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徒手攀岩》导演瓦沙瑞莉:带着美好的目的活在每一刻

孙太勇、 等人看过

作者 / 圈圈丸

 

奥斯卡今年最佳长篇纪录片得主《徒手攀岩》今天已经在中国市场上映了。这部讲述著名攀岩运动员亚历克斯·霍诺德的故事,不仅纪录了亚历克斯如何征服壮丽陡峭的酋长岩, 更重要的是反映除了亚历克斯如何通过不断地练习客服重重困难与内心恐惧,最终实现自己人生的大目标。

 


虽然是一部纪录片,但是影片故事性方面的精彩与感人,以及约塞米蒂在镜头下美丽的容貌,还有亚历克斯传递出来的励志精神,都让 该片对观众的吸引程度绝不小于任何一部故事大片,毕竟奥斯卡小金人已经说明了一切。 影片的 导演是纪录片圈这几年著名的夫妻档—— 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 和金国威。 而情报处这次也有幸采访到导演之一的瓦沙瑞莉女士。

 

片场的瓦沙瑞莉

 

接下来我们就带领大家看一下瓦沙瑞莉如何评价自己的这部作品和主角亚历克斯,以及他们拍摄时遇到过的困难并如何克服,最终呈现给我们这样一部完美的攀岩纪录片。

 

瓦沙瑞莉导演生涯的

集大成之作


了解瓦沙瑞莉的影迷都知道,这并不是她的第一部关于「攀岩」的纪录片,在2015年的时候她就和金国威一起拍摄了 《攀登梅鲁峰》,该片的反响同样不俗。它提名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也提名了圣丹斯电影节的评审团大奖,最终斩获了圣丹斯电影节的观众最喜爱影片奖。 可以说是得到了专业人士和观众的双重认可。

《攀登梅鲁峰》在豆瓣评分高达9.1

 

所以如果是以前观看过《攀登梅鲁峰》的观众,都会疑惑《徒手攀岩》是否会是一部前作的加强版。但 瓦沙瑞莉告诉我们这两部电影完全不一样,是彻底相反的两部电影。

 

《攀登梅鲁峰》是一部关于同伴协作攀岩的电影,内容也是攀岩者们互相拍摄对方被纪录下来,并且它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失败”的感人故事。 由于拍摄地点在喜马拉雅山脉,拍摄环境很艰苦。而且在当时他们拍摄只有18天时间,并且整个过程没有像电池这样的补给,因此拍摄时间很有限,到做后期的时候他们发现素材只有80小时(对纪录片来说太少了)。

  《攀登梅鲁峰》剧照

 

而《徒手攀岩》的拍摄情况完全不同,它讲述的一个人如何实现自己梦想的励志故事。同时他们这次有10倍于《攀登梅鲁峰》的工作人员,拍摄结束时也有10倍于上次的素材量。 但这并不意味着拍摄《徒手攀岩》比《攀登梅鲁峰》更简单。因为 《徒手攀岩》的拍摄风险很大,它的结果很可能是悲剧(亚历克斯失败并身亡)。而且在拍摄之前他们完全没有头绪会用多长时间拍完,可能是1年,也可能是8年,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


“但是亚历克斯的故事确实很启发我。”瓦沙瑞莉给我们讲述了 她下定决心拍摄《徒手攀岩》的原因:“和他接触后会发现,他是一个害怕一切事物的孩子,他甚至害怕和人说话,害怕和人拥抱。”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腼腆”的人,却不断地克服了自己心中的恐惧,成为了全世界知名的徒手攀岩运动员。 因此她也想要把关于亚历克斯的梦想与克服恐惧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

 

瓦沙瑞莉认为,观众们肯定会喜欢《徒手攀岩》这部作品,因为亚历克斯的故事本身就足够吸引人。而 瓦沙瑞莉本人其实在《徒手攀岩》之前已经拍摄过7部纪录片,获得过大大小小很多奖项,但是《徒手攀岩》获得的成就无疑是她导演生涯目前的顶点。

《徒手攀岩》在烂番茄上新鲜度高达97%

 

和金国威如何成为

“黄金搭档”


 瓦沙瑞莉和金国威两个人一起完成了《攀登梅鲁峰》,又一起完成了《徒手攀岩》。这两部电影的成功也让他们这对夫妻组合收获不少赞誉。而提起自己的搭档时,瓦沙瑞莉表达出了充分的信任: “没有人可以比金国威更适合拍亚历克斯故事。”

 

瓦沙瑞莉与金国威

 

如果去查一下金国威的履历,我们会发现他 除了电影导演和国家地理的摄影师之外,还有一个身份——攀岩运动员。 这也就是瓦沙瑞莉认为只有金国威最适合拍摄这类题材纪录片的重要原因,因为金国威懂他们。瓦沙瑞莉回忆起自己是在金国威拍摄《攀登梅鲁峰》时认识他,并且也是在那一刻爱上了这个人。她意识到自己可以尽一切所能去帮他,因为 她懂得如何拍纪录片,金国威懂攀岩,两个本不相关的人,因为电影走在了一起。

 

而在背后帮助他们完成《徒手攀岩》的另一个帮手,就是金国威的“家人”——《国家地理》。瓦沙瑞莉向我们介绍到 《国家地理》投资拍摄了整部影片,并且给予了他们团队无条件的充分信任。 我们上文也提到,瓦沙瑞莉他们对于影片要拍多长时间是完全没有头绪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地理》还是愿意出资。这真是对攀岩者,对电影人最大的尊重。

