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技术流复盘 高精尖制作助力国剧工业化升级

2019-08-28 01:12 160

无论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都城,还是奇幻瑰丽的南淮鬼市,抑或是古碑口、殇阳关千军万马的交战场面,《九州缥缈录》为观众缔造了一个个崭新的视觉奇景,展现了一个东方文化下的史诗故事。

“铁甲依然在!”


阿苏勒率领都城子民迎战侵犯的朔北狼族,真正践行了“保护每一个人”的理想——《九州缥缈录》的故事也落下帷幕。



五十六集的篇幅,历经九州世界不同的国家与地区,刘昊然、宋祖儿、陈若轩三人饰演的主角阿苏勒、姬野、羽然三人见证了这片大地上各路英雄的崛起与陨落,也完成了自我的成长。这个恢宏世界观下的少年成长故事在暑期档收获了不俗的收视,根据CSM35城、59城数据,该剧自播出以来持续破1,稳居同时段第一。


虽然在原著改编与剧情节奏上存在争议,但《九州缥缈录》的制作获得了业内一致好评。无论宏大世界观的塑造、还是大型冷兵器战争场面的描绘,这些镜头背后是上百工种的配合、几千人团队的协作,《九州缥缈录》的制作可以说是国产剧工业化水准的一次突破。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剧在海外也收获了不俗反响,刷新了海外观众对于国剧的认知。


无论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都城,还是奇幻瑰丽的南淮鬼市,抑或是古碑口、殇阳关千军万马的交战场面,《九州缥缈录》为观众缔造了一个个崭新的视觉奇景,展现了一个东方文化下的史诗故事。随着该剧收官,让我们来复盘一下这些名场面背后的精工细作,探析该剧在影视工业化制作上有哪些进一步探索。


大场景复盘

古碑口、殇阳关、南淮鬼市等名场面是如何拍摄的


战鼓擂响,离国和下唐两军对战古碑口。沙场对面的离国军队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他们整齐如一的步伐声、呼号声,声声逼近。沙场的这一边,盾牌后的下唐士兵面露惧色,阿苏勒和姬野面色凝重,互相望了对方一眼。


《九州缥缈录》中千军万马的战争场景战争由实景拍摄和特效制作共同实现。据了解,古碑口战役在新疆戈壁滩实景拍摄。双方交锋、战马嘶鸣,卷起的尘土遮蔽天日,实景拍摄给予了观众无限的真实感。而千军万马的恢宏场面则通过特效完成。据介绍,下唐军队在古碑口发兵三千人,后期特效也实际制作了三千士兵的军队。


古碑口之战是阿苏勒和姬野面对的第一场战争,他们心中既有建功立业的渴望,也有对于战争、杀戮的迷茫与恐惧。借由两位主角的视角,《九州缥缈录》细致刻画了普通士兵面对战争时的心理。短暂交锋之后,姬野要离开战场,回到下唐求援,两位主角在夜晚的营帐外告别。不远处,一位士兵吹起了洞箫,无数士兵围在一起,听着箫声,脸上浮现出了悲戚之色。战场的氛围感,通过箫声也一起传递到了观众的心底。



既有大场景的渲染,又通过闪回、士兵特写等镜头描绘战场上普通个体的心理与精神状态,《九州缥缈录》勾勒了一次大型战役的纵深全貌。不同于以往的影视剧,多集中于表现领兵打仗的将领,《九州缥缈录》中的战争也属于每一个士兵,给予了观众更强的代入感。


如果说古碑口战役是阿苏勒和姬野两位新兵初次感受战争的残酷,那么殇阳关之战则是体现他们崛起和成长的一役。原著中,殇阳关被称为“帝都锁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若干诸侯国参与、战术复杂,这场战役的拍摄除了考验主创对于战争的叙事能力,也体现了技术的精度。


据了解,殇阳关之战的很多镜头背后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单单离军进入殇阳关这样一个镜头便涉及实拍和特效的结合。剧组搭建了殇阳关城门等实景,也制作了整个殇阳关模型,军队在城门下的镜头是实拍,而整个殇阳关的俯瞰镜头则需要在模型上拍摄,此外城墙的延伸、部队的延伸以及战争中动用的焰火则需要大量特效的处理。


“我们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往写实方向走,让观众感觉不到特效,但是能感受到这个场景的宏伟、壮观和逼真。”柠萌创始人兼总裁苏晓说道。据了解,《九州缥缈录》的特效镜头数达14076个、时长825分钟,特效制作周期210天,动用了30多个国内特效公司。《九州缥缈录》特效总监庞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单纯从数字来看,该剧的特效镜头不一定算国内电视剧里面最多的,但是实现难度和含金量很高。


