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口碑崩盘,新丽传媒对赌协议才是“罪魁祸首”?

作者 | 小满


今年的中秋档,因为远离国庆档,所以喜迎一波小高潮。


档期内,共有9部新片扎堆上映,创下了近年来的上映片数之最。中秋三天累计票房报收7.93亿元,较去年中秋档同比暴涨49.3%。


中秋档重要新片一览


中秋档《诛仙Ⅰ》在一片争议声中成为了最大赢家,档期内报收票房2.7亿。


2.7亿,看似不错。

 

但如果考虑到《诛仙》庞大的原著粉丝,和一众演员的超高人气,这样的成绩也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原著粉1星VS流量粉5星”,成为了《诛仙》上映之后最为奇特的舆论景观。

 

观众都在疯狂争夺对本片的阐释权,原著粉认为影片糟蹋了自己的青春,流量粉认为演员“很努力,表现很好,未来可期”。

 

在两极分化的口碑撕扯之下,《诛仙》的豆瓣评分从开分时的6.7分逐步滑落,最终跌到了5.3分。

 


与此同时,影片的票房也呈现下跌趋势,上映三天的单日票房分别为:1.3亿、7761万,3875万。到9月17日,上座率只剩下了2.6%,日票房跌到了1300万。

 

中国仙侠IP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矢志不渝的“圈钱精神”令人钦佩。

 

反观《诛仙》,不仅档期挑得好,避开竞争激烈的国庆档,而且《诛仙》的影响力并不输于《盗墓笔记》《鬼吹灯》这样的超级大IP,再加上男主肖战正当红,可以说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但最终也只是院线“三日游”,没有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着急捞钱赶着上映,《诛仙》特效虎头蛇尾

 

说到国产大片,永远绕不开两个字:特效。

 

众所周知的是,国产片的叙事能力是匪夷所思的差。

 

但凡能把故事讲清楚的,基本都能获得市场的认可,比如今年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流浪地球》。

 


所以“故事不行,特效来凑”,便成了许多影片主打的噱头和卖点。

 

《诛仙》开场,就直接把观众拉回到了2001年《蜀山传》的世界。

 

两部影片从人物造型到场景渲染,只能说:太像了。

 

比如,李英奇和田灵儿的造型:

 


蜀山和青云山的场景渲染:

 


血穴和魔道的美术布置:

 


徐老怪当年的《蜀山传》耗资8000万港币,制作期前后达3年,却依然遭遇了票房失利和负面评价。媒体评论认为《蜀山传》过分追求特技制作,“人役于技”成了最大硬伤。

 


时过境迁,近20年后,中国仙侠片“原地踏步”的境况,不禁令人汗颜。

 

大量雷同的美术场景,表明影片的艺术想象力并未有所突破,只是技术革新带来了新的视听感受。

 


那么叙事的软肋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原著主题,只在片头用PPT的形式进行了简单的展现,凸显出本片叙事技巧的苍白。

 

如果说《诛仙》的前半段,还能带来些许令人怀旧的特效场景,那么后半段的特效场面,就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从七脉会武的桥段开始,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影片在经费方面的拮据。许多比武场面都直接用口述的方式略过,或者直接用体术搏击来替代。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本片的导演“程小东”。

 

从上世纪与徐克合作的《倩女幽魂》系列、《笑傲江湖》系列,到张艺谋的电影《英雄》,甚至北京奥运会的特效总设计师。

 


程小东的动作设计飘逸华丽,洒脱自如,极富想象力,这与洪金宝、袁和平硬桥硬马的拳脚功夫迥然不同。


“特效+威亚”是程小东的动作招牌,但拳拳到肉的搏斗场面,则非他的强项。

 


在《诛仙》中,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特效场面的前后割裂。

 

不仅许多本该呈现华丽想象的场面,直接用乏然无味的搏击或比剑所替代,甚至连田灵儿的琥珀朱绫的戏份也随之减少。

 

最终的正魔大战中,呈现出仓促潦草的特效质感,明显是为节省开支的赶工之作。

 


《诛仙》去年10月正式开机,前后拍摄三个月,也就是说影片的后期制作最多只用了7个月的时间。

 

由于着急捞钱赶着上映,影片最后呈现出水平参差不一的特效场面,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我们不能指望一个熬夜补作业的孩子,第二天能交上一份令人满意的作品。

 

如果这样的“作业”也能及格,这就对那写认真完成作业的孩子来说极不公平。

 

比如,前后筹备4年,制作团队多达7000多人的《流浪地球》。

 


《诛仙》的问题不在流量艺人,而在导演程小东

 

肖战进组之前,《陈情令》尚未播出,那时他还未成名。

 

所以关于“流量之争”的压力,就落在了孟美岐的身上。那么,孟美岐饰演的碧瑶到底怎么样?

