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搞乱杜琪峰剧组,拒拍婚庆,这位型男新导演很燥热

梁宸歌、司文斌 等人看过

本期精彩语录:


·《肖申克的救赎》高中看完一晚上没睡着,太震撼了,睁着眼睛到天亮。


· 编导专业的堂哥说:上课的时候,可以带着女朋友看电影。


· 办公司一学期就倒闭了,但我就是不拍婚庆!这是底线。


·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片子,放映机那束光,从我头上穿过去,打在银幕上,哇!


· 我拍了一张刘德华照片,发了微博。第二天起来,炸了,全世界都在找我,因为刘德华造型还没有曝光。


· 找院方谈判,我们要拍!有没有钱都要拍!不行你们就把我们的学费拿过来!


· 我刚发给大鹏剧本,他当晚看完,第二天就把这个事给定了。


· 突然监视器就黑了,然后现场有人开始喊,出事了,出车祸了!我跑过去已经慌了,那车的引擎盖还在冒烟呢,欧豪一直没出来。


· 现在说小女孩过度煽情的比较多,这个问题其实比较两极。



·有一个小女孩一头撞上冰箱的镜头,那个是意外,是真的。


· 李梦就是不敢(开枪),虽然是空包弹,但是会喷火星,她就死活不敢,在那哭。


甘剑宇,《铤而走险》导演


第一次看《铤而走险》是在两个多月前的上影节,映后主创都在,你能一眼认出大鹏,欧豪的白色背带裤也很扎眼,但是曹保平旁边为什么还有一个男星,他演谁了?



但要说这个帅哥是导演本人,你又会产生新的疑虑。


在所有第一导演(ID:diyidy)的新导演专访里,甘剑宇(微信自称阿甘)是最适合去打扮打扮泡妞,少拍些电影的那类青年,有时候像个刚准备参加综艺的艺人,但我们的聊天,却是从腰间盘突出这种中老年话题开始的。



因为记者本人,最近就确诊了这个终生陪伴项目。这几天所有的采访也都是站着进行的,甘剑宇一听,也站了起来,双眼冒光——“我也得过啊!你还能站着,那还不严重啊!”


那年他20出头,正猫着腰、翘着腿剪片,突然就“铤”不起来了,更别提走险,严重时躺床不起犹如废人……


患者之间交流了20分钟病情,惊世骇俗,这里就不细说了。


想说说作为导演,甘剑宇到底水准怎么样,有什么抱负。


他一直在干着铤而走险的事,学习不好就艺考,导演是什么不知晓,没毕业就办公司,半年倒闭接着考……


这就是22岁前的甘剑宇,直到他去了香港,见到杜琪峰这种大咖,他才……真实地闯了大篓子,泄露《盲探》剧组机密,差点被学校开除。


但年轻人对这个世界总是倔强的,为了做导演,他和同学去找校领导示威,争取到已被砍掉的教学拍摄名额,接着直奔FIRST,在忻钰坤光环笼罩下,拿了个没太多人过问的电影奖,却认识了职业导师曹保平。


磨了两年剧本,出来这部《铤而走险》,还差点“害死”欧豪,嗯,去掉引号也能成立。


你说他顺风顺水吧,但人家也得罪过杜琪峰,也得罪过腰间盘。


你说他勤奋刻苦吧,人也不是那性格,总感觉玩性好大。


今天电影公映第一天,没有爆,也没有垮。不管怎样,这病,不能根治,这对电影的念想,也不会断。



01

堂哥说学编导能带女友上课看电影,就考这个专业!


