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之城》收官,国产悬疑剧何时再出爆款?

孙太勇、 等人看过

文 | 苏行、符琼尹

编辑 | 何润萱

“是谁杀死了悬疑网剧?”

自2017年《白夜追凶》《无证之罪》《河神》集体大爆,此后国内悬疑剧似乎偃旗息鼓,尽管仍有作品不断推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现象级作品却少有出现。云合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热度最高的悬疑剧播放量不足6亿,是《陈情令》的五分之一,甚至只是《亲爱的,热爱的》的零头。

悬疑剧消失背后不仅是政策风向的变化,更是创作难度不断升级的生产现状:过往一系列制作精良的剧集养刁了观众的口味,想要再出精品,无疑需要更高质量来破局。但无论是生产周期还是国剧的工业水准,都很难在短时间内迅速拔高。

在这种背景下,推陈出新成了国产悬疑剧创作的一大难题。

而这个暑期,既有甜宠剧《亲爱的,热爱的》、玄幻剧《陈情令》、亦有历史“美剧”《长安十二时辰》,在大IP、大流量剧的厮杀中,《无主之城》靠着故事创新和差异化排播,成为暑期档中的一股“清流”。该剧以一群被困荒岛的游客经历感染者危机和AI人性测试为背景,展现了他们在三个多月里的冒险,脑洞不可谓不大。

《无主之城》海报

借用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的话,“《无主之城》这部作品,能够为‘甜剧’包裹的暑期带来一丝清凉的同时,内容打造上的创新突破是爱奇艺一直所追求的,尽管悬疑题材剧集本身具有一定的观看门槛,但优质的创新内容总能吸引并满足最懂平台的用户。”。

尽管从热度和口碑上还不能与当下几部风头正健的大剧相提并论,但在毒眸看来,《无主之城》相当于进行了一场悬疑剧创新实验。这个实验里,第一次有了POV群像戏视角,也第一次试着把故事放到远离我们日常生活的荒岛之地,尽管还有种种不足,但就像本剧编剧徐速在豆瓣上说的那样,“从无到有,永远是最艰难的一步。”

这一步,《无主之城》替国产悬疑剧迈出去了。

群像戏的得与失

时间回到2014年,各大平台尚在摸索何为“网感”,彼时市面上正红火的是诸如《白衣校花与大长腿》、《校花的贴身高手》一类的网剧。《无主之城》则试图从悬疑这大类出发,做一个以往观众没有看过的悬疑剧。

编剧徐速加入后确立了整个剧冒险生存和软科幻结合的大方向。以军旅题材见长的徐速和搭档王潇涵其实一直有在悬疑类型上进行突破的野心,徐速最初的灵感源于国内一些原本承担科研任务,后期因时代原因逐渐荒废的老三线城市,“无主之城”正是这样的一座城市。

《无主之城》的故事地点设置在老三线城市

但爱美此前并没有承制过悬疑剧,此前制作的《北京爱情故事》《小建的合唱团》也都属于“小清新”色彩相对较浓的作品,《小儿难养》则属于传统电视剧。想在悬疑这个类型当中突出重围就要另辟蹊径,而这个路子就是新鲜感。

为了最大可能地体现新鲜感,剧本开发了就用了三年时间,改了不下十余稿,其中一个重要的调整就是把按时间线索叙事改成倒叙和插叙。

《无主之城》以人群乘坐火车进入孤岛作为开篇,背景故事都以闪回、插叙的形式展现,给观众设计了不少悬念,主人公罗燃调查的离奇死亡案件到底和女主角有什么关系?油滑的陈立又藏着什么秘密?该剧前几集还不断对未来会出现感染者进行暗示,因此播出到第5集的时候,观众还在猜测剧情。作为出品方,戴莹也认为这是一个“挺起飞的设定”。

《无主之城》的制片人,爱美影视CEO李亚平告诉毒眸,如果用一句话来讲述《无主之城》有两种方式,一个是“一个悲伤的男人带领大家逃出生天”,另一个则是“一群各怀目的的人踏上神秘旅程”。

