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剪辑师屠亦然,刀刀撩你的笑神经

屠亦然这个名字,早已成为剪辑圈中响当当的名号,如果拍了一部喜剧找人来剪,那你的推荐名单里一定有他。


剪辑是第二次创作,在剪辑台上有无限的可能性。对于喜剧来说,剪辑尤为重要,同样的素材,使用的不一样的剪法,能引发的效果也不一样。从《泰囧》开始,《分手大师》《北京爱情故事》《港囧》《煎饼侠》《情圣》,到最近上映的《西虹市首富》《一出好戏》都是出自剪辑师屠亦然之手。这些喜剧电影,市场反应都非常强烈,而且喜剧元素也多元化,所以剪辑的时候,他是如何思考的?我们今天不聊鸡汤,上干货。


剪辑师屠亦然


屠亦然,电影、电视剧的剪辑助理开始入行,2000年毕业后跟的第一部戏是《25个孩子一个爹》,然后做了电视剧剪辑助理,再后面进入北影厂剪辑车间做助理。因为当时还是胶片工艺,这段工作经历,加深了他对电影的感情。而剪辑电视剧的经验,让他锻炼了如何把大量信息连贯的表现出来,让故事的情节更有意思,他为此还总结了很多窍门。2010年,屠亦然和导演管虎合作了第一部电影《杀生》,这是屠亦然第一次担任剪辑指导,从此他的工作也彻底的转变。因为这次的合作,也让他和周边的人加深了联系,包括跟黄渤、摄影师宋晓飞、录音师董旭等等,他们已经合作了很多部戏,成了创作上的“老搭档”。


《西虹市首富》上映之后我们又又又和屠亦然聊了一次,这次更多是针对喜剧的剪辑。这次在《西虹市首富》里他们又出现了新的工作方法,“剪辑前置化”。白话一点说,就是剪辑从剧本创作阶段就开始参与到项目中,并针对剧本提出了剪辑部门的意见,帮助导演通过剪辑思路完成电影。


而在《西虹市首富》中,剪辑师也是带着“任务”完成剪辑工作。“我认为这是一部讽刺喜剧,所以我希望把这些诉求展现给观众。就是让观众笑的同时,如果有心可以琢磨下身边遇到的事儿。当然,提醒观众是更深层一个标准,最表层的还是让观众感受到好笑。”如何达到这个任务,又去完成情感曲线和节奏曲线的契合,屠亦然老师也给我们聊了很多。


还有一个有趣的点,我们每次都会聊到,但现在来说,一直都是处于“无解”,就是现在使用什么剪辑软件。过去,国内院线电影大部分都使用FCP 7,在FCP 7停更之后,剪辑师们进入了一个观望和变化的状态。但现在片子的素材量越来越大了,FCP 10用起来不太灵,而FCP 7已经处于随时崩溃的状态。AVID对工业生产体系来说非常成熟,但这个软件更适合团队,并且在操作方式上和和FCP大不一样,在使用时,也要配合其他相关软件。而 Premiere Pro接口太少了,和其他软件对接是非常大的问题,所以你是否有这个困惑呢?



影视工业网:在什么阶段开始参与到《西虹市首富》的剪辑工作?


屠亦然:《西虹市首富》这次合作比较特殊一点,我们在剧本创作阶段就开参与了。我们公司(简集工坊)几位老师针对《西虹市首富》这个项目,在剧本阶段大家一起做了几次会诊,给导演、制片方出主意。


这种工作方式,很有可能是未来剪辑工作的一种可能性。未来剪辑师肯定会越来越往前站,帮助导演通过剪辑思路完成电影。当然并不是说剪辑要去干扰导演,而是去让导演想表达的东西更完善、更饱满。举例来说,《西虹市首富》原剧本的感情线相对薄弱,我们就建议导演前面要铺垫感情戏,让王多鱼和夏竹的情感能够充分展示,这样观众才能因为情感被打动,不然很难相信王多鱼为了救她抛弃遗产这件事情。然后演唱会的戏,包括后面两人吃麻辣烫、踢足球、散步聊天都是后加的,就是为了让两个人的感情有一些铺垫。


影视工业网:这部电影为什么一定要有情感线?


