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白瞎了这些年

《哪吒之魔童降世》太火了。

上映第14天,票房达到30亿。

《北京青年报》新发了文章:《哪吒是哪里人?四地均称“哪吒故里”》。

“抢大IP故里”不新鲜,新鲜的是一个虚构人物,竟有四个地方争着认亲,罔顾逻辑,真让人哭笑不得,也足见其炙手可热。

微博、抖音上,天天有人喊那句台词:我命由我不由天!电影上映前,真没想到全国有这么多热血少年。

很多人在微信公号上发文:国漫崛起,哪吒扛起了国产动画的大旗!

有人扛旗自然是好的,只是我们也该追究,之前的大旗怎么倒的;还有,从前的旗子是谁立起来的;以及,如今扛旗的人累不累。

 



《哪吒》的导演叫饺子,原名杨宇,四川人。很多人都从网上读到过他的奋斗史,可对于这篇文章来说,饺子的故事值得,也应该在文章的第一部分,郑重地讲一遍。

饺子是80年生人,211大学医学专业,自学过动画创作。除了梦想,他在动画行业没有资本。毕业那年,他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工作。

毕业后第二年,饺子辞职回家,做动画。那时杨爸爸刚去世,家里的生活全靠杨妈妈的退休金——每个月1000块钱。妈妈陪着他吃超市特价菜,不买衣服,不拉网线。他尽量不出门。

听着很苦。

事实上,比你想得苦多了。


“筷子兄弟”肖央和饺子同岁,也有和他相似的经历:高中考了三年,25岁才大学毕业,没固定工作,每接到一个小活都做得极其认真,还要打扮得很体面。那些年的状态,他用三个字概括——没尊严。

没尊严的日子饺子过了三年零八个月,同学看不下去,曾对他说“好自为之”,这句话他至今都记得。没人理解他,除了妈妈。 

所以哪吒也有一个爱护他的妈妈。母亲在饺子心中,代表了关怀、陪伴、无限的操心。他用这部作品,对妈妈说谢谢。


幸好,初战告捷。他的第一部动画《打,打个大西瓜》获了三十多个奖。他背着偏见闯天下,获得了业内越来越多的认可。后来他有了团队,再后来,他获得了投资,有机会写下人生最重要的剧本——《哪吒之魔童降世》,改了66次。

眼看票房越来越高,他非常紧张,说受之有愧。他从没想过要当那个扛旗的人,他的初衷,只是做一部优秀的作品,并借哪吒之口对大家说:想要打破成见,扭转命运,就一定要拼命努力。

“不相信努力”是当下一股潮流,年轻人觉得鸡汤恶心,可是饺子这碗饺子汤,太有营养。医学生逆袭动画导演,吃完苦中苦当了人上人,赤裸裸的励志故事,铁铮铮的改命现实。在饺子面前,没人敢说努力没用,说国产动画弱鸡。

只是,有一点可惜。


从自学动画到哪吒上映,饺子花了17年。如果,当年动画行业能景气一点,机会多一点,饺子或许不是现在的命运。他可以在大四选择一家小动画公司实习,攒些经验,05年跳槽去更大的公司学习,边工作边出作品。攒更多人脉,更早地拥有团队、获得投资。那他和妈妈的人生,就能轻松一点,哪吒这样优秀的动画,能至少提前好几年上映。饺子这样优秀的导演,可以多拥有好几年的高效工作时间。可惜,没有如果。可惜了这好几年。




《哪吒》时长110分钟,有1800多个镜头,其中特效镜头1400个,是中国动画电影史上之最。慢工细活,有时一个特效镜头要修改三四十次,费一两个月打磨。

电影背后,是主创团队和外包团队,1600多位行业制作者,日以继夜地工作了两年多。

《哪吒》分包公司很多,很多公司为了赶工通宵加班。一个分包公司的创始人说,因为太少回家,儿子已经很难和自己亲近了,可后来儿子看了动画,知道这是爸爸做的,就觉得爸爸很厉害,这让他很安慰。


前些日子,网上疯狂讨论“996”话题,主创团队的工作人员们看到新闻,非常之激动,纷纷表示:这是什么神仙公司?每天的工作时间只有短短12个小时,工资还那么高,好想去!

可是很少有人真的离开。

红鲤动画的CEO戈戈说,大多数能在这个行业留下来的人,心中肯定有自己的愿望和理想。这个行业不是靠工资可以活下来的。面对中国动画不久前的衰败,近两年的缓慢成长,所有业内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哪吒》是近几年最有前景的作品,让很多看到了希望。有些分包团队甚至在亏本制作,就盼着作品出彩,让中国的动画人出了这口气。


这些电影背后的故事让人唏嘘。如果国产动画前几年没有那么衰败,现在的动画大环境一定好很多,有更多更专业的动画人去做《哪吒》,电影的打磨就能更快、更顺利。工作早一点做完,爸爸就可以多点时间和孩子在一起。可惜了,那些孩子想爸爸的时光,再也回不去。




国产动画的大旗,是在本世纪倒下去的。

这句话的根据,看百度就知道了。在百度“中国动画史”词条中,1922年-1949年是中国动画史的起步阶段,那时候,全世界的动画事业几乎都在起步,我们没落后。我们的第一部动画作品叫《舒振东华文打字机》,第一部长篇动画是《铁扇公主》,曾在亚洲引起了很大轰动。


1950年起,中国动画有了第一段辉煌。木偶片、剪纸片、水墨动画横空出世,那是真正的中国特色。哪一个十二岁以上的中国人没看过《小蝌蚪找妈妈》?不知道制作精良的《大闹天宫》?我们曾经震惊世界。

