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优秀内容共同成就”——专访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

孙太勇、 等人看过

作者 | Amy Wang



2018年9月票补正式取消,院线电影营销被迫迎来了时间上的拐点。

 

也是这一年,“黑天鹅”成群飞过,互联网与实体经济遭遇重创,影视行业虽GDP微弱,但自带高曝光属性,补税的行政命令飞过,便凛冬冽冽、“影”不聊生。整个行业被动经历投资规模、资本流动、互博关系、观众成熟、媒介渠道等各个方面的巨变。

 

电影产业中再也没有一个环节和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行业和从业者亟需全方位、无死角地重塑。

 

对于内容公司,寒冬前二八法则,寒冬后一九法则,没法更难了。而处在行业下游环节的电影营销公司,被公认为为影视圈唯一“稳赚不赔”的买卖,不得不寻求与行业同步的重塑。

 

在中国,电影营销长久以来一直处在产业下游,商业模式类似于4A广告公司的项目制合作——甲方给钱,乙方服务。不管多大的营销公司,核心竞争力来自营销团队的专业度与老板在圈内的关系网。

 

裁员养精蓄锐还是求新求变,行业佼佼者们必须作出自己的选择。头部电影营销公司打算如何应对?

 

猫影文娱(ID:maoyingtv)试图从无限自在传媒董事长朱玮杰身上找到启发性答案。作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无限自在传媒选择“逆流而上”。

 

往电影上游走

 

“荣辱与共,风险共担”。这是朱玮杰定义的新型营销+关系。

 

“中国电影人对营销的认识经历了从一无所知到神话到平常面对,再到必要标配需要的观念转变过程。”朱玮杰告诉记者,“以前,中国的片方不懂营销是什么,神话了电影营销公司的功能,每当有票房奇迹出现便归结为营销。爆款的产生是在特定的时间产生的特定结果。首先是内容端做的足够好,有足够社会影响力,营销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对于结果产生必要的增长推进。”

 

朱玮杰曾是《前任3:再见前任》(票房:19.41亿),《反贪风暴4》(票房:7.95亿)、《反贪风暴3》(票房:4.42亿)等多部“爆款”影片联合出品人,还是《寻龙诀》《夏洛特烦恼》等多个黑马项目的幕后营销操盘手,带领无限自在传媒成长为中国电影营销第一股,并且在2018年,实现营收增长43.73%,净利润达2377万。要知道,2018年文娱上市企业几乎经历了营收血洗,新三板大量摘牌。

 


作为大量黑马项目的推手,朱玮杰及无限自在传媒有很多可以对外标榜的成功案例,但他却并不认为全是营销的功劳,反而更清醒认识到内容本身、社会情绪和运气等因素相互作用的重要。

 

对于无限自在传媒这样的一线头部营销公司,早期也和其他同行一样经历过粗放式宣发探路。靠营销造势和发行配合,电影只要站住前三天排片,基本上就没有大问题。而随着互联网崛起,中国观众阅片量越来越多,审美指数级提升,旧的营销路数早已不起作用,“后劲越来越重要”

 

事实情况是,九成院线都在赔钱。猫眼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2019年院线共上映302部影片,国产22部破亿,占比7.3%,182部票房不到千万,占比60%,98部票房不过百万,占比32%。“头部影片要集中所有力量来孵化和培育,而大量可做可不做的影片就不建议在宣发上花钱了。“朱玮杰直言,略显残酷却十分真诚。

 

一部电影若赔,先赔片方、再赔发行,而营销是不赔的,然而这几年营销圈开始开始抱怨已经到了天花板。“影视营销公司要打破天花板,还是要有荣辱与共的意识”。目前80%以上的营销公司仍然是大乙方思维,朱玮杰看清了这一点并坚决要带着团队从这种思路跳出来。


他开始拿着早期做“类4A公司营销服务”积累的财富以及在文化金融投资圈积累的人脉跟资金、产业上游走:联合投资、宣发垫付、为项目介绍好演员、监制,甚至随时做好为一个好项目长期服务的准备。

 


事实上,他的逻辑很简单,就是和优秀内容一起成长并获利。整个市场是一九格局,亏损概率很大,而朱玮杰要做的是在最优秀的内容里做增量,在“一”里面博赢面。“项目服务做得再好也不能改变公司的命运,但当有了主导意识,从资金、精力等各个方面进行全程投入时,宣发就不会为了面子工程做任何事,而会不遗余力在真正能带来转化的事情上和渠道上下功夫,无限自在传媒致力于做一家宣发全产业整合服务商公司。

 

商业与商业精神

 

千禧年初,贾樟柯电影作品在国内举办放映活动时,20出头的朱玮杰作为粉丝与贾科长照了一张合影,到现在他依然保留着合照。朱玮杰认真的说:“我做文艺片就是因为贾樟柯。”从粉丝到合作伙伴,这一路走了17年,《江湖儿女》在朱玮杰的助推下,票房达到6994.7万,成为贾科长电影里目前为止院线票房票房最高的一部,甚至朱玮杰还亲自为《江湖儿女》主题曲作词。

