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知道环境音、音效、Foley,那应该如何用到电影里?| 专访声音指导

赵振宇、朱镕 等人看过

《无名之辈》讲述了在一座山间小城中,一对低配劫匪、一个落魄而有理想的保安、一个身体残疾却性格彪悍的毒舌女以及一系列生活在社会不同轨迹上的小人物,在一个貌似平常的日子里,因为一把丢失的老枪和一桩当天发生在城中的乌龙劫案,从而被阴差阳错地拧到一起,发生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喜剧与感人事迹。



影视工业网直播栏目【剧组有料】请到了《无名之辈》声音指导蒋建强老师,他为我们分享了这部电影的声音设计理念和制作过程。蒋建强老师告诉我们,《无名之辈》在声音方面想追求的是真实感,为了实现这个真实感,蒋建强老师分别通过从对白、环境、音效、Foley设计和制作分享举例了制作过程,非常详细的案例展现,具体内容如下。点击阅读原文,查看直播回放。


蒋建强老师


蒋建强老师已入住幕后英雄APP,如有合作需要,可以APP内搜索联系


影视工业网:你是如何与饶晓志导演建立合作的?


蒋建强:2015年和郭帆导演通电话,他接下来要监制一部电影《你好疯子》,那是饶晓志导演的第一部电影,那也是第一次和晓志导演合作。《你好,疯子》虽然票房不尽如人意,但是积攒了很不错的口碑,这为晓志导演做第二部电影打下了基础。我是在2017年2月14号情人节那天,收到了晓志导演新电影的剧本,当时片名叫《人间喜剧》。因为大家已经有了上部戏愉快的合作,所以这次很快就确认下来共同完成这部作品。进入筹备期阶段后,就开始参加和导演及其他主创们的剧本会和拍摄方案会。直到8月10号正式开机,当时剧本改名叫《荒枪走板》。


影视工业网:《无名之辈》的声音制作定位是什么,以及如何实现?


蒋建强:筹备期间在开创作会的时候,我对剧本做了分析,对于片子的声音创作风格,我和导演也详细的做了阐述和探讨。


每部片子都有它自己独特的气质,要从片子本身挖掘导演想要表达的内在含义。所以作为创作者要分析与制定出用哪种声音形式去表达与实现,通过不断的探讨过程,最终确定的声音风格就是,用声音塑造出真实的人物和营造真实的场景来帮助导演讲故事。这个风格和我们之前合作过的电影《你好,疯子》,用声音构建和营造另类场景,用大量音效制造悬念的相对夸张的风格截然不同。


《无名之辈》这部戏的风格讲述的是偏写实的地方语系的现代主义题材故事,所以在选演员时重点选取了会说贵川地方方言的演员。章宇本身就是贵州人,所以他的台词我们一点都不担心,而对于其他主演如陈建斌老师和任素汐跟大潘的台词,我们选择了开机之前和拍摄中的演员休息时间由专人做语言指导和培训,再加上本身晓志导演也是贵州人,所以在拍摄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给予演员台词方面的纠正和指导。



在后期时,对于语调特别不准确的地方,约演员进棚用ADR的工艺方式补录和修正。所以最终呈现出来的成片,这三位演员的方言不敢说百分百标准,但是至少听着不会突兀和跳戏。当然,方言只是语言表现形式中的一种,如果在表演的准确度和方言的准确度之间一定要做取舍时,,我们还是选择了前者。比如在Ending那场戏,三人被关进同一辆救护车里对峙的那场戏,虽然陈建斌老师和大潘的方言不是很标准,但是三人的戏特别的好,那种在特定的人物和特定的环境下,相互戏顶戏表演出来的情感与细节,后期是无法完全还原的,所以方言的标准度给表演做了让步。


影视工业网:麻烦给我们具体谈谈《无名之辈》中环境、音效、Foley设计和制作


蒋建强:因为《无名之辈》声音风格的定位就是要真实,而真实就是让观众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也就是真实的人物在真实的场景里发生了真实的事件。拿环境声设计来说,他是极其具有带入感的,在一个陌生的场景里,与之匹配的环境声可以迅速把观众带入戏中,甚至通过环境声的延伸可以营造出一个画面无法完全展现到的空间。



