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命拍出来的电影,锁定9月口碑最佳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徒手攀岩,是一项在户外攀岩时不使用绳索和其他防护装备的运动。

这是难度最大也最危险的一种攀岩方式,攀岩者只能通过他们的手和脚踩在岩石上的小凹洞和凹槽上,才能防止他们不掉下摔死。

《碟中谍2》

早在《碟中谍2》中,阿汤哥就为观众展示了徒手攀岩的紧张和刺激。

因为过于危险并且没有使用替身,时任汤嫂的妮可·基德曼甚至对吴宇森导演产生几分不愉快。

拍电影时,可以使用保护措施,可以中断拍摄随时从头再来。

可是在纪录片《徒手攀岩》中,亚历克斯·霍诺德(Alex Honnold)展示的是真实徒手攀爬的过程。

徒手攀岩,玩的就是心跳。

徒 手 攀 岩

Free Solo


导演: 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 / 金国威

主演: 亚历克斯·霍诺德 / 金国威 / Dierdre Wolownick / Tommy Caldwell / Sanni McCandless

类型: 纪录片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上映日期: 2019-09-06(中国大陆) / 2018-09-28(美国)

片长: 100分钟

又名: 赤手登峰(港) / National Geographic: Free Solo




这是一部让观众无法停止观看的影片,豆瓣9.0分,IMDb8.2分,烂番茄97%新鲜度。

还有无数奖项加身,尤其是第9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这一殊荣。《徒手攀岩》即将在国内上映,这可能是九月最刺激的银幕体验。

豆瓣9.0分,IMDb8.2分,烂番茄97鲜

Alex可能是世界上现存最伟大的徒手攀岩大师,因这项运动的危险性,之前已有许多徒手攀岩者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看着他爬上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那堵引人注目的“酋长岩”,观者无不紧张到手心冒汗。

在群山沉默的岩体面前,只有最纤细的手指和脚趾夹在荣耀和死亡之间。



为什么不借助任何工具,徒手攀岩?

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连Alex自己也说不上来。

酋长岩是世界上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高914米,这块岩石因其陡峭和凶险著称,号称全球最难攀爬的路线之一,从来没有人在这座峭壁上徒手攀爬过。



作为绝对的一番,《徒手攀岩》可谓是Alex的自由独奏。

当镜头对准生活中的Alex时,你可能会大吃一惊,因为他不是那种你认为会痴迷于攀岩这项极限运动的人。



他长着一张纯净的脸庞,眼神天真如幼兽一般,身形瘦小,性格害羞,安静到近乎社恐

纪录片拍摄时,他不到30岁,已经在一辆面包车里住了六年。



这是一种近乎苦行僧式的生活,车里配备了他所需要的一切,床、炉子、栏杆、指挂板,直接从做饭用的平底锅里吃饭,直接从容器里喝水。



他甚至是个素食主义者,日常只吃一些蔬菜杂烩,维持他攀爬岩石所需要的一切能量。

“六年前,我住在沃尔玛的一个停车场,靠88美分一顿的晚餐度日。”

现在,他通过赞助、书籍和电影等与攀岩相关的收入过上了体面的生活,这些收入足以启动他自己的非营利性基金,帮助贫困人口。

自2009年以来,Alex一直梦想着独自攀爬酋长岩陡峭的岩石表面。

他在安全绳的帮助下有规律地进行攀爬练习,并记录下细节,记录下攀爬过程中每一个抓地力和落脚点。

然而,女孩Sanni的出现,在他的安静又低调的生活惊起波澜。

Alex已经是攀岩界的一名摇滚明星,他登上过几十本杂志的封面,参加过脱口秀,上过综艺节目,还写过一本书。

Sanni在西雅图的签售会上遇见了Alex,并在他签售书时给了他她的电话号码。

《徒手攀岩》展示了Alex的动机,他内心的想法,以及他与Sanni的关系。



Sanni是外向开放的,但Alex不是。

由于几次失败的经历,他对亲密关系抱着一种微小谨慎的态度。

在大山和女孩面前,他的选择总是倾向于前者。

伴侣的存在会让他注意力分散,并造成危险的分心。

Alex害怕坠入爱河,唯恐这会削弱他在山上的注意力。

他成长家庭缺乏爱的温暖,Alex的妈妈要求严格,而Alex的父亲患着阿斯伯格综合症。

无人说“爱”,也无人拥抱他。

这段情感冲突在《徒手攀岩》中,甚至超过了Alex能否征服酋长岩的悬念。

Alex曾经说过,你可以随时死去,所以为什么不做一些像徒手攀岩这样的事情呢?