我是从小看碟片,家旁边就有一个出租影碟的。那时候看香港电影最多,喜欢喜剧,还有古惑仔,小时候很多同学模仿陈浩南。


要说电影给我最大的震撼,真让我觉得电影有魔力有力量,是在高中,高一还是高二,我有点忘了,同学突然给了我一张DVD,打开一看,摩根·弗里曼,《刺激1995》(《肖申克的救赎》)。


十六七岁的时候你很少失眠的,看完这个一晚上没睡着,太震撼了,睁着眼睛到天亮,一直在回味,第一次觉得电影有这么大的能量




我有一个堂哥当时就在学编导专业,当时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导演,然后我就问他,你那个专业是干嘛的?他觉得跟你说不明白,说反正我们上课的时候,可以带着女朋友看电影


我说还有这种专业啊!他说是啊。我说那这个专业太好了!


另一方面,我念的特别好的中学,但是成绩不太好,讲不出来自己哪里比较好,艺考真的也是因为成绩不行,大学上的浙江传媒学院的广播编导,其实是广播电视编导,07届,制作方向,制作方向更多的是剪辑,后期的部分。


到了大二的时候,学校开了一个新的专业,全院挑了15个人,组了一个导演班,叫“精英班”,以前从没有过。


那个时候你肯定知道什么是导演了,就想去试,通过考核,再考一轮,就进了导演班,班里是一个老师带三个学生。我就有点类似转了专业一样。


然后就开始去系统地⋯⋯我觉得不是叫学习,叫试错,怎么去拍片,怎么去尝试,那个经验挺宝贵的。因为只有在那个环境里面,你可以去尝试失败,拍的乱七八糟,全是经验教训。也翻拍也借鉴,也加一些原创,什么都弄。拍的这些东西到现在还保留着,但是不敢看


在电影风格上,同学里会分派系的,会说你是属于哪个导演风格的,但那个时候我喜欢的导演是谁,一是自己都没搞清楚,二是,你会发现,包括你模仿的导演,他们后来也拍了一些挺替他遗憾的东西。


我那时候更倾向于类似于无厘头一点的风格,喜剧吧。


当时拍的主要以身边的一些事情为主,比较难忘的就是,期末会有社团,他们把那些学生的作品放一块放映。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片子,放映机那束光,洒过去,从我头上穿过去,打在银幕上。然后,还看到一些观众的反应,哇!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可以做点什么,自己也不是这不行那不行的。


其实老师给我的评价都挺好的,挺喜欢我,我应该还是有些天赋的,哈哈哈。那时候就挺调皮的,我就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乖乖学生,不那么守规矩,有的课也不太爱听。


甘剑宇


也没机会去跟组,那个时候资源不那么理想,但有去探班。那个时候你自己就特别想拍,不管拍什么你都想拍,你觉得跟摄影机在一起或者在剪辑房,那个东西有存在感。


然后还去拍一些广告,赚了钱之后就买单反买摄影机买电脑。还弄公司,去注册,租了一个场地,接着就老跟甲方撕,交了货,人家不给尾款,还亏,一学期就倒闭了。


我就是不拍婚庆!这个我一直保持得特别好!底线是婚庆不拍!


02

泄露《盲探》剧组机密差点被开除,找校领导夺回教学拍摄权


本科阶段其实你没什么样的电影认知,就是瞎弄。到了硕士阶段,去了香港演艺学院,才开始知道应该以一个从业者的心态去做电影。


以前真的没机会拍电影,不太可能。去香港我有特别强烈的目的,为什么要念这个学校的硕士——它有一个毕业作业计划,就是毕业的时候,这帮人一块拍一部电影,我就奔这个去的。


刚到香港时,你还是个影迷心态。就是没有弄清楚,到底是喜欢电影,还是你喜欢“你喜欢的电影”,我觉得我应该是后者。


然后第一个教训是什么呢,就是去杜琪峰的剧组,《盲探》,以学生的身份去那学习观摩。


我就坐在杜Sir后面,他气场太强了,我心跳都很快,第一次见到真人,无比地激动


当时就犯一个错误,对,观摩你都能犯错误⋯⋯因为太激动,我就想跟大家分享,我现在进了这么厉害的剧组,还看到刘德华了,就坐身边,情不自禁地我就拍了一张刘德华照片,发了微博。


