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钟》消失第241天,张艺谋在平遥发声:电影是神


  



因为以往工作时间的错失,我一直没和平遥影展有太深的接触,甚至就没来过山西。

 

所以第一次来平遥影展,已经是贾导办第三届了,人生地不熟,不熟的都是人生。

 

赶上开幕前一天下雨,满地泥泞,再加上几个有经验的同行给我强势灌输“本地面食之恐惧”,以及工作上的很多不确定性和临时性,当让我有那么点,诚惶诚恐。


 

恐慌好啊,它能保持警惕,警惕脑子里还压着一条底线,就是跟着以往的直觉做采访,千万别装老记。

 

就当新入行,来补课,绕点弯,能走到终点就行。

 

巧。

 

“诚惶诚恐”,“千万别装”,这两个我昨天确定的好心情,在今天开幕见面会上直接被人讲出口,像脑波一样回传过来。

 

说这两个词的人,正是一对“平遥儿女”。

 

去年在平遥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导演的霍猛(《过昭关》),以及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的白雪(《过春天》)



俩人今年身份都“升级”了,当起评委,直接审片。

 

有潜力的青年导演,永远是电影界在任何一个“当代”最烫手的山药,也是当今所有电影节嫡系建立的急迫。

 

话再兜回来。

 

在下午的费穆荣誉评审团见面会上,霍猛夹在陈冲和张一白这两位大前辈之间,像个老实学生,“去年来平遥没压力,就是竞赛,最后(获奖)都是意外之喜,今年是有一个明确的任务,诚惶诚恐。”


霍猛(右二)

 

白雪随性一点,坐在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团的边上,被马可穆勒问到怎么看处女作,她说,“我也只做过处女作,做第一部电影是有很强烈的想法,由心而发,千万别装。”


白雪(右一)

 

诚惶诚恐,千万别装,想必也是前几天贾樟柯经历的心情——

 

因为特效没做完,原定李少红的开幕片《解放·终局营救‎》,退出了开幕。与此同时,我的前同事李云波的第二部作品、冯小刚监制的《无名狂》,张元之女宁元元的导演处女作《小事儿》,以及赵德胤的话题之作《灼人秘密》都从最初片单上消失,甚至没有解释的余地。


《灼人秘密》

 

影展只好把金砖五国短片集“第三季”《邻里》里韩延执导的部分拿出来替换开幕,其紧迫程度,不亚于上影节《八佰》“技术原因”撤片。


而李少红,其实在《妈阁是座城》口碑失利后,她也“诚惶诚恐”,很想打翻身仗。管虎不也是吗,今天也露了面,和白雪是同组评委,年初作品遇到审查障碍之下,接了《祖国之前夜》,当时他也怕,不知怎么下手。

 

所以就,千万别装,迎面而来,赤裸表达。


管虎(中)

 

在平遥,在任何的电影节,任何电影节以外的日常创作,你一旦获得了“惶恐”,就请把它也投射进表达,因为你要信奉的是“不装”。

 

久未露面的陈冲老师今天也说,她不是特别相信‘给年轻人提建议’这件事,想来她也是经历了太多“老师您给我们支支招”,我觉得在她看来,对于那些真想拍电影的人,你提的建议通篇是废话,激励不了你多久,“我期待看到的是青春的鲁莽,忘记所谓的智慧”。

 

管虎对青年导演也是同样的期望:“对我来说处女作有多成熟一点不重要,它应该有很多的毛病,但又有极为独特的审美系统,那种特别的力量,会让我动心。”

 

这就是不装。它敢于暴露自己的缺陷与丑陋,换来它表达的诚实,今年FIRST上的《鱼乐园》就是这种电影。

 

那么在电影节,最大的“惶恐”而“不装”的创作是什么?

