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差点成为第二个诺兰,戛纳却埋葬了他的梦想

以前高中的时候,特别迷恋理查德·凯利的《死亡幻觉》。那个时候会在学校的晚自习时抄写电影里面的台词,会研究影片中出现的所有线索,会把插曲Mad World无限循环播放。感觉那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喜欢一部电影,就只能用最俗的粉丝行为去喜欢,然后把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


《死亡幻觉》


《死亡幻觉》的英文原名是Donnie Darko,我至今的网名都还带有Darko。我的第一个MySpace博客名字也叫“Giant Rabbit”。


《死亡幻觉》是美国导演理查德·凯利在2001年拍摄的处女作,那年他26岁。他因为这部片一鸣惊人,甚至把主演杰克·吉伦哈尔都带火了。后来《死亡幻觉》成为了经典的Cult作品,一大堆像我这样痴迷的影迷,会去研究片中出现的时空理论,会对大兔子造型顶礼膜拜。就在上个月,《死亡幻觉》的修复版还在法国公映。


在《死亡幻觉》大获成功后,理查德·凯利在好莱坞成为最炙手可热的独立新导演,托尼·斯科特找他帮忙创作了《多米诺》的剧本,后来20世纪福克斯也邀请他拍摄《X战警3:背水一战》,被理查德·凯利拒绝了。


因为理查德·凯利当时决心要拍一部野心勃勃的新作。


理查德·凯利当时说,“我从来都很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想要拍什么,所以我很难去执行一个别人的项目。对于我而言,拍我想拍的电影,讲述我想讲述的故事,这是在我的DNA中,是无法改变的”。

 

2006年,理查德·凯利拍完了自己的第二部长片作品,叫《南方传奇》。影片顺利空降第59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2006年5月21日晚法国蔚蓝海岸的戛纳电影宫举行全球首映。


当年的戛纳主竞赛单元,有三个美国导演入选,分别是《快餐国家》的林克莱特,《绝代艳后》的索菲亚·科波拉,然后就是《南方传奇》的理查德·凯利。


理查德·凯利当年31岁,和今天的我一样大。而能刚过30岁就凭借自己的第二部作品入选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对于任何一个导演来说,都会是生命中的高光时刻,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前途无量,他或许在走上红毯,走向卢米埃尔大厅时,也觉得自己的电影事业,正在走向巅峰。


然而包括理查德·凯利在内,没人会想到后来发生的事。


《南方传奇》,是理查德·凯利用自己的方式对911事件以及布什政府作出回应。从90年代中期就生活在洛杉矶的理查德·凯利,将他对整个时代焦虑和茫然都写进了这个长达两小时四十分钟的巨作中,从反恐战争的疯狂,到美国垃圾文化的诞生,那是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争和金·卡戴珊的性爱录像同时占据美国千家万户荧幕生活的时代。



凯文·史密斯回忆当时看了剧本后的反应,“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政治版的《低俗小说》,太棒了,我当时真的觉得这片至少会拿下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因为它是如此荒诞奇幻但又跟时代紧密相连”。


2005年,制片人Matthew Rhodes为《南方传奇》融到了1750万美元的制作资金,并称之为“我制片生涯中最复杂的融资计划”。参与的资方包括环球,Wild Bunch,Inferno Distribution等大公司。第一个加入的主演是凭借《美国派》大火的西恩·威廉·斯科特,然后加入的是当时仍然只是个“摔角手”的巨石强森。贾斯汀·汀布莱克本来只是给影片某个部分配音,但理查德·凯利专门为他写了一个角色。


影片拍摄了29天,几乎全部预算都用于在加州昂贵的海边社区拍摄的大场面,包括在洛杉矶市中心的一场大规模枪战戏。


当年《南方传奇》在戛纳的photocall


在后期制作中,制片人Matthew Rhodes将初剪版递到了戛纳电影节选片人手上,不久之后影片确认入选主竞赛单元。但是那个时候,影片后期并没做完。


理查德·凯利清楚知道影片远还没有完成,剪辑和特效都还有大量工作。但谁又会因此拒绝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的邀请呢?所以理查德·凯利天真的以为,“我希望到了戛纳,告诉所有人,这是未完成版,但是我周围的所有朋友都跟我说,不要说”。


戛纳电影节开幕前,《南方传奇》还没有找到愿意接手本土发行的美国发行商,这对于戛纳主竞赛的美国电影来说,太少见了,尽管当时的资方环球已经拿下了全球发行权,法国发行巨头Wild Bunch早早预购了法国发行权。而到了戛纳,《南方传奇》连媒体公关都没有。“我觉得这片是面向年轻观众的,”制片人Matthew Rhodes看着前来看片的戛纳媒体观众时担心到,“他们能看懂吗?”


