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精神法国人是种怎样的体验?

孙太勇 等人看过

一说起法国巴黎,你会想到什么?


浪漫开放、自由


如同许多慕名而来者,以色列小伙约亚夫,也是个巴黎发烧友,一退伍就逃离祖国,想要做个精神法国人。谁晓得,接二连三的意外,却让他的法国梦陷入阴影。

[同义词],今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得主,根据导演那达夫·拉皮德个人经历改编。


乍一看,你会以为它探讨欧洲移民问题的现实主义片,实际上,荒诞喜剧是它的风格,个人认同是它的核心,虽然拿了艺术的大奖,它并不是严肃的闷片。


正如Indiewire影评人大卫·艾利希所说,“拉皮德的电影超级新鲜、决不妥协,虽然不知道它会不会因为时间推移与重复观看而老化,但是,它第一次让你脸红心跳时,就像一声有力的嚎叫,很难听清,难以摆脱。


无论是[祖与占]的飞奔卢浮,还是[戏梦巴黎]的三人合浴,法式恋情的风味,我们早就领教过,来法寻梦的约亚夫,自然得入乡随俗。


初入巴黎,那是个秋冬天,他一来就遇上了当地传统旅游项目——“被贼偷”。更要命的是,小偷顺走他的行李时,他正在泡澡。


敲门求助无人应,浴缸浇水急求生,出师未捷的约亚夫, 差点致敬了名画《马拉之死》

(以)约亚夫《一个犹太青年的意外死亡》 vs. (法)雅克-路易·大卫《马拉之死》


幸好,隔壁一对富二代见义勇为,抬着裸体男孩进了豪华大床房。“他割过包皮诶。”还没正式自我介绍,约亚夫的犹太身份就暴露了。


与本土小资萍水相逢,约亚夫享受着爱的供养,仿佛从浴缸中被再次接生的他,正式开始了精神法国人的成长历程。然而,事情渐渐起了变化。


这家的小哥埃米勒,望着他时总含情脉脉,似乎想要撬开他的心扉


电影的镜头总在捕捉到基情乍现的瞬间,导演似乎故意在制造暧昧,使得英俊质朴的男主角,有种男女通吃的吸引力,周围的人都被他迷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豆瓣上的“同性”标签,完全是个天大的误会。如果你冲着激情桥段来看,肯定会大失所望,本片并没有实质的同性关系,一切都只是空气中的氛围。

原来,埃米勒自诩文艺青年,为了不继承家业,非要搞独立写作。虽然嘴上爱称自己“句子精妙”,其实,他知道,无忧生活带不来灵感。


于是,当天下掉下个大兄弟,约亚夫立刻被他选为缪斯,又是人文关怀,又是灌酒谈情,涉世未深的约亚夫上了当。

“我奶奶是个打游击的,为解放以色列与英国人作战......”


“我父亲给我讲过神话英雄赫克托耳,只是没说过结局......”


“我曾经听着歌练习打靶,我曾经跟阿拉伯恐怖分子作战......”


就这样,约亚夫把自己的历史倾囊相授,化作了小哥电脑屏幕上咔咔作响的字符。原以为是无私的救济,其实是另一种剥削

同样觊觎约亚夫的,还有女主人卡洛琳。


初次见面,约亚夫希腊雕塑般的身材,就让卡洛琳魂牵梦绕。随着时日渐长,这种欲望绵延,从她的双簧管中吹奏而出,满是未尽的幽怨。

夜店、酒吧、楼梯间,这次是破出租房;学生、医生、陌生人,这次是犹太美男子。


终于,卡洛琳拿下了约亚夫,就像抓住了心爱的猎物,赢得了称手的工具,法国中产女的空虚寂寞,从此被异国情调所填满。


以色列的约亚夫呢,则是又一次被出卖。

给予与索取,无私与自私,通向精神法国人的路上,约亚夫经受了残酷的情感认同教育


世人最爱夸赞巴黎的浪漫,可“浪漫”真的它的同义词吗?