1977年以后,中国动画迎来了一次复兴。很庆幸,那些重要的东西还没有丢失,我们仍然可以拥有水墨的《鹿铃》,剪纸的《猴子捞月》,又研发了简洁的《三个和尚》,拓展了优美的《雪孩子》,热血的《黑猫警长》。这些,全部都是中国神级动画制作团队——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杰作。

此处应该有动画图片。

对不起,没有。

凑合看吧。没有动画图片。

不敢放。

放不起。


2017年,一个整形app用葫芦娃做话题,在微信号上发了一篇“葫芦娃整形”的文章,使用了葫芦娃的形象,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索赔10万。

2018年,一自媒体运营者在自家公号上发布文章《小时候我们都误会了,这才是黑猫警长单身的原因》,阅读量18,文中插入了黑猫警长的动画截图,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索赔10万。

本篇文章无法完成10万元人民币的流量转化,笔者也不想看到,当年的神级制作团队再次因索赔案,而非新作品宣传,在媒体上曝光。


当年看《黑猫警长》的孩子们,至今仍怀着一份虔诚,那是对童年优秀动画的信奉。但是这虔诚无法献给新版的《葫芦娃》,也难以交给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了。

对了,最经典的《哪吒闹海》就是70年代的作品。

过了1985年,中国动画的风向就变了,邋遢大王、舒克贝塔成了银幕经典,形象更加西化,而铁臂阿童木、变形金刚也被陆续引进。更多选择更多欢笑,左手倒影右手年华,80后成了最幸福的一代观影人。



1995年-2000年,是中国动画的没落时期,1999年的《宝莲灯》是唯一给人留有印象的大制作,也是20世纪最后一部动画电影。此后,中国动画陷入了长久的黑暗。

当然,中规中矩的动画片也是有的,比如《西游记》,动画电影则完全处于休克状态。

后来,连《西游记》的水准也成了神话,下面这部神剧,霸屏多年,摧毁了所有理智成年人的心理防线,幻灭了全国动画爱好者的殷切希望。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在2009年斩获了9000万票房,这数据令人发指。越来越多的动画人心死了,转投游戏行业;越来越多的观众放弃了国产动画,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国产动画拖着一条命,用黑暗中爬行。为了扶持动画产业,国家给做动画的公司进行补贴,这反而导致了更多烂片的出现——制作公司放弃了正当盈利方式,拼命压缩制作成本,只要使成本低于国家补贴数额,就能利用差价养活团队。堕落越容易,放弃越轻易,行业内生态恶化,人才凋敝,剧本稀烂,技术败坏,恶性循环。


21世纪,中国的经济蓬勃发展,我们以为所有的事都会越来越好,没想到动画产业是个例外。它竟蹉跎了十几年。这段时间里,迪斯尼有了花木兰、玩具总动员,日本有了可供反复使用的《千与千寻》、越来越多的奥特曼,永远不完结的柯南。而我们,迷糊地混了这么多年,白瞎了这时间。




归根结底,我们走得太快,忘了初心,急功近利,逐渐丧失了对生活、对万物的敬畏之心。

想当年,《小蝌蚪找妈妈》看傻了日本动画大师高畑勋、宫崎骏,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水墨动画的独特性与艺术性,更因为片中所有的动物形象都是齐白石老先生的手笔。以艺术品为基底制作的动画,自然成了艺术品。


《大闹天宫》的人物形象、场景精美绝伦,因为他的美术设计是现代中国装饰艺术大师张光宇。至于剧中人物的配音,都是当时国内最顶尖的配音表演艺术家:邱岳峰、毕克、富润生……诚然,大闹天宫是给孩子们看的动画,可在制作人心中,这部动画背后是文学名著的支持,背负着经典文化传承的重任,它的制作必须慎而重之。

中国人对待文化,一向有“小题大做”的习惯。在古代,一个小城的寺庙要修一座佛像,只要力所能及,一定会请当地最好的匠人。一座庙要画一幅观音像,一定要请周边最优秀的画师。所以我们总觉得古刹、古屋很美,因为它们在建造时没有被随意对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古人利用一间房、一幅画、一盏茶与自然共鸣,在日常中趋近艺术。

贺友直画作


崔永元在自己的书里说,自己是连环画迷。当年的连环画很便宜,放到今天却成了珍宝,“连友”们求书若渴,不惜代价。他曾和人开玩笑说,如果哪个山乡有一百套贺友直先生画的《山乡巨变》,那这个山乡马上就能巨变。

贺友直,中国线描大师,连环画泰斗,他专画供人消遣的小人书。小人书在当年算不得艺术,可贺友直先生将这方寸天地当成宇宙,为之奋斗了一生。

贺友直画作


很庆幸,国产动画被粗暴对待了一阵后,人们逐渐清醒。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直面困境,尝试突破边界,重振中国动画雄风。2016年,跳票无数次的《大鱼海棠》隆重登场,尽管故事单薄,但华美的画面让观众意识到,我们的动画也可以画得这样好!后来,陆陆续续又有了《大护法》、《白蛇:缘起》,希望之火被一点点点燃,终于在今年,《哪吒》放出更大的光彩。


真心希望,《哪吒》能成为国产动画的下一个十年的先行者,吸引更多优秀的原画师、设计师、作家、动画特效师进入行业,共襄今后的动画复兴大业。

希望被饺子感动的人能真的为了梦想努力,而不是忙着为热点兴奋,又很快忘记。

希望《天书奇谭》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最后一碗炒冷饭。

希望直接将文章一撸到底的你,转发,留言,点赞。

 来源:谁最中国

本文为作者 微电影研究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322

微电影研究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最权威的微电影研究公众平台,由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微电影研究会主办。我们将为您奉献最新的微电影研究成果,发布优秀的微电影视频以及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微电影研究会的公告、通知等。
扫码关注
微电影研究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