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寄生虫》里的这个角色必须死?


这两天收到很多影迷朋友的《寄生虫》影评投稿,但似乎大多数都是花式称赞,暂时还没看到一篇足够犀利的批评,如果你不喜欢《寄生虫》或者倍感失望,可以考虑把自己的论据罗列出来然后整理成文章,跟正方们一决高下~

今天这篇的角度挺有趣,通过分析为什么某个角色必须死的命运,来看《寄生虫》如何通过人物刻画来反应及升华其主题的。


-陀螺


(剧透警告!!!慎入!!!)



『寄生虫』自8月6日上线以来,其豆瓣评分正以每天0.1分的速度下降,显然有不少影迷并不买这个“韩国首部金棕榈电影”的账。


影迷朋友们除了指出影片中诸多bug之外,还纠结于影片最后金基泽(宋康昊饰)杀死朴社长(李善均饰)的剧情。有人表示不解;有人说朴社长一家那么善良,人畜无害,不该如此?还有人觉得这样处理太夸张,过犹不及。总而言之,他们觉得朴社长不该死。




但从电影的角度,私以为朴社长必须死。因为只有金基泽杀死朴社长,『寄生虫』才可以牛逼到有机会斩获金棕榈。至于原因,还得从本片的名字「기생충」说起。


기생충,直译为汉语便是寄生虫,以『寄生虫』为名不仅交代了影片中贫困家庭借工作之名寄生在富裕家庭的剧情,更是直白地指出了在阶层固化的社会中人的异化。


金基泽和他的家庭,便是异化的代表。影片剧情进行到第二幕上半段,朴社长一家外出,金基泽一家趁机鸠占鹊巢,在朴社长家展开家庭聚会。从金基泽一家的角度来说,这显然是他们家的高光时刻,因为现在他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以及相对来说丰厚的收入,他们甚至可以放松心情,展望未来。


如果金基泽就此安安心心做寄生虫,后面朴社长之死就不必要



但这也是他们异化最彻底的时刻,因为此时他们心中的想法完全是寄生虫式的——金基泽的儿子金基宇打算和朴社长的女儿交往并就此攀附上朴家,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全家的赞同。可以明确地说,此时的他们,已经是从内到外完全的寄生虫化了,他们丧失了作为人最根本的尊严。


如果金基泽就此安安心心做寄生虫的话,后面朴社长之死就不必要。有人说金基泽杀死朴社长,是因为女儿被刺朴社长却无动于衷,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金基泽后面给朴社长车钥匙的戏份就说不通;


有人说,金基泽是因为仇富心态上头,那如果他因为仇富杀掉朴社长,那他早干嘛去了?


还有人说,金基泽杀死朴社长是被刺激导致自卑心作祟,但如果金基泽当时真的是自卑的话,结合前面的两场醉汉撒尿的情节,他更可能是表现懦弱,而非主动攻击。


在没有成为寄生虫之前,金基泽毫无社会地位和资本,面对醉汉撒尿,他既不选择出门制止,也不选择贴标语禁止,甚至连吼都不敢吼,这才是自卑;在成为寄生虫之后,金基泽底气硬了,所以选择冲出去制止醉汉撒尿,也酿造出他生活中的又一高光瞬间。


所以为什么朴社长必须死?答案是气味。


不少影评都提到本片对气味的描写,气味,正是解码朴社长之死的关键。朴社长死之前,面对前管家丈夫,条件反射般掩鼻,给在场的金基泽最直接的激情杀人动机,但真正的祸根,则在雨夜客厅的沙发上埋下。


很多人指出,雨夜客厅朴社长夫妻睡沙发一场戏,朴社长闻得到沙发上的穷味,却闻不到打翻酒瓶的酒味,是本片的bug之一。诚然,如果依据现实逻辑来说,这确实是显而易见的bug。但是如果把本片看成一部荒诞寓言的话,那本场戏则更像是对贫富阶级区分的注脚。高档的威士忌味道显然是富贵身份的象征,就连另一家寄生虫——前管家夫妇,也拿酒来嘲讽金基泽一家。



对于朴社长来说,酒味和穷味相比,显然是穷味更加刺鼻,因为酒味本是我家有,穷味只在他人身。闻不到酒味却能闻得到穷味,既是赤裸裸的讽刺,也是对贫富之间阶级壁垒的强化,气味成为富人发现异己的生理本能。就连朴社长的儿子,也可以闻出金基泽夫妇身上那种气味。奉俊昊用气味打造了一顶金基泽一家无法逾越的天花板。



而在金基泽与朴夫人同车的剧情,朴夫人进一步强化了气味对金基泽的羞辱。就在这样的气味羞辱之下,金基泽作为人的尊严被一步步激发,并在朴社长掩鼻动作的刺激之下,他最终觉醒,拿起刀决绝地杀死朴社长。气味既是阶级区分,也是尊严所在。他要捍卫前管家丈夫作为人的尊严,也要捍卫他自己作为人的尊严。作为寄生虫,可以被羞辱,但是作为人,他不能被羞辱。




所以说,朴社长必须死。


只有金基泽杀死朴社长,他的角色才能完成由寄生虫回归到人的弧光,影片立意才能往上拔高一层。只有朴社长死了,奉俊昊才可以把由寄生虫觉醒为人的金基泽再次打回寄生虫,让他同前管家丈夫一样,只能在最下层最阴暗的地下室再次变成寄生虫,永远无法见光。只有朴社长死了,奉俊昊才能把他那把锋利的解剖刀插进社会最深的地方。


最荒诞的,既不是人变成寄生虫,也不是寄生虫变成人,而是寄生虫和人之间的往复循环,交替变化。从人到寄生虫,再从寄生虫到人,再从人到寄生虫,一次次蜕变就是贫困阶级的往复循环。


作为金基泽的后代金基宇,身上正在上演着与父亲一样的往复循环。金基宇在影片最后,也完成了由寄生虫到人的觉醒。为解救父亲,他产生了要努力奋斗,买下别墅迎接父亲的想法。至于这个脑部动过手术的人是否可以实现梦想,奉俊昊没有直接给出答案,但那个比他更有天分,更像上层阶级的妹妹,则早已香消玉殒。




影片最后一个升降镜头,彻底把金基宇锁死在这间变地下室内,并与影片的开场镜头连成一个首尾呼应的环。金基泽、金基宇乃至金基X都要在这个闭合的环里,往复循环,永世不得超生。


在这出荒诞的社会寓言里,与其说是金基泽杀死了朴社长,不如说是奉俊昊让金基泽杀死了朴社长,又或者说是奉俊昊杀死了朴社长。但不管怎么说,朴社长都必须死。



-END-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057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相关文章

寄生虫

查看更多 >

观影评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