屠亦然:从剪辑的角度来说,一部电影其实有两条线,第一个线是情感曲线,第二个线是节奏曲线。情感线和节奏线一样重要,它们契合后达到的效果是几何倍数。所以就我们都在拼命地找这个感觉,就是为了让每一场戏都达到这个效果,去找到这个契合度。在精剪的时候,其实删掉某场戏就是因为它会影响曲线波动和故事节奏。情感曲线不一定是爱情,这个是导演和编剧去设定的,但总要有情感来支撑这个人,不然就没有了内心活动,那他就不是一个鲜活的人。



影视工业网:《西虹市首富》的故事线是什么?


屠亦然:《西虹市首富》这部电影就是给观众一个特别炫酷、荒诞的梦,所以如何把钱花掉,这是电影的主线任务。而辅线任务是情感,情感不是带有主动性的,而且情感线需要辅助主线任务完成。所以,如何花钱是电影里的唯一主线,然后从人物情感上,王多鱼回归是在最后那一刻,他决定把梦破掉,回到老百姓的状态。只是片尾的时候,我们用裸捐的事儿去把事做实,告诉观众,王多鱼这个人本质是好的。


影视工业网:你怎么定义开心麻花的喜剧风格?在剪辑的时候怎么保留?


屠亦然:开心麻花是以舞台剧为基础,喜剧形态、人物设定比较草根。而且带有足够的普世价值观,和观众没有距离感,所以观众能够很快的接受人物自带的喜剧包袱和情节设置结构。而且演员表演融合了舞台表演的方式,整体风格往外走,是通过外放的表演来感染观众。


在看了《西虹市首富》剧本之后,我认为这是一部讽刺喜剧,影射了很多不正之风。我也认为导演是带着社会责任感来做这事的,所以我希望把这些诉求展现给观众。就是让观众笑的同时,如果有心可以琢磨下身边遇到的事儿。当然,提醒观众是更深层一个标准,最表层的还是让观众感受到好笑。所以在剪辑的时候,我是带着任务在做的。


然后这部喜剧是以表演为中心推进的,包括摄影孙明老师的拍摄方式,也是把表演空间留给了演员,用镜头忠实地把他们的表演记录下来。然后,导演他们把很大精力都用在控制演员表演上,很多戏都拍了很多条,比如王多鱼从钱库里走出来说话的那场戏,导演拍了三十五条,所以在剪辑时,我也觉得应该把表演选到最好、最准确给到他们。



影视工业网:你在决定如何去剪辑的时候,使如何去判断观众是不是能接受的,或者想要的情绪能不能传达出来?


屠亦然:《西虹市首富》深层的任务是能不能把讽刺性传达给观众,其实从喜剧上来说没有障碍的,我把表演挑到最好,就能完成。比如说股票赔了的那场戏,然后庄强跟王多鱼说,我跟你说个坏消息,冰山这事儿失败了,然后王多鱼特开心。然后庄强说,还真是好消息,你怎么知道的?突然转到惊讶的表情变化。紧接着沈腾有一个特别好的表演,他的眼皮跳了一下,这就是我从很多条素材里找到的这个瞬间,找到这一瞬间的时候,这一段戏就找到了调子,他跳眼皮,其实就是他心里的东西垮掉了。他能赔点儿钱就行的心态彻底被打垮了,这都是靠瞬这些瞬间积累的。其他就是把演员最好的表演搁在这儿就够了,我在喜剧上没有特别刻意地找节奏,但是在过场,还有脂肪险的那些段落上,我是把节奏强调出来的。


任务不太一样,感觉是分文、武戏一样,但是观众看的时候,肯定不会觉得这两块是间离的。在讽刺上面,精剪的时候我和导演磨合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应该把这个讽刺感强调出来,但是这个强调也是见仁见智的事情。有的时候强调就是选用更浮夸的表演,这也许会让有些观众会觉得反感,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我是在努力做这个事儿。


影视工业网:开心麻花因为是话剧出身,在故事影像化的时候,从剪辑的角度来说,需要做到的是什么?


