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后制|中影混录师祝岩峰谈《绣春刀》制作过程

10月15日 14:40
孙太勇、 等人看过

总体上还是遵循导演的想法,因为导演对这部片子倾注了非常多的心血。首先他是挺喜欢日系冷兵器的这么一个导演,当时给我们看例片的时候,找的一些范例也很有意思,他给我们看的是电影《浪客剑心》,他比较喜欢这种唯美的、对冷兵器赋予感情的东西。一开始跟导演开会讨论,他最看重的是武打戏,因为《绣春刀》讲的是三个兄弟锦衣卫的故事,大量的武打戏,会牵扯到他们使用的这个刀上,所以这是他比较关注的一个声音。


三个兄弟的刀是不一样的,大哥是一把很长的刀,张震的是一把很漂亮的刀,三弟是两把短刀,三弟的师哥用的是一把苗刀,他们的兵器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导演就希望在兵器上有所区别,包括兵器挥舞破风的声音,还有刀砍人、砍刀的声音,他希望听到三个刀明显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当时在准备素材的时候,也是经过了一些整理和挑选,分别为这三兄弟以及苗刀,主要角色的武器,制作了一些音色,主要是在听感上能够明显的听出三把刀的不同,这个花了一些时间。


◆ 同期素材使用比例不到10%


对古装片来说,因为现在拍摄条件越来越难,首先你考虑到大的环境,比如说,所选的景,周围有城市背景,或有飞机,而且像武侠片的话,还会用到很多的鼓风机,包括里面有下雪的场面,还会用到雪机,这些噪音肯定是没法避免的,所以全片来说,基本上90%都是后期做的,这是没办法的。


这种情况武侠片、古装片尤其明显,除非在现场能有效控制,会相对好一些。实际上这部戏只有一场,就是请他们喝酒,看林冲夜奔的戏,那一段文戏基本上都是同期,因为那段戏导演觉得,包括赵公公还有几个兄弟之间的表演非常好,他不希望牺牲掉他们的表演,因为演员配音,其实很难捕捉到他在现场的那种感觉,导演还是想保留一些演员的现场表演。演员重新配音的时候,不太能够还原出当时的表演状态,相对比较难,当然有些演员非常好,其实刘诗诗,张震要带她走那场哭戏,刘诗诗不想跟她走,说因为“我是怕你的”,完全是后期重新配的,她的表演还是相当不错的。一开始我们也很担心,因为表演的时候哭得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当时的情况没办法,因为有时候,你看到可能很简单的一场戏,两个人平平静静的,但是有些噪音真的是没法避免,比如说灯光的电噪就很麻烦,而且那场戏刘诗诗表演的时候,语气比较低沉,所以信噪比就很差,没办法,只能是重新配。最后配完的结果,大家还是很满意的,没想到她能把那场哭戏配得很好,现在基本上看不太出来是配音的。


基本上同期声只有那一场文戏,用了演员的同期声,其他的基本上全是重新做的,这个没办法,因为本身武打戏,尤其是武打场面,你看到的虽然好像刀光剑影很炫,但实际上出于安全考虑,那些刀都是做出来的,很假的,基本上是用木头或塑料做的,因为有时候砍得很快,演员又不像武术指导,有可能会有出现伤害性的事故,为了避免这些事,所以那些刀,要录同期的话,根本是没有声音的。


◆ 三兄弟刀的音色


三把刀,实际上我们会从一些资料库里选择,会有很多种刀的音色。但是那些刀,音色可能会比较单薄,比如说很漂亮的刀声,可能就那么几声,但是你重复用的话,观众可能会听觉疲劳,太重复了,所以一般我们在制作这些刀的时候,可能一把刀不仅仅是一把刀的声,它是混合了好几把刀的声音。


当时做的时候,第一是为了区分几把刀;第二每一刀砍的话,争取让每一刀听上去都是不太一样的,因为你如果都是“铛铛铛”,那就很像以前的古装武打片,听着都是重复的,就会很奇怪。所以我们是用音色上的差异,重新给它做一些平衡区分,甚至可能还要做一些变调处理。


◆ 如何判断一个声音是否“对了” ?


