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关于《小小的愿望》,导演田羽生敢说的都在这了

孙太勇、 等人看过

《小小的愿望》首映(9月8日)当晚,导演田羽生喝酒到三四点,他很高兴,不管怎样,新片终于要上了。


第二天一见面,嗓子哑得像高空跳伞时说悄悄话,携带咳咳咳。


还是得看第一导演(ID:diyidy)的功力,海聊了两个多小时后……



在这里,话,越说越清。除了涉及到个人成长隐私和某些不可描述的要求,料,基本都呈现给大家。


其实我认识老田整整五年了,五年来,主要看他朋友圈晒球鞋、酒局、篮球场合影还有工作室哥们合影。后三者,可能还是高度重叠的。


真的不发妹子的,好没劲的一个人。


这可能也是《小小的愿望》遇到的一些喜剧上的主观问题,过于陷入中二直男的世界,忽略了节奏,忽略了特定时代下的梗的灵活。


但田羽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周末片子上映后还有更有口难辩的结果。票房口碑先不说,被粉丝各种追缴,挂上热搜,挺要命的。


好像变成,里外都不是人了。


田羽生


《小小的愿望》的“愿”,一个周末就变成“事与愿违”的“违”。


但第一导演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什么番位之争,本来就和电影创作本体毫无关联——我们就想知道,田羽生,从《前任3》之后到底是个什么心神?他飞了吗?飞了的话,还能再落地吗?


这一炸,竟炸出一条《美人鱼2》,好多没公开的干货,首次在这里曝出。


读到最后,本期周一独家采访,有点像此前那篇饶晓志,聊到对“死亡”的迷恋,也聊到自省力。


不多说,看文。


01

许愿的起点:

无意碰到版权方,磊哥放手让我拍别人的电影

 

这个片原版我是在2017年看的,看完就下命令,让公司所有编剧都得看这个片子。


中国为什么拍不出来这样的片子?这个特别适合咱们啊!我们小男孩都有这样的一个时期,对吧?再加上这个渐冻症这个事,我觉得原版编剧太牛批,太聪明。


韩版《伟大的愿望》

 

之后我去拍《前任3》去了,拍完了回来,听说有一个电影公司叫恒业,做过《京城81号》《战狼1》《闺蜜》。


然后老板陈辉亲自来了,说要认识认识我,只是瞎聊天那种。我就说前一段时间看了个片子,特别好,叫《伟大的愿望》,陈辉说,版权在我们这我也喜欢,就买了。我说那还聊什么,就来(拍)呗!

 

然后我得跟华谊那边说一下,跟磊哥(王中磊)说,磊哥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故事,但是版权是人家的,我能不能去拍?然后磊哥说,支持,放心去,你喜欢就行。


磊哥太好了,我虽然是华谊的导演,但是我如果喜欢什么,他真的放我走,放我去拍。


田羽生 王中磊


02

性启蒙之痒:

没有正经教育,但什么都没落下

 

三个月改好了剧本,改动最多的是加了一点回忆。

 

我是1983年的,2002年那时我正好大二,所以彭彭演的高远年纪就是1983年生人,到2002年,就19岁,我就放在那个年代。


 

还原年代,我挺克制的,旧的一百元钞票,锡纸烫,发棚里放的是萧亚轩的歌,“都甩了甩了”。


愿望小姐姐出场的时候放的不是《花样年华》,是《蓝莓之夜》里的,买了版权,那是剪辑老师剪的时候放进去的,特别配。还有他们在咖啡厅里,背景音乐是卢庚戌那个《一生有你》。



愿望小姐姐


《灌篮高手》我看的年代要早一点。初中我就看了,当时叫《篮球飞人》。这点还要感谢我父母,所谓的小人书,很多家长不让看的。


最早买的是《机器猫》,从第一集开始买,买了六十多册,买到藤子·F·不二雄去世,以前是两块钱一本,后来到两块五,到三块,到三块五,到四块,最后到六块钱一本。现在改名叫《哆啦A梦》我都有点不适应。


然后是《七龙珠》《幽游白书》《灌篮高手》,我比较燃的性格,兄弟义气,都是漫画来的。当时中国还有《画王》杂志,这不就是我们中国版的《周刊少年Jump》吗?