屠亦然:电影的美感来自于镜头和调度,电影相比电视剧就是有更丰富的调度,让演员有更好的表现空间。在《西虹市首富》这部戏里,导演和演员、摄影师也是在完成表演空间的事,而不是把演员固定在一个范围内,让他完成表演。对于剪辑来说要掌控更有电影感的方向,是更倾向于电影里偏音乐的段落。比如说脂肪险那段戏,这段戏其实剪了很久,当时用的参考音乐是杜德伟的《脱掉》,把节奏弄好了以后,往上对画面。我是用混剪的方式重新把故事画面排列组合混到了一起,最后的混剪效果还不错,当然,其实我个人认为这段戏还是有点长,如果能够再减掉一点就会更好一些。



影视工业网:足球场比赛的戏呢?


屠亦然:足球这场戏是一个痛,素材量特别大。拍摄这场戏之前,我们有和导演讨论过这场戏怎么拍,具体情节是什么。我们的跟组剪辑先剪出了一个样片,他把很多电影的素材混剪到一起,在动作戏上已经非常连贯。然后给到了导演,也是算是一个拍摄参考。最后拍摄完成之后,我们做的更多的工作是把文戏和动作戏的比例协调好。这场戏整场设计上内容含量特别大,并且不属于故事主线,脱离遗产,所以剪辑的时候我们一直办法突出他作为守门员如何“守住”的问题。



影视工业网:剪辑《港囧》、《泰囧》和剪辑《西虹市首富》有什么不同?


屠亦然:这个差异挺大的,像《港囧》、《泰囧》它们既定的信息很清晰,戏对演员规定的内容很明确,演员一般不会跳出框架。但是对于《西虹市首富》来说,演员的即兴表演是有一定空间的。所以剪辑的时候非常辛苦的也在于这些地方,有时候即兴表演的一瞬间是非常好的,但它可能不是为主线服务,所以往往就会很纠结,不知道是应该是保留还是删掉。像《西虹市首富》路游器的戏份,之前很长,更偏向是在搞笑,所以我得把这东西规避掉,推进故事,不然其实看起来是闷的。


影视工业网:现场剪辑会在现场把素材顺出来,给到导演去看,导演会不会受到影响,从而影响你的剪辑?

 

屠亦然:这样的情况有时候会有的,因为我不在剪辑现场,那导演在现场沟通最多的就是现场剪辑,所以导演肯定会有一个既定的想法。拿我做的工作其实就是要给导演更多的新鲜感,让他看到更多可能性,给到他更多的刺激,这个是我的工作。


影视工业网:面对现在越来越大的素材量,你如何去消化?


屠亦然:一点办法没有,剪辑就是体力活,没法儿偷懒。所有的素材必须看过才可以,这个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在剪辑的时候,也不可能把这个戏完全交给助理或者是完全信任我的跟组剪辑,因为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你只能自己去调,这个一点招儿没有。



影视工业网:有的时候电影经常会出现忽然调档,这对剪辑来说影响大吗?


屠亦然:极大影响,你像《西虹市首富》的时候,签完合同以后,当时在我的概念里我不知道档期是什么时候。突然有一天,制片人给我说电影7月27上映,当时完全来不及,就只能加班。现在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提前档期就想好了。不过,大家一起后边还真都能完成,这个还是挺厉害的。


影视工业网:因为说你剪了那么多喜剧,在剪辑的时候会不会觉得有什么规律,或者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屠亦然: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处理表演,要认真的阅读演员的表演,把每一个好的表演瞬间都记住,然后用上,其他的都不一样。因为每个电影拍法不一样,导演设计不一样,演员的表演更不一样。大鹏的表演起承转合特别明确,徐峥的戏是非常严谨的结构式喜剧,《西虹市首富》和《分手大师》是偏外放的表演形式,但是他们如果外放的相同也不好看,需要控制外放的节奏。


我也不认为剪电影是一个可以复制的事儿,也就是没有什么规律可言,还是需要根据你对剧本、对戏的理解去完成。同时,还有会有各种客观因素在影响剪辑,比如说市场,一个演员的戏特别好,但他不是主演,那就需要思考如何控制他的比例,所以真的没有办法总结出一个准确的规律。

本文为作者 木西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6676
相关文章

屠亦然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