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愿望无分大小,性喜剧的擦边球大概是到头了

孙太勇、 等人看过

经历了改名、撤档、重新定档、番位之争,《小小的愿望》终于上映了。

在影院里观摩这部电影是什么感觉呢?一如片中男主角的想法。

想看女团热舞,妈妈给你安排的是篮球明星的正能量。

听到彭昱畅(饰 高远)经过后期重新配音拼出的一句“我想……谈恋爱……”(这里镜头重新剪辑的是王大陆和魏大勋的脸),看过韩国原版《伟大的愿望》的观众都是一种绝望地手动捂脸的表情。

毛血旺成了水煮白菜,辣子鸡丁没了鸡丁。

青春性喜剧成了青春喜剧。

全片对“性”讳莫如深,又处处留下“你懂得”的暗示。最重要的是,剔除掉“性”整个故事的戏剧逻辑是不成立的。

没了“性”的性喜剧



《小小的愿望》翻拍自韩国电影《伟大的愿望》。《伟大的愿望》采用了一种轻松温馨的方式来呈现一个正青春的少年直面死亡的故事。它本身的立意和格局并没多少高深的地方,但围绕实现男主愿望的核心设定,设置了一些妙趣横生的桥段,总体是一个戏剧节奏较差、水平中等的搞笑娱乐片。

中国版给我最大的震惊并非是对核心设定的修改,而是中国电影创作者能力的欠缺,以及创作态度的不端正。

这不是在翻拍啊,是一笔一画地照抄。

中国版将韩国版中的角色设计、人物关系、场景设置、剧情发展,所有的情节和细节都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了。甚至包括人物台词、演员的表演动作,都很大程度是原样复刻。在这之前,陈正道导演的《重返二十岁》也有同样的问题,但其本来就是与《奇怪的她》“一本两拍”,并且复刻率也没高到这种程度。

《小小的愿望》最夸张的是,分镜头都是一次完全意义上的复制。

比如高远在爸爸推着长跑时,被塑料袋糊住脸的笑点,分镜头完全一样。

从编剧到导演,大家极度偷懒。

回到剧情上,众所周知,原版《伟大的愿望》所有的主要矛盾冲突,都是建立在“性”这一核心诉求上的,患有“渐冻人症”男主的愿望,不是去海边,不是见篮球明星,不是去跑马拉松,而是在将死之前拥有一次性体验。也正因为“少年将死,好友帮其破处”的极致设定羞于启齿,所以才能制造错位的笑料。

韩版《伟大的愿望》


被阉割后,性元素完全被隐去,中国版将核心的“性爱”模糊地改为“谈恋爱”,于是剧情也转变为,徐浩(王大陆饰)和张正阳(魏大勋饰)两位死党开启了替兄弟找女朋友的过程。

但“我要谈恋爱”和“我要破处”并不是一个戏剧动力啊。

原版最大的戏剧冲突点,即借男主死前想拥有一次性体验,表达了青少年对性的态度,以及关于生死的讨论。但改成“谈恋爱”后,本身就没什么可羞于启齿的,并非一个尖锐的爆点,所以《小小的愿望》中很多戏剧冲突也就无法成立了。

为什么每个拒绝的人都反应如此强烈?女生们都搧两人耳光?胖同学要泼徐浩一脸水?混社会的大哥要揍他们还扒光衣服?混夜总会的前班主任要体罚他们?他们还要咬舌抗拒?

替绝症朋友找对象,就要被打得体无完肤?

因为关键设置的修改,导致丧失了推动故事前进的叙事动力,剧情整个后半段剧情充满了莫名其妙。创作者没有构思如何正确改编剧情,而试图用怀旧煽情和兄弟情来弥补剧情缺失。

于是,片中极力渲染80、90年代的怀旧氛围,到处是《灌篮高手》的元素,韩版获得性体验的情感高潮被置换成为兄弟剪掉乔丹球鞋的“燃”桥段。

“伟大”要改成“小小”,中国学生的荷尔蒙要被打压得奄奄一息。

田羽生导演的性喜剧



如前所述,既然韩国原版的品质就不算高,为何还要翻拍?