穿上时是法国人,脱下时是外来者,埃米勒送的黄色大衣,就像是约亚夫变身的法宝,帮他在大街上隐入人群。


一边用“同义词记忆法”背单词,一边去大使馆求职糊口,想要扎根的他,从犹太老乡的身上,看见了以色列人在巴黎的不同状态。


当上主管的老乡,显然是进化完全的精神法国人,虽然私下聊天还是在用家乡话,但他们在监控器里威吓少数民族时,已经有了东道主的傲慢。

作为同行的保安老乡,对女人评头论足,对阿拉伯仇深似海,一看就是以色列好男儿


地铁里,为了向约亚夫证明法国佬骨子里的虚伪,他怒目直视四处游走,嘴里肆无忌惮地哼着歌,硬是要逼出他们的反犹本色


办公室里,碰上仰慕以色列战士的当地犹太兄弟,两人四目相对会心一笑,当即大战三百回合,这突如其来的民族体育竞技现场,看得约亚夫手足无措。

“忘掉边界吧!进来吧,大家都进来吧!”


虽然一心脱以入法,在民族情怀的激励下,约亚夫还是一时兴起违反了工作职责。他让同胞们不用在雨中苦等,也让自己收到了大使馆解聘书。


因此,为了生计而下海拍片,他又被迫讲希伯来语。隔天,当摄影师的黎巴嫩女助理来到,两大民族的历史恩怨,又让他的工作蒙上阴影。


终于,当得知结婚就可以入籍,约亚夫立马将自己献祭,与法国人克洛琳结了婚。然而,拿到公民身份之后,他就能实现梦想了吗?并不能。

法国还是以色列?国家还是个人?边界无法忘掉,只能变得模糊


国家认同与个人认同的矛盾,始终阻挠着约亚夫的法国梦。“开放”,向来都是巴黎的骄傲,可对生活在这里的外族人来说,这种“开放”也许只是种假象

约亚夫透过帷幕偷看黎巴嫩姑娘,两种认同的矛盾只能透过这种方式短暂弥合



“无力的词,软弱的词,低层的词,浑浊的词,一些词语对抗另一些词语,击碎了它们的形状。”


兜揣希法双译词典,身穿高级皮毛大衣,走在巴黎大街上的约亚夫,除了嘴上不停蹦出的单词,没人能发觉他是个异乡人。


语言,无法回避的民族属性,第一次站在圣母院前面,立志成为精神法国人的约亚夫,改变从语言做起,跟谁都不愿说希伯来语。


就算老家女友来视频聊天,他也横眉冷对着她,坚持规训着自己。

随着法语越来越流利,主人翁意识渐浓的约亚夫,越来越放得开。


在家里,他是七个月只吃一样饭的非法移民,每天精打细算过日子。


在夜店,他是最张扬的舞者,无拘无束地唱着跳着,自信欢乐充满活力,丝毫看不出只是来混块面包填饱肚子。

可是,到了入籍考试,另一种规训又降临在约亚夫头上。


先进文明也不过是场应试教育,想要成为真正的精神法国人,就要回答出法国精神的标准答案。法国精神是什么?地图像只公鸡、历史名人还是价值是非题?


虽然《马赛曲》歌词照样血腥暴力,但是,只要你在课堂上高声朗诵,一张精神法国人的合格证就发到你的手中。

再次来到圣母院前,约亚夫依旧渺小,这座建筑却变得没那么崇高


一边是希伯来语的家乡,一边是法语的异国,逃离一种规训又遇上另一种规训,约亚夫不知道该怪自己幼稚还是理想主义。


一个人拒绝了自己的母语,就是杀死了一部分的自己。”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父亲的话为他立了个Flag,约亚夫还是没有下得了狠心。


毕竟,文化的冲突,比他想得要强大得多,自由巴黎的“自由”,只是他的一种误解。

赤条条而来,悻悻然而去,开头敲门无人应,结尾撞门,同样是无人应。


情感认同身份认同文化认同,奔着精神法国人的目标,他的三项考试都没通过。


一种循环就此形成,法国这扇门,约亚夫算是永远打不开了。

倘若你是某乎用户,会如何看待约亚夫这样的“精神法国人”呢?


如果以色列的同义词是无知、愚蠢、恶臭,法国的同义词会是浪漫、开放、自由吗?


所谓“蛮荒”的同义词是什么?“文明”的同义词又是什么呢?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221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