我当时微博就几十个人,都是一帮同学朋友,全是你认识的人,没觉得有问题,之后跟了一天的拍摄,很累,就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之后,疯了,炸了,那条微博被转了好像几千上万次,那个时候应该都没有“热搜”这个概念,但就被转得太厉害了,完了,全世界都在找我,包括学校领导、老师,因为刘德华造型都还没有曝光,而且当时也不止你一个人拍了,其他人也拍了,他们都没出事,就我出事了


特别严重,甚至可能被退学,因为你违反了规定。我刚去一个来月,什么都没搞清楚,其实你某种程度上干扰了人家的创作


然后我就开始道歉,给杜琪峰写了一封信,手写的,说怎么怎么喜欢他的片子,真的是因为太激动,太喜欢,没控制住自己。后来就原谅我了,老师跟我说,导演说算了,不追究了。


我觉得那是一个节点,那个教训真的挺大的。


杜琪峰、刘德华


其实之前在大学里,拍的一些小东西,七七八八的,还挺自信,到香港,就已经被放在一个末尾的状态,所以你之前的预计啊,还想拍长片,还想最后争取到导演的位置,你发现你去了之后,差点要被开除了。


在香港的收获挺多,比如说李屏宾过来给我们做摄影指导,拍胶片,为什么之后自己要选择去拍剧情片、类型片,我觉得跟这段经历也有很大关系,你期待成为一个好的类型的导演,是偏工业的。我第一个电影就是最后的毕业作品《小学鸡大电影》


它这个就像创投,在学校里,你要当导演吗,要当编剧吗,OK,你上来讲你的故事,你挑一段戏,拍出来大家看哪个作品更好,就选哪个。学校会找很多业内的人士来评估,比如说游乃海,还有丁云山,银河映像的制片。


因为我在演艺学院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那么好。对,甚至还收到警告信,就是你这科分数太低了。但最后他们还是看你的作品,其它的都不管,就看你这个东西拍得怎么样


当时拍的就是《小学鸡大电影》剧本里面的一个片段,一个孩子要拍电影,他跟他的影迷父亲说,我要拍电影,借你的8毫米摄影机用一用,这么一场戏。


《小学鸡大电影》剧照


就选上了,你预计可以真正地拍一部电影,想上院线,有这个期待。但是我们是第二届硕士,第一届硕士他们拍了一部《一个复杂故事》,张学友、叶德娴演的,杜Sir监制,在香港上映后成绩特别不理想。


到了我们这一届,没有人愿意给钱了。那么同学们就不干了,不只我一个人,很多人都是奔着这个来的。于是找院方谈判,到校长办公室,跟领导直接沟通——我们要拍!死活都要拍!有没有钱都要拍!不行你们就把我们的学费拿过来给我们拍!


后来就是很少的成本,大概三十五万港币,二十几万的人民币,拍了,最后我们还为学校赚钱了。因为学校是把版权卖给了notv,还是乐视,反正是卖掉了,回收了制作费,但是内地是没有放映过,就是走影展,FIRST影展,华语青年影像论坛。


《小学鸡大电影》还拿了一个FIRST剧情片单元的奖,我现在跟FIRST挺近的,就特别感谢FIRST,给这样一个平台和机会。


不过那一年最佳给了忻钰坤的《心迷宫》,然后那年他火遍全国,全世界都只知道他,哈哈哈。现在跟他是特别好的朋友,前几天还在聊天,他正在写剧本,一稿一稿的,一会就把自己推翻了,跟自己较劲呢


忻钰坤


03

曹保平是我的一把尺子,拍电影是守分不掉的过程


《铤而走险》剧本第一灵感就是要做一个绑架的类型片,它没有“啪”一下,我就要做一个什么样的片子的瞬间,因为这个时间太漫长了。从2016年底,搜集资料,到找警察做采访,然后跟监制曹保平沟通,还有编剧成员的沟通,一个一个碰,一步一步来的。


