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片是一些热烈的事稍适冷静之后凝成的结果

2019-09-13 00:40 191

短片是大部分导演最初开始电影创作时会选择的形式,面对创作方式日趋自由化,题材越发多元化的电影制作环境,短片承载的价值也将更加开放和包容。[导筒]针对已完成短片,但暂无长片作品的新导演开启主题访谈栏目——[短兵],每期将围绕不同的短片作品和对应的话题进行详尽的采访和讨论,希望为正在创作和筹备长片的新导演提供一定的经验和参考。


导筒也向关注我们的青年导演发出邀请

如果你也希望围绕自己的短片作品来参与我们的采访和讨论

欢迎与我们联系



 2019北京国际短片联展征片中 


第2届北京国际短片联展于2018年9月14日~24日在北京举办,导筒将持续带来本次BISFF评委及导演们的系列专访,本期我们将带来青年导演郑陆心源的采访,她的作品《公车上的白色蝴蝶》入选2018 BISFF“潮汐”华语竞赛单元。


BISFFx导筒[短兵]

⽚名:公车上的白色蝴蝶 A White Butterfly on A Bus

类型:剧情

时长:21min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大陆

语言:汉语普通话



《公车上的白色蝴蝶》(2018)


剧情简介:

她在这里扮女演员。

他在这里做摄影师。

我们要在西宁拍摄一部短片。

她说这是她到过的离家最远的地方。

日子一天天过去,拍摄压力之下,你我他游走于生活与表演的边缘。





导演简介:

郑陆心源,杭州人,影像创作者。2017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制作MFA硕士研究生。从文字到平面摄影、街头艺术,纪录、剧情、到半虚构,到展场的尝试,心源正缓慢实验媒材与表达的形式和边界。其个人短片作品曾入围纽约Tribeca电影节,中国独立影像展、FIRST青年电影展等。作为摄影指导曾参与两部独立长片,分别于墨西哥城和巴黎取景。目前,驻地杭州继续手头的长片筹备工作。



采访正文

Q:你的父母都从事美术和设计相关的工作,这对你日后的学习和创作有着怎样的影响?

父母从事的是艺术相关的正职,也需要在比较固定的时间上班。但相对而言,从小有一些机会看到,也开始有借口相信,做没有即刻回报的创作不一定是不务正业。

Q:对电影的兴趣萌发于什么时间?

对光、场域、文字、声音和人的兴趣的起点更好追溯一点,并没有很严肃地去靠近电影,大学后段才开始移动影像的创作。

Q:你在南加大的电影学习对你有什么提升,如何看待美式的电影创作和工业流程?

南加大让我对工业有一定的了解,不至于恐惧,也有所借鉴。但也让我更向往另外的创作方式。不同项目像各样的人,需要因人而异的对话方式。我对标准化、统一高效的、专业化的approach保持怀疑。但美国也有indie,有实验片,有视觉艺术,并不是美式就是工业化嘛。

南加州大学电影艺术学院(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罗伯特·泽米吉斯、大卫.L.沃尔普均为该校校友)

Q:谈下你过去创作的几个短片作品,它们都有着怎样的缘起和经历?

几个短片多少都是一些热烈的事,稍适冷静之后凝成的结果。很多时候也是随着创作的过程,一点点地去明白这个影片的声色形状。有时也没再去回顾创作开始时的问题,而是顺着新构建的路径,走到新处/深处看看。

郑陆心源《在死海里醒来》 (2017)

Q:你的创作习惯似乎也不依赖于传统的剧本,在风格和拍摄器材上应该也有很多尝试,谈一谈如今在写作和拍摄上的思考。

文本在一些情况下可以是辅助思考影像创作的一个线索。而文本也是生活材料中的一部分。目前,我更想尝试从生活扑面而来的水汽、环境、声响、信息和情绪流中去抓来可沿路攀爬的堆砌时间的方式。

Q:谈一下这次入围bisff的《公车上的白色蝴蝶》的创作经历,这是你今年在FIRST训练营完成的作品。

这是一次比较极限的创作,10天的在地时间、陌生的城市、初次合作的团队、既定的公开放映,每天紧张/兴奋/疲惫的比例都在变化。因为没办法从一开始就清楚解释给团队和自己,当前拍摄的内容会如何在叙事中存在,所以当大家还能在一定程度的信任中,去尝试和探索是让我挺感动的。

Q:蔡明亮导演在操作指导上给了哪些建议?他的电影理念你认可吗?

他的执导因人而异… 他有说到过“影像中的生活的气息”。

他的电影理念,我也只有了解到一部分…

蔡明亮与郑陆心源

Q:这部作品与你过往的创作相比有着怎样的独特之处?你让摄影师也参与到了表演之中。

这次比上次更勇敢一点点。

至少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对摄影机背后的角色进行思考吧。

Q:你对杭州这座城市有怎样的印象,希望在自己的影像里捕捉它哪些方面?对于近两年拍摄于杭州的文艺片有没有一些看法,比如《郊区的鸟》。

杭州是我的出生地。从大学开始,我长时间地生活在异地,直到去年研究生毕业,才定居杭州。杭州是省会、旅游城市、电商发达,各方面都强调着一种与人的便利。我更想寻找这个城市与我之间互相属于的那个部分,可能是已经消逝的一种关联。但在影像里,我有机会再次试验城市、过往、家庭与我的关系。

我现在比较关注城市题材的影片。《郊区的鸟》还没有机会看到成片,很期待。

????孩子们想把世界黏住,成人却要撕开它


Q:谈一谈正在筹备的新项目。

正在筹备我的第一个长片,是一部低成本的剧情片,目前在选演员。

小时候,努力地在上学,也在这种固化的周而复始中,也看到一些众人习以为常后暴露的怪相,机构、权威、小孩、缝隙中的各色情感。当时很自然地把一切接纳到自己的日常中。长大一点才觉得一路有很多陷落的可能,现在我还时不时地窥视那些黑洞,并在当下的生活里看到类似的状态。当开始创作,我怀念小时候那种私密的专注度,尝试重新找回,用拍摄的过程,让世界从过往中重新生长。

Q:有没有比较喜欢的艺术家或导演,谈谈理由。

很多明星艺术家或者导演当然有带来启发。但有一定交往的创作者朋友有时候更让我好奇,也会因为了解过程而学到东西,会期待大家的变化,想知道我所看到的现在,在ta们各自和彼此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存在。

郑陆心源《低烧》Feverish

Q:你之前谈到也会有小说和其他电影之外的创作安排,你认为电影未来的发展会与其他艺术形式产生怎样的互动呢?

互动一直有在发生,就拭目以待,自己也在做一些尝试吧。

Q:本月你还有一部新作《低烧》入选上海酷儿影展,我们也在为酷儿影展做推荐,谈谈这一部影片的创作故事。

挺多时候,我的想法不一定开始于,但往往源自对情感中常规道德标准的怀疑。

这是我在USC上学期间拍摄的最后一支短片,四个主演中一位是专业演员、两位音乐人,一位是电影系的同学。挺日常的一个故事吧…

郑陆心源在《低烧》Feverish拍摄现场


本文为作者 导筒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133
关于导演的演讲,访谈,电影课,展映活动,文字著作等等。
扫码关注
导筒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