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佳国剧,我投它一票

9月14日 01:14

最近,娱乐圈发生这么一怪事。


说是明星的粉丝给明星所属公司施压,怒斥公司不给明星好资源,净让明星拍烂片去了,还要求公司今后停止这种行为。




但事后再细想,说怪倒也不怪。


流量僭越质量的例子,咱见得还少吗?作品有市无质,久而久之,就连粉丝们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能明显感觉到,流量开始在走下坡路,以至于到了反噬的地步。每人心中的那杆秤,变得越来越严苛,作品的好与坏,仔细掂量还是能分辨得出。


想要彻底扭转这种局面,最好的方式就是,用行动让那些真正的好作品“火”起来。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要推荐这部“低调”国剧 —《老酒馆》




《老酒馆》海报:酒与刀


没有流量鲜肉,也没有话题炒作,《老酒馆》自8月26日开播以来,存在感一直不高。


可再一看这部剧的主创,真能把那些喊话的粉丝们都馋哭了:从导演,到编剧,再到演员,个个都是行业大佬,公认的实力派。


导演刘江,华鼎奖最佳导演,代表作《黎明之前》(豆瓣9.2)《岁月》(豆瓣9.1);编剧高满堂,代表作《闯关东》(豆瓣9.1),书写年代剧的一把好手。


主演有陈宝国、“道哥”刘桦秦海璐冯雷,光看见这些名字就知道稳了,就连配角也有袁姗姗、石兆琪、程煜、巩汉林等人。





有道是“老酒馆香不怕巷子深”,好口碑自会发酵。在播出了一半后,越来越多人闻着了酒香,豆瓣评分也有8.3,收视率节节攀升,目前已稳居卫视同时段第一。




《老酒馆》这部剧还真像一坛好酒,越喝身子越暖,微醺上头后,也就品出其中的味儿来了。


只要挨过前两集慢节奏的絮叨,等到“山东老酒馆”正式开张,这出好戏才算开锣。





故事的起点在1928年的春天。


一群闯关东来到大连的老客,打算在好汉街做些安稳营生,开一家酒馆。用路人的话讲,“这群人皮糙的,刀子都割不动,故事深了去了”。




这些深了去的故事,来自编剧高满堂的父亲。


早些年间,高满堂的父亲就在大连的兴隆街开了一家酒馆,迎来送往的故事,他从小听到大。酝酿了10年,创作了3年,这才有了《老酒馆》的剧本。


一半是戏,一半是生活,兴隆街也就是好汉街,父亲成了剧中的陈怀海掌柜(陈宝国 饰)




《老酒馆》在形式上属于“单元剧”,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拍。1928年到1949年的20余年历史激荡、社会变迁和人文景观,都浓缩在了这山东老酒馆里。


三教九流,声色犬马,时代过客打酒馆过,饮二两酒,留一个故事。你方唱罢我登台,酒馆虽小,却将个人命运历史进程紧紧联系在一起。



山东老酒馆有点像《武林外传》的同福客栈,

但少了几分幽默,多了一层厚度


在营造年代感这件事上,《老酒馆》可没少花功夫。从前期的布景搭建、造型设计,到拍摄时的镜头调度,再到后期的画面调色和配乐,民国风情,扑面而来。



《长安十二时辰》还原大唐被盛赞,

《老酒馆》里的民国风情也不输


因为无法在大连拍摄,剧组便包下了整个天津影视城进行搭景。按照历史上大连的城市建筑风格打造出一条好汉街,细致到每个店铺的每个招牌。




在这些筋骨皮之外,《老酒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些里子的东西 — 人物台词。这二者也是《老酒馆》的灵魂。



陈宝国老师“眼技”精湛


《老酒馆》不止有酒,还有人生百态和处世哲学,妙语连珠,金句密集。三步一梗,五步一包袱,入耳难忘。这些精雕细琢的台词不仅装点着人物性格,同时还带来听觉上的享受。


初到好汉街,官爷就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刚来就动家伙什啊?怎么的,想立棍儿啊”。



“立棍儿”属于东北混子间的黑话,意思就是“你想当老大啊”


