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玩这部电影吗?点击开始

9月14日 22:36

有这么一部新片,在中国台湾上映时,媒体宣传它的导演,是“得奖率全日本最高”,“得奖率百分百”。


这位导演是长久允,而他的新片[我们是小僵尸],在今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青年单元获特别提及,圣丹斯电影节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中获评审团特别奖。



但其实,这是长久允第一部长片。


说得奖率百分百很耍赖,但也没错,因为他之前的短片,[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入了泳池]同样受不少奖项肯定。


也就是说,他的所有电影都获奖了,这么个百分之百。


[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入了泳池]2017年圣丹斯电影节的最佳短片,同年FIRST青年电影展的短片类评委会大奖


也不光是台媒想出这么没毛病的话术,为这部电影打Call。


Yahoo映画,评分3.02


豆瓣,7.9分


烂番茄目前也有86%的新鲜度


细看西方媒体人的评价,就更疯狂。


《综艺》影评人:太巧妙,太充满活力,炸了


《纽约》&Vulture影评人:向深渊发出彩虹般的尖叫


《好莱坞报道者》:活力和创造力对长久允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这部电影,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绚烂的视觉表现,好像每个人都能吐出彩虹糖豆豆,天上有鲸鱼遨游,地上能开出二维的花。


但它的片名,台译为[爸妈死了,我却没有哭]。


故事正是四个小孩,父母因为不同原因过世,他们在葬礼上哭不出来,也不想继续和大人们纠缠。


四个孤儿承认自己是没有感情的小僵尸,在真实世界玩起了升级打怪游戏,甚至组了乐队,把爸妈死了的故事唱出来。



大逆不道!用加缪的话讲,“在我们的社会里,任何在母亲下葬时不哭的人都有被判死刑的危险。”


这句话是加缪评自己的《局外人》,但放诸四海而皆准。


即使不那么极端的例子,比方说,没照父母的心意结婚、生子、找稳定工作吧,都足够被斥为忤逆不孝。


没准你的七大姑八大姨此刻正在对你的麻麻说,哎你那孩子该找对象了吧?耽误你抱孙子啊。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此刻不为母亲的忧心而伤心的你,已经在亲情法庭上被判刑了。


但[我们是小僵尸],不仅在父母死后,故事里的孩子没有哭,电影表现也没个正经。


它时不时将画面变成8位像素游戏质感,显得嘻嘻哈哈;用快速剪辑表现着孩子们漫不经心的样子;拍乐队时,还突然出现一镜到底的手持MV画面;乐队爆红,画面又诡异地糅合了综艺感和游戏感。



叛逆,这电影实在离经叛道,但不仅没人说它大逆不道,反而要赞一句,太有趣了吧。



如果你曾经沉迷红白机,打超级马里奥几天几夜,只为了找出传说中的隐藏关,[我们是小僵尸]就是你做过的梦——活在8位像素游戏世界里。


全片都充满8位像素游戏质感。


电影的字幕,是8位像素,伴随着像素音乐敲出来


叮叮咚咚的,孩子们的人生变成了一个个关卡。


电影的“序章”结束后,故事开始了,一般电影会默默展开,而它出现了“新手提示”——


怎么样,准备好冒险了吗?


接下来就是开场动画,真8位像素


与其讲进入了电影,我倒觉得下面我进入了一场真人互动游戏。


每个小小经历,都是一个关卡


电影共有12关:


第1关:巴别塔公寓

第2关:青椒肉丝套餐

第3关:牛奶是爱

第4关:钢琴课

第5关:梦幻岛

第6关:垃圾处理场

第7关:小僵尸

第8关:换职业

第9关:凶手是谁

第10关:结局总是从下雨天开始

第11关:世界末日

最后一关:行驶在死亡之路


甚至真实的画面,也能被处理得有像素游戏感。


当“小僵尸”们游走在城市间,镜头变成了俯拍,虽然像素还是高保真,但周围的树丛和建筑,因为俯拍而在画面里显示为标准的圆形或矩形,与像素游戏里的障碍物如出一辙。


像从8位游戏里搬到现实


好端端的“三维立体超保真”的画面还能突然被“降维”,像素低至8位,变成闯关游戏。


取回一样东西是很普通的情节点,一般的电影里,伸手拿,能给手一个镜头就够给面子了,它却用游戏任务指令表现,一本正经,如临大敌,突然惊心动魄起来。


简单的任务,充满仪式感


真实画面也突然像素化,像素音乐伴随任务完成度充满机械感地起伏顿挫。


格斗类像素游戏的K.O.画面也不能少。小男孩3号的父亲常年家暴,这天,母亲又被打了,他愤而反击。原本沉重的家暴情节,却变成了You Lose。


K.O.


