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最有迷影精神的制片公司,要破产了吗?

孙太勇、 等人看过




- 这五部电影让好莱坞最迷影的制片公司面临破产-



曾几何时,梅根·埃里森是全球众多影迷关注的焦点。她不是什么大明星,也不是著名导演,她是好莱坞少数几个因为制片人身份而为全球影迷熟知的电影人。


▲梅根·埃里森



梅根·埃里森的父亲是世界上最大数据库软件公司甲骨文的总裁,就在今年,福布斯公布了全美国最富有的人排名,梅根·埃里森的父亲名列第四位,而在全球最富有的人排名中,她父亲排名第七位。


梅根·埃里森毫不关心她父亲的工作领域,因为她爱的是电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影迷。通过其父亲的资源和资金,她在2011年创办了制片公司Annapurna,主要业务为电影的投资和制作。该公司立马成为全球影迷的谈资,因为得益于梅根·埃里森自己的迷影口味,Annapurna不同于好莱坞其它公司,大胆支持好莱坞作者电影。



2012年Annapurna投资制作了四部电影:约翰·希尔寇特入选戛纳主竞赛的《无法无天》、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入选威尼斯主竞赛并拿下最佳导演奖的《大师》、安德鲁·多米尼克入选戛纳主竞赛的《温柔杀戮》以及凯瑟琳·毕格罗的奥斯卡大热门《猎杀本拉登》。


2013年投资制作的四部作品:哈莫尼·科林入选威尼斯主竞赛的《春假》、王家卫的武侠巨制《一代宗师》、斯派克·琼斯的《她》以及大卫·O·拉塞尔的《美国骗局》。


▲《美国骗局》发布会现场的梅根·埃里森与卡司布拉德利·库珀和“大表姐”



仅仅最初两年投资制作的项目就足够令人眼前一亮了,这还不算之后的《狐狸猎手》以及《魅影缝匠》等等。


但最近几天好莱坞最大的新闻之一,就是Annapurna收到银行最后通牒,面临破产。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一家如此有品味有逼格的迷影制片公司走到这个地步?


这可能跟该公司在2017年作出的业务扩张有关。在2017年,Annapurna宣布将拓展宣发业务,也就是说他们想要自产自销,让他们的电影在全美大规模公映。


两年以来,Annapurna砸了大量资金在宣发业务上,但是却看不到一丁点回报。


如今的好莱坞就是这样完全两极分化,要么大投资高回报,要么低成本低回报,Annapurna想要走两者中间那条路,投资制作原创作者电影同时又剑指全美主流院线。


但结果证明这条路走不通,至少对于目前的好莱坞来说。


以下五部Annapurna投资制作并自销的电影,见证了这家迷影公司的衰落。


2017.08   《底特律》     



《底特律》是凯瑟琳·毕格罗在2012年的《猎杀本拉登》之后的第一部电影,讲述1967年底特律黑人骚乱事件。这也是Annapurna第一次试水自产自销,我记得当时我还预测过这片可能会去戛纳。而且在上映前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是一部奥斯卡热门候选,凯瑟琳·毕格罗已经凭借《拆弹部队》拿过奥斯卡最佳导演,《底特律》又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讲述种族冲突的严肃作者电影。


▲凯瑟琳·毕格罗在《底特律》世界首映现场



似乎一切都蓄势待发。


然而由于这是Annapurna的第一次试水。影片上映后媒体评价还挺不错,称之为“真人真事改编的恐怖故事”。但是Annapurna选择的八月档期,导致《底特律》成为2017年美国首周末票房最差的大规模公映电影。影片最终的北美票房是1680万美元,然而影片成本去除宣发费用,就已经达到4000万美元。


用这么高的预算来制作一部对于好莱坞来说算是“艺术片”,可以说是非常大胆且具有挑战性的策略。但是在2017年,梅根·埃里森跟大家一样,都觉得这仍然存在一丝值得冒险的可能性。而如今恐怕已经没人敢这么做了,一部如此严肃且“难以下咽”的题材,碍于其根植于本土的社会背景,在国际市场上的潜力也很有限,却需要本土票房冲破一亿美元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2018.07   《抱歉打扰》



一部原创力爆棚,富有创造力和想象力,聪明又直接的政治讽刺喜剧,《抱歉打扰》正是梅根·埃里森和Annapurna最爱的那种美国电影。《抱歉打扰》是在2018年初的圣丹斯电影节举行的全球首映,Annapurna当即以七位数买下了影片的发行权。如果说《底特律》上映时面临“白人导演拍的Torture Porn”这样的指责,那《抱歉打扰》就是完全的“政治正确”,由一个黑人导演创作的展现美国种族问题的讽刺喜剧。


