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的鄙视链了解一下

刘耀、孙太勇 等人看过

文|三千岁


看电影是一项自主性极强的行为,包裹着你的财力、认知、眼界、底蕴等一大堆私人化标签。


社交与娱乐是主导消费理念,然而,电影的文化艺术属性你没法剥离开来对待。


这就导致了一种天然的认知偏差,追求不同,从中获取的观影体验也不尽相同。


极度私人化的以点概面以偏概全是社交分歧、交流障碍的核心。在每一个人都想标榜些什么的当下,看电影这事暗含着一条隐性鄙视链。



人人唾弃,过街老鼠般遭人鄙视的一类观影群体一定是在观影行为中大行违背道德以及法律的悖逆之事:屏摄。


由此引申出电影院盗录、玩手机、脱鞋、通电话、打孩子等,道德层面严重干扰别人,法律层面已然构成侵权事实。

这类人理应处在观影鄙视链的最底层,可以毫无顾忌的送给他鄙夷的目光。


这是个多少有点涵养的人都能看出的明显漏洞,死扣,基本无解,是你再拿什么标榜自己都无法翻案的既定事实。


另外一种形态的侵权更为隐秘,那就是盗版资源。影院盗录出来的玩意叫做“枪版”,出片速度极快,院线首映当天就会在网络流出,画面惨不忍睹。


盗录也不是帮你省电影票钱的伪慈善行为,“关注XXX公众号”,“澳门新葡京”等水印才是重点。

再烂的电影,制作背后都有血汗与金钱的付出。人家一个镜头几万几十万才能拍出来,结果你朋友圈几十秒就免费送出去了,这不合适。


电影这种艺术形式比较特殊,它是B to C的模式,只有将票卖给一个一个具体的观众才能回本乃至实现盈利。


走流量,基本不存在回头客。一部电影二刷、三刷的资深影迷实在是极为少数的存在。


一个“枪版”能分流掉一大批进电影院消费的观众,它对电影制作方的伤害无法估量。


盗录与传播枪版资源的人固然可憎,看“枪版”的人才是最应该被重点“照顾”的,没有需求也就没有这种非法录制行为。


退一步讲,这种“资源”能看么,狗啃一样的画面,千万别说你这也算是在看电影。


你从中得到的东西很廉价,无非是三十几块钱的成本以及低端的“前沿”话料,仅此而已。


链条提纯:影院屏摄→盗录传播→抢先枪版→晒朋友圈→低级剧透



现在的大陆电影市场风险很大,没有人能够准确预估一部电影的盈亏与否。


制作方已经到了“看人下菜”的层面,看人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你的菜市场吃不吃只有放出去才能知晓。


二三线城市是目前大陆电影消费的主力军,90后、00后是观影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


尤其是在电影数字化、网络化的当下,传统的观影方式正在被逐步解构,Netflix、网大电影的出现就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在观影方式上也有鄙视链,可以说是目前最为牢固的观影生态呈现。


网络电影自然不必说,它的初衷就是依托互联网来传播。手机观影在我看来实在是极为猥琐的观影行为。


腾讯、优酷、爱奇艺等门户视频网站的确也是互联网思维,购买院线下线电影、收购稀有电影版权,官方翻译、官方水印。


充值会员也好、免费分享也罢,旨在聚拢人气,不断壮大用户群体。


这类网站有一个致命缺陷:码率。网站所标榜的480p、720p、1080p乃至蓝光都达不到相应的标准。


普罗大众多数是肉眼凡胎,看每个码率之间的确有一个明显差异,若要采取精密仪器来测试,结果会令你吓一跳。

商业操纵下的网站客户端,清晰度往上一格,服务器的承载量就会加倍,相应的运营成本必然抬升。


所以你一定是冲了一个“假会员”,看综艺节目倒也无妨,看电影会被码率假象所蒙蔽。此其一。


其二,视频网站电影的审查与院线是一个口径,不会降低标准,所以不要指望在这类视频网站看到所谓“导剪版”“加长版”电影。阉割、删减后的“过滤版本”,再加上小屏幕,哪有什么观影体验可言。