曹老师是一开始就加盟进来的,我《小学鸡》去FIRST那年他就是评委之一,很早就认识了,他当年觉得我挺坎坷,因为竞争特别强,有刘雨霖(刘震云女儿)、文牧野,都是高手。


当年曹老师就说我可能剧情片上面,还是OK的,有一些小潜质,我们从那时候就一直有沟通。


曹保平


我们以稿为单位,他是一把尺子,我完了一稿后,他会跟你很详细地反馈,不是说要改变你的设计,他还是把空间留给我来做,他会说这个东西不够,要加强,或者那个东西不合理。


他最在意的是现实主义的底色和基底,这个角色能不能讲出这样的话,是不是在这样的人的语言逻辑里面,是不是他那个阶层该做的事,这个事情的合理程度到底怎么样,包括夏西、夏涛悍匪兄弟,做一个强聚合情节和现实主义精神之间的一个平衡。


其实我有一堆(对标的电影),但是后来你发现,那些东西,在很多层面,其实它是一个抓住分数不放的一个过程。


怎么讲,它是一个减分的过程。


就是你肯定脑海中想到的是一个东西,那个景,那个演员,那个气质。但是,当你真的去操作的时候,那天真的下雨,那个景真的弄不到,那你需要去做另外一个方案。那他最后的完成离你最初的想象,一定是有些改变的。


其实后面就是在咬住那个分数,能维持到多久,甚至有的时候一些灵机一动的东西,可以为它加分。


04

欧豪差点摔下山我都慌了,大鹏越被打他越爽


夏西让欧豪来演,给我很大信心,为什么呢?


我跟他聊完之后,他按照我们聊的人物诠释,自己就把造型给做了,直接把头给剃了,而且有意剃得不那么平整,哪怕是个寸头,都有一些坑坑,毛糙的感觉,站在你的面前,你觉得其他参考都不重要了。



欧豪和大鹏,90%的动作都是他们自己做,欧豪的量更大,我后来发现,我们的动作特技演员,都没有他做得好。真的,因为动作演员不能拍脸,你不拍脸就会有问题,你会避开镜头嘛,欧豪不用你避,那你发挥的空间肯定大。


欧豪最惊险的一幕就是开车的那场戏,我把机位架在车厢上,这么挂着,然后看他撞,一次又一次,一直在碰撞,后来车子就稍微有些变形,车子有点失控,但是他觉得OK,可以再来。


我们就来,突然拍着拍着监视器一下就黑了,然后现场有人开始喊,出事了,出车祸了,我就往现场跑,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他本来撞大鹏的车,他超过去了,后面的车没刹住,怼了欧豪的车一下,就看那个车头,在那个盘山路,绕着往上中间的一层,护栏就破了,车头飞出去。运气好,山半腰有棵树,把欧豪车顶住,要不然那个车就下去了,十多米高的一个陡坡,掉下去一定出事。


我跑过去已经慌了,那车的引擎盖还在冒烟呢,他一直没出来,跑了100多米,跑到跟前他才出来,他先给你一个微笑,没事,不行咱们再来。


我真的很感动,所以,他后面还要去做一些动作,我说算了,性价比太低了,因为那次车祸之后,我确实怕了。


撞车


大鹏呢,他确定参演得特别快,快到什么程度,我刚发给他剧本,他当晚看完,第二天我们约了见面,当天就把这个事给定了,就没什么波折,这事情甚至没有什么故事可讲。


现场他挨打太多,韩国的团队,我不要那么精彩的设计,我要被打的疼痛感,很多都是真的来。


最后和欧豪决战,正脸要被踹飞过栅栏,真踹,避不了,但我们还是做了一些保护,因为之前用脚试过,脚的动作有时候难控制,我们就用胳膊来,套一条裤腿,手钻进一只鞋里,照样打在他脸上,他自己是觉得演得爽。



