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暑期档,“IP+流量”剧的升级和“粉圈”问题其实更值得关心

2019-08-30 16:44 1627

2019年8月30日刊 | 总第1884期

9月将至,随着“百展”剧的集体开播,热闹了快三个月的暑期档落下了帷幕。

今年的暑期态势,与往年相比更显嘈杂。

大剧上,排播不确定性导致的扎堆和对峙局面尤为突出。

先是《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涌起首波比斗热流,再是《宸汐缘》《九州缥缈录》先后定档使古装大剧的阵营更加拥挤;《亲爱的,热爱的》《全职高手》一台一网、一软一硬,上演了电竞剧的对决;倒是教育题材的都市剧《小欢喜》以不变应万变,独树一帜,以温暖现实主义的调子突出重围。

中小体量剧集,由于大剧集中,生存空间也受到限制。

今年夏天,盯准年轻学生群体的“分众”剧目数量众多。青春体育剧有打乒乓的《追球》、登山的《强风吹拂》还有玩电竞的《陪你到世界之巅》;青春情感剧有讲女性“双生花”的《七月与安生》,有细描暗恋青涩的《暗恋橘生淮南》;另外还有古装“暗探”剧《大宋少年志》,民国制服诱惑《烈火军校》,以及软科幻喜剧《蛋黄人》等等。

可惜的是,在军训式追剧的夏天,年轻观众不仅要看大剧、磕《哪吒》还要玩游戏、刷短视频,留给这些剧集的注意力已经少之又少。这导致本该圈地跑马的分众剧,在今夏未能催生出一匹小而美的“黑马”。

大局已定,亟需反思。

作为全年周期最长的档期,今年暑期排播调整给大家带来的“心惊”还历历在目,这在未来会否成为常态?“IP+流量”已从凭借制作加持进入口碑上行的2.0时代,但这种高风险赌局是否还有人敢下手?会员“破亿”时代,不仅台网分野清晰,粉丝与普通观众之间也拉起了一条看不见的界限,未来的剧集创作该如何适应?

暑期档剧集给我们留下的这些问题,今天我们一一道来。

档期变速难阻热情,125部剧集中抛售



今年的暑期档,一改以往循序渐进的升温态势,经历了从急刹车到深踩油门的变速节奏。

有意思的是,暑期档的“减速”与加速都与大剧《九州缥缈录》关系密切。6月3日,包括这部剧在内的换挡风波,敲响了今年暑期政策调整的警钟。

卫视与视频网站的排播格局突变。前者原定播出的《半生缘》《大明风华》等招牌大剧,进入待定席;后者低调求稳,各大平台不仅一反常态,未发布确定的暑期排播表,像《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等大剧更是选择了宁心静气,纯粹“裸播”。


这和往年暑期档的外扬风格有所差异。

过去几年的暑期档,但凡推出招牌大剧,必然伴随着大量的前期互动宣传。

比如2015年播出的《花千骨》,开播之前就曾推出“方言片花”“换头剪辑”“参与创作主题曲”等互动方式;2016年播出的《幻城》,请来周杰伦演唱主题曲,输出内容前先从声势上一鸣惊人;2018年播出的《扶摇》,前脚刚在腾讯视频上线,后脚朋友圈就被花絮广告插满。

“加速”同样与《九州缥缈录》有关。如果说,《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的成功上线,象征着暑期档古装剧的“放行”;那么《九州缥缈录》7月16日的再次定档,则向观众宣告着暑期档大剧“竞演”周期的到来。

从7月中旬到8月底,暑期档内容更迭迅速。扎堆定档的自制剧、转网播出的卫视剧、姗姗来迟的延宕剧接连而至,许多剧作还没来及跟观众混个“脸熟”,就被新剧抢走了注意力。

客观来说,虽然前期颇多变故,但今年暑期档所播的剧集数量却一点也不少。

云合数据显示,今年暑期档剧集一共上新125部。要知道,占据着IP红利、流量高光的2017年,暑期档上新剧集也只有86部。而今“寒冬期”的暑期档反倒有如此表现,值得感叹。

可见,在“播出即是胜利”的当下,前两年资本涌入、行业急速发展时酝酿的作品,已经到了集中释放期。

在“百展”献礼季后,剧集排播势必要在新的指导政策下,形成新秩序。如今夏这样的急刹车、大放行,应当不会成为常态。毕竟,在这一批过剩剧目集中释放后,行业内储备的大部分项目,也已经是经历过寒冬期洗礼的新血液了。

暑期无“剧王”,“IP+流量”却进入了2.0时代



暑期档惯生“剧王”。历数过去数年称得上“剧王”的作品,不论是卫视周播的《花千骨》《楚乔传》,还是平台网播的《延禧攻略》,都在暑期档登陆荧屏。

今年则有些例外。即便暑期档里也有着如《少年派》《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这样的热门剧集;但详观数据,“剧王”的桂冠恐怕还要许到年初播出的《知否》头上。

图源:卫视这些事儿(左)、骨朵数据(右)


从收视率来看,《知否》《少年派》《小欢喜》等剧的总体差别不大。但由于它们都是腾讯视频的版权剧,故此我们可以将两者进行结合比对。从腾讯视频的前台播放量来看,《知否》一骑绝尘。

为何今年暑期档未能产生“剧王”?