 

在平遥,一定来自贾樟柯。

 

他今年最大的创作,就是请来了张艺谋。


 

想想也是感慨,13年前,张艺谋和贾樟柯在市场上还是互相攻击的对手,今天为了建“影”大业,双剑合璧,并且是一次真正的,第五代领军与第六代领军的双剑合璧。

 

基本上,所有媒体对这次平遥直观上的注意力,就是张艺谋在《一秒钟》“技术原因”离开柏林后,首次出面,并且在全国电影媒体面前,当众聊电影。

 

说得好像很紧张似的。

 

它就是很紧张。

 

贾樟柯设立的主题——“为了电影的每一秒”,直接致敬的《一秒钟》。

 

《一秒钟》的意义在哪?我简单说一下。

 

那年张艺谋拍《归来》,被很多人批评,有的还是不看片批评。为啥呢,因为他拍的是《陆犯焉识》的最后章节,是最“安全”的部分。说得难听一点,当时大家觉得张艺谋“怂了”。虽然你做了隐喻表达,虽然你追求新的简约,都不行,因为《活着》这座山头不能放弃攀登。


 

那么好,去年张艺谋做了决定,在接下来的人生里,想拍什么,就拍什么,要拍什么,就直接拍。

 

张艺谋想回勇,他的资本就是——诚惶诚恐,千万别装。

 

于是就有了这部可以对标《陆犯焉识》那些最不安全的章节的《一秒钟》。


 

结果,就出事了。

 

出了事,当年骂老谋子“怂”的,想救场也无招。当然了,片子大家都还没看,成色几何,咱先不下定论。

 

今天是第三届平遥影展开幕,晚上除了开幕片,放的就是4K《红高粱》,那是32年前张艺谋的惶恐与发泄。



《红高粱》映前张艺谋发言


看到自己的处女作重映,老谋子像是回到了起始点,说了不少掏心窝子的话——



张艺谋:这是87年拍的,32年前的一部电影,也是我第一次拍电影。其实这个电影,后来我听说资料馆修复了。

 

贾樟柯:今天我们放映的就是4K修复版本。

 

张艺谋:我还没看过呢。这个电影上主要的演员,现在都不得了了,都是影帝影后。有很多很多创作人员,现在都是业界大腕。

 

我自己觉着第一部处女作,还是有一种精气神,有一种冲劲,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张扬。

 

其实后来闯荡影坛这么多年,坦率地说,这种张扬慢慢会磨蚀掉,慢慢会成熟、稳重。

 

其实自己看自己过去的处女作,不是在欣赏,你是在想,当年你怎么拍的?当年为什么这么拍?当年你那个精神、气质、心里面所想的东西,是不是今天还有?就是我们讲的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也是我们所有人热爱电影,走到一块的原因。今天这么多观众,来看32年前的一个老电影,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们爱电影。你们对电影的热爱就会转化为我们的力量。

 

我们都知道,电影不是拍给自己看的,就是拍给观众看的。创作者、电影、观众,三位一体,缺一不可。

 

所有的人坐在这,不能看手机,不能干扰别人,安静地欣赏,灯黑着,只有这个地方亮着,这就是大银幕的魅力。

 

电影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存在100多年。

 

即便今天多媒体发展的很快,即便今天有各种娱乐,但电影在大家的心目中还是一个神!希望大家喜欢这部电影,谢谢你们爱电影。

 

贾樟柯:1988年看这部影片,那年我18岁。每一次回忆起来,中国电影的元气在哪?就在《红高粱》这。



元气还在吗?


明天张艺谋做主咖的大师班论坛,第一导演(ID:diyidy)会全程记录,它可能猛料颇多,也可能是套路中找金句,都行,因为平遥已经在“电影宣言”上全国最勇了。

 

平遥电影宫这地界有多像798,老话题了,不描述(其实是不会写)


 

平遥影展今年16个创投项目争11个创投大奖188万现金,有多诱人,先放着,之后有了“细节”再聊。

 

平遥影展办开幕,是全县城的警力来维持,而不是我们熟悉的安保公司,这种现场文我也不想追了。

 

就等明天。



本文为作者 第一导演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7499

第一导演

点击了解更多
导演社群。
扫码关注
第一导演
相关文章

张艺谋

查看更多 >

贾樟柯

查看更多 >

平遥电影展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