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华语编剧·继往开来》论坛之“如何讲好当代中国故事”

近日《华语编剧·继往开来》主题论坛在青岛西海岸新区举办。在第2个圆桌论坛的环节,制片人张强;国家电影局评审专家、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游飞;著名作家、编剧梁小明;青年导演李斌围绕“如何讲好当代中国故事”主题,分享当代故事创作。(以下根据嘉宾发言实录整理,内容有删减)

主持人张强:现在大家谈现实主义,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我个人简单地理解,近几年我看到我们的电影或者电视剧出现了很多“爆款”,它们都是现实主义。为什么会连续出现这么多的“爆款”?我认为这个事很简单,因为现实主义的题材,它是在聚焦现实,在关注现实,它反映的是我们民生的疾苦,我们社会的痛点,表现的是大众的话题。现实主义确实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关注这个社会问题,能不能过审?由这个问题牵扯到价值观,我认为一个现实主义的创作,必须有价值观,你得有态度、有温度,必须有你的观点。


而这个价值观,在说到具体的创作过程当中,跟我们的创作规律相关。好比现在写一个人物,从艺术规律的角度来讲,这个人物必须得有颠覆,必须有戏剧性。开始像《我不是药神》,就是一个坏人,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商人,贩卖药品的一个坏人,他就是一个救赎,是一个命运大的颠覆。这种颠覆对我们的价值观是密切相关的。当你去瞄准和关注一个社会话题的时候,你可以去关注,可以介入,但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必须得有升华,不然不叫现实主义。作为一个现实主义作品,必须得有这样一个态度。像《药神》(简称),我参与过,当时很多人认为这个电影过不了审,最后我们跟中宣部多次沟通还是顺利过审了。我当时做过《中国合伙人》,电影时代背景是大家都希望留学,都崇尚美国,这在80年代是一个非常流行的一种价值观。我们有一场戏在北大里,教授批判美帝国主义的时候,邓超演的那个角色站起来反驳他,我们都非常担心能不能过审。但是结束的时候完全没有提,我们谈的就是一个美国梦和中国梦的问题。邓超演这个人,是一个真实原型,他们最后在美国失败了。土鳖和海归的故事,价值观也是一个大的颠覆。《合伙人》(简称)在审查的时候没有丝毫问题,非常顺畅。关键看我们怎么做,怎么想。第一个问题的讨论是价值观的问题,我们希望各位老师分享一下关于价值观方面的一些心得。首先有请游教授。




游飞:这个价值观的问题,土鳖和海归的冲突,我算是“海归”,但是我不知道我是成功还是失败。俞敏洪,正是因为美国签证官的拒绝,才有了今天的新东方。


我是从好莱坞学回来的,我知道好莱坞是代表了至少到目前为止,全世界电影制作的最高水准。之所以有这样的最高水准,我认为它正是吸收了全世界所有的叙事的精华,才有今天的好莱坞。所以今天的好莱坞,不完全是好莱坞,是它吸收了我们的所有。今天我所说的普适价值观,实际上也是人类价值观的一个总结,刚才老师已经提到了,人同此心。为什么好莱坞电影能够畅销全世界?是因为它把握住了我们最基本的一种价值观。这样一个东西在我们今天的中国很多的电影制作当中,是存在很多问题,我觉得是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比如说《我不是药神》、《中国合伙人》是非常成功的例子。

它体现的是美国好莱坞的叙事价值和美国好莱坞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我个人认为跟中国的价值观并不冲突。还记得奥运会的口号是什么?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如果能够打动中国人,一定能打动全世界的人。所以这点上我只是说作为一个专业的从业者,我是觉得我们没有必要一定要把这两样东西分开来看,它们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好莱坞经常是小人物,永远是屌丝最后会成为英雄。美国的坏蛋永远是最牛的人,因为只有反角的强大,正面人物才会更强。如果我们的反派人物是负增长,本来你是个屌丝,我们的这个片子可能好看吗?完全不可能。所以我一直在讲,这个东西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创作的最基本的价值观。好莱坞电影从来是用所谓的小人物来当家,这恰恰是我们刚才谈到的现实主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我们写的是最简单,生活当中邻家的那个人,隔壁的那个人,与我们特别亲近的那个人,这样的人才能够打动。这恰恰是非常非常能够打动我们的前提,现实主义能够关注到生活本身,谈论的话题恰恰是最关心,最热议的话题。



