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的这部盗墓经典,你还记得吗

8月16日 16:16

前言


记得在新千年来临之际,VCD开始风靡全国,电脑城有整整一层楼都是卖碟的,住宅区也开始出现各种租赁碟店。我似乎是在那个时候,就开始每天跑碟店,让老板推荐电影给我看。是的,我那个时候还是小学生。后来上初中,有了DVD,就自己去电脑城买碟了。有次买了一张叫做《盗墓迷城》的碟,也不知道是啥,只听老板说是好莱坞大片。晚上回家就放来看了,后来又拉着父母看了一遍,再后来自己一个人又看了无数遍。


所以这部叫做《盗墓迷城》的电影成了我最初始的迷影回忆的一部分,其余还有《亡命天涯》《狮子王》《惊声尖叫》等等这些电影。也是后来才知道,“盗墓迷城”是香港译名,也有很多碟商用的台湾译名“神鬼传奇”,如今内地都直译叫《木乃伊》了。


我不知道现在如果再看这部片会作何感想,但是出于情怀因素,我对这部电影的感情特别深,而我相信我应该不是一个人,那个年代的很多影迷应该都对这部片印象深刻,喜不喜欢那是另一回事了。


有趣的是,《木乃伊》导演斯蒂芬·索莫斯在拍摄该片之前,拍了一部当时特别流行的怪物恐怖片,叫《极度深寒》,这部恰好也是我当时看了无数遍的电影,讲的是深海怪物入侵豪华游轮,这都快20年没看过了我都仍然依稀记得很多情节桥段。

说回《木乃伊》。今年是《木乃伊》公映20周年,这部片似乎对于美国影迷来说特别重要,感觉像是一代人最重要的童年/青春回忆之一。所以编译了这篇主创口述回忆《木乃伊》幕后趣事的文章,分享给跟我一样在遥远的回忆中悄悄把这部电影当作Guilty Pleasure来爱的影迷哈哈哈哈。


--突然怀旧的陀螺


项目起始


在90年代,整个好莱坞都把“木乃伊”当作笑柄,“谁会去看全身缠着纸的人?除非是真的很需要厕所纸”。


但环球仍然坚信,“绷带人”或许还能赚一笔钱。在多年的开发后,环球终于给斯蒂芬·索莫斯的木乃伊项目开了绿灯。所以《木乃伊》在商业上取得的巨大成功其实是令人难以置信始料未及的,尤其是考虑到男主演布兰登·费舍后来表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演啥,这是恐怖片?爱情片?动作片?我是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斯蒂芬·索莫斯(导演/编剧)


我一直都很想拍木乃伊。在我八岁的时候,看了卡尔·弗洛恩德1932年版的《木乃伊》,那部片让我穿越到了古埃及以及20/30年代的开罗,而且把我吓得半死。制片人Sean和Jim开发这个木乃伊项目开发了整整九年,后来我拍完《极度深寒》,就被他们两个忽悠一起去见环球影业的人。我记得我当时对这个项目的第一个想法是,“没人会想看全身缠着绷带的人,会被大家笑死的”。然后我就离开了办公室,Jim立马追上来,说,环球愿意出1500万美元。我说,“估计光是特效就要花那么多钱吧”。


凯文·J·奥康纳(片中饰演小人Beni)

斯蒂芬在用人的时候有个理论,如果你能找到技术业务同等好的人,但其中一个性格特别好相处,那一定要选他。


斯蒂芬·索莫斯:

我的剪辑师以及制片合伙人在看了《木乃伊》剧本后,直接跟我说,男主这个角色非布兰登·费舍莫属。这很合理,布兰登·费舍是个高大健壮又有幽默感的人。


布兰登·费舍(片中饰演男主Rick):

我还挺喜欢这个剧本。而且当时我对于这些制片公司来说,是有利可图的,所以让我来主演也很正常。


斯蒂芬·索莫斯:

