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茧居族”,我心情不太好

一个叫铃木浩一的男人决定去死。


在微风和煦,阳光正好的中午,他打开窗户,眺望远方,然后系紧绳套,两腿一蹬,告别了这个世界。

铃木浩一,日本典型的“家里蹲”,不工作,不出门,不与人交流。就连吃饭时,也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


回到家的母亲发现了上吊的儿子,悲痛欲绝。她从厨房拿起菜刀冲进房间,想要割断绳子,可是却意外划伤自己的手腕,血流不止,昏迷倒地…

这就是日本电影[铃木家的谎言]前五分钟的场景,冷酷,直接,吊诡。

[铃木家的谎言]海报


电影[铃木家的谎言]是日本导演野尻克己的首部长片作品,也是日本[电影旬报]2018年度十佳的第六位


电影的剧本是导演根据弟弟的自杀为原型而创作,虽说以自杀开场,但电影却避开了随之而来的必然悲剧,反而用一种温和的幽默,为电影赋予了治愈的底色。

因为文化和社会背景差异,电影[铃木家的谎言]在中日电影网站的评分相差很多:豆瓣评分仅为6.7,勉强及格;但日本雅虎却给出了3.75分(满分5分),和日本今年的“申奥片”[天气之子]一样。

[铃木家的谎言]日本雅虎3.75分



对铃木浩一来说,自杀或许是痛苦的终点,但对亲人而言,却是受苦的开始。铃木浩一死后,留下了家中措手不及的三位亲人,父亲,母亲,还有妹妹。



住进医院的母亲在数日后醒来,她一睁眼就看到了病床前丈夫和女儿衣服上挂着的黑布条,所以紧张地问,“是…是有什么人…死了吗”。


原本悲伤的气氛,被这么一问,消散了大半。母亲在受了重大刺激后,患上了逆行性健忘症,缺失了某段时间内的部分记忆。

为了让母亲早日康复,让她不再为浩一的死而难过,父亲和妹妹联合起来制造了一个白色谎言,他们撒谎说浩一还活着,而且已经走出房间,现在在阿根廷帮舅舅卖海鲜。

这就是电影的片名 — “铃木家的谎言”。打造一个虚假的完美世界,安抚母亲的情绪,这个设定很像德国电影[再见列宁]。但是放在日本语境下,[铃木家的谎言]少了政治意味,多了现实意义

[再见列宁] 豆瓣8.7,IMDb 7.7


在谎言被戳穿前,电影是一出有序的轻喜剧,众人串通,伪造书信,布置房间,个个演技爆表,被蒙在鼓里的母亲庆祝无意义,身体也一天天好转。


有意思的是,尽管浩一只在片头短暂亮相了两分钟,可是他的性格、他的日常生活、他与家人的互动等等,在之后粉饰痛苦和制造谎言的过程中,都被一点点地描绘了出来。

精心布置的房间和伪造的书信


然而,这毕竟只是一出戏,一家三口,带着三种不同的的情绪,生活在三个不同的世界里。

直到母亲得知真相,铃木家的挑战才真正开始。

电影的后半段,时间线在过去与现在来回跳跃,用回忆的方式,慢慢捋清楚了整件事。浩一生前,家里人为了帮助他都做了哪些事也不断复现,藉由对浩一的思念,也凝聚了一家人的感情。

电影的最后,三种情绪和三个世界渐渐收缩在了同一个屋檐下。他们必须要走出阴影,因为生活仍在继续

日本电影标志性场景:电车驶过


这就是电影[铃木家的谎言]的故事,不复杂,不煽情,冲突都在意料之内,甚至还有一些漏洞,也难怪很多观众们并不感冒。


可是,这部电影之所以在日本备受好评,是因为电影对准了日本当代社会中的一个特殊群体 — “茧居族”,也就是铃木浩一这样的人。电影之外的现实意义,远大于电影本身。



在给“茧居族”下定义前,先看两条两条最近的大新闻:


今年5月份,日本川崎,51岁的男子岩崎隆一持刀行凶,无差别杀人导致2人死亡,17人受伤,受害者中包括年仅10岁的孩子。

岩崎隆一行凶现场


经了解,报复社会的岩崎隆一是个“茧居族”,一直和超过80岁的伯父伯母同住,平常不跟人说话,也不出门,更没有工作。


然后是今年的6月1日,在岩崎隆一行凶事件后不久,日本前农林水产省事务次官熊泽英昭(76岁)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熊泽英一郎(44岁),然后自首。


至于原因呢,听起来可能会有点魔幻。熊泽英昭为了预防儿子效仿岩崎隆一进行无差别杀人,于是便宛如亚伯拉罕附体,为了社会治安,用自己的儿子“献祭”,防于未然。

因为他的儿子,也是“茧居族”一员。


就算日本换了年号,可有些遗留下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平成废宅”到了令和时代依旧在,只是改叫“茧居族”了。

“茧居族”一词译自英文“cocooning”,罗马字是“hikikomori”,于2010年被收入英国[牛津字典]。


顾名思义,“茧居族”跟“啃老族”、“家里蹲”、“肥宅”等词意思相近。但唯独“茧居族”这个词,日本内阁有一个官方定义,换句话说,这是官方承认的“废物”:


  • 没有工作,没有在上学
  • 几乎不离开房间或家中
  • 除家人以外不与任何人交流
  • 会到附近的便利店,会为了个人兴趣而出门


这种状态如果持续6个月以上,就是“茧居族”了。

在日本,茧居状态逾7年的人,占全部“茧居族”的50%,茧居超过30年的人占6.4%。电影[铃木家的谎言]中的铃木浩一就是其中一员。


根据日本内阁府的统计,40-64岁年龄段的“茧居族”人数高达61.3万人,其中有76.6%是男性。多数“茧居族”的岁数约在50岁左右,他们在经济上依靠80岁左右的父母,这也就是日本所谓的“8050问题”。

你肯定好奇,这些人为何要作茧自缚,闭门不出的呢?


这与日本上世纪80年代的泡沫经济破灭有关,随着90年代经济下行,原本稳固的日本劳动结构开始瓦解,出现了一大批找不到工作或不愿低就的年轻人。

他们在时代发展与个人理想夹击下,失去了立足之地,在遭受了挫折和打击之后,就断绝了外界的联系。年纪轻轻,窝在家里,靠父母继续养着。


加上日本社会强烈的团体意识,这些拒绝主流,独立独行的年轻人,等来的是无尽的耻辱感,而不是同情心。


而父母为了掩盖孩子的问题,往往会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这种行为也导致了茧居生活的长期化。

随着人数的累积,久而久之,“茧居族”群体不断扩大,现在已成了日本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之一。

如电影[铃木家的电影]中所看到的的,铃木浩一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随后自杀。“茧居族”受抑郁,焦虑等精神疾病困扰的几率更高,偶然还会有暴力倾向。


除此之外,“茧居族”长期不被社会接纳,很可能会作出一系列报复社会的举动,就像新闻报道里的无差别杀人事件。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此类悲剧诞生,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除了反思,也开始去探究酿成悲剧的原因。社会服务层面,加强对“茧居族”的心理关怀,通过心理治疗等手段,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些切实可行的办法。


2005年,有部叫《欢迎加入NHK!》的漫画在日本很受欢迎,讲的就是“茧居族”的生活。这里的NHK不是电视台,指的是“Nippon Hikikomori Kyoukai”的缩写,即“日本茧居青年协会”。

漫画《欢迎加入NHK!》


漫画的结局,主人公佐藤达广在女孩小岬的陪伴与鼓励下,克服了心理障碍,结束了茧居生活,希望借此鼓励广大“茧居族”也能像佐藤达广一样勇敢,也希望有更多人关心“茧居族”。