爱美影视CEO李亚平

《无主之城》最终选择了后者,剧集使用了POV视角,即在故事推进过程中任意调整视角,在带领观众进入故事的同时铺设了多条叙事线索。该剧就借此方法在剧情中铺设了5条以上主线,讲述了罗燃和江雪、陈立和外甥二人、安琪夫妇、莫俪母女、果儿及二二等一系列人物的故事。

经典群像大剧《权力的游戏》正是使用了这种视角进行讲述,这种制作方法适合人物众多、剧情复杂的故事,随时可以调整视角,让观众有更多剧情体验;但这种创作方法也容易局限观众视角,限制观众对信息的获取。

作为爱美影视的第一部悬疑剧,在对各种具有“新鲜感”的设定进行尝试的同时,李亚平看来,《无主之城》仍然有遗憾的地方。

《无主之城》主演海报

比如群像戏视角,虽然会让习惯主角视角的观众感觉新颖,但也增加了观看门槛。前两集不明就里时可能有点“赶客”。在复盘时,李亚平告诉毒眸,由于创作前经验和一些数据的缺失,团队在收视人群上定位出现了一些偏差。

《无主之城》开播之初,热度基本能稳定在全网前十,紧跟在《长安十二时辰》、《宸汐缘》等剧之后,“但这部剧的评分和热度间却存在落差,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由于前期对收视人群的划定不清晰。”李亚平告诉毒眸。以《无主之城》预告片为例,预告中整合了剧中精彩的特效,为科幻迷进行了专门定制,但在剧集播出后,收视人群似乎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云合数据提供的活跃用户画像印证了李亚平的观点,虽然《无主之城》较近期热播的几部热门剧吸引了更多男性观众,但从兴趣分布来看,该剧与它们的差异化并不明显。这证明关注《无主之城》的用户并非预想中的硬核科幻迷,而是主流观众。对于这部分人来说,低门槛的都市剧和玄幻剧自然是一个有诱惑力的选择。

“没有射中预期目标受众的靶心是很危险的”,李亚平说。作为一个创业团队,他们的心态非常平和,对于网友“能力没能配上野心”、“逻辑有漏洞”等中肯评价也一一接受。

即使这部剧存在缺憾,但制片方的诚恳也感染了观众,在徐速豆瓣的评论回复里,大部分都是支持他的:“第一步迈出了,虽然艰难,但看到了用心”、“质感不错”、“惊喜”等评论不一而足。

“悬疑+”的可能性

从悬疑网剧发展的宏观视角来看,《无主之城》的悬疑类型也不同以往。《白夜追凶》是本格推理类型,《无证之罪》是社会派推理类型,《河神》是探案类型,都算是悬疑剧里相当成熟的分类。而《无主之城》则是叠加了探险和科幻的全新类型,在悬疑的基础叠加了荒岛冒险、感染者、以及AI等元素。

在悬疑的基础叠加了荒岛冒险、感染者以及AI等元素

自2014年《暗黑者》爆红之后,平台开始逐渐加大对悬疑剧的布局。从数量来看,悬疑类型网剧在网剧总量占比2015年为9%,2016年增至19%,2017年已达22%。从制作成本来看,2014年的《暗黑者》单集成本有媒体报道为70多万元,到了2017年,据导演五百透露,《白夜追凶》单集制作成本已超过200万元。

平台的加码,带来的是过去3年间悬疑网剧质量的逐年提升——据艺恩数据显示,悬疑网剧豆瓣评分均值从6.3分上升到7.5分,20亿级以上的流量剧也从2015年的1部增至2017年的6部。这种变化在2017年表现尤为突出,爱奇艺的《河神》《无证之罪》、优酷的《白夜追凶》接连走红,成了悬疑网剧的新里程碑。

然而时至今日,悬疑网剧市场似乎便开始疲软。事实上,2017年之后播出的《继承者计划》《S.C.I.谜案集》《见习法医》《法网追凶》等悬疑网剧都曾被寄予厚望,但在收官时大部分的播放量都不足10亿,部分剧集还因评人数不足没有豆瓣评分。以至于2018年突破20亿播放量的悬疑剧,只有一部《法医秦明2清道夫》。