手机如此,平板亦如是,到现在我都不认为它们是可以看电影的方式。审查为大,院线必然满足不了一些人的需求。


资深影迷一定是以电脑为辅、电影院为主的观影方式。


有条件的会在家里投影,很简单一项举措,半个月工资足矣。境界、修为、内涵都有了,装逼与否,你管得着么。


今年金棕榈大奖影片《寄生虫》在电影最开始你会听见几次钟声,就是导演有意安排,用来测试电影院音响效果。如果你听到钟声从同一个方向传来,那么下次要换一家电影院了。


链条提纯:手机、平板、网盘(在线)→电脑、投影→电影院→高档影院



去年群里被拉进来一位山西传媒的教授,是毕赣的启蒙导师。他说了一句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的话:一味盯着院线看新片的,都是傻逼。


这话肯定偏颇得厉害,细想来也无甚大碍,立场不同而已。他是把群里的人都当成他的学生了。


一个电影学院编导专业的学生盯着院线不放,作为老师,大可数落。张嘴张艺谋、闭嘴陈凯歌的,你也别说你是影视编导专业的。


这就谈到选择了。大部分人是娱乐社交双重消费理念,追求简单的感官刺激,尚未上升到提升素养、慰藉心灵的层面。


电影给人最大的慰藉在我看来就俩字:逃遁。怎么讲,俩小时能让你忘了自己,活成自己希望的样子。假定的故事用电影的手段在你这里试图产生同频共振,进去了,你就能得到短暂的慰藉。


无论是从电影的本源还是功能来看,天然有种阶梯式的受众群体。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一部分人搬出来“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的”之类的话来反驳。看似逻辑自洽,实则漏洞百出。


没有一定的阅片量,你就没法找到自己的兴趣点。量化一下,2000部吧,这个数量够的上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水平了,不低。当然这2000部里肯定不包括沈腾、韩寒、王晶、朱延平、詹姆斯·卡梅隆、艾德·伍德这些人。


“自己喜欢”实际上也有很大的局限性。8年前我开始看电影也是找“最……的电影”一类榜单来看,现在看到这些就很头疼。


榜单的好处在于将琳琅满目的电影归纳提纯以供参考,而它本身就是一种局限,权威性也无法佐证。


网络上一堆最治愈的、冒险的、全球十大恐怖片这类足以赚足眼球的所谓排行榜犹如电线杆上的牛皮癣广告,令人生厌。榜单所列电影,拉榜单的人未必都看过。


也就是说,你所谓的兴趣点、口味起初是从这里被建立、培养起来的。


然而,口味以及品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生变化。如果你都三十岁了,还对漫威、DC迷得要死要活的,那么你也就这样了。


这类电影显然是瞄准低龄受众,从漫画中吸取营养,每一帧都想刺激你的神经中枢,简单的感官刺激只对幼小的心灵有用,你到底要陪这些小朋友玩到什么时候。


抛开电影专业人群,有想法、有追求的非专业影迷一定有自己的一套看片逻辑。或按导演、或按演员,又或按类型有计划地看,从中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电影类型,逐步建立起来自己独特的审美。


说了这么多,“自己喜欢”其实是个伪命题。电影题材上的鄙视链贯穿寻找自己喜欢的电影一系列活动的始终。


电影领域的腹地或者是纵深一定是非主流的,去商业化的。例如:黑色电影、实验电影、新浪潮、独立电影。

喜欢卓别林的,可能未必知道有个叫巴斯特·基顿的家伙;


长期靠周星驰、沈腾、憨豆培养起来的喜剧口味的人也肯定get不到恩斯特·刘别谦以及雅克·塔蒂的幽默;


将贾樟柯、是枝裕和挂嘴边的,一定不甚了解他们同时对侯孝贤的极度膜拜;


喜欢《贞子》《咒怨》的,一定也不知道斯坦利·库布里克的《闪灵》、英格玛·伯格曼的《豺狼时刻》、F·W·茂瑙的《诺斯费拉图》有多么得牛逼。


世界电影的天幕里永远有那么几颗最闪亮的星星,其他人在他们面前定会黯然失色。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英格玛·伯格曼、费德里科·费里尼、斯坦利·库布里克、黑泽明等是电影史上光芒四射的存在。

