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共同命运》导演曲江涛:这是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8月28日 01:24

丝绸之路始于西汉,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连通从西安到西亚,乃至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构想。


从2013年到今天,“一带一路”已经迈入了第六个年头,这个由中国牵头的国际合作倡议,已经被纳入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上合组织等重要国际机制成果文件,并获得了杰出成果。



《共同命运》作为全球首部“一带一路”纪录电影,以一辆长途卡车为主线,沿着“古丝绸之路”,在不同的风景和故事节点切换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背景人物的故事,用镜头记录下他们的工作、生活和梦想,让观众了解“一带一路”带给世界的改变。


影片的主创团队堪称神仙阵容,编剧是盖·希贝特,他是四届英国学院奖得主;摄影师是BBC纪录片《人类星球》主摄影、艾美奖得主罗宾·库克斯和奥斯卡纪录片奖得主尤金·斯古埃尔斯。


雷建军


导演团队是曲江涛、邓斐等6位中国导演,他们的作品曾经获得过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艾美奖等,电影《无问西东》总策划、《我在故宫修文物》、《喜马拉雅天梯》制片人,清华大学教授雷建军担任策划,《我不是药神》、《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推拿》等片背后的著名剪辑师朱琳担当剪辑指导。




6个导演,5个故事



《共同命运》一共由五个故事组成。


第一个故事,肯尼亚的小女孩格瑞丝,坐着中国援建的铁路,去首都内罗毕寻找可以来学校免费教美术的老师。


第二个故事,西班牙七旬手工造纸匠桑托斯,来到中国安徽泾县学习制作宣纸,以此找回手工造纸的动力。


第三个故事,中国新疆维吾尔族少年,苦练篮球,在CBA开幕战上,终于见到了偶像姚明。


第四个故事,货车司机吴英华与朋友的女儿杨杨,载着一车的货物,从广州一路开到新疆,之后吴英华又跟着货车去了哈萨克斯坦。


第五个故事,约旦的富家女,在如果第19次面试失败就必须相亲的压力下,终于被一家中国电商企业录用。



导演曲江涛执导的是第一个故事《格瑞丝的梦想》。2017年的时候,《共同命运》的制片方丝路文化传播就找到了曲江涛,双方聊完之后没多久,电影就立项了。


谈到这,曲江涛就打趣道,其实他当时觉得这个项目实在太大。如果不是国家级的媒体牵头的话,这种量级的项目很难干成,因为制片方丝路文化传播是一家民营公司,没想到最后还真的干成了。


曲江涛说《共同命运》跟他以往拍摄的纪录电影在投资上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准备非常充足。《共同命运》除了姚明之外,并没有什么明星,也不是一部大片,但是制片方还是觉得有必要拍这样的题材,曲江涛说,他很钦佩制片方。


导演曲江涛


在被问及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故事,曲江涛表示,当时一共有几十个故事,牵扯到五大洲很多国家。电影的六位导演一起选最有影响、最具意义的故事,根据故事中的职业、身份,来选择拍摄的主人公,这些主人公必须是普通人。


至于选择了肯尼亚,其实是因为一开始他就提了这么一个故事。之后他就落笔,根据铁路、小女孩写了一个故事大纲,之后经过了大家的讨论,最后拍板由他来完成拍摄。



《共同命运》的拍摄让曲江涛获益良多



曲江涛此前已经有不少的作品,《共同命运》的拍摄让曲江涛学到了很多,这是他第一次到国外拍片,拍摄团队非常国际化,英国的摄影师和录音师,还有乌拉圭的摄影助理。尤其是两位著名纪录片摄影师罗宾·库克斯和尤金·斯古埃尔斯,曲江涛非常佩服这两位摄影师的专业精神和严谨的态度,他们的工作态度让人肃然起敬,不管是多脏的地面,随时都可以坐在地上拍摄。


编剧盖·希贝特


除了在国外拍片,与国外同行合作以外。曲江涛还表示,他可以很放心地告诉别人,他是《共同命运》的导演之一,这是他的一部作品。现在呈现出来的作品,他本人很自豪,而且通过此次拍摄,真正交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当谈到现场拍摄的时候,曲江涛感触颇深。2018年的春节,他赶到肯尼亚拍片,一共拍了10几天,刚拍了2天,肯尼亚的雨季就提前来了,让他们的拍摄遭遇了不小的困难。