《法医秦明2清道夫》

火爆之后的疲软,与悬疑题材创新乏力不无关系。一方面,2014年以后,《鬼吹灯》《盗墓笔记》以及“暗黑者”系列等悬疑IP集中面世,但在讲故事的方法上却多大同小异,让观众对这一题材有点审美疲劳。与此同时,随着网剧市场的发展,网剧类型更加多元,据骨朵传媒数据总结,2018年前三季度已经出现了一些全新的网络剧题材,包括电竞、萌宠、音乐等。比起观众熟悉的悬疑题材,这些新鲜度明显更高。

另一方面,互联网的受众也正细化成为圈层,全民爆款的出现已经越来越难了。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就曾在今年春交会上说道:“在互联网能够播的类型也是百花齐放,每个圈层的受众都有自己特别喜欢的类型。”互联网时代的观众,已经从最初追几部强类型的悬疑剧变成了在各种垂直圈层里挖掘自己喜欢的内容。

于是,对悬疑剧而言,现在的痛点就变成了扩圈。戴莹就告诉毒眸:“市场的需求一直都在,大家要考虑的是这种类型怎么去做创新,做更强大的市场转换,让更多的人来看这个内容。”

在这种背景下,“悬疑+”变成了悬疑网剧突破路径之一。“为给观众带来更丰富的观剧体验,许多从业者会尝试‘悬疑+’的创新模式,在悬疑剧的基础上合理融入刑侦、推理、奇幻、探险、犯罪心理等元素,突破题材限制。”慈文传媒创始人马中骏曾在今年五月对媒体表示。2018年爱奇艺《原生之罪》《悍城》均是奇悬疑剧场的强类型品质剧。

《原生之罪》

无独有偶,《白夜追凶》的监制五百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悬疑不单单体现在刑侦、案件、犯罪上,其他剧里都可以包含悬疑。悬疑是写故事的根本,它在我心中应该在所有类型剧里占85%以上,甚至一个爱情剧里都要有悬疑。”而戴莹也曾在2018年判断,无论是何种类型的网剧,未来复合型题材都会是发展趋势。

从云合数据拉取的用户画像显示,《无主之城》较一般甜宠剧、仙侠剧吸引了更多男性观众,兴趣分布中也出现了“IT数码”、“军事”、“科学探索”甚至“CPA”等关键词,讨论维度较其他作品也有了更进一步拓展。因此,从扩大圈层来看,这部剧至少获得了一定成功。

《无主之城》受众群体的兴趣分布

作为出品方,李亚平告诉毒眸,“爱奇艺对爱美影视的创作提供了不少支持。比如在后期阶段,爱奇艺建议将AI设定放大,比如在每一集的最后让AI对这场“人性实验”做总结,以此强化剧集的科技感。这样既强化了剧集的复合类型,也让AI成为一个营销点,许多网友便会感慨“AI的声音真好听”“AI的总结有意思”。于是,AI既成了剧情里的“上帝”——时刻控制节奏,制造冲突,又是观众里的“课代表”——总结这一集的冲突和危机,以及重要人物的行为特点。豆瓣好评中,不少人都在评价“AI设定跳脱新颖”“AI为剧集加分不少”。

剧中的AI设定强化了剧集的科技感

收官后再去复盘《无主之城》,李亚平告诉毒眸,相关的经验都会用在完善第二部的创作上,同时爱美影视还会继续探索“悬疑+”的作品。“创新永远有成本,但不能因为害怕就不做了。”戴莹对毒眸说,“大家现在都会拿《无证之罪》来说我们做的好,其实当时也有很多质疑,觉得不够商业化,结果做出来发现,也能被市场认可,还拿了一些海外奖项。”

当剧集的类型融合已成趋势,未来用类型叠加来做创新的网剧也会越来越多。而在“悬疑+”这一模式下,《无主之城》的尝试也是一份颇有新意的答卷。


本文为作者 毒眸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427
毒舌电影旗下产业号《毒眸》。我们有传统财经日报老兵,也有自媒体大号经验。写过万达东北衍生品售卖造假,调查报道扎实不输传统媒体。在“后来的我们”票房事件中一马当先,引发业界关注。在菊姐热度中我们理性分析,同样收获10W+。
扫码关注
毒眸
相关文章

无主之城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