看不进去无妨,一定是你的认知水平、审美水准还没有达到,这不是一句“不喜欢”就能敷衍过去的事情。


链条提纯:国产院线电影→漫威、DC→有明确观影计划→艺术电影→独立电影



观众低龄化是全世界影视行业目前必须面临的问题。Netflix的出现就是从受众出发,研究观影群体的特点、兴趣,找准元素,精准定位,由互联网发端的电影形式。


院线电影一定是商业电影的天下,占据着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市场份额。


艺术电影、独立电影本就不是以市场利润最大化为首要目标,可悲的地方在于,这类电影在大陆压根没有生存空间。


这是一个极度追求个性的时代,也是去权威去精英化的时代,人们不再相信传统媒体,所有造就了意见领袖(KOL)。


当意见领袖丧失了原则性,那就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有人曾经吐槽sir公众号的粉丝大多不是真影迷,吃瓜看热闹的多,看门道者寡。岂止是sir,鱼叔、扒叔、派爷、乌鸦等一杆头部自媒体都是大众趣味的无立场引领者,从来不为真正的电影人说句公道话。


他们收费太高,有思想、有想法的电影人在制作方面都捉襟见肘,哪来的闲钱往这上面投。


多少有点良心的诸如枪稿、深焦、反派又有几个人看呢。大部分人的电影评分参考体系多半来自自媒体的无脑带节奏,以及淘票票、猫眼评分。


刺激影迷购票欲望的大V违心、撩拨情绪地尬吹,一篇五十万,一次发好几篇,一年净利润过亿,就这么挣着,不明所以的人还帮着鼓掌、叫好。


观众越来越不好骗了,但有一招一定管用,那就是低级煽情路线。诸如《芳华》《我不是药神》《战狼2》这一类的,情感牌屡试不爽。


不要标榜他妈的宏大理念,抬升自己的规格,只能说你打蛇算是掐准了七寸,豪赌成功了。


豆瓣至少在五年前还是个干净的地方,现在也成了一些不良人士兴风作浪的平台。


开分电影高得可怕,尽管豆瓣有一套自己的算法极力抵制灌水行为,可也掩不住分数的畸形飙高和被恶意拉低。

还有烂番茄、IMDB等电影网站。短时间内的分数飙高一定是不正常的现象,不妨多等些时日,等参与打分的基数厚度积累到一定程度、坐实后,定会趋于平均值,那才是一个可供“参考”的理性值。


按照以上电影网站“良心值”多寡的逻辑,评分系统其实也有一条隐性鄙视链。


链条提纯:腾讯、优酷、爱奇艺→淘票票、猫眼、时光→豆瓣→烂番茄→IMDB→Metacritic



鄙视链是一个互联网词汇,是极度主张个性化当下的私欲表达。


它没有低级与高级二分法相对温和的感情色彩,恰恰相反,是包含着极度强烈情感的网络流行语。


看电影这种活动的鄙视链是真实存在的。豆瓣用户对一部电影的撕逼就是相互冲撞、冒犯了固有价值观的具体体现,双方都想标榜自己的认知水平,维护、固守长期建立起来的价值观体系。

广义的层面来讲,年龄之于审美水平,一定是重要参考。


特别是现在的90后、00后观影群体,极度主张个人想法,听不惯不同意见,更不能容忍固有的世界观、价值观大旗面临坍塌。


言语相向、谩骂撕逼、取关、拉黑都是极度不理性的行为,知识和眼界会矫正这些,审美水平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看一分钟没看进去就放弃的做法不理性,不要把看电影当成写作文,非得要有一个醒目的开头。


电影的美一定不只是具体的感官刺激,出了电影院就忘了剧情的电影还看它干啥。


好的电影是没有技法痕迹的,抽象的、剥离现实的、抚慰心灵的,影响持久的。


鄙视链在看电影的行为中是不友好的存在,如果它能鞭策、激励你,能够让你的观影行为更加文明,能够提高你的认知水平和审美水准,那么它的存在就有意义。


本文为作者 观影三千岁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417

观影三千岁

点击了解更多
三千岁的自留地,一切以电影为主,一切从电影展开。让电影延长三倍生命!
扫码关注
观影三千岁
相关文章

观影评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