残酷的现实,在小男孩的脑内变成了一场为了生存,一定能打通关的游戏。


除了像素化、游戏感,电影也延续了导演之前短片[就这样,我们把金鱼放入了泳池]的快速剪辑。


四位小僵尸刚刚相遇,开始聊起父母双亡,葬礼无聊,镜头快速在四个人身上跳切,一点点感伤或同情的时间都不给,就好像聊的是明星八卦,跳脱着有一出想一出地聊就可以了。


快速剪辑犹如家常快节奏聊天


葬礼,在小男孩光的眼里看来很无聊,于是就都快进播放,一个环节只给留几帧,不能更多了。


无聊的事情浓缩一下,大概也可以忍受了


也不一定是这么碎的剪辑。他们用手机代替棒球,击碎手机里有关恋童癖的不好回忆后,便开始跑位。


上一秒的手机画面里,还是那个恋童癖恶心的脸,被击碎后好像空气都轻松了。


看起来是固定镜头,但用剪辑做出了跳帧感,更加活泼跳脱,沉重的主题轻盈起来


另一个突出的特点,是混杂了不同的视角。


比如,在光父母的葬礼后,画面突然倒立,让人一头问号。



原来,这个镜头的视角,是从灵位里向外看,好像是“鬼魂的视角”,灵位的门一关上,还有点瘆得慌。



同样还有从将要火化的棺材里向外看的画面


推棺材的殡仪馆工作人员视角,尽管只是个路人甲,也被导演以这种方式加戏了


红白机卡槽内的视角


好像一切都是活的,一切皆有灵性,一切都不是僵尸。


影片最鲜明的,是POV视角,四个小孩的故事,分别以他们的视角来讲述。


光的视角,母亲在对他说,爸妈要离婚了哦,你想跟谁过,如果可以,我想一个人哦


阿石的视角,父亲在跟他说,爸爸很弱哦,跟妈妈谈恋爱的时候还在劈腿,只是因为妈妈有了你才跟她结婚哦


裕贵的视角,爸爸刚刚家暴了妈妈,但此刻脸上木然,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郁子透过望远镜的视角,爸爸说奇怪的话,似乎郁子身边的恋童癖,不止杀害她父母的变态钢琴老师一个


像NPC面对着你说话,直勾勾的,令人毛骨悚然。


小孩子也对着镜头说话,好像对着导演,也好像对着观众。



最绝的,当然还是四个小孩在垃圾场用垃圾装扮自己,利用掌机的像素音乐,和前几关里收获的物品,组了乐队,唱起《我们是小僵尸》,恰好被路过的人拍到,这一段也以他拍摄的画面呈现。


成了一支一镜到底的MV


还有各种突如其来、鬼斧神工的元素。


电影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化成灰了,爸爸也化成灰了,加在肉酱意面上应该可以享用的灰。”


蓝天中,火化用的烟囱上,突然出现一盘意面。


像抠图黏贴上的,上方还洒着可疑的灰


这比“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看起来还要荒诞。


当三个小伙伴待在光的家里,被亲戚撞破时,那一幕的尴尬,被画面表现为三个小伙伴的呆滞,而窗外,一条大金鱼游过,假装看风景的样子。


既是串联自己之前的短片,这个古怪的脑洞,也正好诡异地符合了此刻的气氛


瑰丽的慢镜头也不能少。孩子们为寻求心跳的感觉,在便利店偷东西,慢镜头和画面配色,让这一幕成了一场华丽的大逃亡。




长久允能拍出这种电影,一点也不奇怪。


他长这样

↓↓↓


扎个小辫,叉着腿,手还没个停,特别欢脱。


他之前是广告片导演,那时就显露出了怪趣味。


他为西川贵教的单人乐团T.M.Revolution拍摄CG广告片,竟然表现整容医院欺诈,“整容后身体会变成夏天”。


就将人整成了“夏”


