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有漏洞,忍痛也要说出来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寄生虫》爆了。


仅在韩国,就砍下约6亿人民币的票房,观影人次突破1000万+。


发行权卖到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中国香港、法国、越南都创票房纪录。


好莱坞先下手为强,改编版已进入商议阶段。



口碑也很能打。


戛纳金棕榈大奖加持,豆瓣9+超高评分,洋溢着看了稳赚错过可惜的气质。


各大公号为它疯狂打call。


如果我号再不写《寄生虫》,都不好意思和影迷打招呼了。


要写,就写点不一样的。


一句话:《寄生虫》虽好,但绝到不了五星水平。


01

最现实的贫富问题,各种失真的设计


实话实说,电影打一开始就丧失了说服力。


首先看穷人这一端


金家人打入朴家,真的都有与岗位匹配的业务能力吗?


比如说,四次高考落榜生,如果能辅导高中生的英语,那他是怎么落榜的?不知道。



干过泊车的中年大叔,车技直追秋名山漂移少年。转弯时,社长手中的咖啡静如湖面。


退一步,我们相信金家人能力达标。但他们的演技也太卓越了。


PS高手用面瘫装高冷,就能装扮美国名校艺术生。


一个平时喜欢抽烟、喝酒、跷二郎腿的女孩,和女主人交往时言谈举止,确定不会穿帮?



或许会有人说,这说明金家人察言观色随机应变的能力超强,总能让他们化险为夷。


姑且这样认为。


但后面的剧情就说不通了。


再来看,穷人之间的矛盾


雨夜,地下,金家与前管家都掌握了彼此的秘密。



这时候,一般有两个选择。要么鱼死网破,大家都当不成寄生虫;要么彼此退让,和平共处。


两方的筹码,是对等的。


然而,前管家竟完全掌握了主角一家的命运。那边在沙发上按摩,讲北韩笑话。这边集体下跪,双手举过头。


逻辑上,这段剧情根本行不通。


前任管家是有求生欲的,主角一家有谈判筹码。


“你曝光我们,那么你们也别想住地下室,讨债的人会把你们打死”。


凭借双方的智商,接下来绝对是谈判议和、和平共处、处安思危。


然而,一向精明的金家,脑袋就像就收不到wifi信号,智商瘫痪了。



穷人之间的矛盾说完,再来看看富人形象的塑造


这大概是《寄生虫》最被诟病的地方之一,富人形象单薄、无力。


这个世界上,10%的人,掌握着90%的财富。穷人是富人的寄生虫,富人是整个社会的寄生虫。


可惜的是,影片将朴社长夫妇设定为单纯、大条、有良心的好人。作为主要角色,没有任何能动性。



所做的,不过是偷偷抽回几张钞票,悄悄说车里有味道。



富人施加的压力不够,就导致穷人和富人之间的矛盾火药味不够足。


在这层关系里,味道是关键词。


朴社长一家嗅到,金家人身上有相同的味道。



那不是一种具象的味道,而是底层的穷味。


社长的妻子也形容,地铁里就有那种味道。


味道,就是区分上流和下层的界限。


影片不断为味道埋下线索,也对味道的作用选择性失明。


雨夜,主角一家在客厅喝各种酒、吃各种零食,空气中势必有味道。


他们连开趴现场都没有打扫干净,朴社长一家闻不到酒味,你信吗?