 

桂正和你知道吧?《小小的愿望》有点像他的那种《I"s》的感觉,有一点那种小YY,小男孩的心思。桂正和的《电影少女》和《DNA²》太猥琐,但是《I"s》那个情节太好了,是吧?太准确了,而且很纯,这是咱们这代人的特殊记忆。


 

咱们没有性教育,但咱们啥都没落,全是歪门邪道。

 

后来就明白了,真正的性启蒙,其实性本身没什么,现在回头想想,性当时那个时候就觉得好奇没见过,但正儿八经喜欢一个人,还是要成熟一点的,到了高中才会有真正的那种喜欢,你初中和小学喜欢的就是班长,或者是成绩好的。


那时女孩也没发育,都是板,高中的时候都不一样了,高中女孩有点女性的那种型了,就会去看这个身材好不好,这个腿长不长,这个漂不漂亮,那个时候才是比较爱回忆的时候。


 

03

幕后小趣谈:

王大陆打人戏是为了抨击乞丐骗钱,大勋现在接到的剧本很多

 

你不拍电影不知道,魏大勋脑袋上那血流下来,其实后面是有人拿一根管子挤,说到那的时候就挤出来。彭昱畅肿胀的脚是特效妆,那个脚做了6个小时,贼贵,就两镜头,花了8万块钱。



很多人觉得魏大勋最突出,是因为角色不一样,他自己承载得也挺好,都是中戏的,以前他确实被埋没了。


大勋那型好像不太讨喜,不是那种偶像、欧巴,没赶上那波,你懂吗?现在他在综艺上火了,大家觉得他是个综艺咖,其实不是,他真的是一个好演员。


演了我们的戏过后,今后片约不断,全是他的电影,昨天我们还聊他接下来的四个戏,现在收到的剧本比彭彭还多。

 

王大陆打乞丐的那个情节,是我们新加的,原版完全没有。


其实现在有很多都是丐帮,就是骗人的,我们首先想说一下这个事,想讽刺一下那种假乞丐。正好骗到了徐浩的感情,他当时得知高远要死了,那你用这个来挣钱,就忍不了,我觉得这个劲是足的,所以我们想到这个情节的时候,也非常开心,我们需要有一个这样爆发的戏,马上就记录下来,写在本子上。


这场戏是单独给大陆的。


 

找巴特尔来演不难,正好2000年那会儿,巴特尔,姚明刚去男篮,王治郅也回来了。


其实巴特尔现在本来就要演戏的,好久前就演了《十月围城》,都是客串。但他演自己,他还特紧张,生怕演不好自己。他知道自己这段戏的处理方法,电视里给彭彭鼓劲,彭彭没看他,在那看大美女。


04

番位不可控:

我们四个一直是兄弟,我都不知道怎么弄出这种事

 

真的,昨晚我都懵B了,当时我们还在庆功宴,突然助理和我说导演你看,上热搜了!我说首映上热搜好事啊。助理说,不是,番位!我说什么番位?这才知道这事。

 

其实是这样的,我刚刚还在跟大陆、彭彭聊这事(本采访在7天前进行,即电影首映第二天),他们两人到现在都是好兄弟,我们四个都是,都在一个(微信)群里,彭彭、大陆、我、大勋。



现在这个事情,为什么发生?确实是恒业它签了两份合同,都签了人家是男一,弄的我也很尴尬。人家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哪知道。

 

所以这事就闹得很奇怪,因为按照我的理解,他们三个都一样重要,都是不同的人设,三个都是男主角,对吧?没有谁一、二、三,没有,真没有。就别分了,就按笔画排位,对吧。


其实这三个角色从一开始就是我来定,彭彭就是绝对的,演高远,然后大陆就是阳光帅气徐浩,大哥嘛!


张正阳,其实唯一一个有一点点犹豫的,因为大勋以前没有作品支撑,他演了《八佰》我都不知道,我跟大勋见完面了过后,觉得这小子行,很灵,愿意赌一把。


其实我都不知道王玉雯和彭昱畅在《大象席地而坐》是怎样的情感关系。


彭昱畅和王玉雯

 

大勋1989年的,大陆是1991年的,彭彭1994年的,我跟你讲我们怎么熟的,在我这喝酒喝熟的。我把他们三个叫一块,我说我们三个喝个酒,我说你们互相不认识啊?突然我们一合作就变成兄弟了,真的特别好。


 

但现在闹得很不愉快,不管是王大陆的粉丝也好,彭昱畅粉丝也好,跑到猫眼跟淘票票给我们打1分,全是1分,就弄得我们很尴尬,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了。那大勋的粉丝也不干了,说把我们大勋放哪?