别人问他,如果自己可以选择,希望有什么样的葬礼,他说,要粉红色的,有舞池。就这么不着调。


他喜欢大岛渚,拍[感官世界]、[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那个惊世骇俗的家伙。


种种迹象表明,长久允拍不了那种我们习以为常的“正常”电影。


和以前不同的是,他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一次陪孩子玩的间隙,他看到一条新闻,有关从俄罗斯起源的“蓝鲸挑战”。


蓝鲸挑战一时流行于青少年中,这个“游戏”最开始,只会要求参与者看一整天的恐怖片,或凌晨起床,类似这样的轻度自虐活动。


但随着参与者深陷其中,不能脱身,挑战也渐渐走向了自残。


直到最后一项挑战,是要求参与者自杀,不自杀,你就输了。


作为父亲,长久允非常震惊。他想要做点什么。但个性决定他不会说教,对孩子的了解,也让他知道,说教没有用。


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


自己的孩提时期与如今孩子的环境相比,他觉得,大家都爱做游戏,只不过,从前的游戏是实体,现在的游戏在线上。


其实他也经常在玩游戏的时候想,如果这个游戏让自己来编,他会设计怎样的走向。


一切水到渠成,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小僵尸乐队”的第五个成员,给孩子们做一出游戏。


小僵尸乐团的扮相,长久允站在其中不会违和



从前当然也有充满游戏感的电影,最突出的当属英国奇怪导演埃德加·赖特(血与冰淇淋三部曲:[僵尸肖恩]、[热血警探]、[世界尽头])的[歪小子斯科特对抗全世界]。


追女仔在这部电影里变成了打倒七个前男友游戏,其中一个还是“美队”克里斯·埃文斯。


中二病就是我,boom!


但[我们是小僵尸]又不大一样,它涉及太多残酷现实,不像恋爱,实在是人生烦恼中最轻便的一条。


孩子们说自己是没有感情的小僵尸,其实他们比电影中大部分大人,有血有肉多了。


光说,自己不想去治疗近视眼,因为近视眼是爸妈送的游戏机造成的,这是和爸妈仅剩的联系。



阿石明明是个贪吃的小胖子,但他爱吃的青椒肉丝酿成火灾,爸妈丧命,他如今吃什么也没有味道了。



裕贵会在母亲遭家暴后,明知自己力不能及,还去单挑父亲。



郁子会狠狠击碎有那个恋童癖变态痕迹的手机。



他们只是迟钝,因为世界给过他们太多伤害,他们习惯于用游戏的方式看待一切,掩饰住真的感情,而不是像大人一样及时“表演”出得体的感情。


这么沉重而充沛的感情底色下,它依然用这么欢快的方式去拍摄,是一种勇气,也给人解脱。


导演用游戏人间的方式,讲一个残酷的故事给观众听。从这个角度说,观看这场电影,就好像进入了[美丽人生]的剧情。


[美丽人生]里,父亲骗孩子,集中营只是一场游戏,留到最后的人能得到大坦克。



而在[我们都是小僵尸]里,孩子们自己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以小僵尸为主角的8位数字游戏,闯到最后,能通关,能拿到宝藏。


其实他们的生活里,充满了孤儿、恋童癖、校园霸凌、家庭暴力、网络暴力、消费苦难。


但最后还是踏上蓝天绿地。



就好像你工作不顺遂的时候,爱情不如意的时候,梦想暂时实现不了的时候,会想象自己处在一部励志电影的开头。


太难了,那么沉重的主题,好像只有用这么欢脱的游戏方式,才能化解。


但因为假装一切是游戏,才能蹦蹦跳跳地走出那个集中营。


就像此时此刻,只有把这篇稿子的最后一个句号,当做我要干倒的Boss,才能安然按下微信后台的保存并发送键。



本文为作者 《看电影》杂志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219

《看电影》杂志

点击了解更多
看电影杂志
扫码关注
《看电影》杂志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