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观剧笔记

孙太勇、 等人看过



《长安十二时辰》是一部很有特色的剧。我从头看到尾,写下诸多即时感触。

回头看,似乎一直在批评。但它不是烂剧。烂剧的话,我早就弃剧了。是惋惜,是春秋责备贤者。

《长安十二时辰》看过12集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长安十二时辰》的长处在于马伯庸的知识点遇上了曹盾的影像,一下子“复原”了神奇瑰丽的长安。

这个“长安”,让历史学家去看,也许仍是错漏百出。但观众只需要审美自洽的“想象长安”。

然后我要说它的短处了。也许不是短处,只是创作者的兴趣重心不在这儿:说是悬疑惊悚吧,推理过程严重不足;说是家国情怀吧,太子帮和林九郎的权力角逐,也看不出个正义和非正义;说是恐怖袭击吧,“阙勒霍多”们的来历模糊不辨,信息量“缺了豁多”……

也没有粘稠深挚的情感互动,没有超越符号的立体人物,没有触及当下的能量话题。

感觉马伯庸志在建构古籍里发现的文化长安,曹盾志在打造色彩斑澜的视觉长安,人物只是导游,故事只是载体,“买椟还珠”大概是不可避免的消费过程。

文无定法,把几项指标做到极致,其他指标不拖后腿,就是好作品了。我并不要求打中路的球队打边路,打边路的球队打中路。剩下30多集,也许还有意外之喜。

《长安十二时辰》追到26集




张小敬的作用减弱,李必受制于人,倒好看了。放在当前国剧里,这是好货无疑。

这部剧也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出入了,但穿刺不深,给人感觉东鳞西爪,不成阵列。因为:没铺垫。

好的推理是事先有蛛丝马迹,合适时机揭破,有恍然大悟之感。而不能每次都是说出一段闻所未闻的隐情,强行反转。

遗憾的是,每次死人,剧情拐弯,基本上都是这么实现的。太子党的组成人员,天下筹谋,也是这么交代的。

这么搞,剧情粘性就不强,老被外插花的知识点和名场面分去注意力。

好在,交代的隐情越来越多,剧情的全景逐渐显现,太子和林相的面目走向清晰,多少是有些命运感了。

考据癖原著,加上技术控导演,再来一个叙事狂编剧,就完美了。

这一大段里,最动人的情感表达发生在龙套身上。有个愁眉苦脸的靖安司书吏,一直怕卷入党争,圣人宣布结案,马上交钥匙回家,留不住。晚上观灯,他夫人分析朝局,让他逃离。他看到望楼传信,反倒坚定起来,说要回去“做一件配得上你的事”。一是要知道怕,二是要战胜怕。顿跌之间,俘获人心。

 《长安十二时辰》追到30集




新老皇上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当初《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里都有揭示,如今《长安十二时辰》《鹤唳华亭》说的还是这回事。

张小敬处处有情,给手下不良人使钱,给青楼女线人关切,跟第八团弟兄生死相托,与檀棋倾盖如故,与李必你信我我信你。人挺好,缺一场穿透的戏。

葛老这个人排场大,肤色深,演员来头大,用一两场就扔了,岂不暴殄天物。还有一场戏就死的老三,见光就死的右刹……小说可以不断翻篇人物,戏剧还是要紧实结构吧。

圣人之下皆是蚍蜉?杀了那么多官的朱元璋都做不到的事,哪家皇帝能做到。再集权也是要分权的,否则就不会有权相。

郭利仕是高力士,他的家人高全的名字就没改。王宗汜就是王忠嗣,读音就没改。

每集长短不同,显然是因为各种删减,又不愿意改变集数,就不统一长度了。幸亏是网络独播,可以这样。要上电视台,全乱套。

第24集才35分钟,不知删了什么。剧中种种声音断破之处也不说了,这里张小敬和老三的对答也不对了。“挣了一个饼”回家的故事莫名其妙,控诉残暴的帝国统治也不能尽兴。

龙波火烧靖安司,让我想起《国土安全》第一季就把中情局炸了,《白夜追凶》中间把局子端了。这才像恐怖分子嘛。

《长安十二时辰》看到38集



全片还是长了。

一到关键时刻就打岔,一有少许核心剧情推进,就扯很长的闲篇。太子和林九郎之战如果能拍成“八王议政”的戏剧张力就好了,可惜一笔荡开就到了陇右烽燧堡,盘桓不归。这点儿因果本该活在闪回中,现在是狗扯羊肠的感觉。

大仙灯再掀视觉奇观,许鹤子依然歌喉动人,可是我要看故事,揭谜底呀。48集改成24集,肯定会紧凑、精彩得多。

《长安十二时辰》看到45集



谜团越来越多:

张小敬一天这么多场奔波厮杀,他不能是常人,只能是天人;

大仙灯里里外外那么多次厮杀和爆炸,花萼楼里众人浑然不知,他们也不能是常人,大概是聋哑人;

萧规和圣人初一见面,一个背出了多年以前冤死的诸多无名小卒的名字,一个激动得涕泪四流,五体投地。然而一转眼他们该干嘛干嘛,又打了起来。这俩人更不是常人,他们是灵魂出窍的人;

李必喜欢说大话,但经常是以被绑缚或晕过去的状态出现场。檀棋也喜欢说大话,关键时刻只是没有行动力的表情包。这俩人现在是没有存在感的人;

圣人是个摆空架子唬人的主儿,右相是个点不着炮仗的主儿,太子是个模糊了面孔又拼命撇清的人。只剩下一点儿政治角逐的悬念了,说实话我对结局不抱太大希望。

《长安十二时辰》终局



这个结局只有两个字:儿戏。已经谈不上合理不合理,合理这两个字在前面的剧情里就已融化、蒸发,取而代之的是拖沓、疲惫和一厢情愿。

厉兵秣马的太子和林九郎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深藏不露的徐宾就需要深藏不露的程参刨出来。其实不是深藏不露,是不让你看见时毫无痕迹,让你看见时死也要露头。就像那个倾吐心声时仿佛改写流行歌词的庞灵,该作死时就作死。

西市审皇帝。张小敬天真地发问:你徐宾一个人就能策划这么大一个阴谋?徐宾暴露了洛阳花会上马夫人的人格:你们看不见我,我就放个炮仗,炸死全场……

最后时刻,李必、张小敬、檀棋岐路话别。这个结尾大概连编导自己都觉得恍惚了,就做成了梦境的黑白色。

一句话,好的影像需要好剧本,文化不能代替叙事。

【文/五指山】

The End



影视工业网课程推广:


想做一个真正的好编剧?中央戏剧学院的戏文训练体系,是最注重基础的。市面上五分之二优秀影视剧作背后的职业编剧,都来自中戏。这里有体系建立者、中戏78级张先教师的课程可以了解一下:


https://107cine.com/ppxy/dicroom/167





本文为作者 影视独舌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263

影视独舌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评论,人物专访,剧目展示,产业报道。
扫码关注
影视独舌
相关文章

长安十二时辰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