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VS金马:一颗射程有130公里的跨海空包弹

2019-08-16 11:16


文|三千岁


拳皇是一代人的童年记忆,97版更是经典中的经典。人气最高的两个人八神庵和草薙京出场时有一个对话。


草薙京:决一胜负吧,八神庵!


八神庵:我拿下你的狗命!



如今,金鸡与金马互相交换战书,并同时向江湖各路豪杰发了英雄帖邀请观战。


金鸡坐镇厦门会展中心新馆,遥望台湾金门;金马一如既往的在台北国父纪念馆摆开阵势。相距130公里,相邀11月23日,隔海对垒局势已然成型。


阵势拉开了,场子热得发烫,气氛轰哄到顶端。谁他娘的也别想劝架!



插架自去年开始,引信足足烧了一年,终于快燃到接近火药的部分。


台湾女青年纪录片导演的演讲自带扩音喇叭功效,不和谐的声音弥漫在台湾海峡上空,久久不能散去。



金马奖的“祸根”早已种下,我们不妨站在金马影展的对面,分析一下金鸡奖一系列举措背后的逻辑:


1、同日举办金鸡奖,举办地放在厦门,两地仅隔着130公里宽的台湾海峡;


2、47个大陆城市居民赴台个人旅游试点暂停;


3、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


金鸡奖如此华丽地“三连击”貌似招招致命,类似“草稚京”的“轻腿+轻拳+下划腿”基本招式。


看似华丽,实则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挠痒痒挠不到痛点。


同日举办,无外乎逼着艺人表态、站队呗。一些无良媒体和热心网友可是为今年这些艺人操碎了心。


每天都在实战操练“危机公关”的主,遇到这么个坎过不去,还当什么角。实在不行就抱病在家,哪都不去,谁也别惦记。


47个城市个人赴台旅游试点暂停的举措与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台北金马奖是前后浪的关系,等待它们的只有干瘪的沙滩、突兀的石子,哪有什么无限风光可言。


不准参加金马,难道就一定参加金鸡?然后吴京、徐峥、邓超一起鼓掌为新晋影帝鹿晗欢呼?


这二十年的金鸡百花电影节是个什么成色、质地,我们太清楚不过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政策早已演变为现如今的“独表一枝”。


打铁还需自身硬。虽说金马奖的设立源于政治,可在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早与政治脱钩,完成蜕变,成为一个独立、率性、极具公信力的电影展和奖项。


再来回答一下群体意淫:大陆影片不参加金马影展,金马必然缩水、规格必然降低。


首先,台湾金马影展创立于1962年,一年一届,中途中断过两届。大陆影人和影片最早与台湾金马“发生关系”是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人家在创立的前三十年就没陪你玩过。这事儿,你知道么。


其次,大陆封杀金马之后定会有升级行为,明面上的“暂停”也不会是一个较短时间。禁止台湾电影进入内地市场自然是此事件带出的节奏,纵然如今大陆电影市场是块肥肉,好莱坞都不敢轻易放手。可是,台湾电影进驻内地市场也是近二十年才有的事情,此前东南亚以及台湾市场撑起的“港片辉煌”没过去多久啊,这么快就忘了。


最后,没有大陆市场港台电影会死么,我看未必。我们尚未从“文革”伤势中渐缓过来的时候,港台电影已经是世界巅峰水平了。台湾电影思潮是当时世界第三大电影现象,香港电影的工业水平可以媲美好莱坞。我们体量大,可是一直在破坏土壤。他们是有暂时的困难,可别逼着人家再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真到那时,足以羞煞我辈。


还是收起“墙内”逻辑和“无脊椎”坐姿吧,不好看。没有明确目标地虚张声势,就是狗吠。



再来听一听“开火”双方代表的声音,竟是如此的一致。


台湾导演李行:金鸡奖撞期金马奖,金鸡百花今年是在福建,它当然拼不过金马奖。金马奖至今有50几年的历史,我劝它,如果能调整还来得及,要不然在大陆入围了以后,那些影片、影人会到福建去吗?一定到台湾来的,何必自不量力地做这样的事情呢。


台湾导演朱延平:金马奖是华语电影的重要活动,如果大陆影人这次无法来参加金马奖当然令人遗憾,我们的大门从来没有关闭过,希望尽快让电影回归电影,才是华语电影圈之福。


大陆就没有人回应此事么,有的,随便举两列:


华语独立电影导演应亮:禁止参与公信力全华语地区最高的金马影展和金马奖,是内部整肃的手法之一。电影,或电影活动从来只是管治工具,参加、暂停、永不参加、或为打击对手,逻辑来自于政治正确。


华语独立电影导演张赞波:可耻的电影局,狗急跳墙的节奏,遗憾今年没有新片出来,要不我一定报金马奖,历史会记住你们所做的一切。


…………


这是一场拿电影作为武器对台独势力进行的“无效”打击,是一些人意淫“杀敌一万”的战略美梦,全然不顾“自损八千”的后果。


怎么讲?


电影是艺术,不是工具!它没有战略上的穿透力,自然打不死“敌人”,倒是有“后坐力”,力道还不小。



中国电影自诞生以来,经历了几十年的“野生”状态,此种环境下,出现了一大批优秀的电影人和电影,制作水平与拍摄理念即使放在同时期世界各国都不落后。


事实证明,这种“野生”的放养政策是电影艺术发展的天然土壤,可惜好景不长。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活跃在文艺战线上的江青彻彻底底地将电影当成了工具,实实在在地侮辱了电影和电影人。样板戏把持电影院,狭隘的电影观阻碍着电影的发展。


历史,就是不断地重复,再重复。


八十年代中期起来的第五代以及一直被压制的第六代导演,他们的精力和时间都消耗在与一些无关痛痒的政策、势力周旋的过程中。电影艺术的阻力始终在体外,而不是出于电影自身的创作困境和拍摄难点。


再次声明,我不反对审查,不反对针对电影的一切“合理”举措。近些年愈演愈烈的技术原因、宣传原因、剧本原因、市场原因、撤档、择日上映、改名就忒不好看,且已成常态。


回到金马奖。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次政治干预电影发展的范例,电影扮演了无辜的角色,再委屈还得扮上。电影人的生存体位可能会愈发恶心,本来已经是跪着的,现在还要跪舔。


一颗射程有130公里的跨海空包弹,发力足、定位准、弧线华丽、声势震天。终究改变不了它是一颗臭弹的实质,一阵尴尬过后,沦为笑柄。


本文为作者 观影三千岁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339

观影三千岁

点击了解更多
三千岁的自留地,一切以电影为主,一切从电影展开。让电影延长三倍生命!
扫码关注
观影三千岁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