除了大型战争场面之外,剧中的很多场景和镜头完成难度也不小。不少观众以为南淮奇幻瑰丽的鬼市是实景拍摄,但剧组其实只搭建了一半的实景,整体环境的渲染通过特效实现。姬野一鸣惊人的万人演武场真正实景拍摄的镜头也只有一个侧台。姬野与羽然屋顶追逐戏一气呵成,也将南淮充满烟火气的街头闹事展现在观众眼前。这些镜头为九州世界观的落地打下了基础,而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特效制作,也带给了观众更强烈的真实感,让观众更易于进入剧中的世界。


大制作背后的大主题  

九州英雄群像引领国剧艺术化表达突破


孔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九州缥缈录》的庞大制作并不是一种形式主义,而是与九州世界下的史诗化叙事相辅相承。通过一个恢宏的世界观为不同的英雄形象搭建了舞台,英雄群像的塑造则是对国剧英雄叙事的一次创新。


回到古碑口之战,面对离国军队,阿苏勒的思绪突然抽离。云卷云舒空镜后,他睁开眼,战场突然变得空荡荡,远处,姬野伏在马上,缓缓走来,姬野摔落马下,死了。阿苏勒大声呼喊姬野,姬野没有反应。镜头再次切换,阿苏勒站在垒砌起来非常非常高的尸体堆上向下俯瞰。


这组闪回镜头非常突然,但导演认为非常有效地表达了这部剧的文学母题——英雄,阿苏勒式的英雄。在很多男频小说或电视剧作品中,主角的成长是打怪升级、小人物逆袭的过程。阿苏勒被不少认为是“史上最惨男主”,历经亲人死亡、朋友背叛和利用,但仍抱持着“保护所有人”的目标,克制暴力。“吕归尘全剧都在抑制他体内可以让他千人斩(代表了暴力)的狂血,这也代表了我们对英雄的理解”导演张晓波说道。


除了阿苏勒之外,《九州缥缈录》还塑造了离国公赢无翳、下唐国主百里景洪、天驱铁皇翼天詹等一众血肉丰满的枭雄形象。这些人物都跳动着一颗蓬勃野心,希望握住刀剑和权柄,但也很难用是非善恶的二分法定义。张丰毅饰演的赢无翳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但在战场上历来磊落;张嘉译诠释的百里景洪老奸巨猾,但当权力覆灭时,他孤身一人抵抗北陆的铁骑,高光退场。


这些枭雄以百姓和士兵为棋子,不在意“一将功成万骨枯”,但他们都经历了得到权力、权力覆灭的过程。所有的权谋算计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些人物命运也体现了古希腊悲剧式的宿命感,也让观众对于他们的斗争有一种悲悯之情。


工业化水准提升助力中国故事走出去


“《九州缥缈录》背后所强调的工业化带给影视产业的变化是——无论在故事架构还是审美上,我们的想象力充分打开了。”苏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据了解,《九州缥缈录》剧组取景新疆、湖北、河南等地,行程超过8200公里。为了追求真实感,剧组搭建了100多处实景,仅北都城一处场景,就由167人耗时110天才搭建完成。在服装和置景上,剧组借鉴了历史上多个朝代、不同地域的审美风格,光服饰就有近万套,盔甲将近2000多套。


帝都深沉厚重,盔甲是黑金色的,南淮的飘逸浪漫,士兵着银白色盔甲;离国的奔放武勇,军队的服饰和盔甲是红色的烈焰;游牧民族聚居的北陆则通过皮草、皮革等选择,体现了原始性和粗狂感——九州不同地区的服装展现了不同的地域特色和风土人情,与故事完美融合。


在苏晓看来,所谓的工业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一个影视产品是资本、艺术、技术、匠心和管理的一个高度融合的产物,作品最后的效果就是这些方向上综合水平的体现。据悉,《九州缥缈录》剧组团队人数最高时达到了3000多人,涉及上百个不同门类的工种。如何在如此规模的剧组求取一个创作的公约数,并将细节尽可能落实,《九州缥缈录》采用了一个金字塔型的管理结构:导演、总制片人是核心指挥者,美术、服装、特效、后期音乐等各个部门的总监向他们汇报工作,层层落实。



《九州缥缈录》工业精良的制作水准也让它在海外市场收获了不俗反响。目前,该剧已登陆Youtube、亚马逊、北美新媒体平台VIKI、ODC、越南HT Pictures、马来Astro、新加坡Singtel等多个网络、电视平台播出,并在Rakuten VIKI平台获得9.9的高分。搭载标准化、工业化的精良制作,一个东方文化故事成功出海。


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的影视工业的制作水准、器材、制作人员的专业素养,并不比国外团队差,需要通过一部部作品进入国际舞台并获得国际认可。包括《九州缥缈录》在内的暑期档一众热剧表明,高度工业化的制作不仅为国产剧在题材、表现方式上打开了想象空间,也是一门通行世界的语言,能够助力中国故事更好的走出去。




本文为作者 综艺报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965

综艺报

点击了解更多
《综艺报》以独特视角透视国内外传媒娱乐产业热点,关注有实力和有潜力的公司及产业领袖,梳理产业脉络,发现产业趋势并提供可借鉴的案例!
扫码关注
综艺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