后来发生的事证明,不管有没有人看懂,但在戛纳看了《南方传奇》的大多数人,都讨厌这部电影。“我当时觉得太震惊了,而且不理解为何会这样。”当时在戛纳看完《南方传奇》听到满场嘘声和倒彩声的著名影评人罗杰·伊伯特表示特别疑惑不解。


《南方传奇》的超级差评:”节奏慢,无比自负的作品“


《南方传奇》最终在银幕场刊上的评分仅有1.1分,不过这还不是最低分,当年主竞赛的场刊最低分是佩德罗·科斯塔的《前进青春》,只有0.9分。


索尼影业海外采购的总监之一Scott Shooman显然是少数看懂了《南方传奇》的观众之一,他在电影节闭幕前就以500万美元买下了美国本土发行权。但后来索尼对影片进行评估,认为戛纳的差评对电影的负面影响太大,当时他们下面的两个发行分支,索尼经典和Screen Gems,都不太适合这样的影片。于是索尼把影片的发行权交给了另一家发行公司。


理查德·凯利说:“在戛纳闭幕后,索尼给我们的钱少得可怜,根本不够完成后期,以至于我只能找大学实习生来帮我免费做。”


在戛纳首映的18个月后,《南方传奇》在美国的50家影院超小范围公映,由于影片仍然笼罩在戛纳的阴影中,发行商不愿意给任何宣传经费。好在主演们都特别积极支持影片,巨石强森为了宣传影片计划登上SNL,莎拉·米歇尔·盖拉预约了莱特曼的深夜脱口秀,而西恩·威廉·斯科特则预约了鸡毛秀。但恰好又碰上好莱坞编剧工会大罢工,所有的脱口秀都被暂定了。


理查德·凯利回忆道:“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宣传影片,我完全心碎了。”最终《南方传奇》在美国本土的票房只有可怜的28万美元。


如此惨淡的收场,让整个好莱坞都对理查德·凯利失去了兴趣。


尽管在之后的几年中,开始不断有影评人站出来为《南方传奇》“正名”。纽约时报的影评人Manohla称影片中任何一场戏的想法,无论是视觉上的还是剧本上的,都比目前所有美国独立电影加起来都要丰富。


凯文·史密斯也这么认为,他觉得理查德·凯利就像未经开发的诺兰,只是诺兰成功进了华纳系统,被重点栽培扶持,而理查德·凯利在《南方传奇》后便再没有了这个机会。


理查德·凯利在2009年朋友的帮助下“垂死挣扎”般拍了第三部长片作品《魔盒》,尽管影片收获了3000万美元票房,勉强实现收支平衡,并且得到像<电影手册>以及罗杰·伊伯特的好评支持,但《魔盒》仍然被好莱坞主流媒体喷成了屎。



而在此之后,理查德·凯利就彻底被好莱坞资本拉入了黑名单,这么多年来他创作了无数剧本,没有一个能融到足够的资金。理查德·凯利就此消失在了导演舞台上,转到幕后成为了独立制片人。


不知道今时今日,在每个五月的初夏夜晚,理查德·凯利会不会想起十多年前蔚蓝海岸上的红毯,以及红毯尽头的卢米埃尔大厅。


不知道今时今日的理查德·凯利,会对自以为正在步上电影神殿的那个自己说什么。


奉俊昊刚凭借《寄生虫》在戛纳封神,金棕榈光环闪耀着万丈光芒。但与此同时大家不要忘记,对于很多像理查德·凯利这样的导演,戛纳就是他们梦想的坟墓。


-END-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102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相关文章

电影史

查看更多 >

戛纳电影节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