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行、肆业、坚守,税务“地震”一周年,影视行业都经历了什么?

作者 /  张一瓜


税务大地震,整个影视行业的痛。

 

将近一年过去了,创伤还未抚平。轻轻地问一句,影视行业的人们,你们还好吗?

 

今年7月底,影视行业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关于国家税务总局在去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进入了第四阶段,即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总结完善阶段。这也意味着, 影视行业叫嚣了近一年的税务风暴告一段落。

 

 

然而,狂风过境,心跳加速只是瞬间, 行业后续的重建才最为关键,这也更考验行业人的耐力和恒心。

 

在短短的一年里,影视行业从项目到公司运营方向,再到从业人的职业转型和外界资本的投资心态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至今仍坚守在这个行业的人,既有咬牙坚持的,也有被项目套牢无法脱身的,但更多的是用爱发电的理想者,还有笃信这个行业至暗时刻已经过去的乐观者和职业人。无论各自的出发点如何,在此,大家都在等待举杯欢庆的黎明到来。

 

税务一周年,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 同大家一起回望过去,展望未来。

 

税务一周年: 那人

 

2018年,影视税务地震从一场“崔冯对峙”开始,而范冰冰的8.8亿罚款迎来高潮。

 

谈起这场影视圈浩劫,除却冯小刚和崔永元因为电影《手机》的矛盾,范冰冰是永远都绕不开的话题。

 

因为偷税漏税,缴纳8.8亿元巨额罚款的范冰冰,如今已经复出。然而从“我就是豪门”到污点艺人,范冰冰的复出之路可谓异常坎坷,曾经那个黄袍加身霸气十足走红毯的冰冰范,变得相当低调、谨慎。即使在接受国外媒体《纽约时报》专访时,回答有关于税务风波的问题,还不忘强调 “没有国家的好政策,我什么都不是”。

 

 

重回公众视野的范冰冰,将更大的精力投向了公益事业,以此来挽回和重塑自己的公众形象。

 

旋涡里的人要么变得沉默,要么彻底成为哑巴 (崔永元已经消失很久了)。

 

经过整顿之后,关于国家明确禁止的“阴阳合同”、“天价片酬”,明星们纷纷响应。其中,在今年举办的全国电影工作座谈会上,张艺谋就明确说过,“大家要自律,要加强自身修养,杜绝这个不好的现象。”而章子怡则强调演员做好业务的重要性。

 

一场税务风波,让整个行业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风貌大变。明星与流量们向专业回拢,热钱也开始退潮。

 

曾经在霍尔果斯、浙江横店、上海产业园、宁波保税区等地注册影视公司的明星,现当今基本能注销的也都注销完毕,该补税的也补税完成。据悉, 影视行业去年共补缴了300多亿元税款 ,金额庞大到吓人。

 

 

这场风暴,影视行业里的人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倾家荡产、血本无归的有之;损失些许,即时撤退的也不少;还有默默忍受这场永夜,相信黎明的同样大有人在。

 

中国的影视行业之所以不断发展,没有停滞下来,就是因为即使有些人选择离开,但仍有大把大把的人用爱发电,用信仰加码。而且,当下少了资本游戏的追逐,所有人都变得平和务实了不少。

 

2019年,影视行业里的人比往年更加团结。 这其实也是难得的一道风景。



税务一周年: 那公司

 

影视公司无论大小,目前仍处于重建之中,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身边的很多会计告诉拍sir,现如今,仍有很多影视公司忙着注销,而注册的却寥寥无几。

 

 

当下,影视公司举步维艰,经营不易,这是事实,没必要隐瞒。但是,这只是暂时的,毕竟最坏的已经过去,重建需要过程,否极泰来的轮盘运转也需要时间。

 

文化科技领域著名投资人曹海涛预测,影视行业重建至少需要4-5年光景要走,2023年-2024年行业将迎来爆发。对此他还给出建议, “现在是整个行业信任危机最重要的关头,挺过去的影视公司迎接四年后的光明,挺不过去的影视公司赶快壮士断腕,不可加重杠杆拼命前行,否则再无重启之日。”

 

重建中的影视公司,日子之所以难过,主要源自两方面:直接原因是影视公司因税务地震后,大多陷入了三角债之中,难以脱身。

 