 

 

事实证明,一个缺乏表演经验的非科班演员,其最后呈现的人物形象也会与之匹配。

 

碧瑶这个人物,对于刚刚入行不久的孟美岐来说,诠释的难度还是有点过大了。

 

努力,是每一个从业者应尽的本分,但绝不是衡量优秀的标准。

 

即使孟美岐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但戏份本就不多的她,也绝不是《诛仙》中所有症结的根源。

 


那么问题在哪?

 

程小东。

 

很显然,不断做减法的程小东,让《诛仙》变成了一个空洞乏味的快消产品。

 

我们能够看到的,只是如傀儡般的人物,演绎着记忆中的熟悉剧情,碎片化地拼接着曾经的青春。

 

于是,一个歪歪扭扭、气质怪异的《诛仙》,就这样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两部书的内容,塞进了一部101分钟的电影里。

 

导演还在不断呈现一些喜剧化的桥段,不仅难以有效推进剧情,也让影片的叙事节奏快滞不一。

 

走马观花的人物出场,加上断裂的线索和逻辑,让影片只能依靠情怀来不断得分。

 

节奏慢时,就是一出没完没了的电视剧;节奏快时,根本不给你思考逻辑的空间。

 

《诛仙》极致诠释了什么叫做“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所以,孟美岐的表现不好,虽是自身能力所限,但并不是本片最关键的问题症结。

 

我们也不能将所有的问题,都简单粗暴的归结在“流量”二字上。


只要看到流量二字,就难以自抑的喊打喊杀,这与情绪偏激的粉圈又有何分别?


网络大电影(ID:wxs360)看来,整部影片都毁在了一个“急”字上。

 

匆匆开机,匆匆后期,匆匆上映,最后又匆匆落败。

 

无论是剧情的无序推进,还是特效的前后割裂,都浪费了一个具有标杆意义的超级IP。


为什么出品方新丽传媒如此着急?

 

这都要从一年前,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100%股份说起。

 


被对赌协议逼急了的“新丽传媒”

 

在收购新丽传媒的同时,新丽传媒也对阅文集团做出了业绩承诺。

 

据当时发布的收购信息显示,新丽传媒在2018-2020年期间所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

 

2018年,新丽传媒实际获得净利润3.24亿元,距离当时的业绩承诺还差1.76亿元。


新丽传媒创始人曹华益曾在阅文集团的年报电话会议上解释称:

 

“低于预期主要是一些项目延期,2018年行业变化比较大,新丽传媒有一些项目没有如期上线。”

 

2019年开年至今,新丽传媒共开播3部电影、1部电视剧。

 

其中,《诛仙Ⅰ》的票房最高,其余两部电影《一吻定情》和《素人特工》,分别仅报收票房1.73亿元和2242.1万元。

 


今年上半年,新丽传媒共实现6.6亿元收入,但净利润则仅为9550万元,完成度仅为13.6%,还差6亿多的业绩待完成,这也意味着下半年新丽传媒压力山大。

 

知晓了新丽传媒所面临的对赌困境,我们也就很好理解,为什么从《诛仙》开机拍摄到正式上映,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被对赌协议逼急了的新丽传媒,亟需《诛仙》来救急。


只是如今,《诛仙》票房遭遇困局,3亿多的票房,意味着片方分到的只有1亿多一点,距离对赌协议的7亿小目标还相差甚远。


被寄予厚望的《诛仙》不仅没能“救急”,反而让新丽传媒更急。毕竟,新丽传媒手上像《诛仙》这样能抗起票房的IP,已经不多了,浪费一个就少一个。


值得一提的是,上映前夕,《诛仙》特意将名字改为《诛仙Ⅰ》。

 

这似乎是在为影片中断裂的线索寻求开脱,也似乎是在为这个IP的延续寄予厚望。

 

但如今《诛仙Ⅰ》票房不达预期,口碑扑得厉害,还有多少人会去看《诛仙Ⅱ》?

 

看过的,不会去;没看过的,更不会去。

 

目前摆在新丽传媒面前的这道难题,依旧无解。



本文为作者 网视互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520

网视互联

点击了解更多
欢迎关注网络大电影(微信号:wxs360),我们探讨互联网+娱乐的N种可能!我们专注于网络大电影,但不限于网络大电影!
扫码关注
网视互联
相关文章

新丽传媒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