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巩俐贡献大尺度情欲戏,也拯救不了这部失败的作品

2019-08-30 13:54 1133


在陈凯歌的导演作品中,《风月》是一部经常被人忘记的电影。《风月》是陈凯歌在获得金棕榈大奖之后的第一部电影,当年也入围了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但首映之后却遭到了口诛笔伐。

 

《风月》刚刚发行了日版蓝光,是时候探讨一下这部作品了。


 

一直以来,《风月》被当做是陈凯歌创作生涯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但其实,陈凯歌的转折点发生的更早,纵观陈凯歌的所有作品《孩子王》、《黄土地》、《边走边唱》是偏重于影像传递的,特别是《黄土地》中,视听语言的冲击力与生命力是大于这个故事本身的。陈凯歌是一个电影诗人,在《黄土地》、《边走边唱》中,我们总不难看出陈凯歌根植于中国这片土地的诗性。


 

《黄土地》中巧儿深夜对着纺锤唱歌,那种诗性传递出的是根植于中国这片土地的文化环境里,女性的境况和遭遇。看陈凯歌前期的作品,要看到的是“诗性”背后的对于受困于文化、环境中的个体的人的同情,这其中包含女性、LGBT以及受困于传统男性角色设定的男性的同情。

 

而在《霸王别姬》中,你依然可以看到那些同情,只不过在其中,原先属于陈凯歌的诗性几乎被降到了0。当陈凯歌开始了他的宏大叙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丢弃了原本的自己。


 

《风月》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在电影文本和个人化表达中彳亍着的陈凯歌。

 

电影改编自叶兆言的小说《花影》,江南大户人家小姐如意从小在鸦片的环境中长大,被冷言冷语歧视为“毒人”。后继承家族衣钵,成为一家之主。她受困于封建礼教的束缚,时时想要冲破束缚。


她身为一家之主,却倾慕于嫂子的弟弟郁忠良,而郁忠良却心怀鬼胎想要骗钱。随着时间的推移,虚情变成了真爱,但两个人却再也回不去了。


 

这是一个历史底蕴非常深厚的故事,整个故事的时代感非常强,打着沉重的历史烙印。


曾经写出《长恨歌》的知名作家王安忆,是这部影片的编剧。他后来在回忆中曾经把《风月》和《霸王别姬》放在一起比较,他说“《霸王别姬》具有一个先天很好的人物关系。在陈蝶衣(原文之误)和段小楼这一对师兄弟之间天然就有多少层关系,这些关系呈现出阶梯状,一层层上去,可抵达很高处。《风月》的人物关系不是机巧性很强的,可以巧作文章的。”


 

的确,《风月》中人物关系的变化几乎是没有的,它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家族内部人物关系的网,而每一个受困其中的人,都只是一个棋子。


但陈凯歌却想让棋子活起来,充满了情欲,这本身并没有错误,但陈凯歌的失败在于,他想要让情欲承载人性表达的厚重主题,却几乎丢弃了环境与人的关系。



影片的前半段几乎就像是走马灯一样在叙述几个人物的前史,童年的悲惨经历以及造成心理阴影的原因都被简单的一带而过,而这对于理解人物是相当关键的一部分。


这就造成了人物的情感是不延续的,这种断裂感直接导致我们对人物行为动机的不理解、不接受。从电影角度来讲,引不起任何同情是非常可怕的,即使有张国荣和巩俐滚床单这样以后也不会再有的戏份,我们也难以接受一个行为动机无法理解的郁忠良。


 

对于人文环境的铺陈,陈凯歌几乎是点到为止的。最开始淘气的如意一桌一桌的掀翻牌桌闯入祠堂,那个时候的如意是整部电影最可爱的时候,因为这种淘气让我看到了一种天性对礼教的反抗。


但是在这场戏过后,陈凯歌的环境铺陈就此丢掉了。他貌似在重复《霸王别姬》中编年的叙事方式,但在《风月》中,这种叙事却断裂了情感,缺乏情绪的铺陈和细致的酝酿。


 

陈凯歌选择了“情欲”作为出发点本没有错误,但却没有给“情欲”找到根源。郁忠良与如意的爱情,应该是由于长期受到束缚导致焦虑郁结,由此产生的力度应该是大于鱼水之欢本身的。但陈凯歌只将情欲本身作为出发点,想要让情欲去挑起更多的东西,这就注定会失败。

 

王安忆说“他是一个贪婪的人。他要的东西太多了。我不知道他让电影承担这样重大的负荷对头不对头,但我预感到,他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当陈凯歌想要用这种危险的方式去为影片寻找支点,周边的人都预感到了这种失败。而陈凯歌自己,却还在自己的《风月》世界里,构想着举重若轻的戏码。


 

陈凯歌想要的是强烈的爱情,他想要让爱情承担起更多的东西,然而却没有做到这一点。《风月》承载着太多陈凯歌的个人表达,对于欲望、对于人性。这点在后面的《无极》中被无限放大后,就成了一部需要极尽全力的去索隐才能找到导演表达的蛛丝马迹的作品。

 

《风月》这部电影在观看的过程中,你需要不断地去调动自己对历史的了解,对生活的体验,才能依靠脑补,去理解两位主角的行为动机,进而走进陈凯歌的《风月》世界。这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是不现实的。



王安忆的回忆中一语中的的指出了这种不现实的原因,“鬼魂都要化成人身送到你眼前,要你信服的。尽管有那样多的现代观念的电影理论为它开拓出路,可依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它写实的特质。一句话,它是人间面目的。人间的常情常理,承载得起陈凯歌所思所想吗?”

 

答案必定是承载不起的。


 

陈凯歌所要表达的宏大哲思,是不适用于《风月》这部电影的,因为这个故事包含了太多历史的遗留和碎片,你必须一片一片的收拾起来,不能弃之不管。

 

在王安忆的文章中,涉及到了更多的陈凯歌创作方式和处事方面的问题,比如陈凯歌在争论的时候会突然强调“这是我的作品”。但因为这些描述出于个人感受,可能会影响我们对一部作品的判断,所以我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去看待这些当事人转述的八卦。



但是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陈凯歌在《风月》中呈现出来的效果与他的野心相去甚远。

 

《风月》最后留给我们的印象就只有杜可风镜头下凝重的江南水乡和如意跑过长廊的如钢琴旋律一般变化的光线。诚然,这部电影承载了大量的表达,但陈凯歌却没有将他们举重若轻的表达出来。


  

最后,还是以王安忆的一句话收尾“你要会听陈凯歌说话,听懂之后,你会发现,他正是你的一面镜子。”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作者 | 致远君



本文为作者 锐影Vanguard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103

锐影Vanguard

点击了解更多
懂电影,更懂你。
扫码关注
锐影Vanguard
相关文章

陈凯歌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