众所周知,2018年,各个上市的影视公司财报都不太乐观,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计提商誉减值数额巨大。有人说,亏损主要是因为公司都拿去补缴税款了,其实不然。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它的资本是要经过审理的,偷税漏税的事情发生概率远没有那些未上市公司来得方便。亏损,主要是因为投资的项目运作遥遥无期,要么无法开机,要么拍摄完后上映无望,只能记为坏账;还有的则是因为项目款项难以收回,或是合作的公司出现问题,应收账款无法到账,这些都导致上市公司业绩不佳。

 

 

间接原因则是税务风波的威慑,它让很多人心生恐惧,对这个行业敬而远之。

 

从今年可以看出,大制作的影视剧其实并不多见,很多头部影视公司都将目光投向了网大和网剧这些体量较小的项目。“限薪令”的推出,让部分明星望而却步,处于观望阶段,由此大项目没办法开展。而作为资本方,税务整顿本身就已经让他们心惊胆战,行业里的政策收紧更是让他们退避三舍。“现在投资人能退出的都退出了,我就是想用基金投影视项目,现在初步的募资都有难度。”一位文化产业投资人告诉拍sir。

 

因为税务地震,银行方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他们透露,“现在影视公司去找银行贷款,你会发现利息有明显的提高。而且,项目审核难度也比之前加大了许多。之前,一些银行投资影视项目就不赚钱,现在更不敢碰影视项目了。”

 

如此看来, 间接原因的影响比直接原因影响更为深远。

 

但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2018年的影视公司经营遭到重创,是因为之前的项目的累积,或许因为周期的问题还会影响到2019年的报表上。但是,去年有去年的项目,今年有今年的调整,紧跟国家政策去选择项目和投资项目,像北京文化、正午阳光一样,总能获得盈利。

 

一切都将会过去。

 

税务一周年: 那行业

 

一时的税务地震,动摇的却是整个行业的信心。但,有现金流,就能活着。

 

影视行业遭此波折似乎早有预告。

 

2009年10月30日,华谊兄弟作为“电影第一股”登陆创业板。由此,外界资本将目光投向影视行业,这个对于我国来说当时还处于落后的行业,真正的开始兴盛起来。来自各个行业的企业纷纷涌入影视行业,疯狂进行跨界并购,与影视公司进行重组整合,借壳上市的影视公司水涨船高。根据资料显示,在2016年,影视业并购重组多达88起,达到峰值。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年,国家提出脱虚向实政策,并开始有了各方面的行业管制,首先提出的就是禁止跨界并购,并接连发布“限制明星片酬”等文件,但当时反响不大,直到2018年,从崔永元曝出“阴阳合同”开始,到税务部门的金三系统后台报警声响起的那一刻,标志着影视行业的变革正式开启,这个行业要推倒重建了。

 

去年政府公布的《通知》的四个阶段,如今已经结束。很多影视公司仍处在去年10月10日-12月底前的自查自纠阶段。

 

“没听说哪个影视公司被稽查,这个(《通知》)主要还是针对明星公司和知名艺人工作室,对于不太知名的影视公司,就是起个威慑作用。反正我们已经自查自纠了。”在去年经历了税务风波后的影视公司会计告诉拍sir,不过,谈起影视税务,她仍显谨慎、敏感。霍尔果斯开票的经历,让她有生之年不希望再经历第二次(去年,在霍尔果斯注册影视公司的,敏感时期根本开不出票)。

 

虽然有些影视公司有惊无险,但对于整个行业而言,税务问题的爆发,实打实的改变了这个行业的航向。

 

有的影视人转行去做了微商,还有的卖起了保险,这些工作对于影视行业人来说并不存在太大的转行门槛,反倒是因为曾在影视行业工作过,更容易在转行后如鱼得水。

 

而另外有一些人,他们留恋这个行业,但因为大环境的问题无法推进项目,于是选择了迂回发展,即将业务转向国家政策更为支持的影视边缘行业,譬如投向影视教育、影视版权出口等,这些业务不仅可以获得国家政策的扶持(教育有减免政策,文化出口有退税政策),而且如果在这一领域有人脉积累(影视教育需要机构挂靠,版权出口要有海外资源),更容易获得资金回馈。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业务发生转型的某个知名影视人如此说到。

 

2018年,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2019年,虽然行业还并未完全回暖,但已经处于重建阶段。一起都在向好。

 

税务一周年,影视人共勉。

 

恰如马云当年所言,“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却见不到后天的太阳,所以我们干什么都要坚持!”

 

为后天的太阳,影视人,继续加油吧!

 



本文为作者 一起拍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433

一起拍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人,大家“一起拍电影”。
扫码关注
一起拍电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