对田羽生导演比较熟悉的人都能想明白。他最擅长的就是打性喜剧的擦边球,整个三部的《前任》系列,都走的这种路线,他看中了韩版的故事设定,一点都不奇怪。

除了钟爱性喜剧的题材,田羽生导演还有两板斧。

第一,叙事主线简单,全片用碎片化/小品化的段子串联,用语言制造笑点,抛梗接梗,符合网生代的观影趣味。

因而,中国版对韩版仅有的一点点小改动,比如魏大勋如何用一个个细节去应对父亲的“突击检查”,比如去海滩的警察大叔的行为,比如两兄弟在大人面前装作毕恭毕敬、充满礼貌,家长走后现原形……这些都是导演擅长的小聪明。

第二,创造一些夸张化的共情点。

《前任3》卖了近20亿,大多数人能记住的,可能就只有孟云林佳的分手场面。一个狂吃芒果,一个在大街上狂喊我爱你。因为那个场面大家得到了深刻的共情。那个仪式化的情感宣泄的场面,在《小小的愿望》中就是徐浩暴打乞讨骗子,他疯狂地吼着“你能站着,为什么要躺着?”

田羽生是一个能够找准一些男女青年共情点的导演,软色情、笑点、共情点,是他的电影能够取得票房成功的三板斧。之所以翻拍《小小的愿望》,也是认为能在最省事的前提下,戳中观众的观赏点,赢得票房,没想到上头给了一刀。

青春性喜剧与“中年危机”性喜剧



性喜剧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喜剧类型,但在电影创作和批评中,它可以作为一种专门的题材类型。

性喜剧,意味着“性”是作为电影中最重要的因素呈现的, 它是串联情节结构的核心事件和纽带。欧美、日韩、香港电影中都有大量的都市性喜剧电影作品,但内地性喜剧创作是近年才出现的潮流。

从《庐山恋》的轻轻一吻,到现在的满口约炮、一夜情,中国电影用了三十八年。在这个近四十年的转型期,社会环境和人们的心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人们需要性喜剧,需要澡堂子和茶馆,需要心灵大保健。

但是鉴于“技术原因”,我们没有诞生真正意义上性喜剧的条件。

“艳遇无罪,一夜有情。”

2014年宁浩导演的《心花路放》,用公路片的模式讲了一个性喜剧的故事,尽管明面儿上提的是中年男人的情感疗伤过程,但实际上这个疗伤就是一路约炮而已。

《小小的愿望》出现尴尬局面的原因在于,它的主人公本应该是高中生,但我们不能像欧美和日韩一样表现“青春性喜剧”。中国学生的早恋话题、性话题,都是禁忌,青少年对性的探索欲望是不可能出现的。

我们有青春片,但诞生不了《美国派》式的大尺度青春性喜剧。

《美国派》为新世纪的青春喜剧定下了不同的调子,用一种对性和青春的极尽戏谑和调侃,重新激活了萎靡不振中的好莱坞青少年喜剧市场。

《美国派》


其实早在1978年的《动物屋》,好莱坞电影的青春性喜剧就从青春片中剥离出来了。当时有美国电影协会将制片法典转变成电影分级制的重要背景。

虽然我们没有青春性喜剧,但最近几年,从《老男孩猛龙过江》《心花路放》《港囧》《情圣》《前任攻略》系列等国产电影,走出了一条本土的“中年危机”性喜剧的路线。

因为“中年危机”性喜剧在应对“不可抗力”上,只要设置一个道德前提如穿越时空、做梦、寻找初恋、现实生活不如意等等就可以了,让肉体出轨没有好下场就可以了,最后回归家庭就可以了,擦边球的发挥空间很大。

最典型和最成熟的国产性喜剧是《情圣》。

因为《情圣》的戏剧逻辑完全围绕“性”的主线,情节设置、铺垫和埋梗,反转和笑料均围绕主线衍生,男性的抱团,女性的反攻,整个过程和结局都有严密的情节逻辑,而非段子拼贴。

《情圣》和《前任》系列一样,都没有“发乎情止乎礼”,而是对中年、青年男性群体的欲望有着极端直白的披露,猎艳冒险、性幻想、意淫都是坦白的。当然相比于《前任》系列的“青年人空虚游戏”,《情圣》有一定的思想深度。

现实和非现实的模糊化处理,它消除了粉饰,有一定的真实的人生和人性态度。

道德底线、婚姻经营、诱惑和挣扎都是中年人生活的常态。

当然国产性喜剧、青春喜剧中都长期存在符号化女性的弊病,《小小的愿望》中也是,这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弊病,不再赘述。

但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创造者要找到一种游刃有余的圆滑地带,能够找到主流价值观的安全地带,又能针对青年群体、中年群体,在心灵按摩的过程中,生发一定的积极思考。

【文/洛神】


本文为作者 影视独舌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433

影视独舌

点击了解更多
影视评论,人物专访,剧目展示,产业报道。
扫码关注
影视独舌
相关文章

小小的愿望

查看更多 >

田羽生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