张强:游教授跟我们分享了,他在海外留学多年很多很好的经验。下面请梁小明先生为我们分享一下。

梁小明:说到价值观,大家想象到应该是政治哲学层面的价值观。但是从影视创作这块,比如社会伦理方面的价值观,我就结合我个人创作这么多年的一种体悟吧,我来讲讲这个话题。


去年应该有一部非常有名的动画片,叫《寻梦环游记》,这部影片我看了三遍,每一次都热泪盈眶,打动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这个影片表达的那种社会伦理价值观,恰恰是目前社会主义家庭文化在很大一个层面是缺失的。我们的社会文化对这类影视内容的表现,以前有一种延续的,但因为社会变革,其实对这种大家族、大家庭社会的文化,形成了一种断层。

我就感觉社会伦理的价值观,我们在做剧的过程中是不是能更深挖一些?包括国内一些剧,很多老师都提到了《都挺好》,包括最早的《渴望》,也是社会伦理层面的体现。我们常有一句话说什么呢?我在这个社会生存,对于一些底层的人员,已经使到了自己最大的能量,对于在社会上奋斗的一些底层的青年来说,确实是社会压力比较大。如果在一个大的家族环境下,就会对整个的人生有一个好的包容的环境。以后我们再做类似家庭亲情剧的时候,从这个角度挖掘价值观方面一些核心的东西,将来这个题材从社会深度、社会广度各个层面我想能引起一定的涟漪吧。我就讲这些。



张强:谢谢梁老师的分享。下面有请李斌导演。

李斌:今天谢谢主办方给这么一个平台,和这么多老师学习到了很多。我在创作道路上还是比较年轻,真的学习到了很多。


我们知道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电影票房大概457亿,在前50名电影当中有20个是现实题材,占了整个票房的33%。到了2017年的时候,这个数据还在增加,我们的票房达到559亿,现实主义题材占到票房的46%。我们的现实主义题材,目前导演创作当中的价值观,我觉得越来越被现在年轻的观众接受和认可的。



我们跟编剧,主创团队讨论这个项目的主题价值观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小小的总结。现在的作品,我们不能太浮夸,不能太狗血,不能放大社会矛盾,去制造混乱。具备广泛传播的作品,这几点你都能找得到。我也是跟我们的编剧团队、主创团队经常就说,我们在设计作品价值观的时候,要考虑到一个作品要有单向的释放性。比如它的公平、良知、正义。创造的时候,我们创造者要感受真实的、真挚的态度,我们用功、用心、用情创作作品出来,在观众那里自然会有口碑,达到它的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这是我对价值观的一个理解,谢谢!

张强:李斌导演提到的《哪吒》,它的成功在于价值观提炼的成功。《哪吒》的原始故事是封神榜的一个中国传统故事,改动非常大,尤其过去的故事只有一个传世,而且是偷换概念了,哪吒从出生就贴上一个坏小孩的标签,他非常愿意做一个好小孩。我觉得这个是神来之笔,这种价值观的提升完全符合现实主义的创造。它关注的就是今天教育的问题,应试教育的体制下,只有会考试的小孩是好小孩,不会考试的小孩全是坏小孩。其实这是很不公平的方式,很多很多小孩他本身是很有才华,就因为不会考试,从小就被贴上一个学渣的标签,这种小孩太多了,因为会考试的小孩毕竟数少数。我们觉得《哪吒》的成功,它的改编成功是有道理的,能够引起如此广泛的共鸣。完全是一个现代概念的这样一个话题,这方面值得我们去借鉴。


下面再谈一个话题,关于现实主义谈了很多,共同分享一下关于现实主义创作方面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我先说一说我个人的一些感受。从《中国合伙人》的创作说起,当时我在中影,是广电总局给我们下达了一个任务,让我们拍一个当代英雄的主创电影。我说这个主旋律很难做,一开始内部人有不同的意见,要拍中国当代的英雄,中国当代其实有很多的英雄,当时就想到了新东方。新东方那帮人我特别熟,就提出拍他们的故事。开始面临一个问题,要找到编剧,编剧完全不熟悉他们的生活,因为他们的生活跨度二十多年,里面有很多非常生动的细节。


