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斩获金狮,最刺痛的是中国艺术电影的自尊

孙太勇、 等人看过

作者 | 珊迪

编辑 | Amy Wang


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昨日落幕,超英漫改电影《小丑》捧获金狮奖成最大惊喜,中国香港杨凡的《继园台七号》获最佳编剧奖成华语片唯一奖项。备受期待的《兰心大剧院》颗粒无收。

 

当我们还在兢兢业业拍艺术片的时候,大奖落在了“好莱坞最大胆的作品之一”——《小丑》,反观华语影片,2007年以后就再也无缘金狮奖,甚至在其他奖项中也不断式微,为什么中国电影难再登顶,或许在此次威尼斯电影节中就可以得到答案。

 

突破边界的威尼斯电影节

 

可以说,今年威尼斯电影节最大的争议来自于一部不同寻常的黑色电影——《小丑》,它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大家的预想,这是影史上首次将最高奖项颁给超英漫改电影。同时这部电影在社交平台上掀起极大的舆论风暴,口碑大爆,IMDB更是直逼满分,讨论的点不仅仅是它的艺术与哲学,还有它是否真的在传递一种赋权信息。

 

《小丑》的主角不是人,而是整个社会系统,不光是关于美国,也是关于全世界。(引用)

 

这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致命又迷人”的《小丑》获奖,证明了漫改电影也同样具备的艺术性、社会现实意义、以及对现实社会觉得深刻思考,当然,这不仅仅是DC电影进步,更是威尼斯电影节、甚至是世界性电影节的进步,对艺术片评选边界的重新界定。

 

众所周知,作为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威尼斯电影节,聚焦于各国的电影实验者,鼓励他们拍摄形式新颖、手法独特的影片,哪怕有一些缺陷,只要是有创新,就能够被电影节所接纳。


主要目的在于提高电影艺术水平。且威尼斯电影节有自己独特的传统:它该电影节的宗旨是“电影为严肃的艺术服务”,每年都提出不同的口号,而评判标准很纯粹:艺术性,也同样看重影片的思想性。

 

再看《小丑》,资深粉丝总结到“是71年来的不断尝试和改进,它从最初的由漫画来,再到80年代末的“漫画脱离”运动,再到今天的与现实完全重合,这一个由岁月所不断丰富组构的过程,无疑是壮美且炫目的。”


如果说《小丑》从漫画到影片试图解答的是,为何一个普通人会彻底走向疯狂,那么各大世界性电影节就是在试图重新定义艺术片的新边界。

 

无独有偶,今年戛纳的金棕榈奖也同样是颁给了一部商业化类型片——《寄生虫》。

 

结合时代背景做先锋,兼具艺术性与商业价值,具有独创意图的影片,在世界电影节上斩获大奖不再是难理解的事儿。

 

大陆电影为何渐缺荣耀


华语电影曾经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取得很多荣耀,华人导演也曾是很活跃的一批身影。

 

获得过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华语电影:

 

1989年(第46届):侯孝贤《悲情城市》(中国台湾)

1992年(第49届):张艺谋《秋菊打官司》(中国大陆)

1994年(第51届):蔡明亮《爱情万岁》(中国台湾)

1999年(第56届):张艺谋《一个都不能少》(中国大陆)

2005年(第62届):李安 《断背山》(中国台湾)

2006年(第63届):贾樟柯《三峡好人》( 中国大陆)

2007年(第64届):李安《色·戒》( 中国台湾)

 

在获得金狮奖的7部华语电影,仅有3部出自大陆电影人。

 

其他5项奖项中,大陆获3

2013年,蔡明亮的《郊游》 评审团大奖 (中国台湾)

1991年,《大红灯笼高高挂》张艺谋 银狮奖  (中国大陆)

2011年,《人山人海》蔡尚君 银狮奖  (中国大陆)

 

2018年,《撞死了一只山羊》万玛才旦 地平线单元最佳编剧奖 (中国大陆)

2019年,《继园台七号》 杨凡 最佳编剧奖                  (中国香港)

 

演员类奖项中,大陆影片占据2项:

1992年,《秋菊打官司》巩俐 最佳女演员    (中国大陆)

1994年,《阳光灿烂的日子》夏雨 最佳男演员 (中国大陆)

2011年,《桃姐》叶德娴     最佳女演员      (中国香港)

 

而近几年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的大陆影片基本每年都有,但最终结果都是重在参与。


2019年,娄烨《兰心大剧院》、杨凡《继园台七号》、万玛才旦《气球》(地平线单元)蔡明亮的《不散》修复版在威尼斯进行特别展映,邱阳导演的VR短片《O》入围VR竞赛单元;2018年,张艺谋《影》、万玛才旦《撞死了一直山羊》、蔡明亮《你的脸》;2017年,文晏的《嘉年华》、郝帅《嫁衣》......

 

大陆文艺片在市场上的反响,基本悬浮于票房之外,新文化商业对近五年的文艺片的票房进行统计如下:

 


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主的《地久天长》票房也不过是4506万,声量巨大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也不过6478万票房,有过几部票房过亿的文艺片,但也无法拉进文艺片与票房的距离。

 

没有培养起文艺片的受众与合适的宣发都是后话,中国大陆的文艺片本也就不是拍给大众看的,越来越多的作者电影承载的是复杂的结构和导演深沉的思想,角逐文艺片的奖项远比电影院更适合他们,甚至可以说,他们生来就是为参与电影节拿奖,拿奖后再进行商业放映,获得收益。


拿奖,是大陆艺术电影为自己画的牢笼。

 

从1992年拿到金狮奖的张艺谋的《秋菊打官司》到今天《兰心大剧院》,不可否认,历代大陆文艺片导演都在努力的讲好故事,艺术性为第一,中国电影都一直是本着这个要求,但屡屡在国际电影节受挫,与大陆电影人的自我设限也不无关系。

 

早在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上,主席阿尔贝托·巴贝拉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电影越来越多,但是适合我们这样电影节的电影却越来越少。”

 

“一个电影节的最高荣誉应该颁给这个电影节最好的电影。”

 

虽然有媒体评论,“今年威尼斯的获奖名单在某种程度上简直和戛纳如出一辙。获得最佳影片的是一部媒体评价不错、极具商业价值并且社会议题鲜明的作品”,此类型的电影能在世界电影节上开始立足,是关于电影的标准在进步,如果大陆文艺片电影人的标准不再进一步思考、变一变的话,恐怕与最高奖项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附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获奖名单:


本文为作者 新文化商业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830

新文化商业

点击了解更多
探索全球文化+商业最新玩法
扫码关注
新文化商业
相关文章

威尼斯电影节

查看更多 >

艺术电影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