▲剧照·《抱歉打扰》


《抱歉打扰》成功在社交媒体上有一定的讨论热度,但影片没有像梅根·埃里森预想的那样成为颁奖季大热门,最终并没有获得任何一项奥斯卡提名。这导致《抱歉打扰》的北美票房定格在1750万美元,尽管Annapurna终于没有赔,但也跟他们的预期相差甚远。


就算这样《抱歉打扰》都已经算是Annapurna商业上最成功的作品之一了。


 2018.09    《希斯特斯兄弟》 


在法国导演雅克·欧迪亚凭借《流浪的迪潘》拿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后,他拍了自己首部英语电影《希斯特斯兄弟》,主演都是人缘特别好的约翰·C·赖利、杰昆·菲尼克斯以及杰克·吉伦哈尔,这个配置目标显然是北美市场和奥斯卡颁奖季。


▲剧照·《希斯特斯兄弟》


当时影片本来是想要重回戛纳,但是梅根·埃里森在最后关头决定投靠威尼斯,也是为了让影片能够在北美颁奖季有所表现。


《希斯特斯兄弟》上映后在媒体那边的评价还挺好,但是这始终是一个外国导演来拍美国西部片,而且是以一种反传统甚至晦涩的方式去诠释西部片类型,媒体评价再好也不能让《希斯特斯兄弟》具备任何票房大爆的潜力。最终影片的全球票房仅有1300万美元,而且也没有获得北美颁奖季的任何奖项。


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希斯特斯兄弟》的制作成本,高达3800万美元,这意味着梅根·埃里森曾一度坚信,一个法国作者导演第一次拍英语片,而且还是部两小时的西部片,能冲破一亿美元票房大关实现收支平衡。

 

影片上映三周后,Annapurna的电影主管Chelsea Barnard主动辞职,梅根·埃里森的富豪父亲介入公司的财务运作。


 2019.05   《高材生》  


作为美国演员奥利维亚·王尔德的导演处女作,《高材生》获得了媒体无差别的好评,称之为“女性版的《太坏了》”。影片在北美票房的为2270万美元,国际发行卖给了网飞Netflix。作为一部成本仅为600万美元的电影,似乎Annapurna这次稳赚不赔。

▲剧照·《高材生》


《高材生》上映首日票房仅有250万美元,这整个社交网络都在讨论影片的发行策略问题,甚至导演奥利维亚·王尔德本人也在推特上质疑Annapurna,让粉丝们都去支持这部女性创作团队主导的处女作。Annapurna以2505个拷贝的大规模发行《高材生》也招来了业界的批评,认为对于一部显然更适合网络媒体平台的电影,这是自杀式行为。


2019.08   《伯纳黛特你去了哪》 


凭借《少年时代》成为奥斯卡大热后,理查德·林克莱特联手凯特·布兰切特拍了这部改编自Maria Semple同名小说的喜剧片《伯纳黛特你去了哪》。但是影片完成后不断更换上映档期,让所有人都对影片的前景不是特别看好。


理查德·林克莱特拍《少年时代》只花了400万美元,但最终三个小时的影片在全球票房达到了4450万美元。这可能也是梅根·埃里森看中林克莱特的原因,这与Annapurna公司挑选项目的策略完全符合,作者导演的低成本艺术作品换来不错的票房成绩。


▲林克莱特出席《伯纳黛特你去了哪》 放映 


《伯纳黛特你去了哪》原本定于2018年五月公映,当时有人还猜过是不是会去戛纳。后来影片被推迟到2018年十月公映,然后又被推迟到2019年五月公映,最终才在2019年八月,也就是上周,在北美正式公映。


影片上映首日拷贝数量超过了2000个,但首日票房仅为345万美元,媒体评价也不是很乐观,烂番茄好评率仅为44%。


Annapurna曾经也打算投资制作改编自Maria Semple小说的电影,那是2013年伍迪·艾伦的《蓝色茉莉》,北美票房达到4000万美元,还为凯特·布兰切特夺得奥斯卡影后。今非昔比,《伯纳黛特你去了哪》或将成为Annapurna最失败的作品,但更令人悲伤的是,这对于所有人来说,包括梅根·埃里森在内,都在意料之中。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608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相关文章

Annapurna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