 

只有去联系平台或者去联系粉丝,让演员们跟粉丝说理性点,这跟影片没关系,这只是……我们暂且说是失误吧!造成的误会,恒业就先道歉呗。

 

05

理性与感性:

我从12岁就开始想“死”是怎么回事,想到死

 

其实(删改)之前结尾就是现在这样,我们改编就这么做的。

 

最后三个人奔跑也好,高远问爸爸、妈妈愿望也好,独白都是没有的。原版就只有一个翻照片,结束了。现在可能更本土化,更接近我们中国观众的情感,其实高远以前就想帮助别人去完成愿望,他是这样的人,所以说给他升华了一下。

 

结尾放照片这是为什么?就是我们在聊剧本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当时有一个作曲的朋友去世了,是我们特别好的一个韩国朋友,在中国生活了很长时间,叫金韩一(2018年2月6日去世),他是羊癫疯,吐泡沫堵了喉咙,很突然。

 

我们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我说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身边很多人二十几岁就去世了,包括一些好朋友,比如说尚于博,是中戏的同学,抑郁症就自杀了。我说我们要不要纪念一下我这些一起陪伴长大的,但是年轻时候就走了的朋友。


 

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放在后面——谨以此片献给那些在我们年轻时就离开的亲友们。我觉得太(沉)重了,就算了吧!因为我喜欢去思考一些生死之类的事情,贼喜欢。我怕死,想不明白人为什么要死。


(第一导演:你要是和小刚导演走得近,他和王朔熟,王朔就有一阵子想这个,后来《非诚勿扰2》也是拍的这个)真的吗?那我有王朔的气质,哈哈。我就想这个,你死那一刹那也好,就没了吗?我总觉得应该会有点什么吧?


(第一导演:我最近和饶晓志也聊了一次“死”,他14岁开始想)晓志也是那样的吗?那我比他早,我12岁就想这个,我也想这个想到短路,我记得特别清楚,就那时候要上初中了,有一天自己在床上,突然间我这就起来了,看到了整个小区,整个成都,成都、中国、世界、地球、银河系,我就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啪”一下就没了,就哭了,自己躺床上在那哭。


人的结局在那定着,你知道吗?每个人都会死,那你努力的活着干吗?你这么拼,你为什么?就很想不通,绝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我到现在没跨过这个坎,只要一想到这事就很难过,焦虑。

 

你没觉得我的片子最后都老想让人哭吗?其实我这个人以前挺唯物的,唯心的话,可能会做的,就是让自己会开心一点吧!如果你太理智不是一个好事,人反正要死,钱也没用,你这怎么活?你就没法活了。你还是要感性一点。


06

新恩师星爷:

跟他拍戏特别爽,劝他出山多次被拒

 

我跟你说我挺努力的,我2018年拍了两个戏,一个是《美人鱼2》,一个就是《小小的愿望》。

 

《美人鱼2》星爷叫我去拍,我也去了。其实《美人鱼1》就找我,当时我拍《前任2》我就给星爷回绝了,我说星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的很想跟您学习,但是我这边实在有任务。然后《美人鱼2》还找我,我就跟磊哥说,星爷又找我了,要不我去吧。



《美人鱼2》主题还是讲人鱼和人类之间的相处,男主角艾伦,女主角还是林允,没有邓超,也没有吴亦凡。不过今年上不了,特效还没做完。


我以前觉得星爷是一个特别厉害的电影人,但可能觉得星爷的那种成功是可以复制的。现在跟星爷合作完了过后,我发现不可能,没有人做到星爷的要求,星爷就是星爷,没有人能复制和模仿他。我觉得《美人鱼2》完全是人星爷的东西,确实是这样的。


《美人鱼2》杀青照,艾伦现身



你在现场你就知道,星爷会给你演一遍,然后再回监视器看演员演,星爷做一个动作,比如说就这样一个动作(模仿周星驰突然惊叹的表情),他做出来就是超级好笑,但其他演员就是不好笑,没办法,没有办法。

 

我也学到好多东西,你记不记得《小小的愿望》有一场戏,王大陆和魏大勋他们想,怎么办,找假女朋友!“哎”你是怎么想到的?我“哎”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就是学星爷的风格。


当然,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星爷永远是星爷,你不要去模仿和超越他,不可能的。卢正雨也是我好朋友,我说我跟他说,你挺有才的,但你不要再模仿星爷了。


卢正雨(桌子右)


星爷是一个特别童真的人,他特别相信有外星人,他说一定有外星人,他就是外星人。没开玩笑,他很认真,你知道《美人鱼2》组里有很多科学家吗?都是跟星爷聊太空的,因为《美人鱼2》情节有涉及太空,五维空间什么的。


星爷就跟这些科学家聊外星人和量子力学,你能想象科学家跟星爷的对话吗?都是正经对话,太有意思了,哎呀我当时要是录下来就好了。他还给我看他手机里拍的视频,我就看到一个光斑,他说这就是飞碟。我说好!好!那就是飞碟吧!