布兰登的角色很容易找到演员,因为这个角色从头至尾都是个冒险家。反倒是女主Evelyn比较难,因为她一开始是个图书馆管理员,到后来才成为了冒险家。当时环球扔了一大堆美国女演员给我们试镜,但没人知道蕾切尔·薇兹是谁。后来蕾切尔·薇兹试镜了三四次,环球才终于点头同意的。



约翰·汉纳(片中饰演女主哥哥Jonathan):

出演《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改变了我的人生,后来紧接着我还出演了《双面情人》,虽然票房不怎么样,但也极大的帮助了我。


斯蒂芬·索莫斯:

约翰·汉纳的经纪人当时为了帮他争取到《木乃伊》中Jonathan这个角色,把他吹得特别厉害,“他是很有喜感的喜剧演员,《双面情人》一定会成为爆款”。结果环球制片部门的总监就真的信了。后来约翰·汉纳听说这事后一脸懵逼:“我哪里有喜感了?我这个人最缺的就是喜感!”他完全不知道为何我们会让他来演Jonathan。


《双面情人》



阿诺德·沃斯洛(片中饰演大反派木乃伊):


我记得当时读完剧本觉得特别有趣,很像《夺宝奇兵》。后来我去环球面试,我跟斯蒂芬·索莫斯说:“我觉得如果我的这个角色是个陷入爱情中的男人,那应该会更有趣。你想,我的这个角色爱上了一个妹纸,然后这个妹纸又嫁给了法老,所以我的这个角色要为了妹纸毁天灭地。”


面试结束后我开车回家,还没进家门就接到电话,“你得到木乃伊的角色了。”



时至今日我经常会想,如果是今天,他们还会让我来演木乃伊吗,我这么一个南非人,太不政治正确了,他们肯定会找一个真正的埃及人来演吧。


斯蒂芬·索莫斯:

《木乃伊》整个制作成本最终达到了6200万美元。


拍摄期间:摩洛哥



阿诺德·沃斯洛:


他们指着一块类似于丁字裤的破布跟我说,“这就是你的戏服”。由于我特别喜欢喝啤酒,后来专门负责服装的人去跟导演告状,说“我们的木乃伊是增肥版的”,所以到了摩洛哥我就天天跑步走路,然后剧组让我吃啥我就吃啥,才终于减了点肥。


斯蒂芬·索莫斯:

当时整个剧组都是英国来的,然后我是一个美国小伙,所有人都一脸嫌弃“这人是谁啊”。我告诉大家我们在摩洛哥的拍摄周期是六个星期,他们看了看剧本,摄影指导给了我一副“呵呵”的表情,似乎是说六个星期是不可能能拍完的。


布兰登·费舍:

制片人Jim跟我说,“我们给你买了百万美元的绑架保险”。我说,“意思是我的人头现在市值一百万?”Jim说,“你也可以这么说”。然后凯文·J·奥康纳问,“那你们给我买了多少钱的绑架保险?”Jim说,“五万美元吧,很划算了”。


凯文·J·奥康纳:

在摩洛哥会经常看到一小团黑色乌云,一开始我们会问,那是啥。后来这团乌云会发展成沙暴把整个剧组掀翻,太可怕了。


阿诺德·沃斯洛:

沙暴结束后我回到片场,发现我拖车上的漆全部被沙洗刷掉了。


斯蒂芬·索莫斯:

到处都是蛇啊蝎子啊之类的,拍摄条件十分艰难。


布兰登·费舍:

剧组当时发了个通知,描述了一种身上有黄点的蛇,然后告诉大家,如果看到这种蛇,赶快躲远点,因为如果它咬了你,最好的结果是,你会被截肢。



凯文·J·奥康纳:

最开始我穿的拖鞋到片场,后来我才发现这个决定有多么愚蠢,因为我全程都在担心脚下的沙中会冒出什么东西来。


布兰登·费舍:

有一次我在一块石头旁边小便,低头一看,呀,带黄点的蛇!我尿都还没撒完转身立马逃走。


阿诺德·沃斯洛:

当时大家都多多少少生病了,于是我们就开始喝酒买醉让自己舒服点。


布兰登·费舍:

每个人屁股上都被注射了维生素B12。


约翰·汉纳:

一开始我不知道我的角色是干嘛的。布兰登·费舍是英雄男主,凯文·J·奥康纳是搞笑的。那我是干嘛的?后来导演说,“你就在他们后面搞笑就行,如果好笑,我们就剪进正片里”。



布兰登·费舍:

在拍摄那场绞刑戏时,我差点被勒得窒息了,当时两眼一黑,醒来时躺在地上,一大堆人围着我。


斯蒂芬·索莫斯:

我记得是那个安全结出问题了。


阿诺德·沃斯洛:

对我来说最尴尬的是沙暴那场戏,蕾切尔·薇兹被绑在我脚下,我们在一个沙丘上,导演拿着喇叭让我对着空气做出各种奇怪的姿势和表情。后来我跟脚下的蕾切尔·薇兹说,“是不是以后再也没法直视我了”。



斯蒂芬·索莫斯:

不过我们的确在六周内拍完了摩洛哥的戏份。




拍摄期间:伦敦


斯蒂芬·索莫斯:

我们在整个伦敦到处拍,还去了英格兰南部。


凯文·J·奥康纳:

我是个老电影迷,所以当我们去英国谢伯顿工作室拍摄时,我特别激动。我记得刚到那里时,有美国人说,这什么地方啊,怎么黑漆漆的。我激动得说,“你疯了吗,你知道这里拍过什么电影吗?《日月精忠》!《女大不中留》!”然后他们一脸懵逼默默走开了。


斯蒂芬·索莫斯:

棚里拍摄时我们用到了动作捕捉,所以当时提供动作捕捉摄像机的公司跟我们说,不准移动摄像机,否则会罚你们钱。






布兰登·费舍:

影片最后有一场骷髅大战,然后那个动作捕捉的巨型摄像机就像一个机器人,是事先编程好了的,所以在演的时候我们不能即兴发挥也不能出错,否则摄像机就无法捕捉到我们的动作。




阿诺德·沃斯洛:

那场戏我穿了一件动作捕捉紧身服,上面还有白色的乒乓球。他们一直跟我解释,“电脑特效会做成骷髅,但是是像你的骷髅”。我跟他们说:“我他妈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说啥”。


发行


斯蒂芬·索莫斯:

当时环球想要邀请观众来看试映,测试大家的反应,结果没人愿意来看一部关于木乃伊的电影。当时我都快崩溃了:“天啦我拍了个啥啊?”


阿诺德·沃斯洛:

当我回到家,我的朋友们都跟我说,“你脑子有病了吗?怎么会想到跑去拍一部木乃伊电影?”


斯蒂芬·索莫斯:

后来大家看了超级碗的30秒尝鲜预告。一夜之间,从没人愿意看木乃伊电影,到所有人都想看。我们当时特别兴奋,觉得首日票房可能能达到2000万美元。在全美公映的第二天早上六点过,我接到环球打来的电话,说首日票房4500万美元。



布兰登·费舍:

后来环球的媒体发言人说,《木乃伊》的票房大捷,拯救了连续遭遇票房惨败的环球。


阿诺德·沃斯洛

觉得斯蒂芬·索莫斯是个很厉害的导演,他在《木乃伊2》中的发挥也很好。


斯蒂芬·索莫斯:

后来每当人们发现我是《木乃伊》的导演,他们脸上都会绽开笑容。


凯文·J·奥康纳:

我在拍《血色将至》时,当地有个小男孩在片场到处找“在《木乃伊》中饰演Beni的瘦子”,他来到我面前,指着丹尼尔·戴-刘易斯问我,“是他吗”。我说,“不是,是我”。


-END-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367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