2010年,日本NHK电视台拍摄了一个叫作“无缘社会”系列的纪录片,共分为《无缘死的冲击》《创建新的联系》《消失的高龄者》三集。

《无缘社会:创建新的联系》


它记录的就是被社会遗忘的“茧居族”,他们无缘社会,足不出户,不参与任何社交,甚至死在房间都没人知道。“无缘死”就是对这种死亡的一种新称呼。

《无缘社会:创建新的联系》


这一系列纪录片把镜头对准“茧居族”,在让更多人知道这个群体存在的同时,也了解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在沟通中去寻找问题的解决之道。

“茧居族”自述:我害怕这个世界


日本著名的精神科医生田村毅博士写过一本名为《抢救茧居族》的家庭治疗实务指南书籍。

《抢救茧居族》


书中重点提到,想要摆脱茧居生活,最重要的一步是摆脱“万能的自我”,直面内心,重新定位自身的价值;其次就是原生家庭的影响,通过父母的再抚育,重新建立起情感连接,并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是有能力的。

包括这次的电影[铃木家的谎言],它同样触及了这些议题,包括个人与社会的相处方式、家庭环境的重要性、“茧居族”究竟会孤独抑压到什么程度…


但归根结底,电影[铃木家的谎言]对准的是一个家庭。家人才是最坚实的后盾,每个人都付出过努力,遗憾的是,最后还是失败了。

父亲要带浩一去看心理医生,半路浩一跳车逃脱


当浩一过世后,父亲仍在不停地帮他寻找生前真正在意的东西。浩一在遗书上粘了一张“男爵”风俗服务店Eve的名片,父亲便千方百计也想要找到这个人。

他想知道究竟是谁,让儿子舍得将大笔的保险金交给她。她又做了什么,让儿子曾经对生活重燃过一丝希望。

可是,这个名叫Eve的女人从始至终没有露面,但她就像太宰治的鼠色细条纹麻制和服一样,连接了生与死,延续了生的希望,抚平了死的痛楚。


陪伴浩一成长的这一路,父母也完成了自我的再成长,他们用教育浩一的方式,反过来解开了自己的心结。



我们劝人积极生活的时候喜欢说,“不要为了未来忍耐当下,而是要为了未来活在当下”。但是对于“茧居族”而言,有可能所有的治疗办法都试了一遍过后,还是没能帮助他们重返社会,或者更糟,甚至没能留他们在这世上。

《无缘社会:消失的高龄者》


但还是要有人去做,因为给予帮助的这个过程,就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只有让虚伪、诽谤、贪婪、嫉妒、憎恨等所有的恶都跑出来后,藏在最底下的“希望”才会出现。

[海边的曼彻斯特]:I can't beat it.



 “为这点事就死去吗?”
“为这点事就活着吗?”
住了,住了,不要再问答了。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茧居族”只是一个代称。“茧居族”也不仅仅只存在于日本,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人,有些国家将其命名为“社会退缩”(social withdraw)


可能你不是一个“茧居族”,但是在某些令人抓狂的时刻,你是能感受到他们的情绪的。


比如在台风天马桶倒灌,比如外卖不翼而飞,比如你狂奔了八百米还是目送末班车远去,比如你和女朋友的视频聊天被人录下四处传播,这时你肯定会有“莫挨老子”,“让我一个人静静”,“我太难了”,“啊,好想死”的念头。



可是事后回过头来看,好像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痛哭一场,找朋友说说话,躺床上睡一天,下馆子海吃一顿,就算翻篇了。


所以,换位思考一下,这些游离于主流社会和精神世界的“茧居族”,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帮助,哪怕只是对他们说说话也行:


出去走走吧,夏天到了,你要在沙滩上看花火;秋天到了,你该听听落叶被踩响的身影;冬天呢,你可以把发热的脸颊,埋在柔软的积雪里;等到了春天,记得提醒自己,既然四季轮回都经历过了,那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呢?”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323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