其实最简单就是看它跟这个画面匹不匹配,因为做声音,你说难,我觉得最难的就是,你做这个声音搁到画面里去,可以让人信服,这个是最基本的原则。因为导演一直强调,虽然是武侠片,但实际上都是很写实的,首先不会像《白发魔女》那样,有飞来飞去那种,那是另一种方式,而它都是实打实的,说句开玩笑的话,属于地面战争,没有飞来飞去。所以我们挑选的这些音色,尽量想办法让观众觉得是真实的刀声。以前也会做一些比较夸张的,或比较不一样的声音,你比如说原来做《狄仁杰》,狄仁杰有把戬,那个戬其实是很独特的东西,那个就更偏创作一些,这个戬上有独特的音色,现实世界中听不到的一些音色。但是这部片子,我们基本上还是以写实为主,关键就是让观众能够信服它的每一刀砍、滑过,都是让人信服的。


◆ 对环境声的构想


环境声最复杂的还是开头的雨夜的武戏,因为首先那一场打,在开篇不久,而且长度很长。雨其实特别不好弄,如果时间长了,它会像白噪音一样,而且又是室内室外来回切换的,所以处理上只能是在开场的时候,就让观众一下子进入到庞大的雨的场面,但是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还有武打场面的推进,这些雨就慢慢的往后撤,只是让观众感觉到它的存在,而不去刻意突出它的存在,而且当时还有一个比较难控制的,导演他们在现场拍的时候,可能出于为了好看,为了过瘾,一直在按频闪灯,为了造闪电,后来混录的时候,这也造成了一点小麻烦,因为你看见闪电,如果给雷声,这个时候又有音乐,又有其他的音效,你想办法要忽略掉,推进故事情节的时候,那一段在选择上遇到一些困难,到底是用音乐来推进,还是用音效来推进?所以在那一段稍微折腾了一下。


后来雷声变成很闷的雷声,衬托在后面,你几乎是听不到的,因为在做的时候,实际上一整场都是铺了雷声的,一直是有雷声的,随着故事推进,因为里面还牵涉到魏忠贤在里面有一大段文戏,他想贿赂张震,是很重要的文戏,在文戏段落里,又不太可能用大的音效去渲染气氛,这样就会造成台词会听不清楚,所以那一段很多雷声后来都拉掉了,制作的时候还挺辛苦的,从头到尾一直有雷声。


◆ 制作周期


这次的制作周期三个月左右,还是挺赶的,作为一个武侠古装片,看着很简单,其实做的每一声,一个刀声有三到四种不同的声音,需要合成,然后一个声音又不能重复去用它,所以每一刀之间,要想办法做出差异,这个是很花时间的。


◆ 电影音乐工作流程


实际上现在电影音乐是这样,导演确定找好作曲之后,作曲会按照导演给他的画面,铺好音乐,因为导演会告诉他,哪些段落需要什么样的音乐,哪些需要舒缓的,哪些需要激烈的。尤其这种动作片,动作片有时候剪片子的时候,需要用音乐去码一些节奏,所以在剪辑的时候,他们一般会贴一些参考性的音乐,因为他要按照节奏去剪他的画面,这样比较好找节奏点。然后他会把参考音乐,和画面提供给作曲,让作曲按照这个节奏点,还有风格去创造新的音乐,所以我们现在听到的完成音乐,跟参考音乐的位置基本是一致的。作曲那边给出音乐,我们直接在比例上去找平衡。


因为我觉得有时候需要用音乐去推进故事,尤其是一些情感点,或者一些场面性的,但是有时候,它可能就要作为背景,还是根据故事,根据情节的需要。比如说,还是雨夜那场,比较复杂,有雨,有雷声,有打斗,有文戏,还有音乐,这些元素都有,那么你得找到一个平衡点,比如魏忠贤那一段,基本上还是以台词为主,其他的音效作为一种衬托,但是如果一旦又有转场性的突出,有可能会把音乐推上去一下,因为有时候要跳到外面去,表现两个兄弟还在底下打斗的场面,打斗场面的音乐相对是很激烈的,这个戏其实有一点比较好的,它的音效是以刀剑声为主,因为刀剑的碰撞声不像爆炸有持续音,那种音色会跟音乐冲突比较严重,但是刀剑的碰撞声相对比较独立,所以它不太会损失什么,一般到了外景,刀声做得足够大,其实也没什么太大问题,不会与音乐有太大冲突。


◆ 混录工作流程


我觉得还是通过声音,能够把这个故事让观众看明白,同时在音响上互相之间不会冲突,不会造成过大过小,或者混乱(什么声音都有),这个肯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其实我们最大的原则还是根据故事需要。


我们先混完一遍之后,让导演来听,是不是他需要的东西。当然导演在有些地方,想让哪个音效更突出,或者哪个音效他不想要,都是可以商榷的,但是最大的原则,还是根据故事的需要。


如果让我自己评的话,我觉得还可以吧,声音这个东西,可以说在创作上是无穷尽的,你要给我们团队更长的时间,可能会做得更好,但有时候,有档期,这些限制是没有办法的。

本文为作者 陈东 分享,影视工业网鼓励从业者分享原创内容,影视工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作任何编辑!如作者有特别标注,请按作者说明转载,如无说明,则转载此文章须经得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影视工业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s://107cine.com/stream/117665
相关文章

绣春刀

查看更多 >

祝岩峰

查看更多 >
我要评论