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她说出“小丑”的瞬间,令人永生难忘(附福利中奖名单

2019-09-08 19:54


陀螺 X 威尼斯

Day X


-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

昨晚她念出“小丑”的那个瞬间-


昨晚来到威尼斯电影节的媒体中心时,现场已经坐了很多记者,围着电视等着本届威尼斯电影节闭幕颁奖礼的直播。我找了个空地儿,拿出了iPhone,打开了B站直播。

这似乎成为了我去欧洲三大电影节的一个固定节目,就是在闭幕颁奖时,跟影迷们一起经历和体验奖项揭晓的时刻。年初在柏林电影节和大家一起惊喜于《地久天长》的影帝影后奖,五月在戛纳电影节和大家一起见证韩国第一座金棕榈的诞生。

但是今天我在打开直播的时候,万万没想到最后会是如此刺激。

当我跟影迷朋友们发现,影帝获得者是《马丁·伊登》的男主后,我们都在疑问,那坐在台下的华金·菲尼克斯是干什么的?因为此前大家一致认为,他回到威尼斯,就是为了拿影帝。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是代表导演托德·菲利普斯回来拿其它奖的。而当时剩下还有三个大奖没有颁发,最佳导演、评委会大奖以及金狮。

▲ 《马丁·伊登》


接下来,最佳导演给了《关于无尽》的罗伊·安德森,我对着直播镜头表演了翻白眼;然后评委会大奖颁给了《我控诉》的波兰斯基。这下美国媒体要炸,我当时是这么想的,本来波兰斯基入选主竞赛就已经让美国媒体安耐不住了,这下还给了二等奖,太挑衅了。

▲ 《我控诉》


惊喜之余,我突然想起,台下还坐着华金·菲尼克斯。他不可能从多伦多飞回来,就在台下坐一晚上观摩闭幕式呀?难道…难道… 《小丑》要拿金狮?

《小丑》拿金狮,或者DC拿金狮。当时这几个字在我脑中盘旋了好久,我似乎在尝试迅速理解这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前半程一直拖拉的颁奖礼,突然加快了节奏,代表波兰斯基上台领奖的艾玛纽尔·塞尼耶简单一句感谢就结束了领奖感言。

接下来就是颁发金狮奖了。我对着直播镜头和看着我的无数影迷朋友说,大家准备好迎接小丑拿金狮、DC拿金狮的新世界了吗?弹幕都说准备好了,也有很多说没有准备好。

主持人说,接下来有请评委主席马特尔宣布金狮奖最佳影片。

马特尔靠近话筒。

《小丑》在威尼斯放映的第一场是媒体早场,那一场可能是全球最早的《小丑》公开放映。评委主席马特尔就坐在我身后不远。影片放映结束后,全场掌声雷动,灯亮起,我立马转身看了眼评委们的反应,大家似乎都在鼓掌,马特尔也在使劲鼓掌,但她的气质和眼镜,会让人觉得,是礼貌性的鼓掌。

▲ 在我身后看《小丑》的马特尔


离开放映厅后,马特尔站在街边抽烟打电话,周围很多人似乎都不知道她是谁。于是我走上前跟她说,能否合个影,她笑着说,没问题。拍完照,我问她,你喜欢刚刚看的《小丑》吗?

马特尔笑了笑,向我凑过来,小声说,“你知道我不能告诉你”。

▲ 和马特尔合影


媒体中心,上百名记者屏住呼吸,手指在手机或键盘上准备就绪,电视上,马特尔靠近话筒。

她面无表情,很轻巧地说出了一个词。就像是鼓足了勇气,做了深呼吸后,很努力做出的那种轻巧。

她说,“Joker”。

▲ 马特尔说出“Joker”的瞬间


那一瞬间,在媒体中心地上坐着,正在B站直播的我,整个人都炸了。


当然炸的不止我,媒体中心的记者们,B站上看我弹幕的影迷朋友们,微信影迷群的影迷们,豆瓣微博上的网友,推特脸书上的电影群体,似乎威尼斯丽都岛上这栋不起眼的电影宫中,舞台上这个戴着奇怪眼镜的女人,轻巧地说出了一个词,而这个词竟然蕴含着无穷威力,从她嘴中脱离出来的那一瞬间,如光速般辐射全球各个有影迷存在的角落。

2008年,迪士尼凭借《钢铁侠》正式开始布局漫威宇宙,同年,华纳/DC诞生了漫改电影的里程碑《黑暗骑士》。在之后的十一年,迪士尼/漫威统治了全球,而《黑暗骑士》也在影史中找到了自己的地位,被无数影迷顶礼膜拜。

