流量明星”就可以预判是收割韭菜的前兆,而由流量明星主演的作品也约等于“烂片”。这些无法避免的固化思维让该类影片获得票房保证的同时,也身处网友们“情绪发泄”的边缘,接受观众更为严苛的审视。


这一次,《上海堡垒》成为了众矢之的。


8月9日,由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上映,短短一天之内,该片豆瓣评分从4.2多次下调,直至跌至3.4。网友们用“华语科幻电影始于《流浪电影》,止于《上海堡垒》”表达内心的愤怒。而这当中,让人颇为震惊的是,一批还未看过影片的观众也加入了“评分”、“写影评”的行列。




《上海堡垒》冤不冤?


客观来说,今年年初《流浪地球》给科幻电影开了一个好头,同样也树立了高标准,与之相比,《上海堡垒》无论在完整科幻世界观的构建,还是感情线的逻辑搭建上,都没有让观众产生充足的信服力。换句话说,《上海堡垒》在创作上的野心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得以展现,被网友们打出低分也在情理之中。



鹿晗值不值得“黑”?


那么,《上海堡垒》的低分,作为主演的鹿晗要不要背锅?


从鹿晗在影片中的整体表现来看,虽然在人设发挥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没有多少让人惊艳的表现,却较好完成了对角色的诠释。


为什么会这样讲?


首先,鹿晗饰演的大学生江洋因为暗恋舒淇饰演的指挥官林澜,从而进入了上海堡垒成为了一名后勤工作人员。鹿晗本人的少年感和江洋毛头小子的设定是比较契合的。


其次,再看鹿晗在情感戏中的表现,江洋在电梯里遇到林澜的紧张,第一次和林澜“约会”的期待,面对战友和林澜牺牲后压抑着的悲愤,这几场戏都可以看到演员细微的情感变化。


电梯相遇


第一次“约会”


战友牺牲


林澜牺牲



平心而论,鹿晗在影片中的表现并没有让观众尴尬、出戏等演技上的硬伤。


其实,客观来看,鹿晗本身也是个有潜质的演员,即便在前几年流量明星烂片横行的时代,他在那一批流量明星中,作品成绩和个人表现也算是“相对过得去”的。


2015年,鹿晗主演了首部电影《重返20岁》,凭借在影片中饰演的乐队主唱“项前进”一角,获得了第2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受欢迎男演员奖。



2016年,鹿晗在张艺谋执导的电影《长城》中饰演了一名无影禁军熊军士兵,虽然戏份不多,但塑造年轻士兵性格胆怯懦弱,一紧张就手抖的设定还是蛮有辨识度的。加上从“怂勇变彭勇”的转变,成为影片中为数不多有血有肉的角色,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凭借在演技上的潜质,鹿晗能接到《上海堡垒》邀约并搭档舒淇,并不令人意外,而且他本人也和角色的贴合度很高。但在彼时,拍摄一部科幻片仅仅是邀约就困难重重。据中影副总裁邓凌燕说,“拍摄一部科幻片,最大的困难不是如何拍,而是创作者怎么在一开始让别人相信这事情能成”。


这里的别人,包括投资方,包括观众,同样也包括演员。


“当时列了好几页的演员表,从最大牌的到默默无闻的全找了一遍,可以说是全部拒绝了我们。”


对于邓凌燕而言,《上海堡垒》找到了鹿晗简直是如获至宝,“因为在那个时候,没人相信中国科幻电影能行,他们相信了。彼时彼刻,鹿晗是第一个相信这个项目的人。”


在中国科幻整体态势并不明朗的情况下,敢对率先进行尝试,不得不说,鹿晗勇气可嘉。



对流量演员,秉持的客观标准是什么?


鹿晗是流量艺人,毋庸置疑。在收获其他艺人所不具备的巨大粉丝簇拥的同时,也相应地要接受观众更为严苛的审视。


什么是审视演员的标准?应该是演员的戏演得好不好,对角色的塑造贴不贴切,而不是以ta是流量明星、明星、普通演员、普通人而区分。


那么,作为观众的我们,在评价由流量演员参演的作品时,是否也应该秉持着“戏比天大”的原则呢?


另一方面,在演艺圈还存在这样一个客观事实:除了极个别“有天赋”、“开外挂”的演员,其实大多数如今我们深为认可的演技派,年轻时都是在一部部作品中慢慢锤炼成长起来的。因此,对演员的“培养”始终是影视生态可持续发展的一部分。


去年2月,鹿晗与壹心娱乐期满,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这意味着他将开始独立运营经纪事务。不难发现,这两年鹿晗放缓了节奏,大量缩减了曝光度,不再是《奔跑》等热门综艺的常驻嘉宾,甚至有人质疑他是不是“过气”了。


2019年,我们能见到鹿晗的节奏表上只有两件大事:一是完成了三专《π-volume.1》的制作,另一件是5月至11月在剧组拍戏。放缓节奏,减少曝光,想必是他对演艺道路经深思熟虑后,做出的诚意选择。



相比科班出身的演员,大概鹿晗也深知自己经验有限,所以更需要沉淀下心力去学习。他作为配角出演与王千源合作的《在劫难逃》,而且就曝光物料来看,似乎突破以往首次挑战反派,可见力图绝地反击的决心。


更新迭代之快的娱乐圈,通过一档节目、一部电视剧,就可以在短短一个月之间迅速缔造出一个“新流量”。而作为开创流量时代与粉丝效应的鹿晗,他已经不需要用流量向外界证明自己的价值,他需要的只是完成一次突破自我的革命。而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只要艺人肯用心,相信蜕变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观众,有权对电影做出评价,但是不能因为反流量,而让电影失去了合理的反思机会。而流量艺人作为整个演艺行业的一部分,我们也不能否认他们的存在合理性及价值。自始至终,我们质疑和否定的,应该从来不是 “流量”本身,而是什么样的流量艺人才最有资格留在这个行业中。



--END--

本文为作者 第一制片人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012

第一制片人

点击了解更多
专注为影视创业者服务,权威 专业 高效。
扫码关注
第一制片人
相关文章

上海堡垒

查看更多 >

滕华涛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