我们也逼得没办法,跟当时新东方的第二大股东徐小平说,能不能初稿请你来审,不是请你写剧本,就是帮我们写一个回忆录,要写最有趣的事情。这个人比较够意思,自己闭关了一个月,写了一个六万字的回忆录。徐小平天生有艺术细胞,他非常有幽默感。新东方整个教育模式,就是快乐教育,特别有趣,都是一些生动的、独特的细节。就拿着这个回忆录就给陈可辛看,因为陈可辛在美国留学好多年,在美国洗盘子。他非常有感触,就接过来了。我们通过反复的讨论,最后提炼出关于美国梦和中国梦这样一个话题。


当时我觉得这个话题是那个年代大家最关注的问题,八十年代大学生,那个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出国,所有人都想出国,美国梦是对中国年轻一代有巨大的吸引力。最终看到美国梦是破灭的,最后实现的是中国梦。这个话题又可以面对过去,没有回避社会的敏感话题。什么崇洋媚外的那种思潮,那个时代就是真实的。有了这样一种价值观的设定,才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人物命运就出来了。



我还有一个体验,我参与过《药神》这个电影幕后的创作过程。这个剧本就来源于有一次在中央电视台看到的新闻专题片,报道陆勇的那个故事。那个故事真实的原型人物是一个癌症患者,从开始自己买药到后来帮别人买药到入狱,最后被释放,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今天我就分享一种我对现实主义经验的看法,我认为做现实主义,第一最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发现好故事。真正的好故事我认为浑然天成,丝丝入扣,应该是编不出来的。好故事一定要从生活出发。另外一个感受,当你发现了一个好故事以后,剩下的一些每一个真实的好故事都是完整的,都有很多程序的。要去完善它,要去补充它,要去提炼它,也只有唯一的办法,而且没有捷径。我们最后的切身体会,那种好恶的作品,今天很多作品是很好恶化的,玄幻啊,各种胡编乱造的那些内容。你要完善它,提炼它这个细节没有任何的捷径。还是回到最传统的方式,这块我觉得,还是回到一句话,现实、真实的生活。


 

游飞:张强老师说得很有道理。现实主义或者说这样的作品一定来源于生活,我经常会扯到美国。比如说美国有一个著名影片叫《总统班子》,大家一定知道。两个华盛顿邮报的小记者最后把尼克松给干翻了。在电影当中,好莱坞经常讲述小人物战胜巨人的故事。我们如果在生活当中有这样的小故事,就可以借鉴某种模式,我们一直在讲好莱坞之所以到今天为止能够雄踞世界第一,是因为它们准确地把握住了作为电影,不管是故事也好,还是人物也好,它都是可以作为借鉴的。好莱坞确确实实值得我们去借鉴,不管从故事、框架到人物的设置,甚至到很多桥段。我觉得在电影创作当中,去借鉴人家,学习人家,没有任何可以值得不好意思的。我们整个人就是靠学习才进步的。这个是我讲的创作方法上是可以向它们学习的,事实证明现在有很多成功的作品,恰恰是学习好莱坞的作品,学到了它最本质的东西。

  

张强:我们游教授说得特别好,他补充了我的观点。刚才我强调了生活素材,深入生活。下面我们请梁老师再跟我们分享一下。


梁小明:编剧他给导演,给流程提供的是人本语言,这种人本语言应该是生活对编剧的投射,编剧再经过所谓的艺术加工再融入到制作、创造的环节中。我是一个野路子的编剧,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但是我感觉我有一种天生的生活的敏感,催使我细致地观察,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比如在公交车上,或者在大学里,在父母打麻将的牌局上,听他们说简短的故事里我就会分析它这个故事能涉及到的几种可能性。无论是一个小说家也好,一个编剧也好,对生活的敏感性一定要保持得很强烈。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善于倾听,或者是善于抓取别人的故事,别人的感悟,通过艺术家形成自己的作品,为自己的作品丰富的、立体的桥段也好,细节也好。作为一个编剧来说,你创造的题材五花八门,大部分个人直接生活,是对你所创作的这些人物,创作的剧本位置,你不是很熟知的。但是你怎么能把人物命运、人物关系,能摆布得更让观众能接受。作为编剧间接地体验,间接地加工别人故事的的能力,要善于倾听、善于发现。