你有机会一定要采一下他。

 

特别爽,跟星爷合作特别爽,我们现场最好玩的事情就是看星爷给演员讲戏,群演的戏也是他亲自讲,其它执行导演就喊“咔”,我觉得我的地位还不错,坐监视器前,他还问过我,田羽生你觉得怎么样,我就说,星爷这个那个可以再来一个,他就说好!你的建议不错,再来!真的,其他人都不敢和他说话。


其实星爷找我去有两个目的,因为他知道我们新圣堂剧本很强,也知道我们对大陆观众这边的笑点比较了解,所以他想让我在这方面帮他忙,他说这个大陆观众会不会开心,会不会笑,会不会理解。其实我就是一个大军师,你知道吗?

 

星爷也问我,你最想看哪个续集?我说第一就是《功夫》,第二就是《喜剧之王》,他就先拍了《喜剧之王》。



《新喜剧之王》那个有点仓促,其实观众不满意,还是想看星爷来演。然后我还劝他,我说星爷,真的,大家想看你演,他就说,我怎么演,现在身体不好了,头发也白了,不演了。


我怎么劝都不行,我代表影迷,星爷你再来一部,行不行?就演一部——“我什么都演过了,现在体力也不好了。


他真的疲惫,比如说我们每天早上八点钟出工,他大概九点钟来,然后拍到下午四五点钟,他就要休息了。如果今天任务没完成,他就让我拍,田羽生你拍吧!他实在是来不及了,就是受不了了。


虽然是我拍,但是我也会找他确认,就拍屏幕给他看,必须要确认,毕竟是星爷的戏。

 

但我觉得未必他就不会演,我还是觉得未必,我在想我写个剧本看他能不能演,我那得嗨大了。



07

事业的念想:

我特别害怕膨胀,说着说着就膨胀

 

我是这样的,因为《前任3》突然间炸了,弄的有点不知所措。但我没有飞,我正想说这点,我为什么没有飞,就是因为我去星爷那了。我《前任3》完了,立刻就进星爷的组,我年都没过完。



在有可能膨胀期间,我在星爷身边待着,你说我能膨胀吗?我觉得这个决定太好了!不然我留在北京,肯定会享受鲜花掌声,就各种局,各种老板请你。



所以我就做了最伟大的决定,跟星爷学习去了。等我回来,《小小的愿望》这个剧本也差不多成型了。

 

所以我2018年最应该膨胀的一年,拍了两个戏,一直在组里。我特别怕膨胀,谁没膨胀过,都膨胀过。


我《前任1》完了就膨胀了,立刻膨胀,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一亿青年导演,挺牛批的,2014年过亿还是个事。你那时候做活动(2014年凤凰大影响青年导演线下论坛),找我、郭帆和路阳,我和他们都齐名了,几大青年导演,我觉得很刁。

 

后来《前任2》不就栽了嘛,预期想3亿起,但是2亿多。关键是口碑,你看导演特别在乎这个事,《前任1》口碑还不错,因为《前任2》还把《前任1》的评分都给拉低了,好多人看完《前任2》跑去《前任1》打差评,什么导演,给我伤心的。



我错就错在把《前任2》拍成了童话,你看《前任1》接地气吧,《前任3》接地气吧,《前任2》的失误就在这,脱离了生活,这点特别不好。


当时是张宏森局长说,羽生,你要深入生活,拍现实主义题材,要贴近老百姓,这是领导讲话。说得对,童话型真不好卖。

 

后来《前任3》那个抖音营销真不是我们做的,网友自发的,助推的是见了起势,宣传借势就来,但一开始真不是,抖音是啥我当时都不知道,他们给我发小视频,说好多人在影院里哭,有老太太哭,还有晕过去的,还有男生女生打架,那都是真的,不是我们设计的。因为我还停留在微博那种时代,他们就说抖音什么都火,我说我真不知道。

 

《前任3》破10亿的时候,我们都沉浸在喜悦中,我的天呐!


结果我们的宣传也大意了,我记得《前任3》过了12亿,还是13亿的时候,有一些反对声音出来,我们没有及时去平衡它。然后朱伟杰(宣传方无限自在老总)就跟我道歉,之前我说他了,我说你是不是大意了,觉得稳了?其实我们要去平衡一下,一些影评人大V也骂我,就说这什么片子,价值观不正确,骂得不行了。

 

接着《前任3》的曲线是突然陡降,其实按照原理来讲,如果没有那么大的反对声音的话,应该是缓和的。真的和口碑有关系,甚至我看到有评价说,谁喜欢《前任3》,谁就是小镇青年,《前任3》是小镇青年的狂欢。


我哪是小镇青年,我在大城市长大的好吗?很冤,其实不然的话,能破20亿的。

 

膨胀了膨胀了。《前任3》我现在想的特别明白,就是个运气。

 

没事,我觉得留个念想挺好的。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407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小小的愿望

查看更多 >

田羽生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