2008年的十一年后,一部好莱坞漫改电影,在全球历史最悠久、以支持和推崇艺术作者电影为宗旨的威尼斯电影节上,击败了其余20部来自全球各地的艺术作者电影,获得了金狮奖最佳影片。

全世界的影迷一片哗然,似乎没人记得波兰斯基拿了评委会大奖这件争议之事。

▲ 在法国出席Deauville电影节的波兰斯基,

得知自己凭《我控诉》获得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不能到场领奖的他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回复庆祝短信


就算在国内,也没人在讨论香港导演杨凡凭借《继园台七号》夺得最佳剧本奖的喜讯。

杨凡获奖


甚至我自己,都忘了,本届威尼斯最爱的电影,《马丁·伊登》,拿了影帝奖。

影帝


所有人都在谈论《小丑》,在惊讶,在Diss,在讨论,在撕逼,在庆祝,在思考。


似乎没人真正准备好了迎接这个DC拿下威尼斯金狮的新世界。


但当我们回看今年戛纳,达内兄弟获得了最佳导演奖,奉俊昊的商业类型片《寄生虫》拿下了金棕榈,是不是像极了昨晚的威尼斯,罗伊·安德森获得了最佳导演奖,华纳/DC的漫改剧情片《小丑》拿下了金狮。


《寄生虫》和《小丑》,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两者在所表达的东西上,竟然如此相似。

两部电影,都是在讲当下贫富悬殊的社会,对底层人、边缘人造成的碾压式异化,以及阶层矛盾不可逆不可解的高速激化。

仅仅是因为《小丑》是DC,是华纳,是好莱坞漫改电影,大家觉得,就像是《复仇者联盟》拿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一样震惊。或者觉得,《小丑》的导演托德·菲利普斯,也拍过《宿醉》,美版《泰囧》,所以就像是徐峥入选了戛纳主竞赛最后还拿了金棕榈。

那的确太震惊了。

但是大家始终还没有看到《小丑》这部电影。

当时威尼斯宣布《小丑》入选主竞赛单元,而不是大家以为的非竞赛展映单元时,说实话,我内心是嘲笑和鄙视的。嘲笑鄙视威尼斯跪舔好莱坞跪舔到把漫改电影放进了主竞赛。

但是看完后,大家也都知道,我在豆瓣上给了五星,还跟朋友讨论说,看了后才觉得,《小丑》绝对值得主竞赛的席位。

2015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充斥着烂片和一大堆比烂片还可怕的自以为很作者很艺术的平庸之作。但与此同时,非竞赛单元的两部好莱坞商业作品口碑大爆,让现场所有人都质疑福茂,为什么不把这两部片放进主竞赛单元?

一部是华纳的《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一部是迪士尼/皮克斯的《头脑特工队》。我记得那一年直到电影节闭幕,这两部好莱坞大制作都在所有的场刊榜单上名列前茅,比肩主竞赛最好的《卡罗尔》《聂隐娘》《索尔之子》。

我当时给《狂暴之路》的短评是,好莱坞还能做出这种片,简直是奇迹。

如今的《小丑》,跟《狂暴之路》一样出自华纳之手。一个制片人朋友在看完后跟我说,没想到好莱坞还敢做出这种电影,华纳也太大胆了。

▲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


他的意思是,《小丑》如此挑衅如此大胆,又彻底是一部没有动作戏没有大场面,以角色研究为驱动的“半原创”文艺剧情片,华纳竟然还花了那么多钱来投来拍来宣发。

是啊,当好莱坞众多IP都陷入模式化后,《小丑》这样冲着颠覆而拍的电影如同炸弹一样,就算最后票房扑街,就算颁奖季一无所获,但它注定将激起千层巨浪,引发无数讨论,关于漫改,关于电影本身,关于导演政治取向,关于未来漫改电影甚至好莱坞IP将走向何方。

而如今,一个戴着奇怪眼镜,最不可能喜欢好莱坞电影的阿根廷女人,靠近话筒,故作轻巧得说出了那个词,不仅在所有人措不及防的时候提前引爆了这个炸弹,更是将其威力放大了十倍。

我不知道接下来大家会撕成什么样,不知道在即将到来的颁奖季会有如何精彩的抓马大戏,更无法预测DC是否会就此走上下一个十年的统治,在2021年会不会凭借罗伯特·帕丁森主演的《蝙蝠侠》空降戛纳主竞赛。

我只知道,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马特尔在昨晚念出“小丑”的那个瞬间。

那一刻,她让整个电影世界都陷入了颠覆和疯狂。

那一刻,她就像小丑一样。



本文为作者 陀螺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716

陀螺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陀螺电影,带你逛电影节、聊电影、吹电影的地方。
扫码关注
陀螺电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