在开机前主创团队去贵州当地看景的时候,我准备了一套5.0环绕声的录音器材,在看景的过程中,选择性的把具有地方特色的声音元素进行了大量的录制,其中包括了语言元素和音乐元素等不同的素材,在后期团队做环境编辑的时候通过EQ,声场空间和分成处理后全部用在了不同的场景里。比如说在马先勇买李子那场戏,环绕声的后环方向飘来朴素的贵州女声方言的清唱山歌声,马先勇在老师办公室的那场戏,传来远处操场上学生们喊口号及老师吹口哨的声音,包括警察在菜市场追逐波仔那场戏,菜市场的方言叫卖声和群杂讨价还价的声音等等,都是在看景过程中录制的,对还原和营造真实的场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当然在拍摄过程中,只要有机会,我跟前期录音团队也会大量录制当时拍摄场景的声音素材,比如说戏里拍摄的马路环境,老王头家里的Room tone,以及组织录制案发现场的人群群杂以及警察维护现场的口令等等。因为这些声音都是具有地方特色的声音元素,是素材库里找不到的资料。所以整部戏的每一个特定场景的环境声,都是为这部戏私人订制的。


在摩托车,汽车,火车等效果声的录制方面,也采用了拍摄之外的单独录制。比如开场的摩托车发动,轰油,挂档,开走,及熄火等等,和道具师沟通后,借来戏中眼镜和波仔的摩托车及马先勇的皮卡车,把话筒布置在各个角度,反复录制了大量的声音素材。另外包括火车划过,也在铁路的左右两个远近方向布置了话筒,以及铁轨下面也都预埋了小型5.0环绕话筒,在后期团队做效果编辑时进行重新剪辑,用在了成片里。那种火车从头顶划过的声音的冲击力以及音色细节带给观众更直观的视听感受。



还有一个重要的声音元素,那就是Fole小动效,这部戏在Fole方面的设计是在画面定剪后开始的,我们根据戏中人物的性格,性别,以及不同的情绪点都做了相应的设计。举两个简单的例子,高翔在篮球场集结同学的那场戏,高翔打篮球的篮球与地面接触撞击声,按照当时人物内心的矛盾与愤怒,我们专门录制了各种力度与角度的篮球声音。同一个篮球,在用不同的力度拍打时,篮球的内部会有一个高频的类似于“曾曾”的声音,这个声音在我们越用力拍打篮球,他就越明显,所以在录制Fely时,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单独录制到了这个“曾曾”的声音,在高翔很愤怒的拍打篮球时,我们给每一声篮球都叠加了这个声音元素,用带高频的令人不安的篮球拍打声表达高翔内心的那种状态。



另外片子本身要表达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尊严,眼镜是自尊心极强的人,在和大头看到网友给他们制作的恶搞视频时,他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随着剧情的推进,这个时候他已经处于奔溃的边缘了,此时做出的反应就是咬紧牙关,不断在拧自己的裤腿,恨不得把裤腿拧烂,而又说不出话来。一般在生活当中大家可能不会很留意这种小动作产生的声音,但是作为电影,用视听语言表现的话,这种声音对人物来说是极其重要。我们也是按照演员的动作幅度,尝试站在演员的情绪角度来录制了那个看似不起眼的声音,有手指和布料摩擦以及布料和布料摩擦的声音,通过这个放大了的小动作的声音表现出眼镜当时的内心那种五浪翻滚的状态。当然还有很多类似于这样的声音设计,都是以故事和人物为主。



这部电影在声音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的设计,那就是片子本身黑色幽默的那一部分。站在大头和眼镜是两个可爱的憨贼的角度,我设计了一些高雅的歌剧方面的声音元素,无论是在抢手机店的过程,还是抢完手机店逃跑的过程中,都重点用这种高雅的艺术形式和他们可爱憨豆的人物形象和表演方式形成了一种极大的反差,而这种反差的方式给片子黑色幽默方面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电影的声音不像画面那样的直观,很多时候他是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在影响我们的观影体验,大部分的声音都是要含在故事和人物背后,默默的帮助人物的表演和帮助我们更好的去讲故事。如果一部戏要是有太多声音被观众直观的觉察到得话,那说明这些声音就太过于突出太抢戏,那样的话也就违背了电影声音要服务人物和故事的初衷。当然,特殊题材需要特殊对待,对于特别需要用声音去表现的电影,那就另当别论了。



影视工业网:《无名之辈》声音后期制作了多久?