说到简单的事情,我现在正在创作一个高铁复兴号制造工人的一个戏。好多事我没有经历过,应该怎么写?从什么视角,从哪个人物。我听了我一个朋友的建议,他和我说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好像整个我要创作的故事天窗一下就打开了,这个故事启发了我,我自己就通过人物关系设定,通过这个故事衍生,人物架构流水一般的就出来了。我分享这样一个我个人的体验说明什么呢?作为编剧来讲,一定要敏感地去体察生活,善于倾听,同时也要过滤,能过滤出有用的细节。偶尔在地铁上听到三五句话,听到很小的这么一个故事,人物关系就有了。


张强:我们很多非常有才华的编剧和导演,不一定都是科班。我今天看到一个消息,中国电影排名票房前三甲的电影,三个电影的导演都不是科班的。第一名是吴京,暂时第二是《流浪地球》,很快就被《哪吒》超过。郭帆好像是法学专业,后来在电影学院进修。《哪吒》的剧本,我认为它不输给好莱坞一流的动画片,绝对可以和它们媲美,非常励志。这个行业要去热爱它,为它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游飞:英雄不问出处,恰恰是电影这个行当吸引所有人的关键,只要你有热爱的心,只要你有能耐都可以做。


李斌:确实《哪吒》那个电影,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我非常认可这个电影的就是它的剧作,它的导演功力,所有的画面、视觉,都可以拿出来像教科书一般的,这是很难得的。这个就跟他本身的成长有很大的关系,他从31岁学医突然去做电影,说白了就是人家都骂他傻。最后他自己的坚持、才华,造就了今天的自己。回到刚才的问题,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我们去分享,我们生活在现实中的主体是什么?就是我们每一个平凡的百姓,我们怎么让这些平凡的百姓感受到他们人生的滋味,我们通过艺术怎么更好地去表达生活状态,这其实就是现代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的内容。


刚才几位老师讲到关于去观察生活,去了解生活我也分享一个细节。我现在在跟应急宣教中心在做关于一个应急方面的题材电影,我推荐了两个人去采访,讲了两个细节。


第一是一个消防员,我们理解消防员都是救火多,这其实只占到工作的30%,大部分时间都是做一些别的事。有一个车祸,他们要去救人,要切开,把这个人救出来之后这个人得救了。消防员说了一句话,我只能把你救出来,但是我救不了你的命,因为我不是医生。这是编剧你不去了解,不去第一线了解是写不出这个台词。但是哭着说着我真的救不了你,我只能把你救回来,这个时候需要医生来,救护车来才决定你是否生是否死,他过来还有时间。另外一个就是说,在5.12地震的时候一线的救援人员,那个房子塌下来以后一对母女压在里面,他把母亲救出来以后,那个女儿就压在那儿了,那个房子有可能随时倒塌,怎么办?旁边是医生,只有拿着锯过来这是最快的,但是妈妈要做决策。这个时候肯定是要救人。这种细节的东西,我听了之后特别震撼。现实题材的作品带给我们的感受是什么?真。

张强:现实主义应该提示大家一些误区,不是说拍一些真实的东西观众一定会喜欢。真实的东西太多了,我们看到大量失败的电影太多了。我们要看到真实的生活,五十年代的生活最真实,干嘛要去看电影呢?在题材上还是有不一样。我个人的体我觉得现实主义要写平凡的人干的不平凡的事,所以才有意思。这个是我的一个体会。



第二个体会,也不是所有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我们也有很多很多失败者,反映现实的这种电影,不光是跟内容有关,是跟形式有关。《哪吒》不管是内容还是形式上,都特别适合中国国情。中国人比较重口味,不喜欢太寡淡的东西、太文艺的东西。电影上也有贴近现实,反映现实的问题,但是形式上观众完全不喜欢,过于压抑。中国的观众形式上还是喜欢像《哪吒》这种,又有喜剧,又有感动。我觉得现实主义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尤其是《哪吒》这个电影特别励志。排进前三位的电影,都是非科班的导演创造的奇迹。只要热爱电影,英雄不问出处,中国电影非常有希望。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再创奇迹。好,谢谢大家!



 

 


本文为作者 华语国际编剧节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301

华语国际编剧节

点击了解更多
国内目前唯一一个专注培育、推广原创编剧及作品的编剧产业生态。
扫码关注
华语国际编剧节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