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剧光耀一座城,这样的“幸运”不止于长安

8月19日 11:41
孙太勇 等人看过

2019年8月19日刊 | 总第1873期

《都挺好》在清明假期带火了苏州旅游,《长安十二时辰》则在暑期成为西安市的城市名片。

作为一部悄悄上线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能够取得现在的播出效果超出所有人的预料。在收官阶段,前期“裸宣”的剧方大张旗鼓地在西安举办了两场庆祝活动。

其一是在8月11日,优酷VIP会员“仙”看会的主会场设立在西安,主创人员和网友提前在电影院看了大结局;其二是在8月18日,《长安十二时辰》又在西安举办了庆功会,同时也是优酷VIP七周年会员日。不管是出品方还是播出平台,都在享受品牌联动效应的红利。

西安市也主动出击,借势宣传城市的旅游资源。在《长安十二时辰》播出期间,西安市文化和旅游局及时利用此次网络热点,在多个城市举办了“看长安十二时辰,游千年古都西安”的主题推介活动。《长安十二时辰》已经成为西安市最好的旅游宣传片。

事实上,《长安十二时辰》是在象山唐城拍摄的,象山才更应该是网友的“朝圣之地”。即便是现代西安市,也是以明清的西安古城为基础建立起来的,而非唐代长安城。这种“错位”意味着,《长安十二时辰》提升的是西安市的城市形象,旅游业的提振只是这种文化赋能后的一个具体表现。

一部剧光耀一座城。影视创作如何和城市形象融合形成联动,这将是今后文化创意产业从业者都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为长安代言,《长安十二时辰》后来居上



陈凯歌为了拍《妖猫传》,和襄阳地方政府合作花了10亿建造唐城。但是让西安成为“网红城市”的却是在5000万建造的“象山唐城”拍摄的《长安十二时辰》,这是为什么?

首先,这和文艺作品的影响力有关。《妖猫传》是一部院线电影,它的票房只有5.3亿,观影人次约为1500万。如果从生命周期来看,它的全盛期只有两周,很难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现象级的议题。

而《长安十二时辰》作为一部长达48集的网剧,播出周期将近两个月,加上社交网站和自媒体的花式助攻,很容易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即便没有看过这部剧,也可能听人讨论过,这就是热门剧集在当下中国文化消费版图中的穿透力和辐射力。

其次,这和文艺作品的表现形态有关。《妖猫传》表现的是大唐的鬼魅和瑰丽,故事难逃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窠臼,杨贵妃和李白才是观众的“记忆点”,对这部电影感兴趣的观众更可能去探访襄阳唐城,而非去西安一游。

但《长安十二时辰》却通过巧妙的情节设置与人物关系,将故事重点放在了长安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并且对于城市的布局和规划做了不少展现。换句话说,长安城才是这部剧的主角。就像电影《达芬奇密码》一样,《长安十二时辰》是带着观众在游览中探秘。

作为政策调整期播出的一部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曾经一度如履薄冰,更别提为西安市代言。其实,一开始就想到与西安城市形象互动的电视剧是《天下长安》。

2018年4月,《天下长安》全球点映发布会在西安城墙南门瓮城隆重举行,这部剧的主创共同亮相,当时在网上也引发热议。然而,随着从央八撤档,《天下长安》至今未播,这便让《长安十二时辰》捷足先登了。

当然,即便是《天下长安》播出在前,《长安十二时辰》也能为荧屏上的“最炫大唐风”再添一把火,这和马伯庸原著小说的时代性有关联。马伯庸的作品产生于网络时代,它符合大众的期待——“我”在历史中有参与感。

《天下长安》这样的历史剧更多讲述的还是一些宏观意义上的治世之道和历史反思,它也许能拍出那个时代的精神和风貌,但是无法构建那个时代与今天普通人的关系。而《长安十二时辰》让观众有一种“穿越感”的体验,对于历史细节的重视和还原更是营造出一种“逼真感”。


穿越大唐108坊古今对比


尽管前期“寂寞开无主”,但是由于文本上的天然优势,《长安十二时辰》不可避免要和西安市的城市形象捆绑在一起。

影视为城市代言,官方民间各有其途



事实上,地方政府出于各种目的,也一直在参与出品一些历史题材影视剧。但是这些作品的传播效果,却鲜有出彩,甚至有的出于各种原因,拍完之后延宕很久也无法播出。

《春秋淹城》就是这样一部“烂尾”的作品,这是一部2008年拍摄完成的古装历史剧,讲述了中国春秋末期的小国淹城,在楚、吴、越三国争霸的夹缝中艰难求存的故事。这部剧自2008年拍完之后,直到2012年才在江苏影视频道播出。众所周知,一部剧如果没有上卫视黄金档,它的播出效果就要大打折扣。

《春秋淹城》由江苏常州武进区建设局、江苏淹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毫无疑问这是为了宣传常州市的4A级(2017年评为5A级)景区——春秋淹城而创作。事实上,电视剧海报上写的“明清看北京,隋唐看西安,春秋看淹城”正是这个景点的宣传语。