 

近两年,无限自在传媒做文艺片就像上了瘾,参与投资+营销《春潮》《找到你》以及8月16日即将登陆全国院线的《送我上青云》等一部接着一部。

 


“文艺片很难在商业上获得回报,大多靠尊重和责任。”朱玮杰直言。向上游进击的朱玮杰不仅仅要学会如何花钱,还需要学会如何与这些电影人、明星相处。

 

他透露,与贾科长合作的这些年,发现他除了拍电影也做其他的事,比如平遥国际影展,以及青年人才培养等计划。在与姚晨合作《我要上青云》时,她不仅零片酬出演和监制,还现场一个个电话打给自己的朋友刷脸宣传。这些都是感动朱玮杰的点,促使他不问前程的参与到这些项目中来。

 


而无限自在传媒也在践行扶持青年影人的“脚步”,例如对“青葱计划”中青年导演的大力支持,以及对中国导演协会的品牌服务, 全方面服务有好内容在手的青年电影人,帮助其在市场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当然,朱玮杰并不是把无限自在传媒全部押宝在文艺片上,商业电影、网络电影亦是业务中重要的一环。特别是网络电影,主控感更强,无限自在传媒直接与香港著名导演王晶深度合作“无限晶囍”计划,未来将推出一些列网络电影项目,抢占线上付费观影红利。

 

商业通常是趋利的,哪挣钱往哪涌去,掌握不好度便是竭泽而渔。但当商人有了商业精神,他看的就更长远更广阔,会为了整体利益放弃个人短期利益,反而在大环境有共生共赢的能力。不挣钱的艺术电影正是中国品质电影的重要分支,是中国电影人才的摇篮,没了他们,电影的商业无从谈起。

 

英雄造于时势

 

今年,备受关注的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将在厦门举办,并将常驻厦门。厦门市政府也为金鸡百花的到来做了大量准备工作,比如人才引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专项扶持。

 

这无疑是今年电影界最要的事件之一。

 


影视行业由于行业资源集约性导致了很大的地域性分布特点,中国Top50影企80%以上集中在北京和上海,而作为战略性地点,福建临近香港、台湾,大力发展影视文化产业自然有国家布局的深意。

 

作为2019年厦门重点招商引资项目,无限自在传媒已成立厦门无限自在传媒影视有限公司,将总公司的财务决算由厦门的分公司进行;发行电影、联合出品、宣发电影项目,共同推进环岛路四公里影视示范段的开发,打造厦门“影视城市会客厅” 作为厦门文化新地标。

 



此外,无限自在传媒联合江苏荣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建州(福建)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自在荣州影视文化基金”,用以对其参与宣发的优质电影项目进行跟投。目前,基金总规模为5亿,首期规模5000万已投出,后续正在陆续分期成立,计划每年拿出1亿资金支持“营销+”计划。


从人文素质和商业精神来看,闽商都是最优秀的一群。福建傍海,“出海从商”是闽南人从小耳闻目睹的情景就是祖辈父辈外出经商,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商中自有黄金屋,商中自有颜如玉”。老一辈中,陈嘉庚、胡文虎、林绍良、郭鹤年等都是身家堪比李嘉诚的人物。近一点的创业者也有美团王兴、今日头条张一鸣等颠覆互联网格局的典范。

 

“合群团结,豪爽义气”“恋祖爱乡,回馈桑梓”“个性低调,但敢闯敢拼”是很多闽商的共性品格。

 

闽南人朱玮杰当初为了电影梦北上创业,如今为了家乡福建的影视建设带钱南下。当然,他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在前期就做了大量工作,譬如跟当地政府部门保持紧密沟通,帮忙引荐同是福建人的姚晨担任金鸡百花电影节形象大使等。

 

朱玮杰并没有把自己往产业上游进击、拓展影视地产等定义为资本驱动的扩张,而是专业人做专业事。“在原有工作上,把它做到精细和精致,然后通过细分行业的话语权,更多跟上游去绑定,去分取更多利润,做更多合作,这种模式我认为就是专业人做专业事”,朱玮杰强调。

 

政策倒逼和行业大环境,让文艺创作本身存在的不确定性极大。无限自在传媒目前市值约1亿美金,不算大平台,很难在短时间激起行业天翻地覆的变动。但精细化行业的突破与创新意识是值得鼓励的,也是行业和指导部门所喜闻乐见的。

 

荣辱与共、开拓创新,听着老套,但总得有人做吧?

 


领航者计划


是猫影文娱和网络大电影联合推出的一档行业专访栏目。我们将不定期专访电影、综艺、电视剧等不同板块的领航者们,为大家带来第一手行业信息,揭秘资本新布局,探索大文娱产业的无限可能。




-END-

本文为作者 猫影文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199

猫影文娱

点击了解更多
嗅出爆点,捕捉真相。
扫码关注
猫影文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