当然,这并不是曲江涛在肯尼亚遇到的唯一的困难。在拍了两天半后,片中的女主角格瑞丝突然把头发剪了,就是现在片中近似于光头的造型,而恢复成原来的长度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剧组的人就把所有的素材拿过来,寻找哪些素材还可以用,最后发现只有一个格瑞丝的脚步特写可以用。



由于这个故事的角色都是素人演员,片中所有的角色都是真实身份。格瑞丝的妈妈就是现实中的妈妈,她家里确实经营一个小商店,格瑞丝也确实有一个姐姐,包括后来的美术老师也都是本人。


曲江涛说,他用一种剧情片的手法来拍摄这个故事,他给格瑞丝的表演打了一个及格分,毕竟她并没有表演的经验,令曲江涛欣慰的是,格瑞丝扮演的就是她自己,基本完成了导演的表演任务。



“共同命运”是如何诞生的



在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共同命运》推介会上,本片的策划雷建军教授分享了制作本片的初衷,提到了他最关心的两个多样性。


一个是,对于地球来说,生物多样性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只剩下人类,这个地球就不存在了;第二个是,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文化多样性是最重要的。《共同命运》就是从这样一个宏观的视角出发,又不仅仅是基于一种宏观视角,电影选择了用小人物,用一些普通人去呈现他们的故事。


《共同命运》主创团队


本片的六位导演,在与制片人、监制、剪辑师讨论之后,选择了以“丝绸之路”串起了五个故事。六位导演先各自剪自己的故事,最后再把素材交给剪辑师朱琳,通过她把素材整合起来,对每一个人物做取舍,在保持情感的前提下,做到情绪的统一。


一开始所有的素材加起来有300多个小时,最后剪到成片的95分钟。曲江涛的故事一开始剪了一个50分钟的版本,考虑到总时长以及与其它四个故事的串联,最终剪到了十几分钟。


其实《共同命运》一开始一共拍摄了十几位人物,最后在电影版本中呈现了五个人物,在这些故事中,中国顶尖的纪录电影团队和全球顶尖的团队一起,以全球的视野创作了这样一部电影,在这些故事中呈现了片中角色的梦想,组合在一起就构成了“共同命运”这一主题。



每个人都有心中的梦想



说到梦想,曲江涛的个人经历就非常符合《共同命运》关于梦想的主题,他原本是新疆电视台的摄影记者,原本的职业规划是做一个出色的摄影师。


后来去了北京,他的室友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摄影系进修班学习,班上要拍毕业作品,就让曲江涛给他写一个故事,曲江涛就写了,他的室友觉得故事不错,就让曲江涛当其毕业作品的导演。当时,曲江涛连导演该干什么都不清楚,他觉得这个经历很有意思,第二年就报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进修班,一边打工一边上学。



这段经历对于曲江涛来说,重要的不是学到了多少电影知识,而是让他树立了一个目标,以后他要当一个导演。从那以后,过了七八年的时间,他写了一个剧本,把剧本给田壮壮看,这个剧本就是后来的《孙子从美国来》。


当被问到他是喜欢拍剧情电影,还是拍纪录电影的时候。他说这并不好回答,拍剧情电影的时候,他是在表达他想表达的东西,而在拍纪录电影的时候,会有一些难以预料、灵光乍现的东西出现,不按套路进行的故事会让他很高兴。


他说自己有一个已经拍了13年的题材,记录了一帮孩子在这期间的成长过程,他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这部纪录片可以问世。



结语



在被问及,他本人是如何理解“共同命运”四个字时,曲江涛答道:


“共同命运就同呼吸共命运嘛,其实说起来是这样,就是一个所谓的地球村,在过去来讲可能是距离上的一个拉近,但是现在这个地球村相当于大家交织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大家命运是相连的。可能确实是非常紧密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那边的移动可能真的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的人。”



《共同命运》创作跨越亚洲、非洲、欧洲,行程约30万公里,拍摄了中国、西班牙、智利、约旦、哈萨克斯坦、肯尼亚等地不同的人物故事,从中国安徽到西班牙的古城昆卡,从非洲大草原到中亚戈壁,影片不仅展示了世界各地壮阔唯美的风光,还通过普通人的视角,解读中国与世界的休戚与共,命运相连。



FIN

本文为作者 导演帮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4978

导演帮

点击了解更多
中国导演聚合社群
扫码关注
导演帮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