从Sanni的角度来看,这是因为你应该把生命用来和你爱的人一起度过。

在Alex扭伤脚踝住院时,医生给Alex做了一次脑部核磁共振,发现他的杏仁核功能明显弱于正常人

杏仁核是产生情绪,识别情绪和调节情绪,控制学习和记忆的脑部组织。

对于Alex来说,这意味着面对极端的环境,他所体验到的恐惧情绪不足正常人的一半。

影片的下半段聚焦于Alex准备攀登酋长岩以及最终的登顶过程。

虽然Alex不害怕在没有绳索的情况下攀爬陡峭的岩壁,但是他认为酋长岩非常恐怖,因为它的难度太大了。

在Alex准备攀爬酋长岩的过程中,他尝试了攀爬其他山峰,进行了大量的训练,用绳子一遍又一遍地攀爬酋长岩,是学会独自攀爬岩石表面的关键。

最终,Alex选择了一条被称为“搭便车”的路线作为攀登酋长岩的最佳路线。

Alex与导演金国威



《徒手攀岩》的导演金国威与妻子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选择Alex作为拍摄对象也绝非偶然。

在登山题材纪录片的领域,他们二人堪称神仙夫妻档,曾合作拍摄过豆瓣9.1高分的纪录片《攀登梅鲁峰》 。



用Alex在基金会上所讲的话来形容他们导演夫妻二人再合适不过,“把自己最爱做的事,变成糊口谋生的手段。”

他们和Alex一样,都是把人生的目标看作比生命还重要的事。

夫妻导演在奥斯卡领奖



这里没有Go Pro,金国威和摄制团队本身都是经验丰富的登山者,他们都知道:

Alex的一个错误举动、一块岩石的移位、一毫秒的注意力分散意味着死亡。



金国威在访谈中说,在拍摄影片的过程中“很难不去想象你的朋友,你正在拍一部电影…他从画框里掉下去摔死了”。

尤其是当Alex发现附近有摄像师时,拍摄必定会对他的行动产生影响。

所以摄制组必须想办法在不进入他视线的情况下跟拍,因为小小的失误可能会让他们葬身谷底、粉身碎骨。

影片中有这样的镜头,摄制组在酋长岩下面仰拍Alex的攀岩过程。

在Alex攀过危险地段时,摄影师好几次别过脸,捂住眼睛不忍观看,口中喃喃自语,“我不干了,我不想再这样了。”

Alex一直认为,自由攀登不仅关乎力量,还关乎一种勇士精神,这可能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他渴望成为这个星球上唯一一个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人。

他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件事,但他似乎并不是为了荣誉或名誉,甚至不是为了一时的冲动。



即使没有摄像机,他也会爬上酋长岩。

当他像蜘蛛一样爬上陡峭的岩石表面,手指流血,肌肉抽搐,站在岩石顶端,此刻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快乐与孤独感共生,如阳光洒满他的脸庞。



他敢于凝视深渊,当深渊回望时亦毫不退缩。

《徒手攀岩》以Alex Honnold充满痛苦和辉煌的攀爬镜头达到高潮,以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划上句号。

Alex Honnold做了人类从未做过的事情,但他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每一位坐在大银幕前欣赏此片的观众,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9月6日,国内上映,推荐去大银幕一观这部9月第一口碑佳片!




“生命的意义在于成就。”

       ——《徒手攀岩》



本文为作者 不散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825
分享好电影,让电影更好看。
扫码关注
不散
相关文章

徒手攀岩

查看更多 >

纪录片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