从宏观层面说,这和今夏古装剧不甚积极的播出环境有关。暑期档向来是古装剧的自留地,前几年的《古剑奇谭》《花千骨》,近两年的《楚乔传》《延禧攻略》,都属于古装剧的领域范畴。

这些作品,或有顶配流量、或是黑马逆袭,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先天优势。但今年的古装剧环境,从制作、宣发到播出都不具备这样的成熟条件。

《亲爱的,热爱的》用户画像


从微观角度讲,暑期档剧作本身也有局限性:同为古装剧的《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前者题材小众、难以“破圈”,后者内容深奥、容易赶客。

当代题材剧集中,《亲爱的,热爱的》分众明显,吸引的多是年轻女性群体;《小欢喜》《少年派》同属教育话题剧,展现的熟稔度、探讨的深度都较以往同类作品有发展。但话题剧更讲究新鲜度,近年教育话题在电视剧创作中被一提再提,新鲜度损耗难免后劲不足。

当然,没有“剧王”并不意味惨淡。相比往年,今年的暑期档更像是“百花齐放”。

即便遭遇着紧缩又松绑的尴尬,但古装剧依旧是2019年暑期档的扛鼎者。

从评分层面来说,今年暑期档豆瓣过8分的剧作有三部,《长安十二时辰》《大宋少年志》3占其2;从热度层面来说,《陈情令》《九州缥缈录》《长安十二时辰》5有其3;从盈利层面来说,《陈情令》更是凭借“付费提前看结局”的操作,为腾讯视频的单片付费模式立下汗马功劳。

图源:艺恩数据


都市剧继续向稳的同时,也有着几许新变化。

其一,往年的暑期档剧集,虽然也有过《克拉恋人》《我的前半生》这样的爆款产品,但像今年《亲爱的,热爱的》一般,牢牢把持着暑期播出剧目热度制高点的却是头一回。

其二,如《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这样,连续两月播出的都市剧都成爆款,近几年暑期档也不常见。

图源:艺恩数据


类型剧承载的探索价值更重。

在这一方面,尤其要拿出《全职高手》《九州缥缈录》来单说一下。

照常规眼光来看,这两部剧“《缥缈录》+刘昊然”“《全职》+杨洋”的配置,算得上“流量+IP”的样板。但可贵的是,在行家里手的操盘下,“流量+IP”也被做得上了一个台阶。

前者虽上不了“诗史”台阶,但两兵对垒的宏伟、多方较量的深谋,也算为东方魔幻英雄叙事添了砖瓦。作为电竞题材剧,《全职高手》在某种意义上,打破了观众心中“电竞是恋爱的点缀”的刻板印象;用先进的引擎拍摄技术成功将男性用户拉入受众之中,可谓类型突破。

也许,到如今“流量+IP”的叫法确实该改改了。在专业度的把持下,这种配置已经不再是“赶工+滥制”的代名词,它们能做类型突破甚至能当行业探路者。只是,在“流量+IP”2.0时代,这种配置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值得行家深思。

 “粉圈”侵袭带来的不确定性



过去观众追随流量,如今观众创造流量。

随着粉丝经济的蓬勃发展,用户自主选择的意识更加突出,“剧带人”正在慢慢取代流量时代的“人带剧”。与其追随自己偶像主演的乏善可陈之作,浑不如“跨过墙头”,选择一部心仪的剧作沉浸其中。假如演员表现上乘,新的偶像更是随即而出。

毕竟,追星的本质是造星。《亲爱的,热爱的》主演李现,就凭着韩商言这一角色,成为“七月现男友”,微博涨粉1600万,并迅速攀上电视剧演员#艺人新媒体指数#TOP10榜单。

同样境遇的,还有《陈情令》的主演肖战、王一博,两者微博分别涨粉900万、700万。必须承认,“粉圈”文化已经成为影视作品的一部分。

这两部剧的粉丝群体的审美偏重也有所不同。据笔者观察,《亲爱的,热爱的》的粉丝更关注杨紫与李现在剧中的CP情感,而《陈情令》的粉丝是对整部剧情有独钟。比如,集体涌入剧集评价指标豆瓣,刷出8.0分的高分,便是最好例证。


倘若说豆瓣评分的逆袭仍无足轻重,那么腾讯视频以“30元提前解锁大结局”的超前点播吸金1.5亿,无疑将“粉圈”力量的强大展现得淋漓尽致。相信在此之后,将观众变成粉丝将成为平台单片付费模式下的常备选择。甚至可能会进一步出现“为谁拍剧”的思考。

当然,“粉圈”侵袭带来流量、经济红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剧作、原著如何把握的新一重讨论。《全职高手》《九州缥缈录》面临的书粉争议便是其一,这是大IP高流量的先天弱势。《陈情令》如此火爆仍未“破圈”也是其一,小众范畴的作品缺乏的不是星星之火,而是漫草之原。

今年暑期档虽无真正的全民“爆款”,但是这一批高热度剧集的“百花齐放”,也让当前较冷的影视行业暖意自生。其实,今夏电影市场与剧集市场的表现,都算得上惊喜。处在风浪拐点的影视行业,也需要些好消息来提提神。相信随着“百日展播”活动的演进,未来的剧集市场会更加热闹。

【文/冯壹】

The End



本文为作者 影视独舌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120

影视独舌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评论,人物专访,剧目展示,产业报道。
扫码关注
影视独舌
相关文章

电视剧

查看更多 >

暑期档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