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1,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看的让人发抖

燕雷邦、张晗 等人看过

Free solo是指无保护自由攀登, 这种攀登毫不容错,在几百米高的岩壁上,一个失手就意味着死亡,而《徒手攀岩》纪录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它终于在国内院线上映了。


9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徒手攀岩》纪录了亚历克斯·霍诺尔德(Alex Honnold)攀登EI Captain大岩壁的整个过程,这是一次伟大的free solo。


影片男主亚力克斯堪称是个奇迹,85年出生的他视攀岩为一生所爱,19岁从UC Berkeley退学进行职业攀岩。他在攀登圈子里也是著名的奇人。这场攀登实际是发生在17年6月3日,是当年非常重量级的新闻。导演金国威(Jimmy Chin)和他老婆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记录下了亚力克斯攀登优胜美地公园EI Captain大岩壁的这一壮举。


尽管亚历克斯在四小时内完成了 El Capitan Freerider 路线的攀登,但这部电影花费了近四年的制作周期。对于一部纪录片来说,《徒手攀岩》不同寻常的是,花了两年时间,在2016年春季、夏季和秋季,以及2017年春季中最适合登山的天气中的一条特定路线上记录。


导演金国威(Jimmy Chin)和联合导演以及他老婆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


导演金国威也是一位资深的山地运动员,他曾攀登过珠穆朗玛峰,并在上面滑雪,他的足迹遍布亚非和南美洲。他拍摄过的作品包括2010年纪录片《180°以南》和《攀登梅鲁峰》。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个成为电影制作人的攀岩者。“首先,我是个攀岩者。一开始我只是拍摄攀岩的同伴……慢慢却从摄影师成为了电影制作人。并且我刚开始拍摄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单反,都是用的胶片。”



因为拍摄徒手攀岩非常危险,那么金国威、亚力克斯和其团队多年来一起攀登和拍摄也不奇怪。“登山的团体并不大,”金国威说。“我通过攀岩团体认识的亚力克斯,他在十多年前加入了运动员队伍,而我加入那个团队有20多年了。我跟随他参与了婆罗洲的首次国际探险,那也是我首次拍摄他攀岩。”

 

虽然亚力克斯在四个小时内就完攀,但是制作《徒手攀岩》这部纪录片历时近2年,拍摄日期是2016年春季、夏季和秋季以及2017春季中最适合攀爬的天气日子里。尽管情况艰难,但是金国威决定还是要追求最佳的结果。“对于这种涉及高角度和大岩壁的拍摄,我们采用电影摄影机和电影镜头,因为我们想要拍摄4K的分辨率。实际上,能做到这点这是我们的巨大成果之一,过去像我们这种小团队都是使用单反。”



徒手攀岩的摄影团队包括金国威自己以及摄影师Mikey Schaefer和Clair Popkin。组建这样的制作团队只能挑选可以攀岩和又懂摄影的人,所以选择面非常小。“许多人和我有着相同的经历,他们都是专业攀岩者,由于需要才从事了拍摄,我从不用担心他们攀岩的专业性,他们绝对是这项运动中的顶尖人物。”不过,金国威补充说:“他们还是必须具有在这种情况下拍摄人物的敏感性。”


EI Captain大岩壁上可供徒手攀登的岩壁非常脆弱,所以摄制组无法配备大队人马跟随亚历克斯拍摄。最后在亚历克斯攀岩当天,有二位组员在岩壁上进行了跟拍,地面上另外有两人利用长焦镜头拍摄,而且摄影师Clair Popkin也负责营地和山顶的拍摄,捕捉亚历克斯登顶的镜头。


在拍摄中,整体主要分成两个团队。其中较小的团队在地面拍摄亚力克斯的生活镜头,包括他的幕后采访以及他和周围人物的情感交流等。另一个高山团队则拍摄他的攀岩过程。这个拍摄项目需要全员随时就位,而且需要具备一定的攀岩知识,因此整个团队具备极强的跨界能力。在拍摄过程中,摄影师需要擅长移动拍摄,并能够根据各种地形环境迅速的进入拍摄状态。而且音频师的工作条件也十分苛刻,他的工作环境相当复杂,除了要确保攀登全程都能够捕捉到相应的音频,还要保证声音干净纯粹。


不用多说,拍摄的安全非常关键。“我们经常会和团队成员说,你首先是个攀岩者,拍摄前你必须确保自己做好所有攀岩者的准备工作,然后才开始攀岩,出现一点小失误在攀岩时都是非常致命的。”