相比之下,当年的电视剧《乔家大院》就对祁县乃至晋中的旅游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当然,近期5A级景区被摘牌整改,那是另外一个要探讨的问题。不难看出,想要提升城市形象,一个质量过硬、传播量大的影视作品是个捷径。

除了《长安十二时辰》,近年来,将城市形象融入到文艺创作当中,在作品完成度上达到不错水准的历史剧还有《大清盐商》。在这部剧中,扬州元素十足,从“扬州八怪”到“扬州瘦马”,从瘦西湖从到五亭桥,从徽班昆曲到淮扬菜……建筑、园林、书画、服饰、饮食、戏曲、漕运应有尽有。

“豆蔻词工,青楼梦好。”《大清盐商》正是再现了扬州城中,建立在纸醉金迷之上的中国人最雅世俗生活。除了再现盛世繁华,这部剧浓郁的扬州元素,还在于它本身地方文化旅游宣传的属性。《大清盐商》由扬州市政府牵头,资方分别是:江苏省文化产业集团、扬州瘦西湖旅游发展集团、江苏省盐业集团。

也因此,我们看到剧中对瘦西湖、五亭桥、“一夜用盐堆起一座白塔”进行了煞费苦心的植入,瘦西湖的外景更是数不胜数。但必须要说的是,这种旅游宣传的元素并没有过多伤害整部剧的艺术水准,相反令人对“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心驰神往。

《长安十二时辰》没有地方政府参与,完全通过商业规律来运作,只是严把质量关,却能成为现象级的作品,反过来被借势为西安市的城市宣传片。官方民间各有其途,地方借重影视打造名片方兴未艾。

寻找下一部《长安十二时辰》



一首《成都》让成都成为网红城市,一部《长安十二时辰》让古城西安焕发新的魅力。文艺作品与城市形象的互动,无疑是一种双赢。哪些城市能够在信息爆炸时代借助影视剧脱颖而出呢?

 首先,自然是那些历史古都。去年热播的《延禧攻略》又让故宫火了一把,人们纷纷买票去探访延禧宫。坐拥故宫的北京,出现在不少清宫戏中,这让北京很占便宜。但是宫墙之内上演的都是皇家的血雨腥风、恩怨情仇,北京的城市形象还是比较模糊的。

其实故宫从来不缺热度,但是北京的城市形象却有待提升。姜文执导的《邪不压正》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民国时期的北平,但是它却因为“很姜文”而传播受阻。其实,如果有人按照原著《侠隐》再拍上一版,北平的风貌一定会展现出来。

《邪不压正》中的北平城


另一个值得一拍的城市是北宋时期的开封——汴京。由于唐朝长安城管理实行“宵禁”制度,其实对于普通人而言并不是很自由。而上元节这一天没有宵禁,长安城华灯大放,热闹非凡,所以《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安排在了这一天。

而汴京却没有这样的限制,当时的开封拓宽街道,拆掉坊墙,允许临街开店,面街而居,形成坊、市合一的局面。加上勾栏瓦舍的出现,市井生活丰富多彩,并且有《清明上河图》作为参照,值得影视工作者一试。

洛阳作为十三朝古都,也是一座值得大书特书的城市。其实,由徐克执导的三部《狄仁杰》电影都发生在“神都”洛阳,但由于徐克主要还是在横店搭景拍摄,并且采用了大量的CG技术,洛阳的城市风貌并不突出。

事实上,在《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上映之时,洛阳市旅游局也曾借势诚邀全国电影观众“看四大天王,游神都洛阳”。主办方设立了“半价游洛阳”“深度游神都”两个重要活动,和这部电影进行联动。但是由于《四大天王》市场表现一般,对于洛阳市旅游的推动作用有限。

即便徐克失手,洛阳仍然还有希望。今年5月份,爱奇艺发布了四部超级网剧,其中有一部便是历史剧《洛阳》,这部剧根据马伯庸的原创故事改编,概念海报上写有“武周版神盾局”的标签。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当时由留白影视创始人徐康与爱奇艺签约,他也是《长安十二时辰》的出品人之一。不难想象,《长安十二时辰》的成功方法论也会用在《洛阳》上。

除了古都之外,历史上工商业发达的城市也具备了影视赋能的底子,比如上文提到的扬州(《大清盐商》)。有道是“扬一益二”,除了扬州,成都(益州)也是值得书写的一座商业城市。目前有一部名为《蜀锦人家》的历史剧和成都有关,但在传播城市形象上,能不能达到民谣《成都》一样的效果,目前还很难判断。

在《长安十二时辰》中,长安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开放气度让不少人为之自豪。如果说长安是“丝绸之路”上的国际化大都市,那么宋元时期的泉州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国际大都市。而作为曾经东方大港的遗存,泉州保留了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摩尼教、犹太教等宗教的遗迹,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宗教博物馆。


与其让地方政府用“命题作文”的方式打开此类题材创作,不如放开手让文艺工作者在城市的历史中去挖掘故事。城市为故事锁定地理空间和文化底蕴,而故事则为城市增添传奇和荣耀。

一部剧光耀一座城,这样的双赢不止于《长安十二时辰》。

【文/杨文山】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影视独舌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477

影视独舌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评论,人物专访,剧目展示,产业报道。
扫码关注
影视独舌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