最后大鹏和欧豪的决斗,我想达到一个以弱胜强的概念。大鹏靠意志去支撑,对于欧豪那边,他是一个要毁灭自己的状态,当他哥哥死了之后,他是要慢慢把自己在这个过程当中毁灭掉。


这部电影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30来岁,原本善良真诚,但境遇不太理想,陷入迷茫。


05

李梦死活不敢开枪我劝了她一个小时,沙宝亮讲故事能力巨强


现在说那个小女孩过度煽情的比较多,这个问题其实比较两极,有些观众触动的点其实是来自小女孩这边,但你也有使劲过足的地方。我自己理解,可能不是这场戏情绪多了的原因,可能是我前面的铺垫不够。


乌兰托雅·朵小朋友,是我们花力气从几千人里一个一个选出来的。


先看视频,然后再见面,一波两波三波,淘汰一批,再进入决赛,再试戏,试完戏之后,比如说当时已经选定了主角大鹏了,站过来拍一下,看融合程度,沟通交流感怎么样,在一起,在镜头里感觉怎么样。


选小孩太难了,《小学鸡》里面也有孩子,但强度和它的份量不太一样,这个更重,情绪更加激烈。


有一个她一头撞上冰箱的镜头,那个是意外,是真的,她当时稍微打了一个踉跄就撞上去了,其实不太重,剪辑加上配音就显得效果很重,就保留了下来,旁边大鹏都有一个想看她的动作,其实小孩的很多戏都是偷拍的,我们假装说试一试,其实已经在拍了



我觉得这个小女孩是个天才,才5岁,5岁我在干吗我都不知道,我都完全没有任何记忆的。


李梦这一次是第一次开枪,打一下,害怕,真的反应,你知道我为了拍这个镜头,做了她一个多小时的心理建设,她就是不敢,从来没有过,虽然是空包弹,但是会喷火星,就死活不敢,在那哭。


我发现这样是对的,她和张茜这个人物是有一点不稳定感的,比如说跟你聊天的时候,一边聊,一边在处理一些事情,又很想跟你聊,但是好像又很焦头烂额,做这个事但是心里揣着另外一个事的感觉,她就一直跟我道歉,然后那边电话也一直在响。


李梦也很拼,审问的那场戏,她是喝醉了演的,当时一直感觉不在情绪,她就提出来,那我们要不要喝一点点。可我们当时没有特别好的酒,因为临时起意,然后道具就说,有药酒,后劲特别大。



推荐沙哥(沙宝亮)给我的是出品人,那天我们一块在正要去西宁的路上,要做发布会,但这个人我还没有找到,突然一拍脑门,说沙宝亮要不要见一下,我说怎么会想到沙宝亮?


他说,要不你先看一看,他有个片子《完美有多美》客串了可能十几秒的戏,不到一分钟。我看了一下,约了沙哥。


他就跟我讲他的故事,他的成长,他以前都做了一些什么好玩的事,什么都聊。一通聊,然后我就觉得,他讲故事的能力特别强,这对演员来说非常重要,就是你叙事能力强,你对于一场戏的理解,以及你用表演的状态去讲这个故事,是特别重要的一个环节。


第二就是从他的言语间,我一直在观察他,我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他还去医院观察那些瘸腿的人怎么走路,做很多的功课。


沙宝亮


《铤而走险》开机就是拍的电影的第一场,大鹏借钱,10万,杀青就是大鹏跟欧豪那场最后的打戏。中间最大的变数就是滩涂那场戏,修改蛮大的,因为那个景被淹了,重新搭了一个


我之前签的黑蚂蚁影业,《铤而走险》算是第一部,先弄个首作看看。黑蚂蚁影业跟和和影业是一个合作的关系,她们跟FIRST关系也很好,都在一个园区里,就都加入了。


今后类似的戏找上我,不排斥不拒绝,但是也不刻意。


故事肯定是另外的故事了,我一直有一些故事在发展,有几个类型的,都在看,看哪个走得比较通,这个过程很漫长。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136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铤而走险

查看更多 >

甘剑宇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