 


到了实际拍摄中,两位导演的分工也很明确。 瓦沙瑞莉负责电影的主线与故事,金国威负责带领拍摄。 在他们的精确分工与引导下,影片按部就班地开拍,他们剩下需要顾及的就是主角亚历克斯。

 

「近百次练习,零失误要求」

铸就攀岩佳话

“老实说,在项目启动之前我真的认为亚历克斯是会死的。” 瓦沙瑞莉用听起来近乎玩笑的语气说出了这句拍摄感想,但这背后却隐藏了太多摄影过程的不易。

 

他们团队首先面对的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才能不影响亚历克斯。这个压力实在太大了,他们要考虑到方方面面, 拍摄过程中不能掉任何东西,不能有镜头失误,也不能碰掉石头——因为这任何一个小小的漏洞,都可能会害死亚历克斯。 而且 这是一次拍摄,没有NG的机会,所以所有人还要再过程中努力控制情绪。 瓦沙瑞莉说:答应拍摄这部电影时,就好像做了一个人生承诺一般。

 

有工作人员在过程中情绪失控

 

他们不是要努力做到完美,而是必须做到完美,因此他们练习了无数次拍摄过程。 金国威为此找来了一个同样兼具攀岩运动员和摄影师身份的伙伴, 他俩每天都跟着亚历克斯训练。 而纪录攀岩不像纪录其它运动。其它运动是把整个运动过程拍下来,但是攀岩的纪录是一段接一段最后衔接起来的。观众们看到亚历克斯一次性攀登酋长岩, 但实际在练习时他们也把酋长岩分成了很多个部分,亚历克斯在每个部分都至少练习了90次。

 

而亚历克斯在每个部分不断练习的同时, 拍摄团队也在不断地练习找到合适的机位和拍摄角度。他们需要找到合适的悬崖来让摄影师隐藏起来而不被其它摄像机拍到穿帮;他们还需要把绳子隐藏起来(摄影师是挂着绳子拍摄);最重要的是,他们要让亚历克斯在镜头下做自己想做的事,全程都不问他任何话。 这些事情实际操作起来比想象的复杂太多。

 

摄现场,摄 影师也很不容易

 

许多观众或许会以为,亚历克斯在陡峭的高峰上攀岩,摄制组直接用航拍就可以了,但实际并不是。 瓦沙瑞莉女士给我们解释道使用航拍来摄制攀岩纪录片会违反规则,航拍记录的话,亚历克斯的成就不会被官方承认。 他们整个摄制过程,只有在最后阶段使用了一下航拍,因为那会儿亚历克斯攀爬最难的部分已经结束,到达了2000米的高峰,只剩最后登顶。所以 《徒手攀岩》的拍摄难度也绝对不亚于亚历克斯攀岩,是一部非常不易的作品。

 

 

“对我来说最大的褒奖,

就是亚历克斯成功了”


亚历克斯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像作曲家马可·贝尔特拉米就是在听瓦沙瑞莉讲述了亚历克斯的故事后被感染,于是决定加入这个项目。 贝尔特拉米此前已经通过给《决斗犹马镇》和《拆弹部队》两部影片配乐而提名奥斯卡,本可以去做更大的项目。但他还是选择来给《徒手攀岩》配乐,并且音乐感染力极强,观众能从里面感受到紧张与鼓舞的情绪。

 

瓦沙瑞莉很感谢贝尔特拉米的加入,她说电影人不会带着赚钱的目的参与进一个纪录片项目。我们也能感受到,瓦沙瑞莉他们拍摄《徒手攀岩》带着更崇高的目的。当我们问到瓦沙瑞莉是否认为奥斯卡是她通过这部影片得到的最大褒奖时,她说: “对我来说再大的褒奖不是获得奥斯卡,而是在当时看到亚历克斯成功攀登。” 我们能通过这句话感受到她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一个艺术家,浑身散发出的人文情怀。

片中亚历克斯与金国威

 

瓦沙瑞莉说在 拍摄时她已经计划好了影片的三个结局: 一个是现在观众看到的版本;一个是亚历克斯尝试了很多次,拖得太久最终放弃;还有一个就是亚历克斯挑战过程中失败并身亡。 但即使是失败了,她也会选择让这部电影和大家见面,或者如果亚历克斯失败了,她更有责任让观众看到这部影片。

 

“亚历克斯比谁都更看得明白自己的死亡,但是他仍然选择这种人生,对于他来说这是他活着的目的。 亚历克斯的父亲在他15岁时就因为机场事故去世了,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亚历克斯能怎么办,他需要选择一个目的继续活下去。”瓦沙瑞莉讲述了她希望通过《徒手攀岩》传递给观众的思想,就是 我们必须要带着美好的目的活在每一刻 (We have to live and save any moment with intention )。 亚历克斯就是这么过来的,而且他成功了。

 


  “如果你足够努力,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带着瓦沙瑞莉女士的这句祝福,我们也希望每个影迷都去影院观看《徒手攀岩》,感受亚历克斯的故事,或许正在迷茫的你能够找到新的方向。

《徒手攀岩》已于今天(9月6日)正式登陆内地院线,欢迎大家走进影院,一起感受这场真实的惊险之旅。






本文为作者 一起拍电影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5898

一起拍电影

点击了解更多
像“罗辑思维”一样组织一批有共同信仰、共同理念的人自由连接,聚集新一代思想的年轻人,大家“一起拍电影”。
扫码关注
一起拍电影
相关文章

徒手攀岩

查看更多 >

纪录片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