不止官爷,邻里街坊也劝他们要小心,还劝得很艺术,“这好汉街呀,那是卧虎藏龙,鱼鳖虾蟹啥都有,那是老鼠敢上桌狮子钻被窝。


盖上盖,明明是一锅杂锅鱼,掀开盖,弄不好就成疙瘩汤了。你们呀,刚从北边来,风大压着眼,这来到了大连街,那可得回回神,睁睁眼了。”



知道他们要开酒馆,就用菜作比


对门的贺掌柜想把日本清酒存在老酒馆,三爷不干了,说那是日本人的酒,咱不能收。陈掌柜气度大,“文不分国界,武不分国界,酒也不分国界,只要是酒,咱山东老酒馆就能摆得下”。




对于贺掌柜的一再挑衅和各种抢生意的歪门邪道,陈掌柜告诫他,“我就懂酒馆这点事,这个酒人儿啊,人就是下酒的菜,喝多喝少全看人这两撇子。开酒馆,三个字,酒菜人,人要是不行了,头两样还是趁早都扔了吧”。




山东老酒馆的立根之本,“酒、菜、人”仨字,酒是好酒,烧刀子扳倒井二闺女跑舌头,要烈有烈,喝了敢大雪天光膀子,柔起来也叫人舒坦,迷迷糊糊地就遁进云里雾里。




菜也是好菜,不分菜系,想吃啥都能做出来,精通到家了,会发现全天下其实就一道菜。



剧中菜品是真煮真吃


最后,落到这“”上面。


山东老酒馆奉行“南来北往都是客”,不论是平头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通通热情迎入,以礼相待。


夜幕覆盖华北平原,华灯初上,三杯酒下肚,陈掌柜就化身摆渡人,“人家愿意说,我就听着,不愿意说呢,我也从来不打听”。




可是在深夜,在酒里,这人啊,他藏不住秘密。老酒馆内散落一地的故事,也够喝一壶的了。



深夜的老酒馆又是另一番模样


老酒馆才是属于我们的“深夜食堂”,重点在人而不在食。一个人,就是一个故事——



老二两


二两叔是山东老酒馆开业后迎来的第一位客。


他无儿无女,孤身一人,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只管他叫“老二两”。


因为他每回来,都要上二两酒,再自备些小菜。客稀时,就找地儿坐着喝,客满了,就去墙根站着喝。




时间久了,他也成了这老酒馆的一员。大伙敬重他,最初也想着法儿要给老二两塞点优惠,要么是偷偷给他多打二钱酒,要么是不收他酒钱,要么是给他添点下酒菜。


可老二两有自己体面和规矩,坏规矩的事,他不做。多打了酒,就多付酒钱,白给的菜,说什么也不能要。




那天晚上,外头风雨交加,眼瞅着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了,离规定的闭馆时间还差着半小时。可是,陈掌柜不等了,吩咐亮子和雷子准备关门。


突然数日不见的老二两现身了,给老酒馆和陈掌柜好好上了一课,“规矩就是规矩,说好十一点就是十一点,不管有没有客来,都不能坏了规矩”。




一番话让陈掌柜汗颜,也让酒馆伙计们泪流满面。老二两的酒德与风骨令人肃然起敬。冒雨走了十里地就为来老酒馆喝口酒,天底下这么捧场的人,上哪找去?




送走老二两,陈掌柜不禁感慨,“老二两啊老二两,每回来都是二两酒,一半是血一半是泪,这才是真正的酒人儿啊”。




金小手:


被日本人满城通缉的江洋大盗金小手,逃到了好汉街。


按说书人的话讲,这金小手可是个浑身上下都是软骨头,只要脑袋一晃腰一抖,就能变个如意球,说大就大,说小还就小,门缝能出去,窗缝能进来,可以在锅里边睡觉,醋瓶子里边他可以洗个澡。