徒手攀岩是按照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细节拍摄的,这也许和普遍的纪录片不同。“拍摄这条线路用了两年时间,我们和亚力克斯为了这次事件做了大量训练。经过训练,我们对于此次拍摄行动可谓了如指掌。地面上放一台长焦镜头,我们清楚地知道摄影队队员的位置,设置了远程摄影机,我们清楚地知道将要如何拍摄。”


我们不可能再让亚力克斯重来一遍……我很确定我们设置的每个镜头都有在电影中。除此之外,我还有国家地理拍摄任务在身。金国威继续说:“我使用的是佳能 EOS-1D X,所以我可以从电影拍摄模式切换到录像模式。我身兼三责,因为我还要指导……我将它作为手持式照相机。尽量减轻设备重量。攀岩时,水和食物都要备好一天的量,还有雨具(layers)以防下雨,电池,攀岩时需要携带大量必需用品。我们没有后勤人员,团队中的所有人都必须完全自给自足。”



令人意外的是,虽然无人机很流行,但是这次几乎没用到无人机。金国威告诉我们:“在国家公园不能使用无人机。并且我们也不希望亚力克斯的行动受到无人机的干扰,所以我们用1000毫米的镜头在远处拍摄。”通常,攀岩并不能摄影师的双手能够自由进行摄影,金国威的团队采用了特殊方法让拍摄得以进行。“团队所有人都有能力操纵各自的绳索,装备各自的系统,使双手得以空出来拍摄。”

 

用于长距离拍摄的1000毫米镜头是佳能Cine-Servo 50-1000毫米T5.0-8.9变焦镜头,将Shotover陀螺仪装在直升飞机上。金国威挑选了Red Epic Dragon 6K摄影机,希望更高的分辨率能拍得更远。不过,许多制作都是使用佳能设备拍摄的。“大多数制作都是使用的佳能。50-1000毫米是非常独特的镜头,切合我们的需求。大多数时候将佳能定焦镜头和C300 Mark II组合使用,用4K分辨率拍摄……根据具体需求使用各种摄影机,但可能75%使用的是C300 Mark II。”


金国威的团队使用了佳能的几个L系列 EF变焦镜头,包含24-70mm f/2.8, 16-35mm f/4, 24-105mm f/4 以及 70-200mm, 和 14mm f/2.8 及CN-E 35mm T1.5 定焦镜头。为了追求电影级的影像,金国威将CN7x17 17-120mm T2.95 Cine-Servo镜头描述为“用于vérité 拍摄和岩壁全程拍摄的定焦镜头。”The CN7x17是一款紧凑型镜头,带super-35毫米传感器的变焦镜头,但仍然比通常用于拍摄运动项目的镜头更笨重,正如金国威所说“携带着这个巨大的背包攀爬是个糟糕的体验。此外,很难在岩壁上建立你的系统,所以我们必须有这些巨大的包装预建立的摄影系统。”他表示操作全是手持式的,你能在每条素材末尾你都能听到摄影师喘着粗气,因为他们屏住了呼吸。在剪辑室时,你会看到镜头末尾画面上下晃动,那是因为摄影师在呼吸。


 

影片由史蒂夫·索南菲尔德在Company 3公司调色,金国威偏好让“一切看起来尽可能真实”,强调环境的真实性。“因为我们用了各种摄影格式,比如C300s, 1D x, 5D Mark IV, Alexa Mini, Red……我们必须让一切看起来统一”金国威甚至用到了很少的GoPro镜头,虽然它一直在避免。 “我们想要电影格式,我们为了将那些摄影机带上去,实在太费劲了。”

 

“预告片里看不到的还有vérité摄影组。我们有个高角度组和电影vérité组在地面上拍摄。Vérité拍摄对我们而言很重要。这部影片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并非是单纯的攀岩电影,它还深入了亚力克斯的情感世界,他做的决定,遇见命中注定的女孩并坠入爱河,它提出了更多问题。这正是电影的精髓所在,不仅是制作运动纪录片而已。它必须有深度有层次有内核。”至于你应该如何看这部电影,金国威说,“你必须在大银幕上看这部纪录片,”他表示。“越大越好。”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564
相关文章

徒手攀岩

查看更多 >

院线电影

查看更多 >

纪录片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