蒋建强:在影片杀青后,紧接着就进入了后期精剪的阶段。从杀青到画面定剪的这个过程,大概是半年的时间。从声音部门拿到定剪画面开始,到做完终混差不多用了四个月时间。那这四个月不是一直连续工作,因为会有审查等待期,画面修改期等。声音累计制作的时间差不多50天左右。


在影片剪辑过程中,晓志导演与后期的各部门主创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我们定期会在导演工作室开看片会进行探讨。《无名之辈》的声音后期制作我选择了合作多次的派华,包括编辑和音棚及杜比混录棚。



在今年的4月份画面定剪后,声音统筹按照影片的制作周期和制作进度做了详细的声音计划和声音进度表。在我和声音团队开始了后期声音工作前,我组织团队内部先进行了声音创作会,把导演和我对声音的要求及具体创作思路,跟团队伙伴们做了细致的讨论,以便在制作过程中发现问题可以第一时间跟声音团队进行修正,来提高工作效率和保证进度。毕竟有过很多次合作了,所以跟声音团队在对声音美学以及工艺流程和工作方式等方面已经有很高的统一性和配合度了。


经过修整同期声后,这部戏的同期使用率在百分之七十左右,ADR补配占百分之三十,主要是不可避免的环境噪音和审查需要更改台词以及纠正个别方言。比如马先勇和高明在河边车内的夜戏,眼镜,嘉琪,跟大头三人在天台的雨戏,都是因为环境噪音及演员声带疲劳音色沙哑而重新配音。老王头是因为演员九孔台湾口音的问题,做了整个人物配音,而且是由晓志导演亲自上阵用最标准的贵州方言帮助九孔立住了人物。而操场上高翔集结同学那场戏因为内容原因,做了整场戏的台词改动而全部重配,所以那场戏的口型问题是我心里最过不去的一个坎儿。另外全片嘉琪家,梦巴黎,天台这三个主场景是我们在摄影棚里搭景棚拍的,因为当时的都匀还没有专业的同期声摄影棚,所以在对全片录制同期声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开拍之前,我做了摄影棚的声学改造方案,在置景过程中也多次跟美术指导沟通,尽可能的多创造出一些对录制同期声有利的条件。


后期过程中,我在每个阶段都会邀请晓志导演和制片人培宏到棚里来确认阶段性的成果,晓志导演对电影声音的理解度很高,对声音创作方面也有很多想法和见解,我特别喜欢与这样对声音有想法的导演在一起工作,因为可以在创作过程中不断的互相探讨,会碰撞出更多更好的东西。每次看完片,大家一起探讨与筛选,提炼出最优质的方案,保留对故事对人物有提升的声音元素。



影视工业网:如何与电影作曲合作?

 

蒋建强:《无名之辈》的作曲是摇滚男神讴歌老师,也就是94年魔岩三杰红磡演唱会时,穿着短裤满场飞奔的主音吉他手,他是位具有文艺内心同时又具有摇滚态度的优秀作曲,对待工作极其认真。以往做每部戏的时候我都会主动和作曲沟通创作,虽然作曲的过程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内,但是最终做完的音乐要给到我这儿来做全片混录,所以为了避免到最后混录的时候出现音乐和声音之间不融合的情况而耽误混录进度。


这部戏同样在后期作曲过程中每隔一段时间,我和导演都会去讴歌音乐工作室聊创作,我们三人分别站在剧作,声音及音乐三个不同的角度探讨每一条音乐的创作,以便让剧作,声音和音乐能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在确定完音乐小样后,讴歌会把小样带到我这儿,放进声音工程中,搭戏一起听,然后去探讨,再修改,反复确认音乐表达的准确度,最终确定完后进棚录真乐器。同样我这边的音效在做到一定程度时也会发送给作曲,做参考,以避免音色和节奏方面的重叠。在最终混录阶段,除了我和声音团队的伙伴外,晓志导演和讴歌也是每天在终混棚,我们共同完成了这部电影的杜比5.1的混录工作,可以说是在剧作和声音和音乐三方面做到了最大的融合度。


影视工业网:因为电影现在也会在移动和网络平台推出,针对这一块,声音部分会做什么工作?


蒋建强:影片现在正在热映当中,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有很大的收获,虽然不是百分百完美的电影,但至少对于近些年的国产电影来说,绝对是良心作品。这部戏将来要在平台播出,所以最近我也正在赶制网络平台播放的杜比Atoms home 版本的声音,以便将来平台的观众也能得到极高的视听享受。

本文为作者 阿良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057
相关文章

无名之辈

查看更多 >

蒋建强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