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影报道:首届电影视觉造型艺术设计展——幕后英雄们的美术盛会

9月17日 20:24

引言

电影设计师

2019年9月7日,首届电影视觉造型艺术设计展在北京798艺术区的“圣之空间”召开,本次展览,展示了中国电影美术界的十位大师的电影美术手稿及相关创作资料。借此机会,观众们第一次近距离了解电影制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电影美术设计,并且从大师的作品中感受老一辈电影美术工作者所具备的专业素养和品质。



展厅现场观众们欣赏学习大师作品


此次电影视觉造型艺术设计展,是由电影美术学会联合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北京电影美术学院及北京电影学院当代艺术研究院共同举办的,展览了屠居华、邵瑞刚、崔登高、杨占家、钱运选、杨钢、梅坤平、宋鸿荣、高国良、张子恩在内的十位电影美术大师,在1979-1999年这20年期间为电影作品创作的珍贵资料。



展览开幕式上,十位前辈(及其代表)从左至右分别是:邵瑞刚、杨钢、钱运选、何宝通(代表杨占家)、宋鸿荣、梅坤平、高国良、崔登高、张子恩、屠居华


中国电影学会会长霍廷霄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电影美术大师(及其代表)与主办方合影


手稿种类多样,包含了电影美术前期设计的总体阐述、电影分镜头、电影场景概念图、制作图、影棚剧照或外景搭建照片等幕后资料,展示了电影美术师在电影制作过程中详尽的工作细节,观众们得以了解电影美术师在电影的环境人物造型色彩基调气氛视觉元素的创造上起到的重要作用。


钱运选为电影《双旗镇刀客》

设定的电影美术设计阐述



屠居华为《荆轲刺秦王》

设定的电影美术设计阐述


作为剧组主创之一及电影视觉造型的总负责人,电影美术师不但需要与其他主创人员讨论剧本和电影的整体构思,还要将视觉创作要点传达给制景、服装、化妆等美术组的其他部门。在这个过程中,美术阐述很好地串联了各部门间的视觉预想,成为了视觉造型团队的首要创作纲领。


张子恩为电影《生活的颤音》绘制的分镜头


电影美术的创作以剧本为基础,结合导演对于整部电影的思考,而视觉转化的首要参考便是分镜头的设计。分镜草稿不仅体现了老一辈美术师扎实的绘画功底,还透露了他们对于镜头与视听语言的深刻理解。


张子恩为电影《生活的颤音》绘制的气氛图


杨占家为《霸王别姬》绘制的气氛图



屠居华为《荆轲刺秦王》绘制的气氛图


往往电影美术师是最先加入剧组的,在制作前期搜集大量关于剧本故事的背景资料及视觉参考,准确把握色彩、造型等视觉因素的整体调性,再通过一张张生动的彩色气氛图展现出来。


崔登高为电影《大转折》绘制的制作图


电影美术师同样需要具备良好的“建筑”素养,不仅需要考虑哪些是实景拍摄、实景改造,哪些摄影棚搭建,还需要决定布景详细的平面布局、立面样式、尺寸及其做法。


屠居华为《荆轲刺秦王》绘制的制作图


杨占家为电影《霸王别姬》绘制的制作图


杨钢为电影《红高粱》绘制的制作图


电影美术师的负责设计的范围很广,大到宫殿群,小到戏用手持道具、门窗纹样,所有影片拍摄的视觉因素都在电影美术师的设计范畴之中内。




杨钢为电影《红高粱》绘制的制作图


正如上面这张《红高粱》的制作图所呈现的一样,电影美术师对于自然或人工景观的设计不单单要考虑物体本身,还需要考虑特定打光下的阴影、色彩及肌理的变化。



邵瑞刚为电影《鸦片战争》绘制的设计图、布景现场搭建照片、影片拍摄使用到的微缩模型



屠居华参与《荆轲刺秦王》实景搭建


最终,电影美术师的设计要经过图面到实景的转化过程,其中涉及到了复杂的场景搭建及操作细节,因此前期设计就需要考虑到置景及道具的制作与执行,甚至是具体的现场拍摄镜头方案。


这批电影美术手稿除了能加深大众对于电影美术师的工作的了解,还展现出了老一辈美术人深厚的艺术修养可贵的敬业精神。这种匠人精神,借助屠居华前辈的话来说,就是扎实的绘画基本功、建筑知识、尺寸观念以及对生活观察与转化


高国良为电影《太阳有耳》绘制设计图


与当今设计界广泛使用建模与制图软件不同,当时的电影美术师必须具备扎实的绘画功底。对于电影美术师来讲,绘画基础是非常重要的,用于思想的表达以及和剧组中其他人员的快速沟通,而手绘的过程也是高效的设计思考过程。


梅坤平为电影《秋瑾》绘制场景草图


为了能形象且准确地表达出电影场景的设计构想,今天的电影美术师依然需要学习油画、水彩、水粉、素描、速写等传统绘画技巧,因为基础扎实了,才能在之后的工作中灵活的运用与创造,快速适应软件及技术的发展。


宋鸿荣为电影《火烧圆明园》

绘制的气氛图及制作图


电影美术是艺术与技术的结合,气氛图表现的是场景中的色彩、氛围与情绪,制作图则保留了建筑制图的理性,需要准确地表达场景的尺寸与搭建及制作方法。


杨占家为电影《霸王别姬》绘制的制作图


崔登高为电影《大转折》绘制的制作图标出了详细的制作要求,清晰的比例、图示


正如杨占家老师的制作图体现出的建筑知识尺寸观念,在实际搭建过程中,不管是制作外景或是内景,都会遇到场地的限制,比如摄影棚的尺寸、机位、调度,这就需要电影美术师在固定的场地中合理安排布局。


建筑的知识和尺寸的概念最终会反应在制作图上,比如平面图显示空间布局、摄影机、景片、打光等片场构件的位置;立面图则显示外部造型及构造做法。此外,图面上还要有比例尺、符号标注、特殊拍摄注解等元素。


张子恩为电影《生活的颤音》绘制的气氛图


杨钢为电影《黄河谣》绘制的气氛图


杨占家为《霸王别姬》绘制的气氛图


艺术来源于生活,电影美术师的设计积累了大量对于生活的观察与理解,并结合人物性格与故事背景,在有限的时间内转译到镜头中来。因为每部戏的题材与时间年代跨度极大,这份日常的学习与积累将伴随每位电影美术师的一生。


结语


杨占家老师在刚进入北影厂的时候,为了学习电影美术的知识,每个周末都骑车去北京城大大小小的书摊买书,积累场景资料,将建筑知识带进了电影事业;崔登高老师在风吹雨打的恶劣自然环境中拍出数部优秀的战争片……在一幅幅精美的手稿背后,是老一辈美术人在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让我们再次向这些电影美术大师们致敬!


本文为作者 电影建筑师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478

电影建筑师

点击了解更多
电影建筑师:专注影视布景与视觉艺术的设计人平台,用最建筑的视角探索与分享电影知识,定期推送幕后影人视觉创作动态
扫码关注
电影建筑师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