在结尾,味道还成为影片逻辑漏洞的遮羞布。


生日趴大杀戮中,朴社长找车钥匙时,捏了鼻子。主角看到这一幕,举刀刺死了社长。


穷人与富人之间的矛盾,在杀戮和鲜血中爆发。


但这里有两处不符合逻辑。


夫人曾经说过,如果多颂突然犯病,必须15分钟内抢救过来,否则就没救了。


朴社长面临的是小儿子的死亡危机。车钥匙被雯光丈夫的尸体压住,鲜血直流,腰上还插着一串烤好的鸡翅。


朴社长第一反应是恶心,呕吐。这是本能的生理反应,没有问题。


但他接下来,侧过头捏住了鼻子。演员表演这个动作时,做了特别的处理,显得滑稽、矫情、刻意。



争分夺秒的抢救时刻,朴社长的小动作明显脱离了救子心切的父亲形象。


从逻辑和情境上来讲,这个动作根本没机会出现。


奉俊昊特意安排这个动作、调整演员表演,只是为了让主角有动机刺出那一刀。


这个情节,剧本写得没问题。女儿即将死亡,此时主角看到社长捏鼻子,绝对有可能失控杀人。


但首先,捏鼻子本身不符合逻辑,其次这段情节被拍出来,观众感受不到宋康昊被味道侮辱的共情。




在《寄生虫》中,味道本来是神来之笔,却因为频繁使用,成为了一种单薄无力的符号,貌似推动剧情的发展,却让电影情节显得刻意。


02

奉俊昊的智慧和能力,不得不赞


但说回来,《寄生虫》确实值得赞美。


奉俊昊的功力,甚至让许多人对电影的漏洞视而不见。


这一部寓言式的电影,引起了太多共鸣。


底层人身上有一股味道,与生俱来。即便穿上体面衣服,住进豪宅,也掩盖不了。


穷是一种命运,我命由天不由我。儿子买下豪宅拯救父亲,只是在半地下室做的一个梦。


富人的钱则像熨斗,能够熨平生活中的一切褶皱。


大雨倾盆,主角一家的半地下室被污水淹没。而另一边,社长家的小儿子多颂,就睡在庭院的帐篷里,美国生产,滴雨不漏。


穷人的房屋,比不过富人的帐篷。这就是我们每天面对的、赤裸裸的贫富差距。


这种对比,不光通过剧情、人物、道具体现,还包括声音。


影片开头就是定格镜头,金家住半地下室。


包围他们的,有汽车经过的声音,自行车的打铃声,路人的嘈杂声等等。



这告诉我们,金家处于社会底层,声音混淆了家庭空间和公共空间。


在朴社长的豪宅里,不再有这样的嘈杂声。


关于声音最有意思的处理,还是金家在豪宅里面放飞自我。


金司机他们在客厅的沙发上看风景,基宇躺在青草地上看书。


他们之间隔着高大明亮的玻璃窗。



然而,一家人交流时,声音畅通无阻,就像在室内说话一样。


这种超现实的声音处理是奉俊昊有意为之。


他就是想要传达一个观念,在土豪的豪宅里,无论室内室外,都同属于一个空间。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隐藏的情感和剧情。


富同学找穷小子当家教,看似是帮助主角儿子。但他心里想的是富家女绝对看不上这个穷小子。


社长夫人客气地说,保姆也是一家人。但美术老师下一个命令,夫人立刻把保姆推走。


关于藏身地下室的老公,也早有铺垫。社长说,保姆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


另外,作为一个类型片。奉俊昊设计了各种出乎意料的剧情,比如雨夜,主角一家在客厅吃吃喝喝,观众一定以为社长夫妇会回来,但门铃响起,来的却是前任管家。


反转、冲突、悬疑、血腥,类型片魅力十足。


03

躺赢的《寄生虫》

 

躺赢,是一门玄学,靠机缘。


杨超越,运气好,锦鲤附体,各种躺赢。


大热剧《权力的游戏》中,龙马死的很憋屈,王布兰躺赢。


就连我,有时候都像阿Q一样,幻想会有一笔横财落在我头上。


《寄生虫》开头出现盆景石头,就是金司机一家想要躺赢的图腾。


他们希望这个石头能带来好运。



不过,金家人的好运,像肥皂泡,出现了一次,很快就破灭了。


他们不仅没有躺赢,日子比以前更加艰难。


有意思的是,《寄生虫》拿金棕榈,也有躺赢的运气。


这份运气好到爆表,简直就像一颗受精卵。



还有多少人不知道,在众多精子中,有幸与卵子结合的,并不是游得最快的,出发最早的那些。


因为精子想要与卵子结合,要用头部的酶,溶解卵子周围的卵透明带。


它们作为先行军,冲锋陷阵,在溶解卵透明袋时,奉献了自己。


然后,总有一个并非出发最早,也并非最能跑的那个,因为赶上了最佳时机,躺赢。


《寄生虫》能摘取金棕榈,有太多韩国电影为它冲锋陷阵。


《诗》、《小姐》、《玉子》、《燃烧》……一次次向戛纳电影节发起冲击。


就在韩国电影诞生100周年,《寄生虫》如愿摘下韩国片的第一枚金棕榈。



难以想象,一部商业类型片,能够在追求先锋和个人表达的戛纳拿下至高奖项。


这个奖,有鼓励的成分。


鼓励韩国电影,鼓励一部商业片严肃讨论社会话题。


但同时金棕榈也忽略一件事,他们鼓励的也是匠气。


什么是匠气?


匠气就是——我练熟了,就不再多想。


匠气是,我离我最开始想做的这件事越来越远。


匠气是,能迅速达成,摆在台面上。


奉俊昊,真的是代表所有韩国电影匠人拿到了这片金叶子。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169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寄生虫

查看更多 >

观影评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