金小手的扮演者是陈宝国的儿子陈月末


金小手专偷日本人的钱,再散给穷人,这种侠义之行陈掌柜很是佩服,也想交他这个朋友。在山东老酒馆识破了金小手的身份后,偷偷剪下他的褂子一角。




当天深夜,两人也不玩捉迷藏了,以褂角为号,在酒馆的地窖里碰了面,好好喝了顿酒。


金小手不解,“那您都逮着我了,为啥不早跟我讲啊”。


陈掌柜告诉他,“我呀,看了大半辈子戏,未曾想有一天自己也在戏里了,还是跟英雄好汉对戏,太过瘾了,是我舍不得从这个戏里出来”。




酒足过后,金小手和陈掌柜就算是结下了生死交情。为了不连累老酒馆,金小手谢绝了陈掌柜的收留,道一句“山高水长,马高镫短,兄弟脚下有数”。





杜先生:


巩汉林在《老酒馆》重拾老本行,饰演说书人杜先生。一张嘴真是绝了,能说会道,全凭着嘴上功夫吃饭。


可成也这张嘴,败也这张嘴。


因为醉酒说书,得罪了人,还丢了饭碗。在山东老酒馆请客吃饭,耍了小伎俩没结账就开溜。


被陈掌柜识破后,他非但不计较,还让杜先生往后就在老酒馆扎下根,因为他爱听评书,也敬重读书人。




杜先生投桃报李,他的“老酒馆单口秀”也是一场比一场卖力,能张能驰,声情并茂,为老酒馆招揽了不少食客。




最后还是因为这张嘴呦,惹祸上身,舌头让人割了。对于一个说书人来讲,这无异于要了他半条命。




陈掌柜了解了情况后,劝杜先生别走了,今后就在这老酒馆住下。面对陈掌柜的挽留,杜先生饮完杯中酒,含泪决然离去,剩陈掌柜一人愣在原地。


说了小半辈子书,才知最深的情意尽在不言之中。




那正红:


“那爷”那正红曾经是皇宫里教小阿哥们掼跤的老师,为了皇上愿意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后来日本人来了,皇上被抓了。


可那爷还是活在他的旧梦里不愿出来,心心念念着皇上,甚至还留着辫子,缠在自己的脖子上以表忠心。




那爷于老酒馆有恩,陈掌柜视他若兄弟。可偏偏就是在涉及底线和原则的问题上,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陈掌柜认为,“皇上已经不是当初的皇上了,那是日本人的皇上,日本人成立了满洲国,这是国耻;而你那爷还惦记着加官进爵,这就是认贼作父,这是背叛国家”。


可那爷就是坚持说,“不管是谁的皇上,皇上就是皇上,皇上做什么都是对的”。




正反方辩手激烈的言语冲突


后来,那爷的辫子在街上被日本人给绞了去。陈掌柜还是劝他,“就这混沌世道,需要一声响雷,而不是抱着老棺材板子不放”。可那爷执拗地相信,只要皇上还在,这一切就还能够回来。




所以,陈掌柜和那爷喝完最后一次酒,就地绝交,划清界限。


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就只能让他多喝些酒,助他睡得更深一些,也算仁至义尽了。



这就是老酒馆的故事,有生死酒,有情义酒,有诀别酒也有绝情酒…看久了,还真当自己个儿也在这好汉街上,一个个酒馆伙计都成了街坊邻居。





老酒馆陈掌柜嘴里,说得最多的两个词就是 “客人”和“世道”。老酒馆虽小,可也是一头扶着酒客,另一头托着时代。世道再怎么变,老酒馆不变。





如同导演刘江所说,“《老酒馆》的格局其实非常大,它既是线性的,又是单元的,每个人物是独立的,是独特的伞性结构”。


仁厚大度的陈掌柜,英姿飒爽的谷三妹、命运多舛的贺掌柜、心直口快的杜先生、侠骨豪情的金小手…个个都是讲究人。




在导演刘江眼中,《老酒馆》就好比是一幅《清明上河图》,以山东老酒馆为轴,构成了一幅北中国的风俗画,有情,有义,有酒。



“开门迎客”


不由得,让人想起刘以鬯《酒徒》书中的那句话:“不喝酒,现实会像一百个丑陋的老妪终日喋喋不休。”




你许是历尽了千帆,满肚子故事,就差一壶酒把这些事儿勾出来。那么,不妨试试《老酒馆》,这壶酒,够劲,有味儿。


我干了,您随意。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182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